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浴火的未来

1个月前 作者: 微叶梧桐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浴火的未来

游戏时间Pm21:34

西北大陆,托里尔城邦东境,河狸镇,硬座酒馆

“噗嗤,噗哈哈哈哈哈!”

阿拉密斯用力拍打着桌子,促狭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虽然已经简单处理过伤口而且好好洗漱了一番,却依然显得有些狼狈的墨,狂笑道:“所以你其实并不是想寻死,而是想要出去透透气才一路杀到地穴最底层的?亲哥啊,你咋就不想想,谁特喵会在试图返回地面的时候走下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墨:“……”

正扑腾着小翅膀悬停在墨的身边,身材娇小、穿着袖珍礼服、有着一头蓬松银发的少女一边在后者脸颊上涂抹着散发着泥土芬芳的褐色药膏,一边没好气地瞪了几乎笑出眼泪的阿拉密斯:“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墨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这个当队长的不安慰人家也就罢了,怎么还补刀呐!”

虽然嘴上说着只会在‘浴火冒险者’小队里挂名,但这段时间却一直在帮衬着后勤工作(在冒险者协会蹲性价比高的任务、采购消耗品、打扫房间)的无念因为在现实中已经是低龄剩……呃,前途无量的女研究生了,所以对一行人中唯一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听说只有二十岁墨还是非常照顾的。

所以,尽管她在刚刚得知墨险些死在一个低阶任务上的原因时同样笑得十分夸张,甚至宛若季晓鸽附体般满地打滚到耗去了大半体能值,但在重新找回理智之后,无念还是很贴心地阻止着阿拉密斯的补刀行为。

“不是我补刀……”

阿拉密斯抹了把眼泪,原地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往自己嘴里灌了口最多只会让玩家感到微醺的低度数麦酒,咂着嘴说道:“主要是这事儿实在太特么离谱了。”

“唉,要是在‘那边’就好了。”

波多斯吸了吸鼻子,一边用自己那不干不净的指甲剔着牙,一边摇头晃脑地感叹道:“我前些日子刚给媳妇那边的大侄女买了块小天才电话手表,说真的,我觉得墨比那丫头更需要这东西,人家孩子虽然才六岁半,但已经能每天早上独立去距离自家长达二百米远的学校了。”

墨:“……”

虽然不知道啥是‘小天才电话手表’,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经常能从身边这些人口中听到很多奇怪名次的墨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他同样也能猜到那东西大概是干嘛的,因为实在无法反驳,所以只能继续保持着沉默。

“哎呀!你们俩太欺负人了,墨也很不容易啊!”

妖精少女愤愤地对波多斯挥了挥小拳头,然后转头看向坐在靠窗的角落,正默默剔着鱼刺的捕鱼人:“殇殇你也帮忙说两句嘛。”

有着一头紫色短发的半龙人少女抬起头来,微微颔首:“噗嗤——”

不得不说,这一声笑着实是有点不厚道了。

墨:“……”

无念:“……”

阿拉密斯/波多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抱歉,我情不自禁。”

渝殇眨了眨眼,用完全没带有一点歉意的表情对墨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清爽明朗地微笑:“迷路这种事很常见啦,很多人的方向感其实都不太好,你不需要太在意。”

墨顿时眼前一亮:“真的?”

“真的。”

渝殇用力点头,然后低下头继续用筷子拨着面前的鱼刺:“不过方向感差到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嗯,别在意,我的人生还很长,以后可能会遇到更多,你肯定不会是哪个最糟的……大概。”

“啧啧,大概。”

阿拉密斯咂了咂嘴。

“是大概啊……”

波多斯也抱着膀子感叹了一句。

“嗯,是大概呢。”

帮忙上完了药,重新飞回波多斯肩膀上的无念用力点了点头。

墨:“……”

总而言之,这就是‘浴火冒险者小队’这段日子的日常,大家早睡早起、各司其职、各负自责,阿拉密斯、波多斯和墨人通常会在起床(上线)后立刻着手开始处理无念物色好的任务,然后就这样忙上一整个白天。

