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十二章 府中作對之後續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十二章 府中作對之後續

董書恒知道魏源早已無心仕途,可以說他是個老“憤青”。他本身中進士就較晚,思想又與他人不同,在官宦隊伍中是一個異類。在清末,像他這樣的官員是沒有辦法在仕途上有所精進。但是這一世,董書恒希望自己能夠推魏源一把。

因為他不想一個人戰鬥。

“默深先生,這清廷自庚子年就亡了。”董書恒語出驚人。

“什麼……你……哎……你說說的沒錯。”魏源顯然被董書恒雷到了,他嘴角的胡須都抖動了起來。他仔細品味著董書恒的話,最終也沒有找到反對的理由。

因為他全程經曆了庚子之變,也正是這件事情讓他意識到西方的先進性,決定引進西學。

“先生也了解西方曆史,應該知道西方的殖民模式跟我們曆史上的異族侵略是不同的。”

“我們拿英國殖民印度為例,英國通過扶持部分印度王公,挑起他們之間的戰爭,用很少的兵力就瓜分了印度。現在印度的那些王公還在,但是印度卻是英國人說的算,那些王公隻是英國人的代言人。他們在那裡低價攫取原料,高價傾銷商品,印度幾千年積累的財富成了英國人發展自己的養分。這也是英國從一個小小島國成為日不落帝國的原因。”

董書恒想了一下繼續說道:“中國現在的情況跟那時的印度很像。現在的清廷,說白隻是英國人手中的工具,有了這個工具,英國人不會滅亡清廷,反而會扶持他,不讓她滅亡。這樣,英國無須在中國派駐多少士兵,就可以不斷通過清廷滿足自己的需求。需要市場就讓清廷開放,需要銀子就讓清廷賠款,賺不到錢,他們就銷售鴉片……”

“英國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自己的工業發展。而發展工業最重要的是市場和原材料。他們不會直接滅亡中國,把金銀財富全部搶走。這樣對他們沒有好處反而會有壞處。”

“西班牙曾經是歐洲的霸主,號稱日不落帝國。他們采取的就是種族滅絕的殖民方式。結果就是搶到了大量的金銀,這些金銀讓西班牙通貨膨脹嚴重,就是錢太多買不到東西了,東西自然就漲價了。金銀是不能吃的,它隻能用來作為交易媒介,當然這在西方叫金融學。”

“英國人取代了西班牙成為了歐洲霸主,新的日不落帝國。顯然她認識到了這個問題,他們更趨向於通過貿易攫取財富,隻是這種貿易在大多數情況下是不對等的。通過貿易能夠刺激英國國內的工業發展。而工業發展就是現在歐洲國家的實力評價標準。”

“你看,現在太平軍如火如荼,似有燎原之勢,但隻要他威脅到了清廷的核心,英國人必然會出手。除非……”

“除非太平軍能夠比清廷更加賣國!”魏源插話道。董書恒的話已經讓他不再震驚。現在他反而在冷靜地分析董書恒說的每一句話。

“看透了這些又如何?我輩人微言輕,不能影響清廷,又無法另起爐灶,又能做些什麼呢?或者說你會怎麼做呢?”魏源問道,一雙銳利的眼睛,仿佛要把董書恒看穿。

“興新學,辦洋務,建新軍,籌新黨,借繳匪,蓄力量,待時機,謀複興。”24個字,每個字從董書恒的嘴中說出都重愈千金。而聽在魏源的耳中卻又如同鼓點敲擊在他的心頭。敲碎了蒙在他心頭的陰霾,給他打開了一個新天地。

原本他已經心灰意冷,準備就此辭官歸隱山林。清廷也罷,太平軍也罷,讓他們去鬨吧。可是現在,他卻恨不得自己再年輕幾歲。魏源盯著眼前的這個少年,想起了當年定庵兄的兩句詩:“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難道真的是天公開眼,降下了這個少年?

