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二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与此同时,新加坡,陈氏集团总部。

“老爷子,这个时候艾阳少爷应该已经和徐震会面了。您为什么要同意这场决斗呢,那位姓楚的拳师怕是会死在徐震手下,到时候艾阳少爷那边怕是会有些不开心。”

一道低眉顺眼的人影向身前之人汇报着。

那人坐在一把梨花椅子上,虽然年纪看上去有六七十岁了,但坐姿依旧挺拔,给人一种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銮的感觉。

根据汇报者对这位老人的称呼,再结合此地是陈氏集团总部,这位老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他就是陈立波,陈氏集团四十多年来的掌控者。

“林年,你跟我这么多年了,难道还看不出我的用意?”陈立波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艾阳他这些年来太顺了,几乎没经历过什么风浪就有了如今的地位,这对他的未来很不好。这一次,我就要让他记住这个教训,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往回招,在用人之前要有识人之明。”

“您说的是,想必这次之后,艾阳少爷一定会吸取教训,更加成熟稳重的。”已经四十多岁的林年,脸上是一副佩服不已的表情。

“嗯,你下去吧。”陈立波满意地点了点头,闭上双眼状似假寐。

“是!”林年行了一礼,转身退了出去。

刚一转过身来,林年的表情就变了,变得满是担忧之色。

老爷子的话听起来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爱,但林年在老爷子身边多年,哪能不明白他真正的心思。

这些年来,随着老爷子年龄的增长,他是越来越多疑了,听不进去别人的建议,连自己这个最亲近的手下都不敢在他面前表露真实想法了。

前些年一个集团元老只是在董事会上顶撞了他几句,不久就因为心脏病发惨死家中。

在这位元老的葬礼上,很多人前去吊唁,林年也代表老爷子去了,敬香的时候他却不敢看那位元老的遗照,因为就是他派人以特殊药物杀死了这位元老,并且伪装成心脏病发作。

而在集团里,林年只对老爷子负责,只听从他一人的命令。

林年看得明明白白,那位元老是这样,现在艾阳少爷也是这样,老爷子对他起了忌惮之心,但陈艾阳对于陈氏集团有重要作用,是集团的一面旗帜,他一个名头每年给集团带来的利润就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老爷子才没有真对陈艾阳怎么样,只是一直在削弱他的势力。

有这样一个掌舵人,林年为整个集团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却又无可奈何。

……

天乐集团游轮之上。

徐震铁青着脸。本想给楚天南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对方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有恃无恐地对他放狠话。

“小小明劲武者也敢放肆,等到我把你打成死狗的时候,看你还嚣张不嚣张……”徐震在心里恶狠狠道。

“徐师傅,我看你一副等不及要动手的样子,不如就尽快开始吧。”陈彬笑呵呵道,她在笑谁不言而喻。

“好,拿生死状来。”徐震脸皮也够厚,顺水推舟道。

随着徐震一声令下,一位穿旗袍的女侍者端着一张状纸走了过来,其上书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生死两不追究”等内容。

楚天南和徐震签好了名字,女侍者又端到薛连信等人面前。

公证人纷纷过目点头之后,楚天南和徐震来到游轮中间由木头搭就的擂台之上,这擂台用的是铁桦树材,是世界上最为坚硬的木头,广泛用于汽车配件,航空配件的制作。

陈艾阳兄妹已经坐到薛连信等人身旁,准备旁观这场龙争虎斗。

随着斩鸡头,念生死状等流程走完,一声开始令下,楚天南和徐震的比武决斗正式开始。

蹬~

徐震一跺脚,凭借自己白猿通背拳的灵活和速度,竟然抢在楚天南之前发起了冲锋。

一般而言,高境界武者个低境界武者对战之时,都会让低境界武者首先出手,以示风度,徐震以往也是这样做的。

但今天不一样,面对杀徒的仇人,他要倾尽全力以求快速杀死对方。

咚~

楚天南虽然慢了一步,但他发动之后的速度丝毫不慢半分,有一种横冲直撞,挡者披靡的气势。

一脚之下,他原来站立的地方铁桦木头已然全部崩裂。

看到这一幕,徐震瞳孔骤缩,提高了警惕。

借助前冲的惯性,他一拳轰出,直来直往,看似平平无奇,然而空气轰然炸响,徐震身着的练功服的袖子也猎猎作响,节节贯穿。

这一击之下,他的手臂好似凭空增长了一大截似的,带着一种横云断岭的气势,打向楚天南的面门。

要知道在比武之中,一寸长一寸强,徐震已然取得了先机。

而他所使的正是通背拳杀招,横云断岭!

