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四章 感動何處尋

3個月前 作者: 屠雞劍神
第二十四章 感動何處尋

退出係統空間,楚天南的心中充滿了成就感,甚至縈繞著淡淡的感動,為自己的進步而感動。

這次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真正戰勝暗勁武者,和陳艾陽交手的那次他雖敗猶榮地輸了。

然而,“雖敗猶榮”這個詞雖然是褒義,卻永遠沒有“勝利”二字來得動聽。

“快下去撈人啊!”過了許久,眾人才從徐震被一個明勁武者擊敗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一位公證人發出了指令。

一位暗勁武者,即使比武身死,也不應該讓他葬身魚腹。

十幾位水手跳下海去,潛入水中尋找,過了十幾分鐘,徐震的屍體被放在救生艇上吊了上來。

幾位年輕人衝了過去,趴在徐震的屍體上號啕大哭,但眾人卻沒有從他們臉上看到多少淚水,這悲傷怎麼看都有些假。

“他們都是徐震的後輩和子女。”陳彬來到楚天南的身邊,淡淡說道。

楚天南頓時了然:“這徐震活得也有夠失敗的,身邊連一個真心對他的人都沒有,他一死,後輩們就想著怎麼分他的遺產了。”

可能秦茂蛟這個親傳弟子是真的愛戴徐震,但他已經死在楚天南的手上了。

楚天南淡淡掃視了遊輪一圈,也沒有看到柳生晴子的身影,據說這個日本女人一直以來都對徐震敬重有加,不知今天為何來都沒來。

“唉,做為一個武者,能夠死在擂台之上而不是槍支之下,這也算是他很好的歸宿了。”

薛連信大師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感歎了一句。他經曆過槍炮亂舞的時代,許多老友都死在了子彈之下,所以才有這番感慨。

“我們回去吧。”陳艾陽雖然也對徐震的身死有幾分惋惜,但更多的還是振奮。

經此一戰,等於向所有人宣告了楚天南強勢加盟,陳艾陽兄妹二人在集團內的地位更加穩固。

雖然可能會更大地引起老爺子對他的忌憚,但有了楚天南的提醒,陳艾陽自然會多加防範,注重保存自身力量不被削弱。

回到陳艾陽的遊輪之上,楚天南三人踏上了回歸的旅程。

“陳兄,我早已知曉踏入暗勁的關鍵是‘從感動中尋找力量’,是‘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後三者我已然領悟,但這‘感動’又該從何處尋找?”

這個問題困擾楚天南有一段日子了。這些天來,他自覺在明勁境界內已經達到了巔峰,進無可進。而且隨著他身體素質的提升,龍元的消化也越來越慢了,這是因為他越來越難達到身體極限了。

所以,是時候突破暗勁了。而陳艾陽做為暗勁巔峰的存在,請教他總是沒錯的。

“‘感動’二字說來飄渺,但其實隻要你靜下心來,排除世間的所有外部乾擾和誘惑,你就能自然而然地找到,”陳艾陽並不藏私,娓娓道來,

“這其中最關鍵最難的的就是如何排除外部的乾擾和誘惑,因為隻要你身在社會這個大染缸之中,你就會不自覺地受到影響。”

“那陳兄你當初是如何做到的呢?”楚天南不由得問道。

這時陳彬振奮了,搶答道:“這個我知道,哥哥當時一個人離開,消失了四個月之後,回來時就突破暗勁了。”

“消失?”楚天南若有所思。

“對,但也不對。我當時一個人離開新加坡前往大陸,在這四個月之中,我離群索居,拜訪了各大名山古跡,踏遍了千山萬水,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感動,借此一步入暗勁,”陳艾陽道,

“所以說,消失不是關鍵,回歸自然,找到自我才是關鍵。”

“回歸自然,找到自我……”楚天南咀嚼著這八個字,他想起了原著中王超也是遠離世俗,重走了那條紅色道路,才找到了自己的感動。

“看來,這次回去之後我也要消失一段時間了,提前向二位辭行了。”楚天南對陳艾陽二人道。

“那就預祝楚兄成功踏入暗勁了!”

