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三章 機關算儘太聰明

3個月前 作者: 屠雞劍神
第二十三章 機關算儘太聰明

與此同時,新加坡,陳氏集團總部。

“老爺子,這個時候艾陽少爺應該已經和徐震會麵了。您為什麼要同意這場決鬥呢,那位姓楚的拳師怕是會死在徐震手下,到時候艾陽少爺那邊怕是會有些不開心。”

一道低眉順眼的人影向身前之人彙報著。

那人坐在一把梨花椅子上,雖然年紀看上去有六七十歲了,但坐姿依舊挺拔,給人一種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鑾的感覺。

根據彙報者對這位老人的稱呼,再結合此地是陳氏集團總部,這位老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

他就是陳立波,陳氏集團四十多年來的掌控者。

“林年,你跟我這麼多年了,難道還看不出我的用意?”陳立波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

“艾陽他這些年來太順了,幾乎沒經曆過什麼風浪就有了如今的地位,這對他的未來很不好。這一次,我就要讓他記住這個教訓,不要隨便什麼人都往回招,在用人之前要有識人之明。”

“您說的是,想必這次之後,艾陽少爺一定會吸取教訓,更加成熟穩重的。”已經四十多歲的林年,臉上是一副佩服不已的表情。

“嗯,你下去吧。”陳立波滿意地點了點頭,閉上雙眼狀似假寐。

“是!”林年行了一禮,轉身退了出去。

剛一轉過身來,林年的表情就變了,變得滿是擔憂之色。

老爺子的話聽起來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關愛,但林年在老爺子身邊多年,哪能不明白他真正的心思。

這些年來,隨著老爺子年齡的增長,他是越來越多疑了,聽不進去彆人的建議,連自己這個最親近的手下都不敢在他麵前表露真實想法了。

前些年一個集團元老隻是在董事會上頂撞了他幾句,不久就因為心臟病發慘死家中。

在這位元老的葬禮上,很多人前去吊唁,林年也代表老爺子去了,敬香的時候他卻不敢看那位元老的遺照,因為就是他派人以特殊藥物殺死了這位元老,並且偽裝成心臟病發作。

而在集團裡,林年隻對老爺子負責,隻聽從他一人的命令。

林年看得明明白白,那位元老是這樣,現在艾陽少爺也是這樣,老爺子對他起了忌憚之心,但陳艾陽對於陳氏集團有重要作用,是集團的一麵旗幟,他一個名頭每年給集團帶來的利潤就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老爺子才沒有真對陳艾陽怎麼樣,隻是一直在削弱他的勢力。

有這樣一個掌舵人,林年為整個集團的未來感到深深的擔憂,卻又無可奈何。

……

天樂集團遊輪之上。

徐震鐵青著臉。本想給楚天南一個下馬威,沒想到對方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有恃無恐地對他放狠話。

“小小明勁武者也敢放肆,等到我把你打成死狗的時候,看你還囂張不囂張……”徐震在心裡惡狠狠道。

“徐師傅,我看你一副等不及要動手的樣子,不如就儘快開始吧。”陳彬笑嗬嗬道,她在笑誰不言而喻。

“好,拿生死狀來。”徐震臉皮也夠厚,順水推舟道。

隨著徐震一聲令下,一位穿旗袍的女侍者端著一張狀紙走了過來,其上書有“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生死兩不追究”等內容。

楚天南和徐震簽好了名字,女侍者又端到薛連信等人麵前。

公證人紛紛過目點頭之後,楚天南和徐震來到遊輪中間由木頭搭就的擂台之上,這擂台用的是鐵樺樹材,是世界上最為堅硬的木頭,廣泛用於汽車配件,航空配件的製作。

陳艾陽兄妹已經坐到薛連信等人身旁,準備旁觀這場龍爭虎鬥。

隨著斬雞頭,念生死狀等流程走完,一聲開始令下,楚天南和徐震的比武決鬥正式開始。

蹬~

徐震一跺腳,憑借自己白猿通背拳的靈活和速度,竟然搶在楚天南之前發起了衝鋒。

一般而言,高境界武者個低境界武者對戰之時,都會讓低境界武者首先出手,以示風度,徐震以往也是這樣做的。

但今天不一樣,麵對殺徒的仇人,他要傾儘全力以求快速殺死對方。

咚~

楚天南雖然慢了一步,但他發動之後的速度絲毫不慢半分,有一種橫衝直撞,擋者披靡的氣勢。

一腳之下,他原來站立的地方鐵樺木頭已然全部崩裂。

看到這一幕,徐震瞳孔驟縮,提高了警惕。

借助前衝的慣性,他一拳轟出,直來直往,看似平平無奇,然而空氣轟然炸響,徐震身著的練功服的袖子也獵獵作響,節節貫穿。

這一擊之下,他的手臂好似憑空增長了一大截似的,帶著一種橫雲斷嶺的氣勢,打向楚天南的麵門。

要知道在比武之中,一寸長一寸強,徐震已然取得了先機。

而他所使的正是通背拳殺招,橫雲斷嶺!

