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二八章 刺殺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二八章 刺殺

京城的達官貴人也都人人自危,大家在心中盤算著有沒有得罪過淮海軍。

那些心中有鬼的人,在偷偷地卷鋪蓋準備找個犄角旮旯的地方躲一躲。

淮海軍的一套組合拳打得鹹豐帝是暈頭轉腦的。負責京城治安的步軍統領、五城司坊以及順天府的主官全部都被捉拿查辦。

鹹豐隨即宣布京城戒嚴,這讓已經快要無米下鍋的京城百姓更是雪上加霜。

揚州,董書恒跟其他人一樣都在加班。

“劉部長,最近去南洋的船回來後全部運糧食回來,等軍隊到了天津之後,就把這些糧食屯到天津城。”董書恒對劉明遠說道,涉及經濟商貿的事情還是劉明遠在管。

“這兩天安排一下,我到底下去慰問一下,咱們雖然沒放假,但是老百姓還要過年,我想下去看看老百姓的年過得怎麼樣?一年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變化。”這是對侍從室的李存訓說的。

“總統,這幾天京城傳回來很多消息,我們前期的行動已經完成了目標。現在鹹豐帝是六神無主,底下的一些勢力都在觀望,他們估計在看鹹豐會怎麼繼續出招吧。這個皇帝也是夠悲催,都快成了孤家寡人。”這時曾憲風彙報道。

“總統,您看,我們的部隊還有必要過去嗎?我看光是物價很快就能夠把清廷壓垮。”

“根據的我們調查的數據,京城一般家庭的儲備糧食隻夠半個月使用,現在京城又戒嚴了,堵上了很多人跑到鄉下度過難關的路。因此斷糧的情況有可能會提前。”

“到時候,鹹豐要是不低頭的話,京城有可能就要發生暴亂,天津周邊的清軍的存糧也基本上隻能夠維持到那個時候。等軍隊亂了,再加上邊上的幾萬太平軍,那麼清廷就真的要出局了。”曾憲風又補充道。

……

鹹豐帝依然在苦苦支撐,今天勝寶和僧格林沁已經派人到京城催要軍糧了,軍中的糧食隻夠10日之用,節省一些也隻能撐上半個月。

對此戶部表示要糧沒有,要命一條,戶部尚書把大印都掛出來了。

“赫敏,你那件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回皇上,奴才已經安排好了,人已經在揚州周圍了,董書恒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還好我們安排得早,淮海軍現在在江蘇處處設卡,現在要想混進去還真的很難。”赫敏稟報道。

“吉爾杭阿到哪裡了?”

“已經過了河南,這次他是秘密南下,奴才安排了一些好手跟著他,按照皇爺您的計劃,吉爾杭阿會先到北大營,收了琦善的兵權,有了皇爺您的聖旨,相信不難辦到,那些北大營的兵將大都是北邊調過去的,量他們也不敢抗旨。”

“到時候淮海軍群龍無首,北大營精兵儘出,相信很快就能夠收攏淮海軍的兵權,那時我們再把江蘇的糧食順著運河調運回來,一切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

赫敏說的,就是鹹豐製定的計劃。這個計劃鹹豐甚至都沒有跟軍機處講過,他現在對周圍的人一點都不信任。

就是那種“總有刁民要害朕”的感覺。

他現在隻相信身邊的赫敏等人。鹹豐之前在朝堂上麵對老臣,一直底氣不足,這次他想通過自己得運作辦成一件大事,向那些老臣證明自己。

就像一個孩子在長輩麵前表現邀功一般。

淮海軍的運河水師以及沿海路秘密北上的南洋水師及三個團的士兵還在路上飄著。

雙方現在處在相持階段,都在等待最後的結果。

……

大年初一,董書恒一直在陪著家人,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妹妹也從高郵回到揚州跟董書恒團聚,一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

魏玉珍也被兩個妹妹邀請到了的家中做客。三女在一起玩的很開心,倒是慧兒有些融不進去。

可能是慧兒還在覺得自己是個丫鬟,沒辦法跟這些小姐們平起平坐。

為了開解開解小丫頭,董書恒決定帶著她出去走走。

魏玉珍知道慧兒是董書恒的貼身丫鬟,對於慧兒跟著董書恒倒是沒什麼意見。

她雖然思想進步一些,但是畢竟在這個社會長大,對男人三妻四妾這種事情還能接受。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董書恒隻能愛自己一個隻能娶自己一人。