但相比较于秦茂蛟的有形无神,徐震的横云断岭有一种一往无回的惨烈,那是一种哪怕身前真的是一条山岭,我也要把你截断的勇气和信心,端的是摄人心神,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楚天南已然见识过秦茂蛟的横云断岭,再结合陈艾阳之前的讲解,他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一击威力无匹,避过正面侧面反击方是上策。

但楚天南不准备闪避,心思电转之间,一记虎形劈拳打出,

吼~

他的全身骨骼震荡配合呼吸,一声虎啸自然而出,震慑全场。

经过与陈艾阳的战斗,楚天南的虎形也到了声随手出,入神得髓的境界。

以楚天南的速度完全可以闪避开来,他之所以选择正面硬刚,起的是要堂堂正正击败徐震,将他的骄傲彻底粉碎的心思。

砰~

两人拳头碰撞,劲风激荡之下,各自退了一步,竟然是平分秋色的结果。

“小陈啊,你的这位朋友真的只有明劲的境界?”薛连信惊讶万分道。

在当今国术界,刨除那些隐藏起来的丹劲大佬不算,明面上有资格这样称呼陈艾阳的已经没有几个人,薛连信是其中之一。

“不错,刚认识他的时候我也很难相信,一个明劲武者能在力量上媲美炼力入髓的暗劲高手,可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生神力吧。”

陈艾阳点了点头,既与有荣焉,又有点心有余悸。

徐震也被震住了,从柳生晴子那里知道楚天南的厉害和不凡之后,他就准备狮子搏兔,用出全力。

然而他这只狮子用出全力之后,却发现他眼中的那只兔子竟然抵挡住了自己的爪子,这比被另一只狮子击败还要来得让他震惊。

徐震分神之际,楚天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弹射起步,变拳为爪,鹰形呼啸而出,

唳~

声随手出之下,楚天南的气势再涨。

徐震心下凛然,终于回过神来,但此时楚天南已然占据了先机,他只能仓促抬手抵挡。

只能说徐震不愧是暗劲高手,在失去先机的情况下只被楚天南震退了一步。

然后这一步退,就是步步退,楚天南得势不饶人,形意十二形如行云流水一般使出,其气势和力量一形高过一形,如同大江浪潮一般压向徐震。

徐震苦不堪言,只能节节败退。

楚天南打完十一形之后,铁桦木制的擂台已经被二人的交手毁了个一干二净。

到处都是碎屑,对二人而言最危险的要属那些木头上的铁钉了,只要不小心踩到一根,战力受损,立马就是败亡的下场。

久守必失,徐震觉得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纵然没有找到好机会,他也必须要用出暗劲一击,企图能够扭转战局。

徐震心力勃发,全力出拳,拳头之上毛孔张开,暗劲喷薄如针迎向楚天南的拳头。

此时楚天南也使出了他最强的一击,形意龙形拳,气势和力量都达到了巅峰。

昂~

龙吟之下,徐震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一只腾云驾雾的巨龙,从云端探下爪子来,要捏死他徐震,龙威如有实质。

这场决斗和楚天南与陈艾阳之间的那场切磋何其相似,但楚天南已经今非昔比,徐震不亦如陈艾阳多矣。

在楚天南的全力一拳之下,加上有所分神,徐震被打得噔噔噔连退,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啊~

徐震痛呼一声,他踩到了一根钉子。

而在徐震想象中该被暗劲伤到毛孔的楚天南,却什么事都没有一般,以快如闪电的速度接近了徐震,一拳轰到他的胸口。

沉闷的声音之中,徐震的胸口塌肉眼可见地塌陷了下去,同时他的身体倒飞了出去,飞出了游轮的栏杆,最终落入海中。

楚天南来到栏杆旁边看向大海之中,他那一拳打碎了徐震所有的胸骨,其心脏也必然受损,在身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落入海中,徐震不可能生还。

徐震机关算尽太聪明,终于误了自己的性命。

换言之,这场决斗,楚天南已然获得了胜利!

他抬起自己的拳头,只见手背之上都是厚茧,毛孔几不可见,这是楚天南这几天来做的准备。

如果徐震有机会把暗劲打入楚天南身体的其他脆弱部位,即使是经过龙元强化的肉身也会受伤。

但是楚天南没有给徐震这个机会,反而逼得徐震用暗劲跟他的拳头硬碰硬,而经过与陈艾阳的战斗,楚天南很有先见之明地让拳头上都起了厚茧,暗劲无法刺入毛孔,自然伤不到楚天南强悍的肉身。

楚天南尝试将心神沉入系统空间之中,发现那张卷轴上的文字变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击败三个暗劲高手,进度:1/3。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