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八十七章 陰陽人危矣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八十七章 陰陽人危矣

一座巨大的白玉大殿之中,一道道身影憑空出現,足足兩萬多人,正是進入月宮秘境的乾元界修士。

眾人都眼色警惕的環顧四周,秘境有機緣造化不假,但也往往伴隨著危險。

白東臨踩了踩白玉地麵,仔細感應,隻是普通的白玉礦石,毫無價值,他這次已經打定主意要全力搜刮資源,隻要有用的東西,通通帶走,搖了搖頭又看向圍繞著大殿的牆壁。

巨大的牆壁上畫滿了精美的壁畫,是以一個白衣女子為視角所畫。

巨大的恐怖凶獸肆虐天地,白衣女子與凶獸激戰敗北,將被凶獸殺死之時,一道偉岸的身影降臨,擊退凶獸,伸手拉起地上的白衣女子。

接下來全都是男子激戰凶獸的畫麵,壁畫隻描繪了男子的背影,但依然能感覺到男子的實力滔天。

白衣女子以旁觀者的視角看著偉岸男子,與凶獸一路的戰鬥,男子仰天怒吼引下無邊雷霆,獻祭全身封印凶獸,白衣女子流下一行清淚,隨即化作白光飛向天外……

看完壁畫,白東臨目露思索,看來這白衣女子就是這月宮之主了,不知那激戰凶獸的男子又是誰,信息太少,推算不出什麼東西。

這時候,壁畫之上的十隻凶獸微微泛光,竟然化作實體從壁畫之中跳了出來!

吼——

十隻凶獸雖然遠遠不能與壁畫之中描繪的相比,但也氣勢不凡,怒吼一聲就撲向眾人。

眾多修士也不慌亂,手掐法決,祭出法寶,就圍攻而上,不少體修更是鑽進凶獸身下,渾身氣血纏繞,貼身近戰。

一時之間,大殿之中分成十個戰團,法術神通光芒四射,戰況激烈。

凶獸的實力很強,白東臨估計其實力已經接近元神境大圓滿,最主要的是這些凶獸殺之不死,就算被打得支離破碎,光芒閃過,又恢複原樣。

如果是普通元神大圓滿的修士,在眾人的圍攻之中也早就死了,這兩萬多弟子可都是精英弟子,雖然都是初入元神境,實力也是不弱。

白東臨並沒有動手,神念籠罩著一隻凶獸想要找出它的弱點,不能一擊必殺,隻是做無用功罷了。

在一隻凶獸被擊散之時,其體內一顆小小的紅珠子引起了白東臨的注意,這些凶獸每次複活之時都是以紅珠為中心,看來這就是它們的命門了,白東臨微微露出笑意。

隨即體內血元爆發,幾門秘術同時施展,雙眼之中射出紅芒,五條赤紅的血焰火龍纏繞周身,一股不弱於凶獸的氣勢衝天而起,腳下的白玉地麵禁不住氣勢壓迫,崩裂出細密的裂紋。

白東臨爆發的氣勢瞬間吸引了眾多目光,諸多弟子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大胖子與小和尚也在人群之中,看見白東臨之時眼睛一亮。

“白兄弟!”“白施主!”

“殺!”

轟!白玉地麵崩裂出一個大坑,白東臨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一隻凶獸的頭頂,一擊直拳直接洞穿凶獸巨大的頭顱!

一顆紅珠子微微震動,眼看就要複活凶獸,卻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

“還想複活?”

手臂青筋暴起,一股恐怖的巨力爆發,空間微微扭曲,周圍的空氣被排斥一空,以握緊的拳頭為中心形成了一個球形真空!

哢嚓!

隨著一條裂紋出現,紅珠被摧枯拉朽的碾成粉末。

空間微微蕩漾,一個玉瓶憑空出現,白東臨眼睛一亮,連忙接過,放入手鐲之中。

看著白東臨乾掉一隻凶獸,還獲得了一瓶寶丹,眾人都醒悟過來。

“它們的命門是體內的紅珠!”

“集中力量攻擊紅珠!”

“他媽的,狗日的彆用花裡胡哨的法術了,光芒刺得老子眼睛疼,根本看不見紅珠!”

