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四十四章 蘇七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四十四章 蘇七

白東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感覺到體內翻江倒海肝腸寸斷,以及緩緩增加的強化能量,一臉舒服,這毒夠勁!

隨著他身體越來越強,一般的毒物已經對他沒效果了,得趕快多吸一點,浪費了可不好。

洞穴外麵,一道嬌小的身影如野貓一樣落在地上,沒有發出一絲聲響,悄無聲息的向洞穴裡麵摸了進去。

蘇七運轉體內血元,雙目閃過一道紅光,頓時漆黑的山洞在她眼裡亮如白晝,一眼就看見了依靠在岩壁上的白東臨。

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這人是怎麼回事?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平穩,難道沒有中毒?

她放的毒她是最了解的,毒性劇烈,不用吸進去,就是皮膚接觸到了也會中毒,對血元有極強的吞噬性,想用血元屏蔽也不可能成功。

哼,裝神弄鬼!

在她看來,白東臨一定是在強撐,故弄玄虛罷了。

隨即嬌小的身影一動,化作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的朝白東臨撲去,手上的匕首如同毒蛇的獠牙寒光微閃!

閉眼假寐的白東臨嘴角微微勾起,如同靈犀一指,後來居上的兩隻手指穩穩的夾住了匕首。

鏘!

激烈的摩擦帶起一片火星!

什麼!蘇七美目一瞪,立即放棄匕首,豎起劍指朝白東臨的眼睛插去。

好狠的女人!

白東臨微微仰頭,張開大嘴向插來的手指咬去。

牙齒是人體最堅硬的地方,再加上他恐怖的咬合力,就是鋼鐵也能嚼著吃了,更何況是這纖纖玉指了!

蘇七當然也明白這一點,隨即腳下狠狠一踏,踩碎堅硬的岩石,撤回攻勢的同時一個回旋踢往白東臨脖子踢去。

抬起手臂硬接了這一腳,巨大的力氣將他臂骨踢裂,卸掉的勁力把背靠著的岩壁都震得布滿裂紋。

蘇七借力一個後空翻,穩穩的落在不遠處,擺起架勢,雙目如鷹,警惕的盯著白東臨。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就完成了一次交手。

此人居然真的沒有中毒!是有什麼解毒靈丹嗎?

蘇七隱隱有了退意,她雖然對自己實力極為自信,但是現在考核才開始沒多久,這裡麵沒一個弱者,就算解決了他,自己也得留下傷勢,對接下來的戰鬥不利。

還是利用毒藥來獵殺更省力!城主大人都說了,使用一切手段,她可不會覺得使用毒藥有什麼不對。

想跑?

白東臨察覺到了眼前女人的意圖,身影一動,以雷霆之勢向女人攻去,速度可是他的強項,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得問問他的拳頭答應不答應!

蘇七柳眉一豎,眼神淩厲,戰就戰!誰怕誰!

體內血海波濤洶湧,渾厚的血元飛速運轉,施展秘術,一道血紅色的花紋從胸口蔓延而出,眨眼之間就布滿全身。

雪白嬌嫩的皮膚與詭異神秘的血紅花紋交相輝映,形成強烈的視覺反差,讓蘇七頓時充滿神秘的美感。

白東臨雙眼一眯,他當然不是被美色迷了眼,而是這女人爆發出來的氣勢實在是有點驚人!

不愧是萬萬裡挑一的絕世天才!

吼——

內心激蕩之下,白東臨怒吼一聲,火力全開,七傷拳譜瘋狂運轉,身影在刺耳的音爆聲中消失不見。

轟轟——

兩人瘋狂的激戰在一起,拳腳相交之下衝擊波化作一道道鋒利的空氣刃,將山洞裡的岩壁切割得四分五裂。

不大的山洞裡麵,空氣被兩人瘋狂擠壓,越來越稀薄,已經接近真空狀態!

白東臨雙目血紅,拔高到兩米的身體密密麻麻的布滿裂縫,不時有晶瑩剔透的血液流出,又瞬間被高速摩擦帶來的高溫高壓化作血霧!

