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更半夜的婚事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更半夜的婚事

夜色笼罩天空,漆黑一片的夜晚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寂静。

好像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常风四人骑着马慢慢的走在路上。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的夜色,似乎出了奇的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为了不发生什么意外,常风等人选择将脚步放慢,企图找到一块可以休息的地方。

众人身上也没有多余的火折子,无法制作出火把来照明。

好在夜色虽黑,但不至于看不清前方的路,众人便慢慢行走,打算先找一处落脚的地方。

“好黑啊。”阿牧轻声说道。

今天晚上的夜色不止是黑,若是眼神不好的人,或许连路都看不见在哪里。

众人漫步走进一片树林。

树林里也是十分的安静,安静到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若不是树林的道路刚好就在中间,否则就要在树林之间穿行,行动就更不便。

奇怪的是,这片树林出了奇的安静,连一声鸟叫都听不见。

月光本该是十分明亮,但似乎怎么照都无法将整片树林照亮。

本想依靠月色来照明,却根本就行不通。

众人只能不断的摸索,一直寻找落脚的地方。

“这地方有些奇怪,连块大一点的空地都没有。”阿牧说道。

常风等人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依旧找不到合适的休息地方。

“再往前走走吧,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靠在树上休息了。”常风说道。

众人继续走着。

这时候,在远处似乎亮起了红色灯光,有些像烛火。

“你们看,前面有亮光。”阿牧惊喜的说道。

“奇怪,这个时间,起码也得是三更天后了,为什么树林里会有烛光呢?”婉仪心想。

更奇怪的是,这烛光还在移动,且速度不慢。

“走,过去看看。”常风说道。

众人骑着马慢步走了过去,尽量将声音拉到最小。

因为有了烛光的指引,走过去的路也容易看了许多。

穿过树林,眼前的一幕倒是惊到了众人。

走到树林的尽头,前面是一条小溪,小溪前都是布满石头的地面。

这本该是十分正常的风景,但在这地面上所出现的东西,却十分的不正常。

一辆红色的花轿,此刻正从这路上走过。

三更半夜结婚若是正常的话,那么跟在这花轿旁边的人,却十分的不正常。

虽然身上的衣服都是很喜庆的红色,但那些敲锣打鼓的,全都稳稳的扶住手上的乐器,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举着牌子的两个人,那牌子上的字,却是十分的奇怪。

不惧生死势必结心

这八个字的意思,大概就是不需要害怕生死,即便是死了,都一定要永结同心。

跟在花轿旁边的人,也是十分的奇怪,全部都一言不发,如同哑巴一般。

从他们的神情来看,新人喜结连理,脸上应该挂满喜悦的笑容才对。

可这些不止没有笑,而且一个个人的脸上都面如死灰,甚至是有些惊恐。似乎是对于这场婚事,感到害怕和不安。

“怎么晚还有结婚的吗?”阿牧疑惑的说道。

“这么晚结婚倒不算是什么怪事,毕竟结婚就是看时辰,说不定这个时辰就是最吉利的时辰。”逍遥客说道。

“但奇怪的是,这些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一点都没有送花轿该有的样子。”婉仪也说道。

“嗯,或者说,他们好像很害怕这场婚礼。”常风说道。

常风,婉仪,逍遥客三人的话有些奇怪,阿牧没怎么听懂。

结婚就是结婚,怎么又不是结婚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打算?”逍遥客看向常风。

“跟上去吧,既然是花轿,就一定要送到人家里去,应该就能找到落脚的地方。顺便看一看这奇怪的现象。”

众人跟在了花轿的最后面,想要一探究竟。

花轿慢慢的走着,走到了一座村子里。

这村子也是奇了怪,虽然在村口处,还有村子内的各处都挂上了代表喜庆的红布,却丝毫没有一丝结婚时该有的样子。

没人欢呼,没人玩闹,犹如一边寂静之地。

每家每户也都十分的安静,也都没有出来村子外面等待花轿和里面的新娘子。

花轿慢慢被抬进了村子里,缓缓落下。

但却迟迟没有拉开花轿的帘子。

常风等人也来到了村子外,随后一个老人从村子走了出来。

老人先是看了一眼花轿,眼神里流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

随后看到花轿后面的常风一伙人,便往他们走去。

“你们是?”老人看向常风,因为头上戴着斗笠,也比较惹人注目。

常风示意逍遥客接话。

“大爷你好,我们游山玩水路过此地,奈何天色已晚,只能找个歇脚的地方,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老人听后看向其他人,婉仪阿牧常风都纷纷向老人点头。

