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173章 悅己容

2個月前 作者: 桃桃和沾沾
第173章 悅己容

喝完了藥,加上剛才那一場大哭也挺耗力氣,周衡便又躺下了,眼睛上敷了塊熱帕子消腫。

“表小姐,要是覺得帕子涼了您就說一聲,奴婢再去浸了熱水換上。”春桃在旁邊老老實實地坐著,剛才王爺臨走時特意叮囑了她。

“謝謝你春桃。”說完這話,周衡覺得腦袋有些沉重,隨後便昏昏沉沉地入睡了。

一覺醒來,許是那湯藥起了作用,加上心裡的鬱結消了,人覺得精神了許多,眼睛也感覺與平常無異了,看了下外頭天色問春桃:“什麼時候了?”

“差不多快到午飯時間了,”春桃一邊回答一邊上來開心地看了下周衡的眼睛:“表小姐,眼睛看著好多了!”

“哦對了,”又大咧咧地跟周衡彙報:“剛才王爺來過了,說讓奴婢午飯前叫醒您,他等下過來跟您一道用飯。”

周衡這會兒已經睡飽了,聽到這話便起身掀了被子下床,剛好春雨端著水盆進來,於是一番梳洗,中間還不忘又問了她們幾次:“眼睛看著還好吧?”

“您就放心吧,”春雨一邊幫她細細上著眼妝,這可是表小姐破天荒頭一次主動要求化妝呢,以前都是嫌麻煩素麵朝天的,看來真是女為悅己者容,便一邊抿著嘴半是安慰半是自誇地調侃了句:

“您就算不相信銅鏡,也要相信奴婢的手藝呀!”

昨晚的事,春雨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臉紅,結果嘛,嗬嗬,屋外屋裡這一出一進的,王爺身強力健自然沒問題,表小姐本就身子弱需要調養,就給著涼了。

早上去管沈嬤嬤拿藥時,她老人家還在那兒歎氣呢,說表小姐身子這麼弱,動不動就生病,確實得好好調理,“女人家,要不然哪以後…”

嬤嬤話說了一半,後麵的意思其實不言自明,畢竟如今自家娘親也開始給自己灌輸這方麵的事情了,不就是怕表小姐以後在子嗣一事上困難唄,不過春雨對此倒是覺得不以為然,表小姐和王爺都還年輕,京城裡不是還有四十多歲的夫人老蚌生珠麼?

而且照現在兩人這般蜜裡調油的樣子…春雨臉紅紅,趕緊製止自己往下想。

“就是就是,”一無所知的春桃這會兒還在旁邊笑嘻嘻地一邊給春雨打下手一邊羨慕地幫著腔:

“表小姐,您的眼睛本來就好看,雖然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紅腫,但春雨姐姐給您這麼眼角染了些紅暈,奴婢瞧著就很自然了,不但看不出,還更好看了呢,嗯…就跟…就跟外頭院子裡的合歡花一樣好看!”

這話說得周衡噗嗤一聲笑了:“你這都什麼比喻呀,不過,真有那麼好看麼?”一邊說一邊仔細地在銅鏡裡看了看。

春雨年紀大,早就看出周衡對如今的妝容很是滿意,聽了這話自然抿嘴笑而不答,春桃卻沒聽出來,還急得說了句:

“真的呀,您要不信,回頭可以問問王爺!”

想到沈複,周衡心裡覺得甜蜜,也有些期待等下他過來後見到自己這般會有何反應,便又再仔細看了下鏡子裡的人,確實,原身容貌明麗,眼睛圓又亮,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算是屬於清純嬌憨型,但如今花了這麼個眼妝,還彆說,倒是顯得…嫵媚了點兒。

不知怎的,這會兒周衡又想到了三公主那個天殺的,唉,還是比較好奇她長得有多好看,那天半夜裡雖然沒看清楚,但也感覺她氣勢逼人,到底是公主,不像自己,嚴格來說,估計連這個世界的小家碧玉可能都比不上。

這麼一想,剛才的歡喜心情瞬間變成了泄氣和沮喪,連帶說話也有些懨懨的:

“春雨,回頭你教教我。”

“您不用學,奴婢每天都在您身邊。”對此春雨覺得沒必要,見周衡看著不太精神,又說道:“而且回頭春桃要願意學,奴婢也可以慢慢教她,這樣您就不用擔心了。”

眼看春桃雙眼亮晶晶點頭如搗蒜,周衡笑一笑,心情有些好轉:“沒事,回頭我就跟著春桃一起學吧,反正現在待在屋裡的時間長。”

這倒也是,整日價地待在這正院裡足不出戶的,是得找點事情乾。

想到此,春雨如今對這位表小姐也是熟悉了,便大著膽子提了自己的想法:

“那,那奴婢可不可以也跟著您學做菜呀?”

雖說自己也會做一些家常的菜,但如果說是跟著表小姐學的,以後,以後等自己去了西北,也倍有麵子不是?

“好呀好呀,奴婢也要跟著學!”春桃簡直高興壞了,嘴裡嚷著,還鼓掌叫好,跟著表小姐,差事輕巧不說,還能學到這等技藝呢。

於是等沈複過來時,就見屋內三個姑娘都笑盈盈的,又見周衡雖然眼角依舊還有一抹淺淺的紅暈,眼睛卻已消腫了,便也心情舒暢地笑著說了句:

“不錯,睡一覺起來氣色好多了,眼睛瞧著也恢複得差不多了。”

“王爺,”春桃年紀小,見大家都笑盈盈的心情不錯,便大著膽子眨著眼睛多說了句:“您沒瞧出表小姐有什麼不一樣嗎?”

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沈複怔了一下,看衣著麼?早上那會兒還穿著昨晚就寢時那套白色的衣裙,這會兒自然是換了,嗯,這套荷綠色的衣裙很是符合夏天的清涼意,便點點頭說道:

“這顏色不錯,第一次見你穿。”

呃…三個姑娘的笑容瞬間都凝結了。

這次春桃不想再去提醒自家王爺了,好失望啊,表小姐明顯是特意為王爺而遮蓋了紅腫的眼睛,王爺竟然愣是沒注意到!

周衡倒是沒怎麼失望,以前的電視劇裡不是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麼,能注意到自己頭一次穿的裙子夠不錯的了,是以愣了一下之後便很快地笑著接了句:

“是長姐的裙子,沒想到還挺合身。”

“長姐以前…也是瘦了點。”沈複的眼睛迅速地掃過,阿衡這會兒看著真是亭亭玉立如一株盛開的夏荷,想到自己今兒早上冒出的念頭,又掩飾般地趕緊說了句:

“今兒早上長姐送信過來,阿華黏她黏得緊,人也有些不舒坦,她就不過來了,讓咱們有事先商量著,回頭跟她說一聲就行。”

一邊說一邊揚了揚手中拿著的一個小畫軸。

周衡心知肚明等下兩人要商量什麼,聽到“咱們”兩個字,更是微微一笑,隻覺心情大好,便看著沈複眉眼彎彎地應了聲:

“好!”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