但相比較於秦茂蛟的有形無神,徐震的橫雲斷嶺有一種一往無回的慘烈,那是一種哪怕身前真的是一條山嶺,我也要把你截斷的勇氣和信心,端的是攝人心神,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也是不可同日而語。

楚天南已然見識過秦茂蛟的橫雲斷嶺,再結合陳艾陽之前的講解,他立馬就反應過來這一擊威力無匹,避過正麵側麵反擊方是上策。

但楚天南不準備閃避,心思電轉之間,一記虎形劈拳打出,

吼~

他的全身骨骼震蕩配合呼吸,一聲虎嘯自然而出,震懾全場。

經過與陳艾陽的戰鬥,楚天南的虎形也到了聲隨手出,入神得髓的境界。

以楚天南的速度完全可以閃避開來,他之所以選擇正麵硬剛,起的是要堂堂正正擊敗徐震,將他的驕傲徹底粉碎的心思。

砰~

兩人拳頭碰撞,勁風激蕩之下,各自退了一步,竟然是平分秋色的結果。

“小陳啊,你的這位朋友真的隻有明勁的境界?”薛連信驚訝萬分道。

在當今國術界,刨除那些隱藏起來的丹勁大佬不算,明麵上有資格這樣稱呼陳艾陽的已經沒有幾個人,薛連信是其中之一。

“不錯,剛認識他的時候我也很難相信,一個明勁武者能在力量上媲美煉力入髓的暗勁高手,可能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天生神力吧。”

陳艾陽點了點頭,既與有榮焉,又有點心有餘悸。

徐震也被震住了,從柳生晴子那裡知道楚天南的厲害和不凡之後,他就準備獅子搏兔,用出全力。

然而他這隻獅子用出全力之後,卻發現他眼中的那隻兔子竟然抵擋住了自己的爪子,這比被另一隻獅子擊敗還要來得讓他震驚。

徐震分神之際,楚天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彈射起步,變拳為爪,鷹形呼嘯而出,

唳~

聲隨手出之下,楚天南的氣勢再漲。

徐震心下凜然,終於回過神來,但此時楚天南已然占據了先機,他隻能倉促抬手抵擋。

隻能說徐震不愧是暗勁高手,在失去先機的情況下隻被楚天南震退了一步。

然後這一步退,就是步步退,楚天南得勢不饒人,形意十二形如行雲流水一般使出,其氣勢和力量一形高過一形,如同大江浪潮一般壓向徐震。

徐震苦不堪言,隻能節節敗退。

楚天南打完十一形之後,鐵樺木製的擂台已經被二人的交手毀了個一乾二淨。

到處都是碎屑,對二人而言最危險的要屬那些木頭上的鐵釘了,隻要不小心踩到一根,戰力受損,立馬就是敗亡的下場。

久守必失,徐震覺得自己已經退無可退了,縱然沒有找到好機會,他也必須要用出暗勁一擊,企圖能夠扭轉戰局。

徐震心力勃發,全力出拳,拳頭之上毛孔張開,暗勁噴薄如針迎向楚天南的拳頭。

此時楚天南也使出了他最強的一擊,形意龍形拳,氣勢和力量都達到了巔峰。

昂~

龍吟之下,徐震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一隻騰雲駕霧的巨龍,從雲端探下爪子來,要捏死他徐震,龍威如有實質。

這場決鬥和楚天南與陳艾陽之間的那場切磋何其相似,但楚天南已經今非昔比,徐震不亦如陳艾陽多矣。

在楚天南的全力一拳之下,加上有所分神,徐震被打得噔噔噔連退,無法控製住自己的身體,

啊~

徐震痛呼一聲,他踩到了一根釘子。

而在徐震想象中該被暗勁傷到毛孔的楚天南,卻什麼事都沒有一般,以快如閃電的速度接近了徐震,一拳轟到他的胸口。

沉悶的聲音之中,徐震的胸口塌肉眼可見地塌陷了下去,同時他的身體倒飛了出去,飛出了遊輪的欄杆,最終落入海中。

楚天南來到欄杆旁邊看向大海之中,他那一拳打碎了徐震所有的胸骨,其心臟也必然受損,在身受如此重傷的情況下落入海中,徐震不可能生還。

徐震機關算儘太聰明,終於誤了自己的性命。

換言之,這場決鬥,楚天南已然獲得了勝利!

他抬起自己的拳頭,隻見手背之上都是厚繭,毛孔幾不可見,這是楚天南這幾天來做的準備。

如果徐震有機會把暗勁打入楚天南身體的其他脆弱部位,即使是經過龍元強化的肉身也會受傷。

但是楚天南沒有給徐震這個機會,反而逼得徐震用暗勁跟他的拳頭硬碰硬,而經過與陳艾陽的戰鬥,楚天南很有先見之明地讓拳頭上都起了厚繭,暗勁無法刺入毛孔,自然傷不到楚天南強悍的肉身。

楚天南嘗試將心神沉入係統空間之中,發現那張卷軸上的文字變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擊敗三個暗勁高手,進度:1/3。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