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章 收獲滿滿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百章 收獲滿滿

送走了安保公司的人。龍一他們八人開始分工,全力發展山寨。

龍二、龍三負責練兵,他們從山寨中挑選了五百人組成了一支精銳,全部使用火器,火槍隊還有商隊護衛自己配備的火槍剛好夠用。

龍四、龍五負責聯係馬幫,慢慢將手中的貨物變現。

龍六、龍七負責管理民政,帶領寨民發展生產,開發山寨周圍的土地,雲南多山地,可以種植玉米、紅薯、馬鈴薯等作物。山寨也不能總是靠搶劫吃飯。

龍八最有學問,他在寨子裡建起了一座學堂,教授寨子裡麵的孩童知識,同時還要幫寨民掃盲。這個是淮海軍的一貫作法。

龍一作為寨主當然是總領全局。龍卜寨在八位的帶領下,迅速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

回到上海。

在經過了焦急的等待之後。吳健彰他們最終還是等到了噩耗。

“嘭!”一個茶杯被吳健彰摔的粉碎。

“這件事一定有陰謀,怎麼會五批貨物被劫了四批?”吳健彰歇斯底裡地叫問道。

這次十三行采用集中轉運的方式,全部是千人規模的大商隊,就是為了確保安全,結果從雲南運出的兩批全部被土匪劫去。從四川運出的兩批被劫了一批,從河南運出的瓷器據說被撚匪劫了。

這件事情處處透著詭異。誰有能力能控製全國的土匪啊?

“會不會是淮海軍?”一個廣東商人小聲地說道,:“聽說這次商人囤貨就有淮海軍的份兒。”

“如果是這樣,淮海軍也太可怕了,這個董書恒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都有點看不透了。”

“大人,這解鈴還須係鈴人,要不您走走淮海軍的路子,探一探?”那個商人提醒道。

“隻能如此了,我估摸著這兩天消息就會傳出去,到時候再沒貨,我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來人,給我向淮海軍董大人下帖子,備上厚禮!”吳健彰對家裡的仆役吩咐道。

如果這件事都是董書恒策劃的,那麼自己與他為敵真的不明智。

吳健彰深得明哲保身之道,他不準備再抗爭,這次找董書恒就是要去投降的,隻是不知道董書恒會開出什麼樣的價碼。

洋人自己惹不起,董書恒自己也惹不起,那乾脆就認慫,讓董書恒跟洋人去杠吧。這局博弈,廣東十三行退出。

董書恒也沒繼續吊著吳健彰,當天晚上就在豫園接見了他。

“吳大人,上次籌建南洋水師,還要多謝吳大人幫忙向朝廷上書。”董書恒笑著說道,伸手不打笑臉人,董書恒自覺心中理虧,一上來先緩和一下氣氛。

“哪裡,吳某隻是動動筆頭子,朝廷最後是一點經費都沒給,吳某何來的功勞。倒是董大人憂國憂民,自籌經費建立水師。”

“不知道吳大人登門,有何貴乾?”見吳健彰不說,董書恒隻能幫他開這個頭。

“實不相瞞,在下受粵商所托,想請大人代為說項一下,從蘇浙商人處購買一批貨物。”

“吳大人指的是絲綢、茶葉、瓷器?”董書恒問道。

“正是,哎……下官也是沒辦法了,都是廣東同鄉,不能眼看著他們破產,這交貨期眼看著馬上就要到了。”

“吳大人,你不是第一個來找本官的,這事兒真的很難辦啊!大家都知道我跟揚州的商人交好,可是這不是說我能隨意乾預人家的生意。”

“大人,這該如何是好?還請董大人務必給在下指條明路。”

“哦,吳大人覺得長江集團的董事會製度如何?”

“自然是非常好,公司決策不從一人而出,采眾人之意見,如此不容易出現失誤。”吳健彰不知道董書恒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能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吳大人,前些天有商人跟我說,海關既然是從商人處收稅,自然是要服務中國商人。所以應該在海關中成立一個董事會,負責決策海關重要事項。”

“這會不會違背朝廷的規矩?”這是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候了。

吳健彰這才明白,原來董書恒還是看上了自己手中的海關了。

這也難怪,上海現在是洋人在中國最重要的貿易港,這裡有洋人的租界,還可以通過長江聯通上遊。

上海海關的收入占了全國海關的三分之二還多。這麼大一塊肥肉誰不心動呢?

可是海關的權柄要是交出去,自己怎麼跟上麵的人交代呢?

吳健彰突然心中一陣明了,也許交出海關的權力,也不失為一步好棋。

上麵的人要追究也得先追究董書恒啊,自己怎麼沒早點想到呢?

