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七十六章 永夜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七十六章 永夜

唳——

巨鳥如同一條金色光線飛速劃過夜空,鳴叫聲充滿悲泣,口鼻之中噴湧著鮮血,已經到了油儘燈枯之境。

鳥腹之中的白東臨睜開雙眼,起身走出胃液,被腐蝕得破破爛爛的身軀快速恢複,紅光一閃,血甲覆蓋全身。

感應之中小紫的位置已經近在咫尺,越是接近此地,空間壓製越強,連巨鳥飛起來都變得異常吃力。

巨大的鳥腹內壁之上布滿巨大的坑洞,都是他砸出來的,這鳥已經被他逼得透支光本源了,離死不遠。

“鳥兄,辛苦了,下輩子不要亂吃東西了。”

說完豎起掌刀,一股微弱的破滅刀意凝而不散,快如閃電的一個下劈,巨鳥瞬間被開膛剖腹,鮮血內臟撒落長空。

唳!一聲悲鳴,巨鳥墜落大地,轟鳴聲中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黑刀死兆紅光一閃,巨鳥巨大的屍體就被收入道器本源世界,這金色巨鳥一身材料價值不凡,倒是可以廢物利用一下。

輕輕一躍跳出坑洞,白東臨目光凝視著遠方的白色巨峰,神色凝重。

感應到空間法則都隱隱往白色巨峰收縮,黑色平原的禁空,以及空間壓製,看來都是因為這白色巨峰了。

這白色巨峰的質量究竟有多恐怖?

白東臨眼睛裡帶著震撼,這巨峰如同一個質量誇張的黑洞,將黑色平原如此大範圍的空間都壓得向其塌縮。

雖然很可能並不是因為質量才造成這種現象,但是這白色巨峰的強大詭異,還是讓他心生警惕,不管如何,都得去闖一闖,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小紫與手鐲就在山巔之上。

身影一動,化作紅色光線向白色巨峰射去,出乎意料,這巨峰沒有任何危險,他很順利的就登上了山巔,這反常的情況,讓白東臨心裡警惕更甚。

神念一動就要傾瀉而出,可是剛剛離體三尺神念就不得寸進,眉頭一皺,邁步往山洞走去。

進入山洞,一眼就看見了掛在怪樹上,蕩來蕩去的小紫,以及被它串在身上的極道手鐲,這時小紫也發現了白東臨,意念震蕩虛空發出哭喊聲:

“大哥!你終於來救小紫了!嗚嗚嗚,這臭鳥欺負小紫,啄得小紫好痛啊!”

沒有理會小紫的哭訴,在他的感應中小紫的狀態很好,目光死死盯著立在枝頭上的白鴉。

白鴉也歪著腦袋,一隻慘白詭異的眼睛盯著白東臨,一時之間山洞裡除了小紫的嚶嚶哭泣,再無其他聲響,氣氛有點怪異。

嘎嘎——

白鴉發出一陣叫聲,怪樹頓時顫抖不止,隱隱發出龍吟之聲,粗壯的根係從白色岩石之中拔起,怪樹如同活物,一陣扭曲翻滾化作一條木龍,盤旋在虛空之中,飛速縮小,首尾相連,變成一個小小的龍形圓環,自動戴在白鴉的腳踝之上。

白東臨目光驚奇,沒想到這怪樹竟然是這種傳說中的東西,木龍,一種很特殊的異種,他也隻是在書山之中看過寥寥幾句的記載,沒想到在這地方能看見實物。

他並沒有在這詭異的白鴉身上感到敵意,所以沒有主動攻擊,而且,他直覺自己要是動手,後果可能不太好。

落在地上的小紫一陣翻滾,連滾帶爬的回到白東臨身邊,化作手環戴在其手上,看來這小東西這一次吃了不少苦頭,極道手鐲也自動飛回左手。

嘎嘎——

白鴉瞥了一眼白東臨,轉身向洞穴深處飛去,白東臨目光深邃,他此行目的已經達成,但是並沒有立即退走,他感應到,這洞穴深處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呼喚他。

猶豫片刻,還是忍不住好奇,邁步往洞穴深處走去。

洞穴大殿,白鴉立於王座骸骨的肩膀之上,歪著腦袋看著緩緩走進來的白東臨。

白東臨站在大殿之中,王座之上骸骨撲麵而來的永恒不屈意誌,讓他微微動容,目光落在赤紅手鐲之上,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極道手鐲。

隕落於冥豫古界葬域深處的聖宗前輩,白東臨整理神情,神色肅穆,微微躬身行禮。

嘎嘎——

白鴉發出一聲略帶悲意的鳴叫,赤紅手鐲微微一震,紅光閃過,整個大殿輕輕震動,無數光點浮現,越來越多,充滿整個空間,將整個大殿都淹沒,白東臨身在其中,隻見無數光點彙聚,形成一副副畫麵。

……

雄偉龐大的宮殿,日月星辰盤旋其外,大殿的極高之處,幾道巨大的人形光影端坐其上。

大殿之中,身形雄武的男子站得筆直,眉目之間的不屈,直達天際。

一道縹緲不定的聲音從大殿極高之處傳來:

“既然心意已決,那就去吧。”

“厲,拜彆諸位老祖!”