蘇七也不好受,緊閉的嘴唇隱隱有血液流下,緊緊束縛著的烏黑長發也被震開,如狂蛇亂舞的發尖滴著鮮血。

激戰不休,兩人都下了死手,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白東臨渾身籠罩著血霧,隻能隱隱約約看見兩道紅芒一樣的目光。

蘇七的衣服在激戰之中變得破破爛爛,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紅色秘紋流轉全身,微微閃爍著紅光。

終於,山洞在兩人交戰餘波的摧殘之下,再也堅持不住了,轟然倒塌!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之中,煙塵四起,兩道身影從煙塵之中竄出來,落在密林之中。

兩人停手了,都靠著大樹坐了下來,激烈的喘著粗氣。

“瘋女人,你沒把玉牌戴在身上?”

“你不也一樣嗎?”

清冷的聲音讓白東臨微微一愣,覺得這女人有點意思,隨即又說道:

“我叫白東臨。”

“蘇七。”

隨後兩人都沒再說話,各自恢複傷勢,蘇七拿出一顆療傷丹藥服下,盤腿調息。

白東臨感應到體內壓製他恢複能力的奇特能量在逐漸消散,恐怖的傷勢在快速恢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被震成爛肉,除了腦子被他保護得好好的,其他地方都受傷嚴重。

不得不承認,這瘋女人實力比他強,如果不是恢複能力在交戰之時不停的修複傷勢,他早就敗了。

這女人使用了秘法過後,整體實力應該跟他不相上下,可她層出不窮的各種殺伐秘術,卻是他拍馬都趕不上的。

所以這女人傷勢要比他輕得多。

沒過一會兒白東臨就恢複完畢,起身走到蘇七麵前,蘇七依然閉目調息一動不動。

“喂,那毒氣是你放的吧?把你的毒藥都交給我,本公子說不定心情好可以饒你一次。”

白東臨裝著語氣輕佻的說道,彆的先不管,這毒藥先搞到手再說,如果量大的話能給他刷不少強化能量。

“剛才不是很凶猛嗎?現在怎麼成啞巴了?”

看著蘇七依然一動不動,白東臨神色一變,意識到不對,一腳向她踢去。

轟——激烈的爆炸響起,洶湧的烈焰瞬間將白東臨吞沒,衝擊波推倒大片樹林。

煙塵散去,渾身燒傷的白東臨手上拿著一個破碎的木偶,呼吸之間,被爆炸弄出來的傷勢已經恢複如初。

對這點小傷他也沒在意,而是仔細的觀察著手上的破爛木偶,不知道是什麼木材製成,渾身漆黑,刻滿了玄奧的銘文。

這玩意兒是替死木偶嗎?

蘇七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溜了,原地留下這個神奇的木偶化身迷惑他,觸碰化身還會發出激烈爆炸。

真是個狡猾的女人!

搖了搖頭,他感覺以後還會跟蘇七見麵的,這女人實力這麼強,手段也不簡單,應該能通過考核。

在眾多參加考核的人裡麵,女性並不少,男女比例起碼有七比三,這跟白東臨想的體修不太一樣。

他本以為體修全部都是肌肉虯紮的大肌霸漢子嘞,實際情況並不是如此,體修雖然注重**力量,但並不是流於表麵那麼膚淺,核心並不在肌肉這麼淺顯的東西上麵。

就比如剛才這蘇七,看起來如此嬌小,肌膚雪白嬌嫩,但是爆發出來的力量讓白東臨都自愧不如。

而他見過的有限的幾個體修高手,比如監察考核官還有城主幽道一,這些人實力高強,但是都不是肌肉虯紮的模樣,反而風度翩翩英俊瀟灑。

看來體修這條路玄奧多變,奧妙無窮,並不是自己當初想的那麼簡單。

收攏思緒,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等開始係統的修煉,一切自會明白。

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繼續向島中心奔去。

島中心將會是最後的戰場,估計再過幾天,那地方就會發生一場大戰。

幾個跳躍,白東臨身影消失不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