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八十六章 被放鴿子了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八十六章 被放鴿子了

無邊神海。

玄燁萎靡的靈魂一臉茫然,頭頂金光燦燦的“卍”字符文緩緩旋轉,投下朦朧佛光。

“我,我死了?怎麼會這樣……”

“是誰?!究竟是誰殺了我!”

玄燁神色猙獰,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暴斃的事實,在佛光之中瘋狂掙紮著,可惜佛光堅韌異常,紋絲不動。

“是我。”

白東臨的靈魂飄到玄燁麵前,神情冷淡的看著玄燁,又接著說道:

“玄燁,你的事發了。”

“是你!”

玄燁臉色激烈變幻,怎麼可能,他的實力怎麼這麼強,竟然能瞬間就秒殺自己,心神震蕩間來不及多想,滿臉堆笑討好道:

“白兄,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同為聖宗弟子,何至於此啊!”

“沒有誤會。”

白東臨神色冷漠的搖了搖頭,也不再廢話,雙手合十,誦念本願經,無上超度經文的莫測威能瞬間將玄燁的靈魂籠罩。

“啊!白東臨!你不得好死啊!”

玄燁的靈魂先是一陣扭曲,神色猙獰激烈掙紮,轉眼間又恢複平靜,神態安詳,向白東臨微微躬身以表感激,隨後化為白光消散不見,真靈微微一閃,回歸母河。

原地隻留下一團透明物體,這是靈魂之中被提煉出來的記憶,在透明物體上還飄浮著一層淡淡的黑霧。

就是這東西讓玄燁性情大變的嗎?

神色微凝,右臂化作金色,泛著佛光,將黑霧攝入手心。黑霧在掌心盤旋,變幻不定,散發著陣陣黑暗邪惡的氣息。

觀察良久也看不出這黑霧的底細,隻能感覺到這東西是某種特殊的能量,本質極高。

看來那股神秘勢力來曆很不簡單,思索片刻,白東臨雙手快速掐動法決,一層層封印將黑霧封鎖,化作一個白球,懸浮在空中的“卍”字符文滴溜溜一轉,逐漸縮小貼在白球之上,一道道金色符文鎖鏈蔓延而出,將白球死死纏繞捆綁。

將封印好的白球隨意扔在一旁,探手抓來玄燁的記憶體,白東臨神色嚴肅,在讀取記憶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白東臨盤膝而坐,神念小心翼翼的探進記憶體之中,良久之後,終於在深處找到了兩條盤旋的金色線條。

用神念輕柔的包裹著金色線條,慢慢的移出記憶體,動作謹慎,仿佛是在拆核彈一般。

這兩條金色線條就是玄燁在碑界傳承來的功法神通,細小的線條之上,覆蓋著無窮無儘的玄奧符文。

憑他現在的本事根本沒辦法破解,如果擅自觸動,會被打上標記,那他以後也就彆想在聖宗混了,不過是未知的兩門功法神通,不值得他冒險。

將兩條金色線條包裹著,扔出神海,這定時炸彈他可不想留著,弊大於利。做完這一切,鬆了一口氣,抓住去除過垃圾記憶的純粹記憶體扔進嘴裡,微微嚼了兩下吞入腹中,嗯,口感不錯。

閉目開始消化吸收玄燁的記憶,數量眾多的秘法修煉知識隻能算是小福利,他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神秘勢力的情報。

在神海裡靈魂處理玄燁的同時,外界白東臨的腳步不停,已經來到了墜月坑邊緣。

微微感應三門陣法都運轉正常,滿意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前往中心位置,而是在邊緣找了一個山洞隱蔽起來。

現在距離秘境開啟還有幾日,提前現身沒有意義,等幾方人馬都登台了再現身不遲。

……

周崢帶著兩千多修士化遁光飛行,往墜月坑趕去,現在他們已經不在那麼小心翼翼。

神色一動,拿出一塊玉牌,一股信息傳入腦海,隨後向身後眾人傳音道:

“諸位,其他據點的道友已經快到了,我們加快速度,前去彙合!”

