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一一章 隱忍的鹹豐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一一章 隱忍的鹹豐

晚飯後,鮑有誌喝的有點多,就睡在了屯子裡,其他人則回船隊的營地休息。

剛準備上床,房門就被敲響了。

“鮑公子,爺爺讓俺給您送點醒酒湯,俺放門口啦。”

徐月娥放下碗,就準備離開。

此時房門突然打開了,鮑有誌探出身子。

鮑有誌向徐月娥拱手道:“多謝姑娘!”

徐月娥羞得轉頭就跑。

讓站在原地的鮑有誌有點摸不著頭腦。

接下來的兩天,鮑有誌也沒有在屯子裡乾等著,而是帶著船隊又向上遊探索了一陣。

兩天後,徐老族長在各個屯子幫忙招募的青壯一共有一千多人全部都集中到了許家屯。鮑有誌也卸下了船上的貨物,並且留下一艘通訊艇以及一隊人在此組織貨物的銷售交換以及與廟街的聯絡工作。

他自己則帶領著船隊帶上招募的青壯順江而下。

屯子的簡易碼頭旁。一位老者對一個大姑娘說道:“彆看了,傻丫頭,我都幫你問過了,人家還沒有娶親。等後麵他再過來,我就讓他來提親。丫頭喜歡的,爺爺一定幫你爭取。”

徐月娥低下頭羞紅著臉低聲道:“恩,謝謝爺爺,爺爺對月娥最好啦!”

有了這一批青壯,廟街的建設終於走上了快車道。此時總部支援的人力還有物資也差不多要到了。

……

時間到了十二月,東北的冬天已經到了,工程漸漸停止。青壯們也都回到了屯子。

各個屯子在結算工錢的時候,都把工錢換成了火槍。有了這些槍,屯子的自保能力將有很大的提升。廟街的淮海軍一共向各個屯子支付了500把左右的燧發滑膛槍作為報酬。

近一個月以來,董書恒一直在江南的各地視察。查看蘇常鬆江等地的接收工作。

在總督府、巡撫衙門的共同壓力下,江蘇長江以南的各府縣,終於把權力移交到淮海軍政府的手中。這期間不是沒有地方官府越過巡撫總督,直接遞送密折給朝廷,但是至少在表麵上,鹹豐帝都沒有理睬。

鹹豐隱忍的能力在他還沒成儲君的時候就顯露無疑。現在成為了帝王,其隱忍的功力比以前更深。

乾清宮。

鹹豐對著黑暗處喊了一聲:“赫敏!”

突然一個人影竄了出來答道:“奴才在,主子有什麼吩咐?”

“上次讓你在那個董書恒身邊安插個人,你怎麼還沒辦好?”鹹豐冷冷地說道。

“回主子的話,這個董書恒平時身邊人很簡單,基本上都是他的侍衛,連一個丫鬟都沒有。之前有一次我們的人已經接近他了,但是此人在男女之事上極為自律,所以沒能夠成功打入他的身邊。”赫敏解釋道。

“主子放心,我們安插的人沒有暴露,後麵還會有機會。”

“其實,主子您想要殺他,奴才現在就能去幫主子辦好。”

“殺他?現在還不行,先把現在的難關過了再說。你先想辦法看能不能把發匪的林鳳祥給乾掉,此人現在才是我們的心腹大患。”

“至於董書恒、曾國藩這些人,隻不過有些野心罷了,朕不怕他們有野心,有野心才會儘心辦事。等時候到了,不管是朕給他們的權力還是他們自己攫取的權力,朕都能收回來。”鹹豐自信地說道,身上散發出帝王的氣勢。

“吳三桂野心夠大的吧,可是最後不還是給康熙爺給整死了。朕就不信幾個漢人地主最後能翻了天了。等收拾好北方的事情,朕再慢慢修理你們幾個。漢人最擅長窩裡鬥,到時候隨便幾個詔書就能讓他們互掐起來。”鹹豐在心中想道。

鹹豐又讓人喊來了所有的軍機大臣。十月份的時候祁寯藻、麟魁罷職。

現在的軍機大臣是彭蘊章、邵燦、穆蔭、恭親王以及瑞麟。

不一會兒幾位軍機大臣都到了。

端華作為禦前大臣,現在殿中。上次他讓肅順去江南大營搞了點小動作,想給淮海軍上點眼藥。

沒想到一下子把江南大營給玩沒了,還好肅順跑的快,不然就被太平軍給俘虜了。

這一驚嚇,讓肅順回來後一病不起,在家中躺了好多天。

淮海軍卻一點沒受影響,常州地方上的都是褒獎的奏折。什麼淮海軍幫助地方消滅亂匪,沒一個人說淮海軍攻擊張國梁的軍隊導致江南大營覆滅。

而張國梁又確實死在太平軍羅大綱的手中。這樣,這個官司就沒法打了。

端華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不過沒多久一個自稱淮海商行管事的人找上了端華的門。

……

對方遞上一份合作協議。合作內容竟然是開發灤州的煤礦。灤州(今天的唐山)這個地方靠海,位於遼西走廊,交通便利,不過跟關外的大部分地方一樣,這些年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

