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二十章 七大獄之黑獄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二十章 七大獄之黑獄

片刻之後。

無間角鬥場之中人都走光了,至於那位裁決者大漢,要去領一張法旨,唯獨留下白東臨一人在偌大的角鬥場之中。

白東臨盤膝坐在金屬看台之上,眉頭微皺,腦海之中至今種種經曆一一閃過。

他與神血聖宗的人可從來沒有過交際,心裡已經隱隱有了一些推測,他得罪過的人不多,而且每次都是乾淨利落,沒有留下尾巴。

首先排除了小紅毛玄燁,此人在古界之中被他擊殺,過程隱秘絕對沒有泄露出去的可能,而且他以前也去了解過玄燁的背景,還沒那麼大的能量能與神血聖宗的人勾結在一起。

那麼就隻有兩種可能了,一是怒江之上的一戰,他破壞了黑洞後麵未知邪神的降臨,可是從上次那種情況來看,那個邪神降臨得那麼艱難,顯然在乾元界裡並沒有隱藏勢力。

剩下的敵人就隻有一個了,黑冥界,他在古界之中,殺了他們幾十萬人,幾乎將其一鍋端,其背後的人肯定對他恨之入骨。

那麼大的勢力,有方法推演出他的身份也不是沒可能,可能知道的東西還不少,否則也不會這麼急著就啟動神血聖宗之中的暗子來搞他。

自己對黑冥界靈魂化霧的克製能力可能已經暴露了。

腦海之中推演著種種可能,他有九層的把握,這一切就是黑冥界的報複。

白東臨眼中寒光閃爍,是想把他弄出聖宗,然後再找機會擊殺嗎?

很好,你們搞不死我,我就要搞死你們!白東臨心思翻滾,種種殘忍的手段一一閃過。

“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戴著青銅麵具的大漢突然出現在白東臨麵前,白東臨收斂眼中的殺意,起身行禮道:

“大人,是否可以啟程了?”

“嗯,沒錯,手續都交接完畢,宗門決定使用跨域傳送陣送你去黑獄。”

“這也是防止有人途中截殺你,畢竟神血聖宗費儘心思來算計你,想必還有後續手段。”

白東臨微微點頭,聖宗考慮的不錯,對方確實有很大的幾率在半路上埋伏他。

“如此,就麻煩大人了。”

“不麻煩,說來也是我們無間角鬥場對不住你,這些老祖宗留下來的死規矩……”

大漢微微嘟囔,說到最後聲音低不可聞,白東臨跟在身後露出一絲笑意,看來這位裁決者觀念還是比較年輕,沒有那些老怪物那麼迂腐。

兩人沒多久就來到一個大殿之中,巨大的大殿裡隻存在一座巨大的陣法,由無數流光溢彩的珍惜材料搭建而成。

陣法上麵銘刻的竟然不是銘文,而是玄奧莫測的空間法則,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充斥著整個大殿,這是獨屬於無間角鬥場的跨域傳送大陣。

兩人來到陣法中心,裁決者掏出一塊玉牌,意念沉入其中,確定好位置坐標,激活陣法。

白東臨很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空間法則激烈翻滾,一股空間波動開始凝聚,一個透明光罩緩緩升起,將兩人包裹。

跨域傳送,距離極其遙遠,這可與普通的傳送陣法大大的不同,如果沒有陣法的保護,低級修士瞬間就會被狂暴的空間波動撕裂,等到傳送過去,就成了一堆爛肉了!

陣法被徹底激活,一道巨大的光柱衝天而起,大殿穹頂之上又是一座陣法浮現,將光柱吸收反彈,白東臨兩人就在光柱之中瞬間消失。

罪域,七大獄之一,黑獄。

一座修建在漆黑荒蕪平原之上的巨大城池,中心一處大殿之中,跨域傳送陣亮起強烈的白光,白東臨與裁決者出現在其中。

“遲岩,好久不見!”