……

陳氏集團總部。

啪嗒~

“你說什麼,徐震輸給了那個叫楚天南的小子?”聽著麵前林年的彙報,陳立波手裡的茶杯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是的,老爺子。”四十多歲的林年還是那麼地低眉順眼,讓陳立波都無法看清他臉上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陳立波麵無表情,讓人無法揣測他真實的心思。

“是。”林年轉過身體往辦公室之外走去,他那張抬起來的臉龐上,湧現出了一種叫做希冀的神色。

待到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之後,陳立波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晴不定,陣紅陣紫,就像變色龍一般。

……

回到新加坡,消化掉和徐震決鬥的經驗,楚天南收拾了自己的行禮,買了一張前往大陸的船票。

登上輪船,楚天南頗有幾分感慨,自己才離開大陸一個來月,又要回到大陸了,果然那裡才是自己的根之所在。

輪船速度很快,第二天傍晚便到達了gD港口,再次踏上這片土地,楚天南的心情大異於之前。

一個月之前離開的時候,楚天南是為了逃跑,自然有幾分緊張,如今故地重遊他的心情很是放鬆,因為敵人和威脅已經被除去了。

楚天南叫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前往在gD頗為有名的羅浮山,那是華國道教十大山之一,十分適合做為他回歸自然,尋找自我的第一站。在那之後,楚天南將開始餐風露宿的生活。

車子剛發動,四十來歲的司機大哥就熱情地開口了,

“小夥子,這個點去羅浮山你要在哪裡住啊?要不要我給你推薦山下的旅館,那裡又便宜又實惠。”

看得出來,這是個老司機了,他很有可能跟那家旅館有合作,比如推薦一個客人,旅館就給他一定的回扣什麼的。

楚天南看破不說破,笑了笑道:“不用了,要是找不到住的地方,大可以天為被,地為床,我還年輕,身子骨硬。”

“哈哈,小夥子你看起來就跟壯實。”小心思被識破,司機大哥訕笑了兩聲。

車子安靜了下來,楚天南抬眼望向窗外,樹木飛快掠過,但車身還是很穩,可以見得司機大哥的車技一流。

“小夥子,看你這年紀應該要上大學了吧,現在是在假期旅遊?我家大兒子跟你差不多大,高考成績已經下來了。”

安靜了一會兒,司機大哥談性又起來了。

有前世經驗在,楚天南秒懂了司機大哥的目的,詢問客人不是關鍵,老父親想要炫耀一把自家兒子的成績才是關鍵。

於是他很配合道:“哦,不知令郎考了多少分?”

“一般一般,也就六百來分,想上全國十大還差了點。”

司機大哥嘴上謙虛著,但臉上的眉飛色舞早已出賣了他的真實想法。

“那也很厲害了,我才五百多分。”楚天南裝出一臉羨慕道,他覺得自己真是一位最佳捧哏。

司機大哥笑得更歡了,“有五百多分小夥子你也不錯了,哈哈。”

接下來的路程,都在司機大哥的笑聲中度過,家長裡短,當地流言從他嘴裡一一說出。每當談到自家婆娘和兩個孩子時,司機大哥都是一臉幸福的笑容,看得出來他的家庭很是美滿。

楚天南倒也不覺得厭煩,反而感到很放鬆,像是回到了前世一般。

三個小時之後,出租車到達了羅浮山。

“總共一百五十塊。小夥子,跟你聊天很愉快。”司機大哥爽朗道。

楚天南暗自好笑,後麵他都沒有怎麼說話,也就不時應一聲表示自己聽到了。果然,這個世界上缺的是好的傾聽者。

下了車,楚天南翻了翻錢包,發現沒有零錢了,就遞了兩張大紅色人民幣過去,

“司機大哥,不用找了,剩下的錢權當我給的小費。”

楚天南並不是大款,而是他看這位司機大哥一個人要扶養兩個孩子,挺不容易的。但他還能在辛苦工作的時候保持積極向上的精神麵貌,這種樂觀讓他很是欣賞。

“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太感謝你了小夥子,太感謝了……”司機大哥滿臉歡喜,忙不迭地雙手合十鞠躬。

“你不用這樣,這點小錢不值得……”楚天南擺了擺手。

“怎麼不值得,多這五十塊我明天就可以給我家兩個小子加餐了,”司機大哥反駁道,

“開車這麼些年,我很少遇到給小費的,還這麼多真是太感動了,感謝感謝……”

楚天南愣住了,他沒想到這點小恩小惠,就能讓人如此感動。

忽然,一道靈光閃過楚天南的腦海,他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原來,感動也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發掘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