“你可以說的具體一些嗎?”魏源再次問道,他想看看這個少年是不是誇誇其談。

“先生,我現在在台北地區已經籌建了一座兵工廠、一座彈藥廠、一座被服廠、一座食品廠,都是采用最新式的設備。另外還有一座繅絲廠、一座紗廠正在籌備當中。另外,我還籌備了五座新式農場。”

董書恒看著魏源繼續說道:“先生,這些就是洋務,通過這些企業,我們能夠把洋人手中的錢賺回來或者搶占國內的市場,不讓國內的財富流入洋人的手中。”

“我們再說這新學,當前的教育大部分情況下隻能培養一批會八股的官員。要發展我們的工業,必須有各個方麵的人才。我相信先生在介紹西學進來時,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才吸收西學入國學開創新學。但是先生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我們必須建立一套從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新學體係……”

中國文人最高的境界就是開宗立派。王陽明創立心學,成就一翻聖舉。魏源隱隱覺得自己也可以做到些什麼,原本已經冷卻的心重新燃起了激情。

董書恒為魏源勾勒出了一副豐富多彩的未來畫卷。哪怕魏源年老持重,也深深地被這幅畫卷吸引。

“說的好!書恒你已經有了西學的老師不知可曾有國學的老師。”

董書恒心中一動,暗道:“難道今天女婿還沒做成,就先成了大師兄?”

“回先生的話,晚輩並無功名,僅讀了私塾。”

“你看老朽如何,可願拜我為師?”魏源說道。

不會吧,這是一言不合就要收徒弟啊。不過魏源雖然官做的不大,在學界的名聲卻是極大的,隱隱可以稱為一屆新學泰鬥。這個師必須得拜,更何況這家裡還有一個小師妹呢!自己算不算開山大弟子呢?

說著擇日不如撞日,納頭便拜,魏源也不是窮講究的人。師徒之義便是結下了。

說著魏源神秘地走到書架上打開一個暗格,拿出一個本子。

董書恒不禁驚訝的瞪大眼睛。

“瓦特?複興會?本子封麵上分明寫著三個大字“複興會”。竟然還有這麼個組織?”董書恒心中暗道,:“曆史上從來沒聽說過啊!估計是隨著魏源辭官遁入空門,這個組織就自然消散了。”

不等董書恒說話,魏源率先解釋道:“你不用驚訝,複興會確實是一個組織,但是不像外麵那些天地會什麼的,我們隻是一個學派。”

“當年,我與龔定庵一起整理林公書籍,引進西學,開創新學。那時我們認識了一群誌同道合的士林中人,大家一起討論西學,討論改革八股,發揚經世致用之學。”

“但是大家深知,我們為主流士紳階層所不容,因此成立複興會,寓意以學問複興中華之意。另外,大家在仕途上也能互相幫扶。”

“書恒,你覺得你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魏源繼續問道。

“呃……”

董書恒想了想,繼續道:“缺錢,缺人!辦洋務投入大,收益慢,需要大量的起始資金,這個我想我能慢慢解決。但是懂洋務的人,董新學教育的人,我卻是無從找起。”

魏源神秘地笑了一笑道:“我們複興會是沒錢,沒權,但是我們人還是不少的。他們有的精通西學,有的研究格物,有的精通雜學,甚至還有醫學天才……”說著,把那個小冊子摔在桌子上。

董書恒下意識地想伸手去拿。可是剛伸出去就被魏源攔住。隻見魏源嗬嗬一笑,此時的他看起來頗有幾分老奸巨猾。

“現在還不行,這是我們複興會的最高秘密,不能就這麼給你。你想要就得滿足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還請師傅明說,先說好了就一個條件,不能加了啊。”董書恒連忙道。

“嘿嘿,為師也不為難你,你隻要能幫為師建一座書院,要四大書院那種規模的。為師複興會之人任你驅使,當然必須符合我們複興中華的宗旨。”

啥也不說了,董書恒就一句話:“乾了!”嘿嘿,師傅還不知道,徒弟我最大的長處就是搞基建。

師徒二人聊著聊著,都忘記了時間。突然,董書恒隱約聽見,屏風後麵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咦?師傅,你這書房裡莫不是有老鼠?”

“哦,啊,咳咳……書恒啊,我看今天就到這裡,明天你再到為師這裡一趟。我們繼續聊。”魏源尷尬地說道。

董書恒一臉疑惑地離開了知州衙門。

董書恒走後,隻見一個少女快速從屏風後走出,忙著往院中趕去。原來是魏玉珍一直躲在屏風後麵偷聽。結果師徒倆聊得時間太長,讓人家姑娘家一泡尿憋到現在。

魏源無奈地搖了搖頭。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