“董大人,隻要朝廷不怪罪,下官是沒有意見的,這樣下官也能輕鬆一點,蘇鬆太道的事情可是不少。”

“具體的方案,我也說不準,得找商人們問問。”

“剛才你說的貨物問題,我之前也問過他們。他們給出的價格比去年高出五成,畢竟今年貨少,這成本高出了不少。吳大人你回去問一下,粵商如果感覺高了,那就算了。”

“不用問了,下官代表粵商謝謝大人了。”吳健彰的心在滴血,他們跟洋人簽的合同是溢價兩成,這一下子就損失了三成。不過這樣總比交不上貨要好多了。

董書恒給的價格恰好在他們的接受範圍之內。讓吳健彰無法拒絕。

第二天,十三行的洋行對外公布了商品被劫的事實,但是承諾所有牽過合同的交易都會按時履行,這下子上海的洋人不乾了,還有這麼多船在這裡呢!

於是一些商船主組織水手去上海海關鬨事。當天晚上,竟然有水手對著海關丟火把,點燃了海關周邊的一些木質建築。

一些英法水兵也加入了進來,上千人試圖衝入海關。這時候海關雇傭的安保公司士兵及時開槍警告,在警告無效的情況下開槍打死多人,這才讓眾人散去。

第二天的長江商報詳細地報道了這起搶劫事件,一時間華洋震動。

英法的軍艦開到了海關邊上,揚言要炮轟海關關城。

事發後,董書恒連夜將彭玉麟的長江水師調到了上海,一同到來的還有一個團的陸戰隊。

還好這次英法也覺得自己理虧,沒有第一時間開炮。不然光憑著長江水師,淮海軍這邊估計要吃虧。

吳健彰早就嚇破了膽子,再次求到了董書恒的門上。董書恒知道這種事情,像吳健彰這樣的人是處理不好的,他們的骨頭太軟。

作為兩江總督府的全權商務談判代表。董書恒緊急約見了英法公使。

都是老熟人,董書恒也不客套。

“兩位大使先生,對於昨晚的暴徒打砸搶事件,我深表遺憾。”董書恒開門見山地說道。

“哦,董將軍,不能這麼說,這隻是一群水手在表達自己的正常訴求,你們海關的人居然向一群無辜的水手開槍,必須要負全部責任。”文翰站起來說道。

作為一個外交官,有時候為了維護本國的利益,說說瞎話都是家常便飯。

“好吧,請公使閣下去看看被燒毀的房屋。況且他們有什麼合理訴求,我們大清又不負責給他們發工資。”董書恒冷笑道。

他不是一個外交官,對這種睜眼說瞎話的伎倆可沒有什麼忍耐力。

“將軍閣下,要知道這麼多商船滯留在上海,你們也有責任,許多商人囤積居奇,哄抬物價,擾亂市場,難道大人不該管管嗎?”法國公使說道。

“哦,這完全是市場規律,相信二位知道,今年由於多種原因導致了貨物短缺。”

“將軍閣下,我們相信你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的,不然這麼多商船在這裡,我們也不敢保證會不會發生新的衝突。你知道海上的水手都是些桀驁不馴的人。”文翰說道,話裡話外還帶著威脅。

“對於暴徒,我們一定不會手軟的,中國的土地上中國人說了算。”董書恒斬釘截鐵地說道。不過他現在也不想跟英法開戰,英法即使雙向開戰,也不是現在的大清能對付得了的,尤其是海軍。

所以他緩下語氣繼續說道:“當然,至於貴使提出的要求,我也會考慮的。我會做好我方商人的工作,回頭由雙方商人派出代表進行談判,商討具體的辦法。”

文翰二人對董書恒的提議非常認同。既然董書恒願意撮合雙方商談,那麼就還有解決貨源的希望。隻是雙方要在價格上扯皮,這就不是他們兩位公使所要關心的了。

“不過,公使先生,這次打砸事件必須要有人賠償,死的幾個印度水手完全是罪有應得。海關的護衛已經提前鳴槍示警了。”董書恒還是沒放過這件事,這畢竟關係國家的顏麵。

“好吧,將軍閣下,我想你應該跟那些商人追償。”兩位公使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所以不會繼續在這個問題上跟董書恒糾纏,反正他們不會以國家名義道歉或者賠償的。

那幾個印度水手隻不過是這些英國商船找出來的替死鬼。這些替死鬼的價值就是為了現在拿出來跟董書恒討價還價。

董書恒也不好對英法兩位公使逼的太緊。以這兩家的尿性,就昨晚的事件,就夠他們對清廷開戰的了。

隻不過他們現在準備在克裡米亞跟俄國人乾仗。這二位公使在此時也不敢拿這種小事去惹國內不開心。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