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章 悲鳴的玉都劍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章 悲鳴的玉都劍

嗖嗖——

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一道道黑影在巨樹灌木之間快速掠過,砰!一道黑影突然停了下來,四肢著地,貼著地麵一陣猛嗅。

“如何?”

一個黑袍人也停在黑影身邊,雙眼仔細的掃視四周,想要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黑影聞言抬起頭來,一雙豎瞳獸眼滿是興奮,語氣激動的說道:

“隊長!應該就在這片區域了,我捕捉到了一絲即將消散的氣息,是吞靈葫蘆的波動!”

黑袍人一愣,沒想到隻是隨便問問還真有結果,這段時間他壓力太大了,精神都有點恍惚,瞬間回過神來,連忙掏出一塊漆黑玉佩捏碎。

同樣的搜索小隊多達數千支,密林,天空,河流湖泊,地底深處,這一片無邊無際的廣袤山脈,到處都是黑袍人的身影,可謂是挖地三尺,天羅地網。

在玉佩被捏碎的瞬間,所有黑袍人都身影一滯,隨後便化作一道道遁光開始收縮彙聚。

滴答滴答!

地底極深處,天然的鐘乳石洞之中,不時有水珠滴落,在幽深的水池裡麵蕩漾出一圈圈漣漪。

水池邊上,白劍歌盤膝坐於隔絕陣法之中,就算是被黑袍人追殺,一身白袍白發依然纖塵不染,腰間彆著一白一綠兩柄長劍,腿上還橫放著一柄通體血紅的長劍,劍身縈繞著殺戮死亡毀滅的氣息。

在白劍歌身旁立著一個巨大的葫蘆,通體漆黑,密密麻麻的銘文詭異扭曲,黑霧縈繞,在葫蘆上麵貼著九張金光燦燦的符紙。

正在打坐修煉的白劍歌突然睜開雙眼,眼睛深處無窮無儘的劍意翻滾洶湧,眉心劍紋熠熠生輝。

他布下的警戒陣法被觸發了,這鐘乳石洞雖然位於地底極深處,厚厚的岩層隔絕了神念的探查,但是以那些黑袍人的狗鼻子,早晚會摸下來的。

眼神猶豫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漆黑葫蘆,他知道黑袍人就是通過這葫蘆追蹤他的,可惜這葫蘆堅不可摧,讓他就這麼輕易還給黑袍人,他心裡又不痛快。

雖然秘境一役,他借用聖器長劍已經斬殺了數千黑袍人,但這還遠遠不夠,既然搞了他,那麼就要付出代價。

而且這葫蘆裡,還有當初一起進入秘境的的道友的靈魂,黑袍人如此窮追不舍,恐怕裡麵還不止那些道友的靈魂,這樣,就更加不能放棄這葫蘆了。

白劍歌眼神逐漸淩厲,輕撫腿上的腥紅長劍,隱隱發出陣陣劍鳴。

……

七日之後。

白東臨盤膝坐在一處山洞之中,雙手握住雷火雙珠,恐怖的雷火纏繞周身,地上扔滿了瓶瓶罐罐。

他已經趕到這烏嵐山脈有幾日了,先去了那處秘境,可惜除了一片廢墟什麼線索也沒發現,還是不能確定那個劍修是否就是二哥。

這烏嵐山脈太過巨大,蔓延數個大州,想要找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而且那個劍修是否還在烏嵐山脈也不確定,他這幾日隻能時不時的出去逛一圈碰碰運氣,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

白東臨停下修煉睜開雙眼,眉頭微皺,為何突然感到心神不寧?

以他現在的修為,以及極高的靈魂境界,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心神不寧,冥冥之中的心血來潮必有其因。

起身來到山洞外,抬頭仰望天空,難道真是二哥出事了?

吟!

一道劍吟聲突然響起,凝神望去,隻見一抹劍光劃破長空,直接向他射來,速度極快。

鏘!

長劍插入白東臨身前三尺的堅硬岩石之中,嗡嗡輕鳴,白東臨神色一變,渾身氣息泄露,周圍岩壁被壓迫出無數裂紋。

“玉都劍!”

抬手攝起長劍,白玉一般的劍身之上有不少缺口,劍身微微震動,發出急切的悲鳴,沒錯,這確實是二哥的佩劍玉都,沒想到此劍竟如此通靈,能通過血脈氣息尋他求援!

“很好!你們好得很啊!”

