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六十三章 血紅祭壇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六十三章 血紅祭壇

“白兄,你沒唬我?”

不是他不相信白東臨,這實在是太離譜了,他跟在白小小身後進入血紅通道,前後不過一刹那的時間,這就過去十萬年了?

白東臨沉默不語,依然麵無表情的看著神無缺,眼神淡漠。

神無缺被盯得心裡一突,已經相信了白東臨的話,他這位白兄的模樣確實跟以前大不一樣,以前隨時都是麵帶儒雅隨和的笑容,如今卻如此淡漠,看起來比他還要冷上三分,肯定是被困此地時間太久,導致性情大變了!

“白兄,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吧,為何會如此?”

白東臨微微點頭,盤膝坐在地上,整理片刻思緒後開口說道:

“我當初與你的想法一樣,也以為血紅通道之後隻是一個秘境而已,所以並沒有阻止白小小的胡來,可當我進入這地方之後,才發現事情並不簡單,我們被降維了!”

“我已經確定,這個世界是一個低維世界,準確的說是一個二維世界,我們現在的真實情況就如同存在於書本上的內容,一本小人書。”

“這裡沒有空間,沒有質量,更沒有時間!”

說到此處白東臨舉起右手,無窮無儘的法則開始環繞手掌出現,隨後所有法則凝結成一點猛然爆發,一個微型的無限宇宙出現在白東臨的掌心,微微旋轉。

下一個瞬間,掌心宇宙的時間流速被提高無數倍,瘋狂擴張,熵增至極限後歸於熱寂,整個宇宙都陷入漆黑冰冷,最後如同泡影般消散。

“這個二維世界裡一切法則都是虛假的,在這裡,隻要我想,創世滅世不過動念之間。”

“可惜,這一切都是虛妄而已,小人書上的內容,畫得再厲害,還能影響真實世界不成?”

“維度屏障,次元壁,可沒那麼容易突破。”

一旁的神無缺看得目瞪口呆,二維世界沒有時間存在,那麼時間就毫無意義了,外界一刹那,這裡無論是過去十萬年還是百萬年都有可能。

這裡的一切都可能是虛假的,但是他們的意識卻是真實不虛的,我思故我在,這樣說來,白兄這十萬年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難怪白兄會變得這麼冷漠,這很合理,如果換做是他非得瘋了不可!

白東臨微微搖頭,看穿了神無缺的想法,他當然沒有性情大變,無為神魂本就如此淡漠,區區十萬年而已,如果是至惡至善神魂在此,可能會對其意識有點影響。

但他無為神魂的本質特性是大道,心似大道,無為,無情,至公,對大道而言,十萬年的時光流逝,留不下一絲痕跡。

這二維世界很詭異,他的意識能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卻對他的本身沒有絲毫影響,神魂並沒有衰弱分毫,這不是不死不滅的作用,隻因為這裡的時間是虛假的。

死兆也一樣被降維,現在就像是一柄被畫出來的黑色長刀,普普通通,其本源世界徹底失去感應,所以也不能將白小小與小紫放進去,隻能將它們的意識徹底封禁。

他倒是可以很輕易的脫離此地,隻要自滅神魂,在不死不滅的作用下,神魂自然會在本體之中複活。

可如果這樣做,白小小與小紫還有死兆就會永遠的失落於此,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索性這裡也影響不到無為神魂,他就一直在這個二維世界呆著了,同時四處探索脫離此地的方法。

他除了探索出去的方法以外,也無其他的事可做,這個二維世界天地法則都是虛假的,沒辦法修煉。

不僅如此,他甚至連參悟推演自己腦中的知識都不行,一想就錯,一念就繆,他這十萬年來確實挺無聊的,特彆是在知道了離開的方法之後。

也隻能在此地等候神無缺的降臨了,是否能離開這個低維世界,神無缺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看著還在驚詫之中的神無缺,白東臨繼續說道:

“脫離此界的方法我已經找到,不過卻需要你來執行,是否能離開就全看你了!”

“我?”

“沒錯。”

白東臨說罷也不理會神無缺眼中的疑惑,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意念一動,周圍的景象開始飛速變幻。

並不是他們在移動,兩人依然盤膝坐在原地,而是整個二維世界都在以他們為核心挪移,片刻之後周圍景象停止變幻。

“這裡是?!”

