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七十二章 鐵路和電報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七十二章 鐵路和電報

“公使先生,我們準備從貴國購買四艘巡航艦,六艘輕巡艦。不知道是否可以。”董書恒試探著問道。

“將軍閣下,請恕我直言,您這樣太小家子氣了。您應該購買戰列艦,隻有擁有74門以上火炮的戰列艦才能夠參加海上戰列線對決。它們才是海戰的主角。”文翰還是想讓董書恒購買又貴又笨的木質戰列艦。

董書恒是肯定不會接受的,廢話,這玩意再過幾年,我一顆魚雷就收走一艘。這一艘戰列艦的價格快要頂上四艘巡航艦了。

“公使先生,我們根本沒人能夠操縱那麼龐大的戰列艦,而且以我們的財政狀況也買不起這樣的戰列艦,現在購買的這些戰艦用來剿滅海盜足夠了。希望您能夠諒解!”

“哦,將軍閣下,我能夠理解您,事實上您已經是我見過的最開明的清國官員了。”

“公使先生,另外,我希望能夠雇傭一些貴國的海軍軍官來做我們艦隊的軍官,畢竟大英帝國的海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當然,我們會支付相應的報酬。”

“這個完全沒問題。”文翰很痛快地答應了。他很滿意董書恒的解釋。這說明清國沒有挑戰英國海上地位的企圖。而且英國也希望中國沿海的海盜越少越好。至於派遣軍官,這不僅能夠收到一筆不菲的培訓費用,還能夠讓英國海軍的影響滲入到清國的水師之中。

最後董書恒與文翰商定了。200萬銀元購買一支由4艘巡航艦以及6艘輕巡艦組成的小型艦隊,這個費用包含250名軍官以及專業水手組成的教官團為期一年的培訓費用。

這隻是兩人之間的第一筆生意。

“公使先生,貴國對於修建鐵路是否有興趣?”

文翰的眼睛一亮,鐵路可是大生意啊。

“當然將軍閣下,要知道我們英國的鐵路技術是最成熟的。”

“是這樣的,我們總督大人準備修建一條徐州到浦口的鐵路。”

“這個沒問題,我們英國完全可以承接下來。”

“但是公使先生,我們沒有辦法一次性付清價款,所以這條鐵路會分期付款,不知道貴國能夠接受。”

“哦,將軍閣下,我沒辦法現在就給你答複,不過我想這些細節應該交給專業的商業團隊去討論。”

最後兩人商定由劉青北代表中方同公使館的商務參讚查爾斯一起商定鐵路的細節。

董書恒的意思是由英國方麵作為技術承包商,施工人員可以由中方來出,鐵軌也可以由徐州的鋼鐵廠製造。利用美國進口的設備進行了技術升級之後,徐州鋼鐵廠完全有能力生產出合格的鐵軌。

文翰今天很滿意,暫時不再糾結於修約這種事情。他們這種海外的公使一般任期都不會太長。為什麼每個公使到了中國都要搞點事情?實際上他們也是為了有拿得出手的成績,讓他們回到倫敦後的述職更加的好看。

有了這兩筆訂單,文翰的這個任期基本上就說的過去了。

送走了文翰董書恒會見了法國公使布爾布隆,董書恒向布爾布隆表達了對拿破侖三世的敬佩。誇讚了法國在鐵甲艦研製方麵的卓越成就。並以200萬銀元的價格從法國訂購兩艘3000噸級的鐵甲巡洋艦。

布爾布隆為自己能夠獲得這樣的大單感到高興,很爽快地答應了董書恒派遣工人參與軍艦建造的要求。

董書恒表示會對江蘇境內的天主教堂給予必要的保護。同時將每年派遣至少200名留學生到法國留學。

兩人另外又簽訂了一些機器設備的購買意向書。

送走了布爾布隆,董書恒長舒了一口氣。這兩家一打發就是400萬銀元沒有了,還不包括鐵路的投入。即使是使用了廉價的勞動力加上自產的鐵軌,每公裡的成本也不會低於上萬銀元。

最後,董書恒會見了美國公使馬沙利。其實馬沙利的任期已經要到了,所以這次換約事件,他才會叫的那麼歡。

因為約翰·塞納已經跟馬沙利打了招呼,馬沙利對董書恒是異常的熱情。

“尊敬的將軍閣下,我想您已經獲得了美國人民的友誼。”

“很高興見到你,馬沙利先生,聽說你就好回美國了,恭喜你可以回家了。我聽說有許多華工被販賣到美國西部,我希望公使先生能夠推動保護他們的權益。”

董書恒的話讓馬沙利一臉的尷尬,但是他現在又不敢得罪董書恒,他的政績可全押在董書恒的身上了。

“將軍閣下,我相信這隻是一小部分人的不法行為,他們會受到美利堅的法律製裁。”

“公使先生,我已經委托了塞納先生,希望公使先生回國之後也能夠幫助推動保護華工法案的出台。”

“作為感謝,公使先生,我們將修建一條覆蓋江蘇全境的電報線路,而這筆業務,我將交給貴國來完成。”

