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章 我的身體不太對勁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章 我的身體不太對勁

白東臨下了馬車,門後早有仆人等候多時,連忙打開大門。

“少爺,您來啦,夫人在鳥舍等您嘞。”

“嗯,知道了。”

不用人帶路,記憶之中已經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紫雲閣格外熟悉。

輕車熟路來到一處偏殿,這處偏殿看著不大,裡麵建築也很是稀少,更多的是各種奇花異草,假山綠樹,倒是像一座花園。

與普通花園不同的是,這處偏殿沿著外牆,整個上空都被一種金屬網籠罩了起來。

以這個世界的製造工藝,這鐵網可是造價不菲。

由此可見這位大娘對二哥的溺愛,就算是二哥兩三年也難得回來一次,這個鳥舍卻依舊打理得井井有條。

“東臨你來啦,快過來,嘗嘗這青州的糕點。”

亭子裡的美婦人看見白東臨,眼睛一亮,起身迎了上去,攬著他的肩膀,還順勢捏了捏他的臉蛋。

“大娘,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白東臨苦著臉,歎了口氣。畢竟靈魂都是奔三的人了,對這種親密的舉動,很是抗拒。

“你這孩子,什麼大娘小娘的,叫娘!”

“遵命,娘!”

白東臨一臉嚴肅,右拳敲擊左胸,行了一個軍禮。

“臭小子,來陪娘說說話,自從你二哥入了宗門,你大姐這死丫頭不聽話也嫁人了,我這紫雲閣是越發冷清了,還好有東臨你時常來陪我。”

白家大夫人育有一兒一女,大女兒早已在八年前嫁入皇宮,是當今太子妃,二兒子也在六歲那年拜入宗門。

皇宮規矩森嚴,身為太子妃一兩年也難得回來省親一次。

二哥醉心仙道,一心沉迷修煉。上次回家還是三年之前,這鳥舍也是那時修建的。

現在隻有白東臨陪她左右,白東臨也是她一手帶大,可謂是視如己出。

吃完糕點,喝完茶,又考校了功課,白東臨想起了正事。

“娘,我去照顧那些小家夥了,看它們嘰嘰喳喳的,肯定餓壞了。”

“這些事交給下人就行了,用不著親力親為。”

“那可不行,這些鳥可是二哥的心肝寶貝,而且它們認生,一般人可喂不了!”

這些鳥可是關係著自己的前途,可得好生照顧。

將大娘送出鳥舍,白東臨帶著幾個仆從,仆人手上提著各種鳥食。

鳥舍裡各種鳥類不下百種,依次喂過去也花了小半個時辰。

行至最裡麵,有一個獨立的鳥籠,這裡麵都是一些猛禽。

“你們在外麵候著,雪雕生性凶猛,除了從小跟它們一起長大的二哥和我,其他人接近都會被攻擊。”

“好的十三少爺。”

小廝們畏懼的看了一眼鳥籠,恭敬的點頭退下。

提了一盒生肉,白東臨打開鐵門,側身走了進去。

“小白!小黑!小灰!出來吃飯啦!”

“咦!奇怪,以前我隻要一出現,那三個家夥就會像哈士奇撲食一樣衝上來,今天咋個沒動靜了?”

平日裡每隔兩三日都會來鳥舍一次,就算沒時間喂其他鳥類,這些雪雕也都是自己喂的,外麵那些鳥仆人可以代勞,這裡可隻有自己來。

白東臨把生肉倒在地上,再四處張望尋找,莫不是躲起來下蛋了?

“小灰!你一隻公雕下什麼蛋啊?快出來!”

就在這時,一道灰影從遠處的樹上撲了下來,快如閃電。

白東臨下意識舉手擋在麵前,下一刻一股劇痛傳來。

“小灰!是我,你瘋了?”

白東臨往地上一滾,躲過巨雕的第二次撲擊,雙手手臂鮮血直流,深可見骨。

“扁毛畜生!白眼狼!真是白喂你們這麼多年了!”

白東臨破口大罵,痛得齜牙咧嘴。

雪雕小灰停下撲擊,停在遠處的假山上麵,另外兩隻雪雕也飛了過來,都歪著腦袋打量著白東臨。

仿佛在確認著什麼,又不敢肯定的樣子。

“雪雕不會無緣無故攻擊自己,記憶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應該是自己的原因。”

“難道是自己覺醒了前世記憶的原因?氣息不一樣了?還是氣勢儀態?”

“這些天接觸了這麼多人,都沒有人看出我的異常,動物的直覺真是可怕!特彆是這種朝夕相處的動物,一點變化都能感知到。”

白東臨前世浸淫小說十幾年,什麼腦洞套路沒見過?

一瞬間就猜得**不離十了。

“呃,我的手怎麼不疼了?”

回過神來的白東臨,一看雙臂哪裡還有傷口?

把手臂上的鮮血一抹,露出來完好無損的皮膚,白嫩如初,一點疤痕都沒有。

幻覺?

不存在的,剛剛那種劇痛是如此真實,手上的鮮血也證實了剛才確實受傷了。

時間回檔?世界線重置?

也不像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超速再生之類的超能力!就像金剛狼、死侍那種超速再生!”

白東臨興奮的一下站了起來,來了來了,它來了。

朝思暮想的金手指就這麼走來了!

他可以很確定,這種能力在記憶覺醒之前是沒有的,雖然是個大少爺,進出都有仆人伺候左右,但也不可能從小一點磕磕碰碰都沒有。

“也就是說,這種能力是我的靈魂帶來的,直到身體適應了靈魂才開始展現超速再生的特性!”

“原來是打開方式不對啊,可惜了,說好的凡人流開局呢?”

白東臨興奮得直搓手,有這種保命能力,終於心中的危機感稍微降低了些許。

“不能膨脹!低調低調,猥瑣發育才是王道!”

白東臨收拾好心情,確保旁人看不出自己的情緒變化,金手指的秘密絕對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

懷璧其罪的道理都懂,不想成為小白鼠,就彆暴露自己的異常。

在旁邊的池塘把血跡清理乾淨,整理好衣裳,淡然的向外走去。

這時候他隻想快點回自己的小院,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超能力,對假山上的三隻雪雕看也不看一眼。

喂鳥?還喂個鳥啊!

快步的走出鳥舍,若無其事的撇了一眼候在外麵的小廝。

“給我大娘說一聲,我回去了。”

“好的,少爺。”

考慮了一下還是不去見大娘了,衣服被抓破了,這個白家大夫人可不是一般人,難免會被看出什麼來。

以免橫生波折,還是不告而彆為好。

畢竟三天兩頭都能見麵的,想來大娘不會多想。

現在最要緊的是自己身體的變化。

這可是以後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的資本,是吃香喝辣還是吃糠咽菜就看這一波了!

而且,他心中隱隱約約有種感覺,這超能力並不隻是超速再生這麼簡單。

走出紫雲閣,一步邁上馬車。

“回清幽小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