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三章 各方反應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二十三章 各方反應

奕寧23歲,今年是他登基的第三年。他是道光帝第四子,曆史上他是清朝第七位皇帝,也是最後一位通過秘密立儲繼位的皇帝。年號“鹹豐”,“鹹”是所有普遍的意思,“豐”是豐盈充足的意思,“鹹豐”是天下所有人都豐衣足食的意思,但是他在位期間內憂外患接踵而至,天災人禍不斷發生,沒有過一天安穩日子,人稱苦命天子。

皇宮禦書房內,鹹豐皇帝大笑道:“好,好,好!”

一旁侍候的太監宮女也都麵帶喜色,主子開心,奴才們也跟著開心,但是這些太監宮女開心的是不會再因為一點小事而被罰。

“小順子,宣軍機大臣禦書房議事。”鹹豐對旁邊的太監吩咐道。

下午,江北大營琦善派人八百裡快馬送來的報捷文書到了。

“一戰滅發匪揚州水師五千人。收複揚州指日可待。”

“琦善親臨指揮,團練奮勇作戰。”

“有揚州鹽商董書恒者,與發匪有不共戴天之仇。儘散家產,募集鄉勇2000,購置洋槍,每戰必身先士卒,高郵城外力破發匪主力,擒獲賊首賴善成及一眾頭目。”

“高郵知州,居中協調有功。舉薦董書恒於鄉裡,助其練兵,麵授機宜。”

“這個董書恒很好,又是一個江忠源。”鹹豐自言自語道。對於揚州鹽商,鹹豐帝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可以說揚州的鹽商算是滿清皇室半個禦用商人。當年乾隆爺下江南,在揚州的一應生活都是揚州鹽商安排的。作為清廷的皇帝,鹹豐不會不知道鹽商與皇家的關係。有了這一層,讓鹹豐帝對董書恒有了一個先入為主的第一印象。這個第一印象就是董書恒的是個忠臣。

能夠自散家財為君分憂,這樣的臣子要作為表率來宣傳。讓其他人都看看,你真心幫朕分憂,朕不會吝嗇高官厚祿。

不一會兒軍機大臣祁寯藻、麟魁、彭蘊章、邵燦、穆蔭以及恭親王奕匆匆趕到。

“諸位愛卿,這是今日下午琦善送來的報捷折子,諸位傳閱一下。”鹹豐帝說道。

眾人傳看後一起行禮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平滅發匪,指日可待!”

“急著召集愛卿前來,主要是為了商量封賞事宜,朕覺得這次封賞要快,要重,以鼓舞士氣,爭取早日收複揚州。”

“皇上聖明,依老臣之見,琦善可以欽差大臣領兩江總督。琦善大人之前雖有小敗,但此次大勝說明其寶刀未老。高郵知州魏源,也是老成持重,在揚州府下為官多年,可破格提拔為揚州知府,其組織團練有功,可為其加江北團練使,總領江北團練事宜。董書恒此子以布衣白身,散自家之財,忠君報國。可授其揚州守備一職,令其自募團勇,受江北大營轄製。其餘諸人,可令琦善自行擬一個封賞折子。”軍機領班祁寯藻說道。祁寯藻老成持重,自鹹豐元年就開始擔任軍機大臣,深受鹹豐帝信任。

“愛卿,言之有理。隻是這董書恒的任命,朕覺得可以再大膽一些。可以仿江忠源之例嘛!”鹹豐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祁寯藻說道。

“陛下的意思是?”祁寯藻也是個老謀深算的人,如何不理解鹹豐的意思呢!西邊的曾國藩和江忠源已經做大,這個時候該在東邊再扶持一隻漢人武裝與之製衡才對。

“朕以為可以授一個江北提督。就讓他和魏源搭班嘛,一老一少,一文一武,相輔相成。另外把淮揚鹽巡道也給魏源,打仗要花錢的,人家可是已經變賣家產了。”鹹豐帝笑著說道。

“陛下,請恕臣弟無禮,這董書恒畢竟隻是一白身,突然授予高位,恐軍中將帥不服啊!”一旁一直未說話的奕突然插話道。

鹹豐帝的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快,自己的這個六弟從小就比自己聰明,自己登基後這幾年,倒是低調很多,但是總是給人一種鬼裡鬼氣的感覺,最近聽說他跟曾國藩走的很近。

“哼,朕不是沒給過他們機會,打仗不行還惦記著位子,大清的官是那麼好當的嗎?六弟,你多慮了(言下之意,你管多了)。”鹹豐帝冷哼道。

鹹豐帝生氣了,其他人也不敢再說什麼,封賞的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江北大營,琦善坐在太師椅上把玩著自己手中的玉扳指。琦善此人最是貪生怕死,他已經60多歲,身體也不爽利。奉命建立江北大營後,先是在河南逗留了兩個多月。現在大營建成,他手下有2萬5千人,可戰之兵也有1萬多,但是隻敢堵著揚州的北門,不敢出戰。

