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七十三章 死兆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七十三章 死兆

轟隆隆——

驚天巨響,響徹雲霄,一位黑甲巨人砸破空間,從空間夾層之中跌落出來,噴出一大口漆黑血液。

“黑冥界的小崽子,你逃不掉的……”

虛空破碎,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邁步而出,眼神冰冷無情,注視著身影踉蹌的黑甲巨人。

“哈哈哈,很好,好得很啊!沒想到自喻為正道的乾元界,竟然能設下如此驚天大局……”

“瘋了!你們都瘋了!你們這些老怪物,可比我們黑冥界狠多了!”

“哼!你話太多了!”

老者正要動手,忽的停下動作,抬頭看向高空,一隻金光燦燦的巨手拍碎空間而出,直接向黑甲巨人按去!

“摩羅!”

黑甲巨人仰天怒吼,毫無反抗之力,瞬間被金色巨手鎮壓在黑色平原之上。

鏘!

一聲刀吟。

一柄黑色長刀劃破空間,向巨人激射而去,恐怖的餘波瞬間將巨大的黑色平原斬成兩半,巨人被刀意壓進峽穀深處,雙膝跪地。

“不!”

仰天怒吼的黑甲巨人被黑刀深深插入眉心,神魂俱滅,連同真靈都被斬成虛無,一絲殘念仿佛聽見了虛空中傳來的聲音。

“不好!祂被驚醒了!”

“速退!”

記憶碎片傳來的畫麵戛然而止,神海之中的白東臨睜開雙眼,這邪靈的記憶碎片太過破碎,蘊含的信息極少。

唯獨這最後的激戰比較清楚,畢竟隻是一絲殘念意誌所化的邪靈,連殘魂都算不上,能提煉出一些信息,已經很不錯了。

眉頭緊鎖,他好像,不經意間知道了一些了不得的東西。

乾元界對古界這麼多次探索,難道真的就隻是一波一波的送弟子進來碰運氣嗎?

看來他們並不是沒有手段進入冥豫古界,黑甲巨人口中所說的驚天大局又是什麼?

白東臨感覺自己很蛋疼,他隻是來旅遊的啊!劃劃水,浪一波就回歸不香嗎?

這一次古界之行從頭到尾都透露著古怪,事情已經隱隱超出了他的掌控,這與他的行事風格太過不合。

沒辦法了,記憶之中的信息太少,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他死是死不了,儘量保住自己的利益吧,有機會能趁機撈一筆更好,那些老怪物打生打死可與他無關,自己還沒有下棋落子的資格。

睜開雙眼,起身立於虛空之中,黑色長刀嗡嗡輕鳴,繞著他飛來飛去。

刀柄極長,足有五六十公分,與漆黑的刀身渾然一體,刀背筆直,刀尖微微彎曲,刀身足有手掌那麼寬,長達一百四十公分,直立而起比他人還高!

如此霸氣的長刀,讓白東臨越看越喜歡,外表倒是其次,這漆黑刀身上隱隱流轉的道蘊,以及靈魂之眼觀測到的刀內本源世界,無不說明這是一柄道器!

換做彆的武器他白東臨也不會這麼心動,這可是道器啊!與書山一個等級的寶貝!

可惜,這黑刀來曆驚人,卻不知他幕後的主人死了沒有,如果沒有死他可沒機會了,於是試探的說道:

“黑刀,你看,我幫你解決了邪靈,你現在也無家可歸,不如認我為主可好?”

“放心,跟著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前途無量,你考慮考慮,我白東臨絕不強刀所難!”

黑刀立於虛空之中,嗡嗡輕鳴,仿佛在考慮,白東臨眼睛一亮,有搞頭!

這黑刀沒有直接拒絕,說明確實是無主之物,記憶畫麵之中,強勢擊殺黑甲巨人的強者應該已經隕落了,不然他絕無可能收服黑刀!

嗡嗡——

黑刀輕鳴一聲,化作一道黑光,瞬間穿透白東臨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吞噬著他的精血。

白東臨臉色一喜,並沒有反抗,他知道成了,這黑刀知道他殺不死,自然不會無緣無故攻擊他,這是在血煉認主!

能讓道器認主,可沒有那麼容易,不是因為他滅了邪靈,也不是他魅力太強,他也沒有讓寶物自動來投的王八之氣,唯一能讓道器看上眼的,隻可能是他不死不滅的特性了。

黑刀斬殺了他上千次,能不明白他的變態之處嗎?認他為主,從此之後再也不用擔心主子暴斃了,這不香嗎?

