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十二章 上海灘的華爾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六十二章 上海灘的華爾

華爾告彆軍校回到上海,可謂是衣錦還鄉。原先在船上挑活的窮水手,一躍而變成為了一名紳士。

是的,華爾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紳士,不過稱呼他為一個美國暴發戶更為貼切一些。

劉青北帶著他先在上海找裁縫做了一身得體的西裝,配上文明帽、手杖。身披定製的刺繡披風,這個披風是他自己獻殷勤找書梅定做的,據說被書梅狠狠地宰了一筆。

他又理了理頭發,找人修理了一下自己的胡子。不過他先去找了自己的好兄弟白齊文,白齊文是北卡羅來納州人,他的年齡比華爾還小幾歲,但是他不缺乏冒險精神,他跟著華人一起穿過西部的荒野來到舊金山,然後跟著華爾從舊金山來到遙遠的中國。

然而,在哪裡窮人都不好混。在上海,他還是隻能夠幫資本家打工,跟普通的華人一樣被資本家剝削,他早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

今天當他第一眼看到了自己的朋友華爾的時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天啊!我是在做夢嗎?難道我太想念我的朋友華爾了?”白齊文在心中想到。

“他披著的那件刺繡披風,應該是手工製作的吧,在上海要幾百銀元才能定做到,還得排隊等待。華爾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錢了?”

“嗨,我的兄弟白齊文,你還好嗎?”華爾用英文說道。

“華爾,喔,我親愛的華爾,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吧!你怎麼發財了?”白齊文激動地問道。

“哦,我的朋友,你不是在做夢,我是發財了,我遇到了一個慷慨的中國老板,現在我就是來找你跟著我一起去發財的。白齊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有發財的機會我怎麼能夠忘記你呢?”

“真的嗎?太好了,我這就去辭了現在這個該死的工作,我再也不想在這個該死的郵船上乾了。”

“不,不,你為什麼要離開這這裡呢?”

“華爾,難道你又改變主意了,華爾我可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白齊文不解地問道。

“哦,你誤解了我的意思了,白齊文。我是說我們把它買下來,我們馬上要組建一支船隊,一支跑舊金山的船隊。”

“你真是太讓我震驚了,華爾,這一定是你身後大老板的主意吧!”

“沒錯,白齊文,你以後就是這隻船隊明麵上的所有人,你什麼都不要管,每年就有上千元的工資可拿。怎麼樣?你願不願意乾。”

“我當然願意,這個價錢我可以為他賣命。”白齊文興奮地說道。

“走吧,我先去幫你換一身行頭,你這個樣子可不像是一個老板。”

第一站華爾很順利,他會同劉青北一起以白齊文的名義注冊了美國西海岸公司。白齊文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雇傭一名華人李開成(實際上由淮海公司派遣)擔任總經理,公司具體事務都交由總經理李開成打理。

該公司將擁有一支五艘郵船、五艘貨船組成的船隊。這些船都是在上海購買的,同時被買下來的還有這些船上的水手和船長。

董書恒已經通過淮海公司在農場抽調了2000人,準備派往美國務工,這些人大多是農場的單身漢,他們被告知要被派到東邊的一個大陸務工五年,待遇是農場的兩倍,很多家庭讓家中的單身漢報名參加,因為這樣出去做五年,回來後就可以娶妻生子了。當然這些人以後回不回來還要看他們自己的意願。

這兩千人將和一批貨物一起隨著船隊去舊金山。當然白齊文也得去,他的任務就是花錢買地、買礦山。

第二站,華爾去見了約翰·塞納牧師。塞納先生看到穿著體麵的華爾也是十分震驚,難道他走了狗屎運,發了大財。

華爾先是對塞納先生曾經對自己的幫助表示感謝。然後,告訴塞納先生,有一名清廷的大官,對美國的文化非常感興趣,希望能夠見一見他。當聽到這個官員竟然是江蘇地區的將軍時,塞納先生激動得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他平時連一個小小的上海縣令都見不到。現在竟然有一名統管一方的將軍要見自己。

“哦,華爾,上帝保佑你,我的孩子,你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我想我現在就可以動身去見這位將軍。”塞納先生已經急不可耐了。他來中國已經有兩年了,要是再沒有點成績,公會說不定就要把自己調回去了,自己有可能就要到美國悶熱的南方的某個小教堂裡了此殘生了。