陣法之外,一個鐵塔般雄壯的男人,白東臨目測其身高怕有八尺,全身籠罩著漆黑的鎧甲,隻露出一雙虎目,寒光閃閃。

“你還是老樣子,匡鎮。”

遲岩走上前去,兩人熊抱在一起,拳頭在對方背後敲得哐哐作響。

“就是這個小子吧?還讓你親自來送,看來宗門很看重他嘛。”

“沒錯,接下來五年,多關照一下他。”

白東臨走出陣法,微微供手,開口說道:

“大人,有勞了。”

“哈哈哈,放心吧小子,不說宗門的關係,我與遲岩可是一起從戰場屍坑裡爬出來的鐵哥們,有他開口,我自然會照你!”

隨後三人邊走邊聊,一邊往地底核心走去,一邊給白東臨介紹黑獄。

整個荒蕪的罪域一共有七座大獄,皆是從悠久的歲月之前就存在的古老事物,究竟是何人修建已經不可考究,隻知道這些大獄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關押罪大惡極的罪犯。

與白東臨這種走過場的不同,一般關押進去的修士,終身都沒有重見天日的可能。

黑獄修建在地底深處,整體成倒金字塔結構,共分為九十九層,每一層都是一個宛如小世界般的巨大空間。

越是往下空間越小,關押的犯人實力越強,或者是犯下的罪惡越重。

這黑獄裡麵可不僅僅隻是關押人類修士,裡麵什麼亂七八糟的生物都有,妖魔鬼怪,異界生物也不少。

“小子,根據上麵的法旨,你將被關進第二十九層黑獄,拿著,這是我的信物,遇見了麻煩就亮出來,下麵那些雜碎沒人敢不給老子麵子。”

“實在不行,可以意念溝通玉牌,喚我下去。”

三人速度很快,沒過多久就來到地底深處,一路走來白東臨可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防衛嚴密。

足足九道用珍惜材料打造的巨門,無數陣法一層疊一層,隨處可見的守衛,以及隱藏在暗處的鎮守,一道目光掃過,白東臨就心神狂跳。

在匡鎮的帶領下,經過重重驗證,終於來到“黑獄”的本體之上。

上麵的各種封鎖防禦都是錦上添花,真正起鎮壓作用的是這龐大的“黑獄”本體。

站在漆黑的不知名材質的“黑獄”之上,白東臨眼中流光閃過,這片空間之中的漆黑本體都被他儘收眼底。

這處地底空間隻是露出“黑獄”本體的一部分,更多的部位還隱藏在岩石深處,在這巨大的本體之上,刻滿了神秘的花紋,不是秘紋,也不是銘文,更不是陣法,而是一種白東臨從未見過的東西,玄妙異常。

匡鎮拿出一張金光燦燦的法旨,正是遲岩從聖宗拿來的東西,裡麵的內容金光燦燦白東臨看不見,隻能看見法旨背後一個大大的“極”字。

匡鎮將法旨放在“黑獄”本體之上,一枚枚金色字符緩緩跳出,融入下麵的神秘花紋之中。

花紋吸收了金色字符仿佛活了過來,開始彙聚旋轉,漸漸的形成一個漆黑的漩渦通道。

匡鎮抬頭看向白東臨,巨大的虎目變得肅穆,語氣嚴肅的說道:

“小子,無間角鬥場自古以來做出的裁決懲罰,為了避嫌,所選擇的懲罰場所都是中立,或者是屬於整個修煉界共同把持的地方,黑獄就是這種地方。”

“關押你的二十九層,修為最高者不超過神通境,而且黑獄裡麵環境特殊,很適合體修,你進去就知道了。”

“再加上我給你的信物,五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會有事的。”

“記住,黑獄之中所有層麵相互溝通,可下不可上,不想死就不要往下一層亂跑!”

“五年之後,我會接你上來,親自送你回聖宗。”

“弟子白東臨,謝過二位大人!”

白東臨微微躬身行禮,神色感激的說道,說完之後,縱身一躍跳入漆黑通道之中,瞬間就進入“黑獄”本體之中。

“走走,好久不見了,我們哥倆好好喝一杯!”

“放心吧,有老子看著,這小家夥不會有事的。”

遲岩匡鎮兩個大漢勾肩搭背,說說笑笑,呼吸之間兩道身影就離開了地底。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