馬沙利聽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的,有了這筆訂單,他回國之後必然會更上一層樓,而且依靠自己的關係,他的家族也會在這筆業務中大賺一筆。

送走了馬沙利,董書恒才算真正完成了自己的這次破交任務。

……

“總統,我看您跟三國公使不是都談的蠻好的嘛,可是您為什麼看起來好像不開心。”

“雪琴,我雖然是花錢買東西,可是那些東西中有好多,我們本來是不需要買的,再等個兩年,我們自己也能夠造。這就是弱國外交,處處都要妥協,這次我不花錢跟他們買東西,下次他們就會開著軍艦來搶了。”

“現在我們買了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同時也能夠暫時穩住列強。之前,他們吵著要換約,按照朝廷的一貫作法,肯定是不予理睬,這件事情吵到最後一定是以戰爭收尾。到時候又是割地又是賠款……”

“哎……大人說的對,清廷的人到現在還沒認清形勢,真是記吃不記打。”彭玉麟歎息道。

“雪琴,我估計再過半個多月我們的小型艦隊就能湊齊了,英國在遠東的軍艦有上百艘,很容易就能挑到合適的。到時候我會調老劉到南洋水師。”

“你到時候去長江水師,我準備讓你組織收複鎮江的戰役。到時候陸軍以及水師陸戰隊都會和你們一起行動。而你將作為這次戰役的總指揮。”

“總統,雪琴定當全力以赴。隻是總統,雪琴畢竟初來乍到,唯恐軍中多有不服。”

“雪琴,你過濾了,我淮海軍成立也就半年時間,還沒有誰敢說自己是老資曆。而且淮海軍首重軍紀,而軍紀以軍令為核心,所以你不必擔心有人會抗令。你知道把仗打贏了,大家自然就會服你。”

“是,總統,那雪琴什麼時候去長江水師?”

“過兩天就過去吧,你要跟在老劉後麵熟悉一段時間水師的指揮,還要了解你手下的士兵,這樣你在打仗的時候才能夠計算自己的力量。”

這幾件事辦好,董書恒並沒有立即會揚州。因為有一個普魯士的使團馬上就要到上海了。

按照從廣州傳來的消息,這個使團是由普魯士海軍司令阿達爾伯特親王親自率領。

這個使團並不是應王韜他們的邀請而來,王韜他們此時還沒到歐洲呢。相反,這個使團就是阿達爾伯特親王自己組織的。

阿達爾伯特親王是現在的普魯士海軍司令。但是作為一個陸軍大國,普魯士並不重視海軍。

第二次反法聯盟擊敗拿破侖以後,歐洲國家在維也納重新劃定勢力範圍,其中瑞典就把西波美拉尼亞割讓給了普魯士,從此普魯士有了入海口。並且擁有了第一隻海軍,雖然這隻海軍隻有6艘破舊的幾十噸級單桅帆船。

1836年,阿達爾伯特親王主導成立了一個海軍委員會,開始建設普魯士的海軍。他將海軍分為水兵部隊和造船部隊,一個負責作戰,一個負責建造軍艦。

……

這次出行,阿達爾伯特親王想要向普魯士證明海軍的存在價值。

他從遙遠的中國發出的訂單那裡看到了希望,今年年初普魯士的商人突然在東方完成了幾筆大訂單,追加的後續訂單隨後被傳到了柏林,阿達爾伯特親王從中看到了機會,如果普魯士能夠在東方獲得經濟利益,那麼將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海軍的理由。

因此他想到了要親自去東方看看,並且他的艦隊也需要一次遠航的磨煉。

使團船隊包含了董書恒剛剛穿越的時候,淮海軍向普魯士訂購的大量機械、軍火,以及普魯士向淮海軍派遣的陸軍軍官團和一些工程技術人員。

董書恒留在上海就是為了迎接普魯士使團的到來。此時的普魯士在歐洲隻能算是一個二流強國。這個國家本身是一個陸軍強國,海軍規模很小,也沒有什麼海外利益,不為歐洲國家所關注。正所謂遠交近攻,普魯士是此時董書恒的天然盟友。

所以這次阿達爾伯特親王率領艦隊訪華,並沒有多少歐洲國家予以關注。隻是把這件事情當做一個親王的遠途旅行。

東海之上,普魯士船隊離開了廣州沿江一路北上。

“馬克,這個國家真大、真富饒。這裡不像奧斯曼那樣都是貧瘠的沙漠,也不像非洲那樣愚昧落後,我們早就應該來這裡了。我們普魯士在歐洲大陸上越打越窮,而英法卻靠著海軍到這裡來開展貿易,賺得盆滿缽滿。”阿達爾伯特親王對身邊的侍從官馬克說道。

“是啊,這裡是那麼的富裕,那個將軍一口氣就買了那麼多的東西。要是早點到這裡做生意,我們普魯士的工業一定會發展得更好。”

“是的,那些陸軍能夠給國內帶來什麼?他們隻會花錢,這次我們一定要見一見那個中國的將軍,跟他把關係搞好。”阿達爾伯特親王憧憬地說道,愉悅的性情衝淡了旅途的疲勞。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