而在这段时间里,不知不觉成为后勤大主管的无念则会按照‘寻找明天的任务’、‘找路过镇子的吟游诗人听故事’、‘去藏书量少得可怜的图书馆中挑选读物’、‘恶补无罪之界的世界观’、‘去自己喜欢的那棵树上看书’、‘随便找个地方发呆’的优先级展开活动,度过紧凑而充实的一天。

至于最后入伙的渝殇,她要么就是在河狸河附近的随便某个地方钓鱼,要么就是在成员少到可怜且(抛开精灵等长生种后)平均年龄大于五十岁的捕鱼人行会活动,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但凭借这位姑娘高超的钓鱼手法以及远超波多斯与无念,足以跟阿拉密斯分庭抗礼的烹饪技巧,众人这段时间的伙食水准可以说是直线提高,这也是波多斯和墨愿意特地在任务之余花时间为她挖鱼饵的核心原因。

除此之外,无念和渝殇这两位非战斗人员偶尔也会帮忙做一些寻找阿猫阿狗或者清理街道之类的小任务,虽然报酬并不高,但积少成多也是一笔颇为可观的收入,而且也有助于提高‘浴火冒险者’小队的等级。

等到了晚上,大家则会聚在这间名叫硬座的酒馆中,在享受晚饭(一条烤鱼+一条随机做法的鱼+几样便宜的配菜)的过程中胡吹瞎聊,然后这一天基本也就正式结束了,身为队伍中唯一一个nPc的墨需要睡觉,而波多斯和阿拉密斯也不会像主流玩家一样玩满24小时,前者要给老婆准备夜宵,后者也要为了生计赶稿,所以两人通常都会在游戏时间十一点,即现实时间三点前下线。

而无念和渝殇这两位姑娘则会玩得比较晚一些,所以是这支小队中唯二拥有游戏夜生活的存在,至于内容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渝殇陪着无念一起在房间里看书,就是无念陪着渝殇在河边钓鱼,再不然就是聊一些女孩子之间的私房话。

综上所述,就像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冒险者小队一样,这段时间以来这一行五人的日常都是这种颇为轻松愉快的节奏,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种日子至少还能再维持……

“一个月吧,我昨天上了一下那边的号,大家伙的开荒进度还不错。”

吃饱喝足的阿拉密斯宛若一只真猫般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托着腮帮子说道:“大多数俱乐部和工作室基本都转战这边了,比较有战斗力的算上咱们这边也就剩个两三家,有完整编制的一线精英团只有咱们,不出意外的话首杀基本跑不了了,可惜呀,咱俩是上不了电视咯。”

半靠在椅背上的波多斯打了个哈欠,撇嘴道:“都多大岁数了,你还稀罕那个呢?能不能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出息。”

“比你有出息就行。”

阿拉密斯轻哼了一声,被波多斯传染的也打了个哈欠:“总而言之,等那帮贱人把首杀拿到手之后,咱们浴火就该正式进驻这边了,傻辶威武直接带一、二团一起过来,替补团也有不少踊跃的,加一起得有八十多号人,到时候怎么说?”

波多斯眨了眨眼:“到时候……”

“先别到时候了。”

无念有些不爽地拽了两下波多斯的头发,皱着鼻子说道:“你们俩能不能别自顾自地说那些我们听不懂的呀,你看墨都无聊的快要睡着了。”

“附议。”

渝殇一边翻着手中那本无念从图书馆给她翻到的《你所不知道的奇怪鲫鱼·圣历9013年新编版》,一边淡淡地说了一句。

“呃,我倒是没觉得无聊……”

虽然没胃口但还是被无念逼着吃了小半条鱼的墨摇了摇头,有些虚弱地笑了笑:“就是稍微有点累。”

“啊,毕竟迷路了呢……”

“嗯,迷路了那么远……”

“迷路太久了,正常……”

“是迷路啊,那还好……”

四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令人心塞的感叹。

墨:“……”

“不过虽然墨迷路……呸,我是说虽然墨有点累了,你俩好像也听不太明白的样子,但有些事我和波多斯还是想稍微提两句的。”

阿拉密斯轻咳了一声,并没有从善如流地转移话题,而是难得用严肃地口吻说道:“首先,墨,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你应该也察觉到我们四个并不是什么正常人了吧?”

