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虛實輪轉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三十六章 虛實輪轉

黑獄五十九層,七大城之一青魔城的上方虛空,空間突然微微扭曲,一身黑袍的白東臨跨步而出。

凝神感應,一道不弱於魏池鏗的強大氣息盤踞城中心,白東臨也不多廢話,閉關十日收獲不少,皮也有點癢了,急需一場戰鬥來鬆鬆筋骨。

意念一動雙眼深處濃鬱的白光凝聚,身體周圍光之法則激烈湧動,無數光線仿佛被黑洞吸引一般紛紛投入雙眼之中。

白東臨背後大片虛空光芒突然一暗,雙眼如大日一般閃耀起來,兩道凝練到極致,手臂粗細的光柱從雙眼之中激射而出!

嗡!

光柱掃過之處,空間被恐怖的高溫熾烤得扭曲翻滾,如同熱刀切黃油一般,下方巨大的青魔城被光柱劃過,瞬間一分為二。

轟隆隆!

無數房屋倒塌,連大地都被切割出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切口處被高溫融化成赤紅的琉璃,不少倒黴蛋罪犯在不知不覺中被切成兩半。

啊啊啊!修士強大的生命力讓他們被切成兩半也不至於瞬間死亡,拖著殘軀痛得在地上打滾,無數慘叫聲打破了青魔城往日的寂靜。

白東臨神色淡漠,毫不在意下方死傷慘重的罪犯,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城主府之中。

青魔城城主是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盤膝坐在臥室之中,對激射而來的光柱恍若未聞,任由熾熱凝練的光柱劃過他的身體。

白東臨神色略有意外,他當然沒有寄托於這門“千裡眼”自帶的攻擊神通能傷害到老者,隻見老者的身體仿佛是虛無一般,光柱像是劃過空氣幻影,沒有對老者造成任何傷害。

老者睜開雙眼,身影一動瞬間出現在白東臨身前百丈之外,雪白的須發隨風飄揚,臉色溫和,雙眼卻異常陰毒,盯著白東臨緩緩開口說道:

“老夫杜古,不知哪裡得罪了小兄弟,要對我青魔城下此毒手?”

感應到白東臨不過是一個神通境體修,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杜古背在身後的雙手緩緩鬆開法訣,十日前魏池鏗被未知強者擊殺,讓他們剩下的這幾個城主都有點提心吊膽。

他們不得已建立了攻守同盟,如果遇見了那位未知強者,皆可傳訊召集眾人一同迎敵。

而白東臨不過是一個神通境,顯然不是那個未知強者,杜古自然沒有了召集另外五人的打算。

白東臨雙眼微眯,原來如此,近距離感應了老者的氣息,他也明白了這杜古剛才是如何躲過光柱的攻擊。

這杜古不是體修,而是洞虛境氣修,洞虛境最大的特點就是洞徹了虛實輪轉。

本來為實體的肉身可以化作虛無,本來是虛無的法相可以化作實體。

想到此處白東臨眉頭微皺,相比於體修魏池鏗他覺得這杜古更令他頭疼,魏池鏗在沒有動用全力的情況之下,他還能與之打得有來有回。

而這杜古,洞虛境氣修的特殊保命能力,麵對低階修士可以說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隻要虛化,不是同境界根本傷害不到對方!

想要傷害到洞虛境氣修隻有同樣領悟虛實輪轉的氣修,或者是升華過生命本源之光的神源境體修。

難道又要用奧義殺招?

白東臨微微搖了搖頭,還是那句話,他的目的不是殺人,他隻是想找一些刷能量的工具罷了,順便磨煉一下自身。

看著白東臨一直盯著他猛瞧又不搭話,杜古眉頭一皺,他不在乎白東臨破壞了青魔城,也不在乎其殺戮自己的屬下。

如果不是心疼能量,他都不介意每天殺一些罪犯解悶,要知道這絕靈之地對他們氣修的克製可是非常強的,不到迫不得已他是不想動手的,他還想多苟延殘喘幾年喃。

白東臨心思流轉,關於洞虛修士的種種特性一一浮現腦海,片刻之後眼睛一亮,看著已經不耐煩了的杜古說道:

“老頭,在下白東臨,請不要誤會,我不是針對你青魔城,我到此隻有一個目的。”

“隻是想打死你而已!或者被你打死!”

