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被人降了?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六十章 被人降了?

严元仪脚下一点,整个人轻如鸿毛一般飘向了楚天南,但她的身形在轻的同时又快若奔雷,宛如凭虚御风一般,没有一点阻力似的。

半途之中,严元仪屈指成爪当空劈下,罩向楚天南的面门。

一声虎啸响彻在整个武馆之中,宛如一只真正的百兽之王咆哮山林。与此同时,她的这一击竟然在武馆中带起了一阵猛烈的罡风。

人未至,风先到,吹得楚天南浑身的衣服猎猎做响。一旁的左颖更是不堪,被这股罡风吹得都快睁不开眼睛,连连后退了几步才好了些。

在这一击的衬托下,严元仪整个人就如同一位下凡的女武神一般,威武不凡。

竟然是正宗的形意拳虎形劈拳。

见到这一幕,楚天南心中微微诧异,倒不是为了严元仪会形意拳,毕竟高手到了某个境界之后都会广泛涉猎,会什么拳种都不意外,就像他现在做的事一样。

但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严元仪最擅长的该是峨眉追风短打,三百六十路铜人打穴手。

打穴讲究的是打人体的脆弱部位,从而以最小的力量,达成最大的杀伤力。

而现在,对方明显是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选择了这种截然相反的刚猛无俦打法,这才是让楚天南感到疑惑的点。

难道……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严元仪想要一力降十会,仅凭力量击溃他!

楚天南一阵无语,因为从来都是他对别人一力降十会,今天这是反过来了,自己被人降了?

这简直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啊,叔叔可忍,婶婶都不能忍!

“哼,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对力量根本一无所知!”

楚天南心念一动,劲力达至人体四梢,他的头发宛如过电般根根立起,就像是超级赛亚人变身一般。

随即左腿前踏,右腿后踏,双脚宛如铁犁耕田,扎根进了地面,整个人稳如泰山。

与此同时,楚天南一手捏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握到心口前,猛地递出,朝着严元仪的虎劈迎了上去。

他这一拳宛如刚刚发射的炮弹一般,那摧城开山的气势让人忍不住心惊肉跳,一旁的左颖又退了几步,远离了二人的战场。

劲力通过双腿传递到地面,比开炮的后坐力还要强上数十倍,震得整栋武馆都在摇晃,宛如地震一般。

太极,窝心炮!

嘭~楚天南和严元仪真正碰撞上了,二人心中都是忍不住一惊,这一击竟然是平分秋色的结果。

楚天南之前的猜想没有错,严元仪的确是想要一力降十会,干净利索地解决他。

在严元仪看来,自己比对手要高了两个层次,这还不是手到擒来?

即使女性天生不擅长力量,但是在经过炼髓增强体力,加上罡劲修炼人体罩门,最后再以抱丹的爆发之法打出,要解决一个化劲怎么也足够了。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楚天南非但没有被她一拳带走,反而堂堂正正地挡住了她的这一击,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难不成,对方早已经突破到了抱丹甚至罡劲,只是一直没有碰到相应境界的对手,所以一直没有这方面的战绩传出?

也不像啊,若对方也是罡劲,甚至只有丹劲,那他一开始也就不会被自己瞒过感知了。

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天生神力之人?

楚天南也很震惊,他如今全力一击之下足有四万多斤巨力,没想到严元仪竟然能够接得下来。

之前他曾经和大圈帮的柳元飞对过一拳,那一击是平手,就算对方当时没有出全力,起码也得有七八成。

但那个时候楚天南只是暗劲,而且没有完成炼髓,凭借的只是龙象般若功的加持。

而如今的他早已跨入化劲,炼髓早已完成,武功招式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楚天南自信,如果再让他碰上对方,绝对可以胜过。

虽然严元仪的境界比柳猿飞要高,但女人的力量天生不如男人,楚天南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接下自己这全力一击。

莫非自己先前的猜测是对的,罡劲除了“暗劲凌空打一寸”和踏斗布罡之外,真的还有其他的神异?

两人的这些念头都是闪电般掠过,现实中连一秒都还没有过去。

之后二者差不多同时回过神来,严元仪手腕一扭,并指如刀,分别叼向楚天南的两手手腕神门穴。

峨眉追风短打,铜人打穴手!

在察觉到对手的棘手之后,她毫不犹豫动用了看家本领。

那诡秘如蛇一般的手腕,锐利如刀片一般的指甲,在她境界和力量的加持下,怕是比子弹的威力都要强上好几倍。

楚天南也不示弱,手腕轻转,两手分别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上挑,迎向严元仪的叼手。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这种千钧一发之际,他的手势动作在外人看来却很是缓慢轻柔,就像是在温柔抚摸情人的脸庞一般。

然而就是这极柔的动作,严元仪却看得额头青筋直跳。

这种手腕发力的手法比她还要刚猛,极为考验手腕的承受力,一个不小心就会腕骨碎裂反伤自身。

非是身体骨骼强大到了极点之辈,绝不敢轻易施展。

至于外人看起来缓慢轻柔的动作,那是刚猛无比的力量内蕴的表现,也能随时快若奔雷。

这种极柔与极刚的糅合,才是太极至高的境界。

太极,揽雀尾!

很快,二人的攻击碰到了一起,这一击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随后严元仪双手如同穿花,楚天南则是见招拆招,两人就在这方寸之间拼起了手法。

别看两人的战场只有那么一小块空间,交手的声势也与第一记碰撞不可同日而语,可情势实则危险到了极点,对双方都是。

在这种方寸之间的对拼中,一旦有谁先露出了破绽,或是没能跟得上对方的攻击节奏,必然会被对方趁机猛打猛进,连跑都跑不掉。

在双方力量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只要被一击打中要害,立马便是败北的下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