但是此人在官場上摸爬滾打數十年,深諳為官之道,他現在就是以穩為準。

“蘇成阿,你覺得這個董書恒如何?”琦善問自己的親隨道。

“大人為何問那董書恒,而不是問魏源呢?”蘇成阿不解地問道。

“你還是看不明白啊,此戰跟那魏源沒啥關係,他隻是彆人推在前麵的擋箭牌。”琦善調笑道。

“那大人您的奏折?”

“嗬嗬,這就是為官的智慧了,看透不說透。董書恒他會做人,咱也不能不識趣啊!這次老夫收了他的功勞和銀子,自然把他的事辦好。為官信譽很重要的,這樣以後才好繼續合作嘛!”

“現在有了能打仗的董書恒,位子名分都給他,打勝了,功勞有老夫一份,打敗了他自己擔待著。老夫隻要守著這大營就好,也不用再怕勝保那個愣頭青彈劾老夫了。他勝保想出擊隨他的便就好了。你去安排個戲班子,老夫要聽戲。”

常州,江蘇巡撫楊文定現在把他的駐地搬到了常州,麵上說的是防發匪東去。他現在手上隻有1000撫標營還有一些地方團練。同樣都是團練,為何自己手下這些人就那麼沒用呢?

黃大少爺現在也是能在巡撫大人麵前露臉的人。一方麵他孝敬的足,另一方麵他手下現在有一千多人團練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巡撫大人,這個董書恒原本也是應該到巡撫大人手下效力的,但是他卻去投奔了江北大營,明顯就是不把您放在眼中,您看要不要給他個教訓?”黃浩諂媚地說道。

“教什麼教,訓什麼訓。都是為朝廷效力,何分彼此?”楊大人訓斥道。總不能說我掰手腕掰不過琦善吧。這個事他隻能吃個啞巴虧,董書恒現在也是上達天聽的人,不是他能動的了的。

揚州府衙,曾立昌問下麵的人:“那個賴善成就是之前投效的那個水匪嗎?聽說被一個董書恒的團練滅了?”

那下屬把事情簡單地講了一下。

“這麼沒用啊,這種人要死了也是白死。”曾立昌說道,“東西和人都準備好了吧,抓緊時間運往天京吧。”

這段時間,董書恒主要的精力放在部隊的整訓上,他深知槍杆子才是自己的根本。現在,他的手下主要是沒文化的鹽丁流民,雖然他們被征募開始就每天學習文化,但畢竟時間不長。因此這次被提拔的連級以上軍官,被董書恒組織起來開了一個軍官速成班。

為此,董書恒從台北調了兩個普魯士軍官,這次還有一個美國人,名字叫華爾,這是董書恒之前就叫人去找的。華爾現在在中國混得並不好,所以沒怎麼考慮就答應了淮海集團的招募。華爾畢竟在美國上過正規的軍校,雖然沒有畢業,但是比僅僅從部隊裡打拚出來的教官要專業一些。

“親愛的,華爾,你好,見到你很高興。”董書恒用流利的美式英語打招呼道。

“哦,尊敬的老板,你的英語真是太流利了。這讓我感到意外。我在上海都沒遇到過多少能講這麼流利英語的清國人。”華爾微笑地說道,和現在大多數的探險家一般,他的外表看起來比他的年紀滄桑的得多,眼神卻給人一種憨厚誠懇的感覺。

“隻是,老板你想讓我來當軍校的教官,我很不理解,請見諒,我的意思是我做不好,實話告訴您,我是被美國文理軍事學院開除的,我不是一個好學生,怎麼能夠做一個老師呢?”華爾繼續說道。

“嗬嗬,華爾你不必擔心,等看到了你的學生,你就不會擔心了。要知兩個月前他們都還是文盲。而且我隻是讓你去教他們一些簡單的戰術指揮知識。這些都是暫時的,很快你會成為一支軍隊的指揮官。相信我,也許不用一年,我就要交給你一隻軍隊。”

“真的嗎?我尊敬的將軍。”華爾不禁有些吃驚。

他同董書恒一起來到了軍營,無論戰爭是否結束,戰士的訓練都不會停止。華爾保證自己在清國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支軍隊。先不說他們的穿著體麵、精神,他們的武器裝備一點不遜色於美國的陸軍。他甚至看到了現在在各大強國都隻有少量裝備的後裝步槍。

“哦,將軍,你的軍隊是我在清國見過最強的,真的,我向上帝發誓!”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