頓時眾多遁光與飛行法寶速度再次提高一截,劃破天空,留下一道巨大的空痕。

墜月坑中心。

一道道遁光接連落下,不少擅長陣法的修士二話不說直接開始布置陣法,也有修士施展大範圍法術,開始對著四周密林狂轟濫炸。

有不少古界聯盟的暗子慢了一步,直接被轟炸成爛泥。

“哼!古界聯盟,我們在這裡等著你們。”

不少人臉上露出一絲快意,一層層防禦攻擊法陣被建立而起,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先占領秘境開啟的核心,等古界聯盟前來圍剿之時,這些陣法也夠對方喝一壺了。

墜月坑之中這麼大的動靜,驚醒了修煉之中的白東臨,神念傾瀉而出,覆蓋整個隕石坑,仔細掃描每個修士,想要找到二哥的身影。

一無所獲,看來還是差點運氣,這時感應到周崢等人飛進他的神念範圍,起身一步跨出就出現在地宮隊伍的最後麵,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

與周崢等人一同降臨在墜月坑中心,此時的大坑中心周圍經過眾多修士的肆虐,已經變得光禿禿一片,杜絕了古界修士潛伏的可能。

周崢熱情上前與幾個據點負責人交流,此處一共兩萬多人,魚龍混雜,可以說每個乾元界勢力的弟子都有,直接變成大型認親現場。

極道聖宗的弟子也有不少,可惜他都不熟,就沒有上去湊熱鬨,他形單影隻一個人站在一旁,倒也不在意這些,心神都沉浸在神念之中,警惕著可能出現的敵人。

距離秘境開啟的時間越來越近,可是古界聯盟的影子都沒有看見,眾人疑惑的同時也不敢放鬆警惕。

距離墜月坑數百公裡外的一處平原,數萬古界聯盟的修士乘坐著幾艘巨大的飛舟快速飛行。

數十道黑色遁光突然出現在飛舟的前方,顯露出眾多黑袍身影,立於虛空之中。

“什麼人?!膽敢阻攔古界聯盟大軍!”

飛舟停在黑袍身影之前,一聲大喝從飛舟之上傳來,他們可是趕時間去殺人啊,竟然有不知死活的人出來攔路。

“墜月坑你們不用去了,乾元界修士我們會幫你們解決。”

“你們是何人?”飛舟之上沉默片刻,又有人問道。

為首的黑袍人也不搭話,抬手扔出一枚令牌,化作黑光射進飛舟。

飛舟之上的男子抬手接住令牌,仔細一看,隨後臉色一變。

“撤退!”

“首領不可!我們古界發生如此大的動蕩,全都是乾元界搞的鬼,怎麼能放過那些域外天魔?”一位女修神色憤恨,顯然不想就這麼退走。

“林副手,你有所不知,攔住我們去路的勢力,殺起乾元修士可比我們還狠辣,我們古界聯盟已經與對方合作過很多次了。”

“放心吧,有他們插手,墜月坑的乾元修士一個也跑不掉,就讓他們去狗咬狗!”

為首男子神色意味深長,抬手扔出令牌,開始指揮飛舟開始掉頭,女修無可奈何隻能恨恨的瞪了一眼黑袍人。

看著飛舟掉頭撤離,黑袍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化作黑色遁光向墜月坑飛去。

“隊長,屬下鬥膽,我們為何不借用古界聯盟的力量?”

“今日不同往時,上麵已經在催促我等,我們的任務量大大增加。”

“而這些古界聯盟的修士,出手沒輕沒重,往往死於他們之手的乾元修士都是神魂俱滅,這對我們有什麼意義?”

“我們親自動手,雖然要下更多功夫,但是效率可高多了。”

“記住,我們的目標是他們的真靈!”

“屬下明白了!”

眾多黑袍身影不在言語,沉默埋頭趕路。

墜月坑之中的眾多乾元修士依然虎視眈眈的盯著周圍,手上不是掐著法訣,就是祭著法寶,隨時準備給突然出現的古界修士致命一擊。

可是左等右等,秘境馬上就要開啟了,依然不見古界聯盟的影子,莫非,他們被放鴿子了?

白東臨皺眉思索,玄燁的記憶已經被他全部吸收,可是與神秘勢力相關的信息仿佛被抹除了一般,讓他一無所獲。

所以他現在也不知道對方有什麼陰謀,至於古界聯盟,或許是想等他們在秘境之中傷亡一些,他們再出手收拾剩下的人?

這種可能性很大,如果是他也會怎麼做,借秘境之力殺敵,畢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至於這神秘勢力的想法,他就完全看不懂了,通過他對諸多信息的推算,這神秘勢力的背後應該是葬域裡的老怪物們。

他們針對乾元界修士的目的可與古界修士不一樣,不是簡單的為了殺戮,事到如今也隻有見招拆招了,有諸多底牌在手的他也不至於慌張。

“月宮秘境開啟了!”

一聲大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白東臨也不再多想,回頭看去,一道巨大的光門緩緩從空中浮現而出。

諸多修士也不再關心古界聯盟,紛紛遁入光門之中,他們的目的就是秘境裡的寶物,古界修士不來豈不更好。

白東臨也隨著人群踏入光門,轉眼之間,墜月坑就空無一人。

唯獨留下一扇光門聳立在原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