要說那裡確實有些煤礦,端華家族在那裡也有些產業。但是開礦這種事情,京中的大佬很少去做,這是個苦生意,投入大,來錢慢,現在可不是後世,對煤礦的需求沒那麼大。

不過淮海商行給出的條件很很好,端華隻要搞定直隸總督府還有灤州官府,取得采礦權。並能夠保證地方官府不插手煤礦的事情就可以。每年煤礦將給端華分50萬元的分紅。

也就是說端華隻要動動嘴皮子就能夠每年白拿50萬銀元。直隸開灤這一塊,端華自信還是能說上話的,隻是拿幾個煤礦而已,不算什麼大事。

設備、人員、管理全部由淮海公司來做。新成立的公司叫開灤礦業公司。包括一座運煤港口和幾個礦區。

端華自然是同意下來了,與淮海軍之間的過節一筆勾銷。拿到這份協議,實際上他這次的目的也達到了。

……

幾個軍機大臣都落座了,鬼子六坐在末尾,他身材矮小,不顯山不露水的。

“眾位愛卿,最近有兩件大事,一個是發匪流竄到天津作亂,要儘快剿滅,不然京城人心不穩。另外一件事情是江南大營被破,向榮身死,接下來由誰來接替江南大營的位置?”鹹豐帝問道。

“陛下,江北大營這一年以來,屢戰屢勝,這次江南大營戰敗,發匪派兵偷襲常州,也是被江北大營的淮海軍擊退。這之後淮海軍更是進駐了溧水,逼近了鎮江,堵住了發匪東邊和南邊的的通路。因此臣覺得不必再專門設立江南大營。省下來的軍餉可以投入直隸附近的軍隊,加強京畿附近的防守。”彭蘊章說道。

彭蘊章的這段話的確是老成持國之言。現在朝廷軍費開支最大的就是江北大營和江南大營。

現在既然江北大營夠用了,我還要養著兩個大營乾什麼呢?

另外一味地在南方建設軍隊,勢必會造成枝強乾弱。

這次太平軍打到了天津,清廷好不容易才集結了五千人馬交給勝寶、僧格林沁。可見京畿的空虛。

“彭愛卿,所言甚是。那就不再建立江南大營了,著吏部對向榮等戰死將士進行追封褒獎。下旨給琦善,江北大營改為兩江繳匪行營,讓他抓緊時間收複江寧,勿要拖延。”

董書恒的慢慢做大,鹹豐帝覺得是琦善縱容的結果。因此他這次對琦善也產生了怨懟之心。

下這個旨意就是要讓琦善把心思多放在繳匪和控製手下身上,不要老想著侵占權力。

根據密報,淮海軍基本上控製了江蘇的軍政。湖南的湘軍也是控製了湖南地方上的權力。他們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軍閥,尾大不掉。讓鹹豐帝心裡很不舒服。

這些漢人武裝談不上什麼忠心,清朝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信任過漢臣。

但是鹹豐帝現在又不能動這些人,不然就是取死之道。

包括在坐的各位軍機大臣也都知道這些,但是沒有一個人提出來,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其中的道道。

現在既然不能動他們,那麼就更不能將朝廷掌握的資源再輸送過去了。

“另外,告訴兵部,明年撥給江北大營的軍餉也暫時留下來。從陝西、山西、蒙古選拔一批敢戰之士交給僧格林沁訓練。駐守在天津。”

“嘶……”底下的諸位軍機大臣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皇帝這是要另起爐灶編練新軍啊。難道不怕江北大營的驕兵悍將鬨起來嗎?

“兩江繳匪行營的軍餉由兩江總督府自籌。”鹹豐又補充道。

這樣還差不多。鹹豐帝覺得既然你已經實際把持這地方的權力了,那就不要再跟我要錢了。反正兩江行營跟太平軍犬牙交錯,不管如何都得繳匪。

那麼我就給你名分,隻要你不跟我要錢就好。至於這些權力以後怎麼收回來,等滅了太平軍以後再說。

“邵愛卿,你有運河上的經驗,現在江北大營把運河打通了,朕準備調你做漕運總督。朕要你儘快恢複漕運,把江浙的物資運到北京來。”

淮海軍這次挺進鎮江,一舉打通了京杭大運河。讓鹹豐帝看到了機會,這兩年朝廷的財政緊張,跟漕運的中斷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恢複漕運,不僅能夠緩解京城的財政問題,還能夠在兩江插入一根釘子。

邵燦下去做漕運總督,從級彆上來說,比琦善還高。鹹豐這是想分琦善的權力了。

、杜翰(十二月入直)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