白東臨說完咧嘴一笑,體內物質瘋狂燃燒,極儘升華的瞬間,一步跨出,虛空之中頓時布滿密密麻麻的身影,將杜古圍在中間。

“眾星隕滅拳·一千!”

施展咫尺天涯·鏡像之後,一千個白東臨同時發動猛烈攻擊,無數拳影瞬間將杜古所在的空間覆蓋,沒留下一絲死角。

空間激烈震蕩扭曲,隨後破碎,無數細密的空間裂縫遍布虛空。

杜古背負雙手站立在原地,不閃不避,拳影與空間裂縫將他整個身體都覆蓋,溫和的表情也變得陰沉無比,這家夥,是哪裡來的土包子,沒聽說過洞虛境修士嗎?

無數拳影以及空間裂縫都被杜古直接無視,攻擊再強又如何,兩者根本不在同一個維度,不能傷害他分毫。

杜古一步跨出,虛幻的身體瞬間穿過無數攻擊,出現在遠方的虛空之上。

“小子,雖然不知道你使用了什麼禁術,讓不過神通境的你能發揮出這麼強大的攻擊,但是你太無知了,連洞虛境的特性都不知道。”

“也罷,既然你一心求死,老夫就浪費許些能量,成全你吧。”

杜古說完,單手掐動法決,虛空之中無數法則開始激烈波動,洞虛境以實化虛的特性可不止是保命,在化虛的同時相當於身融天地,對天地法則的感應以及操控能力,都會大大提升!

氣修的攻擊需要引動天地靈氣以及各種各樣的法則,兩者融合就能釋放出恐怖的攻擊,而在這黑獄之中,絕靈之地,對氣修的克製性太強了。

他們隻能使用體內不多的能量,與天地法則融合攻擊,不僅僅威力要弱很多,對他們的消耗也非常大,所以杜古是真的不想動手,可惜這白東臨實在是太囂張了,令他心裡不喜。

杜古體內的法相微微閃爍兩色法則光芒,極其吝嗇的調動了體內的一絲能量,冷喝一聲:

“風火龍卷!”

一片赤紅的火海瞬間將白東臨籠罩,隨後天地之間刮起青色颶風,風助火勢,火海的顏色變得更加猩紅。

片刻之後,一道接天連地的巨大火龍卷將白東臨籠罩其中,龍卷風呈現青紅二色,其中隱隱有法則鎖鏈浮現,威力變得更加恐怖。

白東臨被恐怖的吸扯之力死死的禁錮在龍卷風中心,周圍空間激烈湧動,裂紋遍布,咫尺天涯已經不能施展,布滿虛空的鏡像全部消失。

無數粗大的青色風刃連綿不絕的劈砍在白東臨身上,他堅硬無比的身體也被斬出道道傷口,炙熱的血紅火焰瘋狂的焚燒著他,鮮血剛剛溢出就被焚燒成虛無,血肉逐漸化作焦炭。

白東臨心裡微喜,不做反抗,任由龍卷攻擊,默默的吸納著體內憑空出現的強化能量。

不過這洞虛境氣修還真是強大喃,如果在外界就更加恐怖了,完全就是一個開著無敵狀態的移動炮台!

而且連法相都還沒有動用,群體殺傷能力,氣修確實要比體修強大。

不過是最簡單的風火法則應用,在絕靈之地都能發揮出這麼恐怖的力量,確實厲害,用來刷能量再好不過了!

良久之後,風火龍卷能量耗儘,開始緩緩消散,大地之上被摧毀成一片廢墟,被風刃斬出無數裂縫,岩石土壤被灼燒成赤紅琉璃。

杜古神色微緩,在他的感應之中白東臨的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一個神通境修士而已,沒道理能活下來。

“老頭,你在看哪裡呢?”

白東臨的聲音突然在杜古背後傳來,一道凝練至極,彌漫著破滅刀意的紅線從杜古身上劃過。

紅線如同劃過空氣一般,瞬間穿過杜古,留下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狠狠的斬在大地之上,無聲無息間,大地裂開一道深不見底的漆黑裂縫。

“嘖,真是謹慎又惡心的老頭!”

白東臨立於虛空之中,黑袍被風刮得獵獵作響,雙眼微眯,癟嘴說道。

身為偷襲大師的他,顯然對這次偷襲失敗很不爽。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