神無缺神色震驚的站立而起,眺望遠方,隻見前方無邊無際的平原之上,無窮無儘的骸骨堆滿整個平原,這是一片看不見邊際的骨海,這些骸骨皆是跪伏在地,朝著同一個方向,平原的中心。

在他們兩人的位置,哪怕是隔著遙遠的距離,也能看見平原中心聳立著一座巨大的祭壇,祭壇是最常見的四麵祭壇,通體呈現血紅之色。

“這些年我踏遍了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那個祭壇是我唯一不可窺探之地,如果我所料不差,離開的方法就在祭壇之上。”

“至於這片骨海,想必就是兵界的遺民了,也不知道他們是遇見了何等可怕的敵人,哪怕是躲進了低維世界,也逃脫不了被抹殺全族的厄運。”

說到此處,白東臨淡漠的眼神也浮現一抹凝重之色,這種手段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要知道這二維世界可是連聖宗老祖的目光都被瞞過的。

不過他知道的信息還是太少,也不能妄下結論,修煉界的手段數不勝數,能做到這種程度,還不能說明對方的實力就超過了混元無極境。

兩人進入骨海,往中央祭壇走去,神無缺一邊走,一邊仔細打量周圍的骸骨,發現這些骸骨的品質不低,其中不乏強者。

而這些強者也如同凡人一般,儘皆跪伏在地,悄無聲息的死去,周圍沒有一絲掙紮反抗的痕跡。

這片骨海太過巨大,哪怕兩人的速度極快,也花了不短的時間才來到血紅四麵祭壇之下。

走近了才發現,這祭壇的外圍還有一層若隱若現的光膜籠罩,光膜上有無數細小的字符流轉,這些字符是一種未知的字體,與神無缺意外獲得的那一張殘頁之上的字體一樣。

也就是這一層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光膜,擋住了白東臨,其堅固程度可以稱得上堅不可摧了,白東臨用儘了手段,也不能傷之分毫。

“神無缺,你祭出的那一張殘頁,打開了這低維世界,它指引著你來到這裡,已經將你視為傳承者,隻有你能打開這層光膜。”

神無缺心中唏噓不已,果然,十萬年的孤寂還是讓白兄性情大變了,以往對他都是親切的以神兄相稱,如今卻是叫他全名了。

在白東臨的注視之下,神無缺隻是思考了片刻就走上前去,從一開始進入這裡,從頭到尾他都是跟著白東臨的指揮走。

他當然也懷疑過,並不是說他不信任白東臨,這隻是一個修士最基本的謹慎,萬一這個白兄是彆人冒充的呢?又或者這一切都是幻覺呢?

這鬼地方如此詭異,發生什麼情況都有可能,他之所以這麼輕易的就相信了麵前這個不知真假的白兄,原因全部都在他的神海之中。

本來已經在赤紅石壁上化作虛無的殘破紙張,此時竟然又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神海裡。

這一頁殘破紙張與他神魂相連,仿佛賜予了他某種權柄,在這二維世界之中的權柄,他就是憑此確認了麵前的白東臨是真實的,白東臨所說的話也都是真的,麵前的血紅祭壇確實是在等他,也隻有他能破除祭壇外的屏障。

這一切他並沒有告訴白東臨,因為他發現自己有點看不透這個白兄了。

為何在黑獄呆了五年,實力反而突飛猛進?為何神魂要寄宿在白小小身上,神魂離體本體不會有事嗎?而白東臨的本體肉身又乾嘛去了?

種種疑問彌漫心間,他也不好開口詢問,神無缺隻覺得這白兄太過神秘了,對此他心裡有點莫名的顧慮,本能反應之下,他不知不覺的就保留了一些東西。

神無缺來到屏障麵前,緩緩伸出手掌貼在光膜之上。

本來若隱若現的光膜瞬間化作實質,金色光芒閃耀,其上無數字符開始遊動,往神無缺手掌彙聚。

片刻之後,無數字符凝聚成一個小小的“兵”字,隨後光膜一陣閃爍,緩緩打開了一道光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