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第一位挑战者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五十一章 第一位挑战者

看着眼前宽阔到可以跑马的场地,楚天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细数前世今生他还是头一次拥有这么大的房子。

没经历过楚天南前世的房价泡沫时代的人,是无法明白他的心态的,更别说这房子还是地处京都之地了。

对当前状态满意归满意,但这也只是稍微弥补一下他前世的遗憾,楚天南绝对不会因此而忘却了自己的本心,武道之路才是他真正的追求。

从形意到八卦,再到太极,禹步,楚天南就在武馆中演练起了拳法,希望能早日将它们融为一炉。

以他如今的境界,已经可以做到对自己的劲力控制入微了,完全不用担心会因此损坏到地面。

对于属于自己的房子,楚天南还是很疼惜的。

但这同时也导致了一个结果,控制入微之后外在的威势小了很多,导致左颖这个助手看他的目光也越来越轻视了。

在左颖看来,楚天南的拳法也就是暗劲的水平,而且还杂而不精,比她的八极拳也厉害不了多少嘛。

楚天南对这一切毫无所知,他完全沉浸在了拳法的世界里,只要不是带有敌意和杀意的目光,他的“有激必应”都不会生出感应。

就在楚天南专心演练拳法的同时,外界关于“天下第一武馆”的报导已经铺天盖地。

有的人在电视广告上看到,有的人在电梯间看到,还有的人在每日新闻上看到,甚至有人通过小传单了解到了“天下第一武馆”,这就是官方的力量了。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在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都是一脸雾水的,在最开始有几分好奇之后,很快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只有少部分人才会在意,那都是真正的练家子,但他们大多对这家武馆的主人没有什么好感。

将武馆取名为“天下第一”也就罢了,竟然还名目张胆地嘲讽,说什么“欢迎前来挑战,但我已经准备好嘲讽你们了”。

这不是小觑我天下英雄吗?

还是那句话,自古以来“武无第二”,但凡是对自己的武功有几分信心的,在看到这些广告之后,都准备到这家武馆去踢一次馆。

不如此,不足以平心中之愤!

……

第二天,楚天南刚刚晨练回来,就看到武馆大门处,左颖正在跟一个年轻男子聊地火热。

这男子长得很是眉清目秀,气质儒雅,最特别的是他双手横于胸前,抱着一柄剑。

那柄剑的剑鞘不知是以什么动物的皮革制成,鳞片斑斑,古意盎然,一看就知道里面是很锋利的家伙,绝不是公园里老太太老大爷拿的镀锌铁条。

楚天南满怀期待,这应该就是第一位挑战者了,看起来还不耐嘛,希望不要让他失望。

他跑过来的时候,脚步声惊动了二人,左颖和那个男子都转过身来看向他。

见到来人是楚天南,左颖指了指身旁男子,当先开口道:

“楚天南,这位是江海,他今天是来挑战你的。”

被左颖称作江海的男子也看向了楚天南,眼神中带着些许轻蔑。刚刚他已经从左颖口中得知了,这个狂妄自大的楚天南也不过是个暗劲武者,而且功夫稀疏平常。

江海,楚天南听到这个名字,再结合那家伙的宝剑,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具体是谁。

“算了,既然想不起来,那他在原著中应该只是个不起眼的配角吧。”

想到这里,楚天南顿时就提不起兴趣了,也就没理睬那人,而是看向左颖道:

“你跟他以前认识?”

不是认识的人,左颖这么高冷的女人刚才肯定不会跟他聊得那么火热,而且恐怕还是她喜欢的家伙。

看到楚天南如此轻视自己,江海按捺不住了,眼睛微眯主动开口道:

“楚馆主,我乃武当九宫纯阳剑当代传人,跟左颖是前同事,听她说你的武功很是高强,今日特来领教一二。”

他明显是在说反话来讽刺楚天南,嘴角扯出的弧度已经深深出卖了他。

而在江海的身旁,左颖则带着些崇拜的目光看向他,想来是对方的武功曾给她留下过深刻印象。

武当九宫纯阳剑?楚天南已经想起来了,这家伙在原著中曾找过王超比武,连宝剑都被王超夺走了,后来还是靠着长辈开口才取回的。

“纯阳剑?咋不是太极剑呢?莫非张三丰他老人家的绝学你们这些晚辈没能继承下来?”楚天南一副诧异的模样道。

江海的脸色瞬间黑了,颇有些咬牙切齿道:

“武当支脉众多,我这一支传承的就是九宫纯阳剑,太极剑则另有支脉传承。”

楚天南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了,在人们的心中武当最强的剑法就是太极剑,什么纯阳剑,根本没听过。