“好劍兒,帶路,我們去救二哥!”

白東臨神海之中灰霧激烈翻滾,盤膝中央的靈魂睜開雙眼,眼睛深處“魔”字腥紅耀眼,流光一轉,靈魂披上一身黑袍,渾身黑霧縈繞。

吟!玉都劍發出雀躍的劍鳴,白東臨握著長劍,一步跨出身影消失不見,轟隆隆!山洞所在的山峰頓時崩裂成一堆碎石。

……

“殺!”

“誅殺此人!奪回吞靈葫蘆!”

白劍歌立於虛空之中,手持猩紅長劍,背負著巨大的吞靈葫蘆,眼中殺意沸騰,無窮無儘的劍意縈繞周身。

隨手向前一斬,密密麻麻的腥紅血線切碎空間,一群躲閃不及的黑袍人被斬成碎塊,白劍歌的注意力並沒有在這些元神境修士身上,目光一直死死鎖定遠處虛空之中的幾道身影。

“交出吞靈葫蘆吧。”

“你實力確實不錯,不過你聖器長劍還能揮出幾劍?”

白劍歌沉默不語,激戰良久,邊戰邊退,他連佩劍玉都都被崩飛了,這些黑袍人仿佛殺之不絕,更加令他慎重的是那幾個隱隱圍著他的修士。

他們竟然都是法相境,這出乎了他的意料,當初秘境一戰,他們之中可沒有法相境高手。

一開始趁他們大意,催動手中長劍強勢斬殺了一個法相境修士,現在他們學聰明了,躲在一旁,讓屬下來消耗他。

意念感應手中的長劍,這柄名為“人屠”的聖器,是他從秘境之中得來,其中蘊含了歸一大能的無上殺戮劍意。

可惜秘境一戰,再加上剛才的消耗,其中的無上劍意已經不多了,估摸著還能全力催動一次。

得找機會突圍了,否則今日難以善了了。

左手輕撫腰間的碧綠長劍,眼中閃過堅定之色,我白劍歌才不會死在這種地方!

“劍意長河·三千流螢!”

吟!

無窮無儘的劍意衝天而起,大片雲層被斬得支離破碎,虛空之中浮現無數裂紋!

眾多黑袍人神色驚恐,連連後退,遠處旁觀的法相境修士也臉露震驚之色。

怎麼可能?他怎麼擁有這麼多劍意?元神境修士能領悟一種劍意就燒高香了!

而眼前的白發男子所爆發出來的劍意,光是他們能感應出來的就有十幾種,四季,生死,毀滅,殺戮,陰陽,光暗……

這是什麼怪物劍修?

他們當然不知道,白劍歌在秘境之中,融合了數百種“劍意種子”,完全打破了一個劍修隻能融合一枚“劍意種子”的鐵律!

無數恐怖的劍意形成了一條劍意長河,將鎖定在白劍歌身上的氣機通通斬碎,裹挾著白劍歌如同瞬移,瞬間接近了一個法相境修士,手中人屠爆發出強烈的紅光,已經被全力催動!

一股濃鬱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彌漫開來,來自亂古時期歸一大能劍修的無上殺戮劍意,瞬間將法相境修士鎖定,令他頓時全身僵硬,無法動彈。

“斬!”

一道腥紅光芒劃破長空,從被定住的法相修士身上劃過,瞬間化作虛無,肉體靈魂真靈儘皆泯滅,死得徹徹底底!

白劍歌斬殺掉一個法相修士也不停留,被劍意長河裹挾著飛速遁走,人屠之中的無上劍意已經消耗一空,接下來隻有靠他自己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就是一個法相修士他也打不過,何況對方的法相修士還有三個。

雖然他領悟了諸多劍意,可是都還很稚嫩,他的修為也才突破元神境不久,能利用人屠斬殺這麼多修士,已經很不錯了。

白劍歌飛遁片刻,突然停了下來,雙眼微眯,盯著懸浮在虛空之中的密密麻麻黑色銘文。

這些黑袍人不知何時已經在此地布下了封禁大陣,天上地下都被陣法封鎖,想要強行破陣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

轉過身來,看著後麵不急不緩慢慢圍上來的黑袍人,白劍歌的雙眼之中殺意再次沸騰,一頭長長的白發如狂蛇亂舞。

氣海丹田之中,九柄顏色各異的劍形元胎盤旋飛舞,同時發出悅耳的劍鳴!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