男子微微躬身行禮,隨後雄武的身軀化作虛無,一點真靈一閃而逝。

……

一處偏僻的小村子,破落的小屋內,分娩的女子發出慘叫聲,不時傳來穩婆的呼喊聲。

“哇哇哇!”

一聲嘹亮的嬰啼,嬰兒順利誕生。

屋外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小心翼翼的接過嬰兒,眼含熱淚,口中高呼祖師!

……

東極溟海,一位黑袍少年,與眾多神竅境修士一同化作白光,通過漩渦通道降臨冥豫古界。

……

無歸葬域深處,奇異空間之中,十幾道扭曲的身影盤膝而坐。

“荒謬!吾絕不同意!”

“爾等都瘋了!古界無量量眾生何其無辜?”

“有吾在,絕不允許爾等實施‘永夜計劃’!”

……

戰!

大戰!

一場恐怖的大戰差一點將整個葬域打碎!

“厲!”

恐怖的怒吼聲響徹雲霄。

……

畫麵戛然而止,無數光點緩緩消失不見,白東臨回過神來,目光投向王座上的骸骨,畫麵雖然破碎,但是記錄的信息卻不少,心裡的眾多疑惑也逐漸清晰。

可是,就算知道了這些,他又能做什麼呢?

白東臨目光略帶茫然,他隻是一個剛剛開始邁上修煉之道的小修士,跟這些大佬真的不熟啊!

思慮片刻,恐怕是自己想多了,這名為“厲”的骸骨實力滔天都隕落了,肯定不會把希望寄托給實力未知的後來者,這些畫麵隻是正常的觸發而已,代表不了什麼。

嘎嘎——

白鴉又發出鳴叫,一扇翅膀,骸骨手腕上的赤紅手鐲就自動脫離,化作一道紅光射向白東臨。

下意識的抬起左手,赤紅手鐲瞬間與極道手鐲碰撞在一起,紅光閃過,融合為一體,他的手鐲刹那間化作紅白相間之色,本質得到極大的提升。

白東臨神情一愣,他這是撿到寶了?

白鴉動作不停,張開鳥嘴,微微一吸就將王座上的骸骨吸入體內。

然後化作白光瞬間落在白東臨的頭上,白東臨臉色一變就要反抗,卻發現自己已經動彈不得,仿佛周圍的空間被凍結,將他死死的禁錮在原地。

白鴉輕輕一啄白東臨的眉心,白東臨頓時感覺自己的靈魂一陣劇痛,靈魂就已經被白鴉割裂了一絲,並且牽引出體外。

這白鴉太恐怖了,他現在除了思維還能運轉,其他什麼都做不到,徹底失去對身體靈魂的控製,隻能任由白鴉施為。

一絲靈魂浮出體外化作光點,在白鴉的操控之中緩緩落入極道手鐲。

片刻過後,一團金光燦燦的光團從手鐲之中浮現出來,光團之中充滿無數玄奧的符文,白東臨思維怒吼,我的宇塔坐標烙印!

白東臨急了,沒想到白鴉的目的竟然是坐標烙印,但是他被徹底禁錮,隻能無能狂怒。

嘎嘎!

白鴉雀躍的鳴叫幾聲,張開鳥嘴一口吞下光團。

完了!

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這就是得到赤紅手鐲的代價嗎?娘嘞,白鴉你這是強買強賣!

轟隆隆!

不知道白鴉又做了什麼,此時白色巨峰突然激烈的顫抖起來,發出一陣巨響。

哢嚓哢嚓——

由無數白色礦石拚湊而成的巨峰,如同活了過來一般,開始變形,巨大的白色礦石一塊塊的脫離,平鋪在黑色平原之上。

不過片刻,巨大的白色巨峰就消失不見,原地出現一個由無數白色礦石鋪成的巨大陣圖!

白東臨與白鴉立於陣圖中心,巨大的白色陣圖一眼望不見邊際,白色礦石之上開始浮現無數的金色銘文。

嗡嗡——

一陣嗡鳴聲傳來,金色銘文相互連接,緩緩浮空,金光流淌,巨大的陣圖已經被完全激活。

嘎嘎!白鴉張開嘴巴,一團金光落下,正是宇塔坐標烙印!

轟!

金光落入巨陣的瞬間,仿佛達成了某種條件,一陣轟鳴,巨大的金色光柱衝天而起,白東臨與白鴉被金色光柱籠罩!

時空開始出現細密的裂紋,仿佛隨時都會破碎,白東臨神色一變,這時感覺到重新獲得了身體的控製權,來不及多想這白鴉究竟在搞什麼鬼,心裡怒吼!

“死兆!”

體內血海,黑刀死兆紅光一閃,瞬間將白東臨收入刀內本源世界之中!

死兆與白鴉立於金色光柱之中,無邊無際的金色光柱猛的收縮,時空破碎,黑刀與白鴉瞬間消失不見。

組成巨陣的白色礦石瞬間化成粉末,破碎的時空也在呼吸之間恢複原樣。

黑色平原又恢複了死寂。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