塞納知道這位將軍找自己不會隻是想了解文化那麼簡單。但是以這些清國官員的見識,自己肯定能夠說服對方,讓自己傳教。

正如華爾預料的那樣,塞納先生的事情很容易就搞定了。

接下來華爾要求見美國的公使馬沙利。當知道華爾想組建一個安保公司時。為了表示感謝,塞納先生專門在馬沙利麵前表示了對華爾的支持並且願意為華爾做擔保。

馬沙利也想提升美國在上海地區的影響,因此也非常支持華爾成立安保公司。

“華爾先生,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糾紛,你的安保公司將完全是你的個人行為,你們的一切行為都是商業行為,與美利堅合眾國無關,這一點希望你能夠理解。”

“哦,這個沒問題,公使先生,我們長江安保公司隻是一群在上海的探險家組成的商業公司,我們隻是為我們的客戶提供防禦性質的安保服務。”華爾表態道,他明白馬沙利的意思,美國現在還在清廷和太平軍之間兩邊下注。

在租界辦好手續,完成公司的注冊之後,華爾象征性地在租界招募了幾十個雇傭兵,並且購買了一批火炮。槍支的話,淮海軍的人到位之後會全部帶過來。董書恒派遣武裝部的張廣順擔任安保公司的經理,協助華爾做好公司的後勤工作,實際上他還是103團的參謀兼軍需官。

做好了這些準備,華爾還得為自己的公司尋找客戶。

這些事情主要還是劉青北主導。但是華爾必須得露麵。

現在躲在上海的這些富商相比清廷的軍隊,更加願意相信洋人的槍炮。

劉青北在上海認識一位富商名叫楊坊。楊坊這個人是一個投機者,最擅長鑽營,這人是一個通譯出身,經過多年打拚,現在幾乎要成了上海灘的首富。

淮海公司實力雄厚,手上有熱銷的商品,更是有武力作為保障,還控製著向北、向西的運輸通道。誰不是拍馬上杆子地去巴結啊。

楊坊知道劉青北是淮海軍在上海的話事人,自然是百般奉承,他甚至要把自己得女兒嫁給劉青北,要知道劉青北怎麼說也是給人家打工的。

這事兒劉青北也做不了主,最後還是董書恒拍板劉明遠才同意這門親事。

要說劉青北跟這楊家姑娘也是對上眼的,不然也不會主動報給自己得老爹。

就這樣楊坊穩穩地搭上了淮海公司的大船。

他很有商業頭腦,通過購買淮海公司的設備,在鬆江投資了一家大型棉紡廠,靠著鬆江老牌棉紡基地的加持,那是日進鬥金,比自己以前做買辦賣洋貨要好的多。

得知今天劉青北帶了個洋人來見自己,楊坊心中非常疑惑。

“嶽丈大人,這位是華爾先生!”

“哦,你好,華爾先生。”楊坊用英文跟華爾打了個招呼。他本來就就是通譯出身,會英語、法語西班牙語三種語言。

“楊先生,你好,見到你很高興!你的英文說的很好!”華爾主動和楊坊親切地握手。

“嶽丈大人,華爾先生準備在上海組建一個安保公司,他將組織一隻戰鬥力堪比英法軍隊的武裝隊伍為大家提供保護。您是上海灘的老人,您看這件事可不可行。”劉青北解釋道。

“大有可為啊!”楊坊聽了之後眼睛一亮,興奮地說道。

“青北,你問這個華爾先生,還差份子不?我這裡可以為他籌一筆款子。”楊坊敏銳地從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機。

“呃……嶽丈,這個可能不需要,不過這隻隊伍還需要一個中人,您要是不介意的話……”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楊坊連忙打包票道。這個中人,賺不賺錢先不說,光是人情自己得賺多少啊?要知道現在江南是人心惶惶,長毛都被傳的邪乎,什麼抄家破產,掠人妻女,嚇得江南的富商不要不要的。

一些富戶晚上做夢都怕長毛突然順江而下。這個時候他楊坊要是能夠幫人介紹一支能夠保衛自己的力量,那麼那些土豪還不得擠破自家的門檻。

“楊先生,我隻能跟你保證,我手下的士兵絕對不會弱於租界的英軍、法軍。”

“華爾先生,我個人絕對相信您的信譽,我會聯係好客戶。但是您最好能夠安排士兵給大家展示一下戰力。我想那些客戶不會在傭金上跟你討價還價的。”楊坊說道。

“我想這一點沒問題,半個月後我們在陸家嘴的營地將舉行一場演武,希望到時候楊先生能夠將我們的顧客都帶到現場。”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