如果他白東臨也是一件道器,他都要忍不住認自己為主了!

片刻之後,白東臨都快被吸成人乾了,黑刀終於吃飽喝足,刀身從他體內拔出,懸浮虛空,漆黑刀身之上一道紅芒閃過,一股莫名的聯係將兩者緊緊相連,白東臨也知道了這黑刀的基本信息。

刀名——死兆!

“死兆!死亡之兆!哈哈哈,不錯不錯,好名字,夠霸氣!”

黑刀死兆發出一陣悅耳的輕鳴,歡呼雀躍,仿佛很享受被白東臨呼喚其真名。

死兆繞著白東臨盤旋飛舞一圈,化作黑光沒入白東臨的無邊血海之中,顯露出巨大的真身,直接插入血海,巨大的刀柄與小半截刀身露出海麵。

無數血元環繞刀身,緩緩的淬煉著黑刀死兆。

想要徹底的煉化一件道器可不容易,精血祭煉隻是初步認主,還需要慢慢的蘊養煉化。

以白東臨的實力現在也完全發揮不出死兆的威能,不過可以作為一張底牌,極儘升華,倒是可以勉強砍出一刀,威力比他自爆還要強!

此間事了,也不在多留,白東臨化作血紅遁光飛出峽穀。

從邪靈記憶裡沒有獲得多少信息,對葬域的出口也一無所知,隻知道這葬域裡麵時空不定,根本沒有所謂的出口。

也就是說,出口有可能在葬域深處,葬域外圍也有可能突然變成核心區域,縹緲不定,無跡可尋。

因為死兆耽誤了太多時間,白東臨決定先退出黑色平原,死兆的認主,讓他已經有辦法處理小紫的問題了。

剛剛飛出峽穀,白東臨的眉頭一皺,這峽穀因為有一股永恒不散的刀勢籠罩,屏蔽了他的感知,所以他在下麵是感應不到小紫與極道手鐲的氣息的。

小紫是由他的精血澆灌而出,可以說與他同根同源,相隔遙遠的距離也能隱隱相互感應,而手鐲更是綁定了他的靈魂,感應更加明顯。

而現在,在他的感應之中,小紫與手鐲已經不在黑色平原之外了,小紫不會不聽他的話亂跑的,它們是遇見麻煩了。

白東臨目光一冷,右手豎起劍指,輕觸眉心,神魂意念轟然爆發,在黑色平原極深之處,感應到了小紫與手鐲的氣息。

感應到兩者的氣息平穩無恙,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小紫與手鐲都對他極其重要,不能有失,這黑色平原看來還是得闖一闖了。

身影一動,化作血光向黑色平原深處飛去,這時候也顧不得飛行會不會遇見麻煩了,提前一點時間找到小紫,它們也少一分危險。

……

漆黑平原的儘頭,一座通體慘白的巨峰聳立在漆黑大地之上,此山仿佛是由無數巨大的白色礦石一塊一塊的拚湊而成,光禿禿,無泥無土,一草一木都沒有。

白山之巔,有一個巨大的洞穴,洞穴裡麵長著一顆通體漆黑的怪樹,樹皮如鱗片,枝丫如獸爪,蒼勁有力。

奪走小紫手鐲的怪異白鴉立於枝頭,雙目緊閉,仿佛在打盹兒。

而小紫也化作丈長原形,一頭一尾纏繞在怪樹枝頭,極道手鐲被串在中間,如同秋千,百無聊賴的蕩來蕩去。

“呐呐呐,臭鳥,你再不放了我,等我大哥找上門來你肯定會完蛋的!”

“我大哥真的很殘忍很暴力,發起瘋來連自己都要捅上幾刀,你要是放了小紫,小紫到時候還可以給你求情!”

“呐,你彆不理我啊,不要自誤噢臭鳥……”

小紫一刻不停的唧唧歪歪,它也不是沒有想過逃跑,不過每次剛到洞口就會被白鴉抓回來,然後被狠狠的啄一口,它已經不敢跑了。

越過洞口的怪樹,裡麵空間很大很深,在洞穴儘頭是一個大殿,大殿上方是一座巨大的王座。

一具挺拔威嚴的骸骨端坐於王座之上,一股不屈的意誌攝人心魄,令人不敢直視。

骸骨放於王座扶手上麵的左臂,手腕上帶著一個通體血紅的手鐲,樣式古樸,花紋繁雜,在花紋的纏繞之中隱隱可以看見一個小字。

此字正是,“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