反倒是董書恒自己心虛,在魏玉珍麵前連慧兒都不好意思提起,就更彆說呂飛燕了。

沒辦法,董書恒這人情商太低。

今天董書恒是準備下去慰問,他準備從揚州一路到高郵,再去東台。途中會走訪幾個村落、農場,另外還有兩個工業區。

雖然淮海軍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百姓們的年還是照樣過。

這一年來在淮海軍的治理之下揚州治下的百姓生活有了很大的提升。

普通的百姓,苛捐雜稅少了,自然手中的餘糧餘錢就多了。同時他們農閒時,還能去軍政府的工程上打工賺著外快。

那些在工廠或者農場工作人們,年終的時候會得到一筆獎金。他們的生活旱澇保收,手中有點錢自然也願意拿出來花。

因此,揚州以及周邊的小城市,市麵上異常地繁華。大家的消費多了,那些手工業者以及小商戶也跟著受益。

路上的行人非常的多,這給淮海軍各地關卡的盤查帶來了一定的麻煩。

五輛四輪馬車行駛在通往高郵的道路上。

每一輛馬車看起來都一樣。這是總統府內衛的特彆安排,艾能奇的安排很細致,為了董書恒的安全他也是絞儘了腦汁。

雖然他平時不怎麼說話,但是他並不笨。

董書恒總是要到處跑,他就在交通工具上下功夫。當年秦始皇出行的時候都是要幾輛相同的馬車同行,讓刺殺的人分不清是哪一輛。

因此他就給董書恒安排了五輛相同的馬車。

警衛連分成前中後三個部分,連長李嚴帶隊走在最前麵探路,潘起亮帶人跟在後麵。中間還有一隊警衛拱衛在兩次,警衛連都是騎馬前進。

內衛則一般坐在車上跟在董書恒的身邊。

這時在車隊前方的一個橋洞內,兩個人正在交頭接耳。

“長順,輪到你為皇爺獻身的時候了,你放心,總管答應給你家的一個世襲百總的位置不會少的,弟兄們都會幫你盯著。”

“你先走一步,說不定哪天還有任務,兄弟們也要下來陪你了。”

這是一個頭目正在跟他的手下做最後的道彆。

他們都是粘杆處的死士,從入行開始,他們隨時都要做好準備為皇家去死。

這件事情他們策劃了很久,先是利用過年人流多的情況,混進了揚州。

然後他們就開始了研究董書恒的出行規律,選擇這個地方埋伏是通過對以往董書恒出行的數據進行分析得來的。

這座橋下已經被這些人安置了大量的黑火藥,這個時代可還沒有遙控裝置。必須有一個人留在橋下引爆炸藥。

如果使用引信的話,不確定性因素太多,會增加失敗的概率。

所以就有了這一幕。

“我走了,馬車還有兩公裡就到了,前麵過橋的是騎馬的警衛,等警衛過去後,第一輛車子過橋的時候,你就炸橋。引信很短,一點就炸,兄弟走好,保準一點痛苦沒有,你的妻子兒女,兄弟們會照應好的!”

說完這個小頭目就沿著河道向遠處跑去。

這條河大概有七八米寬,河裡麵的水不多,露出了大量的河床,橋麵離河床的距離相應的也增加到了四五米的距離。

炸藥是被木板頂在橋麵下方,木板下有一根棍子支撐著。

這是一座新橋,使用石頭和水泥建成,非常的結實,橋麵很寬,可以並行三輛馬車,保證了會車的時候不會出現危險。

不過這也讓那個刺客在橋底下更加的隱蔽。

董書恒的護衛雖然很嚴,但是他們隻考慮到一些常規的刺殺。包括董書恒都沒有考慮到清廷的密探會使用爆炸這種新穎的刺殺手法,而且還是“自殺式”爆炸!

前麵開路的警衛,會注意周圍的情況,掃過每一個看到的活人。但是沒人察覺到危險就在他們的腳下。

“噠噠噠……”這是騎兵警衛經過的聲音。

終於長順聽到了馬車壓過地麵的“吱呀”聲。長順睜開眼睛,透過橋洞看向遠方。他想最後再看一眼,他不想死。可是想到處裡的嚴酷刑罰想到自己得一對小兒女,長順還是打著了自己手中的打火機——一個上麵印著“淮”字的銀殼打火機。

另外一邊吉爾杭阿也秘密到達了琦善的住處,令他沒想到的是,自己一行人竟然遭到了攻擊。

還好赫敏在他身邊安插了許多好手。要是光憑著自己身邊的護衛,怕是要被琦善身邊的這些人留住。

情報部在琦善身邊留的人不多,他們主要是負責監視琦善。因為琦善就住在揚州北邊,所以並不需要多少的防衛力量。

本來他們都已經將吉爾杭阿圍住,可是沒想到吉爾杭阿身邊隱藏著粘杆處的高手,結果幾個情報員被殺得措手不及。

最後,幾個情報員大部分被殺,隻有小鳳仙因為守在琦善身邊沒有慘遭殺手。

吉爾杭阿見到琦善的時候,琦善已經口不能言。他沒想到琦善竟然已經成了這個樣子。

他讓人把琦善的消息送回京城,然後拿走了琦善的總督大印,隨即向江北大營而去。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