其实纯阳剑在武当各支脉之中,威名仅次于太极剑之下,但还是那句话,人们只知道第一不会记得第二。

再加上一些电视剧的影响,武当的厉害武功在外人看来就只有太极拳剑了。

对此,江海一直深以为耻,很多次都因为这个问题而跟人打起来。

对于这一点,早已熟知国术界各门各派的楚天南又岂能不清楚。

但谁叫对方先嘲讽他呢,自然是要嘲讽回去的,如今看来效果还不错。

听到江海的解释,楚天南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状:

“原来如此,那我今天就勉为其难地指点你几招,跟我进来吧。”

这话一出,江海的眼睛都有些红了,刚才他也就客气一句说要领教,没成想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竟然用一副长辈指点晚辈的口气跟他说话。

江海差点忍不住拔剑就要刺过去,但一想到这里是京都,在大街上斗殴后果怕是会很严重,这才按捺了下来跟了上去。

看着前方的背影,江海暗下决心道,今天一定要将楚天南给戳个窟窿出来,让他知道知道自己九宫纯阳剑的厉害。

左颖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她很期待看到楚天南被江海血虐的场景。

在她的记忆之中,江海在暗劲中就是无敌的存在,当年一手纯阳剑打遍国安部无敌手。

三人走入武馆内部,楚天南转过身来,就听见江海说道:

“拿上你的武器吧,我不欺负手无寸铁之辈。”

在国术界中有这样一道常识:擅长兵器的武者有对应武器在手时,威胁会大上十倍。

江海明显是剑道好手,但他此言却并非是为了要公平对决,因为一个不擅长武器的武者强行要用武器的话,最后反而会因此发挥不出全部实力,更快的败北。

而江海早已从左颖口中知道楚天南并不擅长任何武器,才故意这样说道,为的就是增加自己的胜算。

虽然他刚才已经气愤难耐,但在缓和了一会儿后,已经恢复了少许理智,想到了这样一个好办法。

“对付你,我还不需要用武器。”楚天南只是呵呵了一声道。

其实他真要用武器也是会用的,毕竟国术拳法就是大枪等战场武器中演化出来的,但楚天南向来更相信自己的拳头。、

而且对付江海也的确用不着武器,即使他一剑在手,威胁增加十倍又如何?

“狂妄自大的家伙,看剑!”

见楚天南没有中计,而且又出言嘲讽自己,江海再也忍不住了。

他张开嘴巴,深深吞了一口气,好像一颗鸡蛋一样含在嘴里,然后自喉咙而下。

咕咚!就好像一块大石头掉落井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伴随有水花激荡。

这是武当派的气功法门,江海一口气吞进脏腑,落大肠,下膀胱,沉丹田,运转五脏六腑发出的神奇效果。

借助这一口气的带动,他唰地一声拔出剑来,持剑疾走,身如游龙般冲向了敌人。

剑随身走,轨迹玄奥,隐约间可见一个九宫在空中成型,剑如雨落朝着楚天南罩了过去。

见到江海如此不凡威势,左颖朱唇轻启,双眼放光。

而反观当事人楚天南,却像是个局外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吓傻了一般。

江海的剑已然到了楚天南身前,他已经能够想像到自己的剑刺入对方体内的快感了,这让他的剑速更加快了几分。

就在自己的剑刺到楚天南的那一刹那,江海发现对方的身影突然模糊了几分,就像是一个幻影一般,很快消失不见了。

而江海也感觉到自己的剑刺空了。

他的瞳孔骤然缩小,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就在下一秒,江海发现楚天南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左边,仍然是负手而立,没有出手的征兆。

心下骇然的同时,江海快速使剑刺向楚天南,他已经知道自己碰上绝顶高手了,但之前被对方那般羞辱,他不甘心就这样轻易输掉。

就算是输,至少也要刺到对方的衣角再输。

然而跟之前一模一样,楚天南再次幻影般消失,神奇地出现在了江海的右边。

江海再刺,楚天南再消失,两人就这样一刺一躲,就好像在玩某种默契的游戏一般。

十分钟之后,江海还没有放弃,期间他已经换了十几次气了,但还是连楚天南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就在他又一剑刺出之后,江海发现自己的剑上竟然传来了受力感。

他以为自己终于刺中了楚天南,但待他定睛看去,这一次对方的身影的确没有消失,但也没有被他刺到。

而楚天南的手指之间正夹着一截剑尖,他竟然用手夹住了自己的剑!

江海顿时心如死灰,就在这时,只见楚天南手指一抖,一股力道就顺着剑身传到了江海身上,将他弹飞了出去。

最后摔到了地上,位置正好是在左颖的身旁,在晕过去之前,江海深深看了左颖一眼,眼中满是疑惑和痛苦。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这就是你说的暗劲武者?这就是你说的武功稀疏的家伙?你坑我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