這裡沒有一個人的靈魂能比得過白東臨,自然沒有能力在眾多花裡胡哨的攻擊之中發現凶獸的命門,如今醒悟過來,都開始換了攻擊手段。

白東臨擊殺了一隻凶獸過後沒有停手,身影一動消失不見,出現在另外一隻凶獸麵前,這一隻凶獸竟然學聰明了,血珠在巨大的身體之中隨意移動,擊殺了好幾次才讓他抓住機會,握住紅珠,碾碎珠子,又得了一把靈劍。

激戰繼續,一隻隻凶獸被殺死,隻要掌握了訣竅,這些凶獸雖然實力強大,但還是頂不住眾人的圍攻。

戰必,白東臨一個人擊殺了五隻凶獸,獲得了五件寶物,其餘五件寶物分彆落入五個實力強大的修士手中。

這也是沒辦法,秘境之中空間被封鎖,他的殺招境像不能使用,不然這寶物怕得全部落入他的手中。

眾人大部分的目光都注視著白東臨,眼色羨慕,卻又有一絲敬畏,不敢動歪心思,這位大佬實在是太猛了,徒手擊斃五隻凶獸,氣都不帶喘一下,顯然還有餘力。

這時一道光門開始浮現在大殿儘頭,眾人正要動身,白東臨突然臉色一變,從手鐲之中拿出一個微微震動的漆黑珠子,凝神感應之後,大喝一聲,傳遍大殿:

“都給我站住!”

白東臨身影一動,原地留下一個大坑,瞬間出現在光門之前。

諸多修士被攔住去路,神色一愣,不少人臉色難看,一位白衣男子站了出來,拱了拱手說道:

“白兄,為何攔我等去路?”

“對啊,白大佬,雖然你的實力強大,我們也非常佩服,但是也不可能讓你獨占秘境吧?”

這時胖子與小和尚站了出來,對眾人說道:

“胡說!白兄為人和善,絕對不是這樣的人,白兄還救過我與明淨小和尚的命嘞!”

“阿彌陀佛,諸位稍安勿躁,我們先聽聽白施主怎麼說吧,白施主這麼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龐銚與明淨小和尚的人緣極好,他兩人開口,躁動的人群都安靜下來,當然,最主要的是原因還是白東臨的實力夠強!

不然與以這些精英天才的脾氣,早就動手開乾了。

白東臨陰沉著臉,握在掌心的漆黑珠子微微震蕩,這枚珠子是他融合了玄燁的手鐲得來的,在以前他並沒有認出來這珠子究竟是什麼,又有何用。

但是就在剛才,這漆黑珠子不知怎麼突然躁動,當他取出珠子時,這漆黑珠子閃過一道黑芒,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將一旁身死之人的靈魂給攝入其中!

剛才的大戰他們可是死了幾十個人,但是這詭異的珠子,卻隻攝取了一個靈魂!

也就是說,這兩萬多名弟子之中也潛入了像玄燁一樣的人,原來如此,還以為這神秘勢力沒有動手喃,他們的目的就是他們的靈魂!

神念傾瀉,他感應到了十幾個同樣珠子的氣息,神念隨即鎖定這十幾個修士。

這珠子想要攝取靈魂,隻能佩戴在身上,放在儲物法寶裡可沒有作用,白東臨舉起右手,露出裡麵的漆黑珠子,神色冷漠的說道: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當白東臨露出漆黑珠子,人群之中不少人臉色一變,看著目露疑惑的眾人,又掃了一眼臉色大變的幾人,繼續說道:

“這顆珠子是我從那一股神秘勢力的人手上奪來,這珠子會自動收集我們死後的靈魂,而在我們之中,混進了不少擁有此珠子的人!”

白東臨話音一落,眾人臉色劇變,連忙與身旁的人拉開距離,滿臉警惕之色,他們沒心思考慮是不是白東臨在危言聳聽,關於神秘勢力的傳聞他們可聽說過不少,神秘,強大,狠辣。

最重要的是這個勢力耳目非常厲害,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不少隱藏極深的據點都被他們端掉了,這可是連古界聯盟的人都做不到的!

那十幾個被白東臨神念鎖定的人,臉色難看,有部分漆黑珠子沒有攝取靈魂的人,連忙將珠子放進儲物法寶,而珠子已經裝有靈魂的人就慘了,珠子已經無法放入儲物法寶,除非他們擁有道器。

“荒謬!如果真如你所說我們之中混入了細作,為何不提前發難,偏偏要等到今日?”

“對,沒錯!我看你就是在危言聳聽!”

“你不就是想讓我們互相猜忌,然後坐收漁翁之利嘛,是吧?是吧?被我看穿了吧!哈哈哈……”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這麼白癡信了他的鬼話了吧?”

隨著幾人一陣起哄,有不少人神情微微鬆動,顯然內心在糾結不知應該相信誰。

白東臨眼神冷漠,看著瞎起哄的幾人,這些人都是被他神念鎖定之人,特彆是那個陰陽人,他決定了,待會兒要把他的腦袋塞進他的屁股裡!

白東臨神情突然放鬆,咧嘴一笑,露出森白整齊的牙齒:

“嗬嗬嗬,很好,繼續吠,狗崽子們,今天要是讓你們走脫一個,老子的名字倒過來念!”

一股慘烈的煞氣彌漫開來,眾人不禁咽了咽口水,如同被猛獸盯上了一般,忍不住緊了緊身子。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