“我是这里的村子,这附近啊,没有客栈的,只有我们这间小村子。”村长的声音特地放的很低。

“我看你这村子,是有喜事啊,恭喜恭喜。”逍遥客说道。

村长一听,神情十分的惊恐,咽了咽口水后说道。

“是,是啊。喜事,喜事。”

“想请你让我们在村子里休息上一晚,明天我们就走。”

“你,你们确定要在村子里住吗?”村长似乎是有些担心。

婉仪好像也看出了端倪,靠近常风,轻声说道。

“我觉得这地方不太对劲,你看着花轿,没人出来接新娘,而且也没人说话,村民也是没有出来,半点结婚的样子都没有。”

“我也觉得,先看看吧,别担心,有我呢。”

婉仪点了点头。

“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用了,但要是可以,喝上一杯喜酒也不错嘛。”逍遥客笑道。

“那,好,好吧。你们跟在我后面就行。”村长说道。

众人下马,阿牧将马拴在了村子旁边。大伙都跟在了村长的后面。

村长慢慢走到花轿的前面,抬头看了看天空,嘴里好像嘟囔着什么。

婉仪转过去,看向村子。

每家每户都紧闭着大门,看过去最中间的一户人家才是打开大门的。

里面张灯结彩,想必就是新娘子和新郎官拜堂的地方。

门外还放在好多张桌子,桌子上也摆满了酒菜。

但坐上桌子的人却是寥寥无几,甚至是没有。

这个村子给婉仪的感觉,是越来越奇怪,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出现在这个村子里,无论是这花轿,还是奇奇怪怪的村子,就连这个村长,婉仪都觉得十分的奇怪。

村长看着天上的夜色,似乎是时辰到了。

只见村长伸出手,大喊一声。

“时辰已到,开始!”

村长喊完,这如同死人村子一样的地方,终于是出来人了。

村民们缓缓打开自家的房门,但神情却不是那么的开心,似乎是强挤出来的笑容。

村民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一同迎接这场奇怪的婚礼。

众人将目光转移到了花轿上,本以为想看到穿着华丽的新娘子。

没想到花轿的帘子缓缓拉开,出来的,居然是新郎官。

奇怪,为什么花轿里面的人会是新郎官。

常风等人的神情表现的有些惊讶,但这些村民还有村子,倒是有些平静。

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花轿里面的人不是女人。

新郎官缓缓走了出来。

要说这新郎官啊,相貌俊俏,虽说不上貌似潘安,但也绝非凡俗男人。但本该是大婚之日,新郎官脸上的神情,也是十分惊恐,有些心不在焉。

出了花轿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直到村长轻声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小天,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你得高兴一些。”

“我,我知道。”

新郎官的脸上似乎强挤出了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勉强。

村长走在新郎官的前面,带着他往中间那户人家走去,常风等人也慢慢跟在了后面。

新郎官慢慢走着路,两边的村民都十分的害怕。

就好像是目送这新郎官上刑场一般的可怕。

直到新郎官走进了那间屋子,村民在围在门口等待。

常风等人跟在村长进到屋子里面,站在了一旁观看。

这婚礼,真的是十分的奇怪。

主座上,坐着的是一男一女,像是新郎官的岳父岳母,而在另外两张主座上,则放着两块牌位。

只见新郎官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什么话都没有说。

村长咽了咽口水,随后说道。

“请新娘子。”

只见一个少女手上拿着一块牌位,头上戴着红布,便走了出来。

“啊。”婉仪吓得喊出了声,随后立即用手捂住嘴巴。

好在声音不大,村民们的神情也逐渐紧张起来。

“这是,这是冥婚。”婉仪轻声说道。

所谓冥婚,就是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结婚。

这种婚礼,一般是实在过于喜欢死去的人,生前无法喜结连理,只能在死后结为夫妻。

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要么就是因为死去的人怨念太深,必须要和活着的那个人拜堂成亲。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先前一系列奇怪的事情。

婉仪猜到,想必这冥婚要结的原因,是因为后者。

并不是新郎官自己愿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