岂止是不正常,简直相当的不正常。

环视着面前这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都‘极具个性’的伙伴,墨难得在心底吐了个槽,不过他知道阿拉密斯指的并不是那种常规意义是的‘不正常’,所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嗯,毕竟你们也没有很刻意的掩饰。”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我俩之前琢磨了半天,觉得还是应该把咱这些‘外地人’的事跟你说明白,不过今天就算了,今天的重点不是这个。”

波多斯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墨的肩膀:“这两天我或者阿拉密斯会找时间告诉你的,毕竟就像你说的,咱一开始也没打算瞒着你,只不过这事儿解释起来比较复杂。”

墨莞尔一笑,微微颔首道:“好。”

“那么,接下来就是正事了,你们……呃,墨不算,无念和渝殇你俩应该已经发现了,我和波多斯是浴火的人。”

阿拉密斯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帅呆了的笑容,矜持地扬起嘴角:“就是那个浴火。”

波多斯也挺起胸膛,难得没有拆阿拉密斯的台;“没错,就是那个浴火。”

“你俩没事儿吧?”

无念歪了歪脑袋,眨眼道:“咱不是一直都叫浴火吗?名字可是你们取的哎。”

“不,从他们的语气来看……”

渝殇轻轻扣上了手中那本已经很有年代的鱼类图鉴,沉吟道:“,那个浴火应该是个挺出名的东西。”

东西?

阿拉密斯的嘴角不易察觉地抽了抽。

“诶?是这样吗?很出名吗?”

无念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睛,好奇地转向表情淡定的捕鱼人少女:“殇殇你知道吗?”

“不知道,没听过。”

渝殇摇了摇头,然后向阿拉密斯发动了第三段连击:“那是啥?”

“我还以为咱们挺出名的……”

猫男盗贼猛地一头砸在桌子上,发出了‘呯’的一声。

“时代变了,真的变了。”

波多斯也是长叹了一口气,满脸沧桑地感慨道:“唉,所以说人啊……不能不服老啊……”

“噗嗤~”

“哈哈哈哈!”

结果就在下一秒,渝殇和无念忽然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对两人说道:“逗你们的。”

“诶!”

阿拉密斯的猫耳顿时支棱了起来,惊喜道:“你们原来都知道吗!”

“不……我是真不知道……”

墨苦笑着举起了手,随即补充道:“不过阿拉密斯你们可以接着说,回头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就行,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说的那个‘浴火’跟你们自称是‘外地人’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应该会更好解释一点。”

阿拉密斯特别感动地看了墨一样,夸张地叫道:“哇,墨你要不要这么善解人意!我要是个姑娘肯定直呼giegie!”

墨当时就是一懵:“啥giegie?”

“gay,在精灵语中有同性恋人的意思。”

渝殇一般正经地指着阿拉密斯,对墨正色道:“他想表达的大概是自己爱上你了。”

阿拉密斯面色一僵,然后盯着渝殇的手指呲了呲牙:“信不信我咬你?”

“可以,如果你不介意被举报性骚扰的话。”

“我会咬的很纯洁。”

“我会举报的很坚定。”

“我错了……”

“嗯。”

渝殇点了点头,并在轻易击溃阿拉密斯之后问道:“然后呢,你们说那个浴火怎么了?”

“很快就要进驻这个游戏了。”

阿拉密斯耸了耸肩,摊手道:“第一批人大概有八十个,会在半个月后陆续过来与我们汇合,波多斯觉得托里尔城邦这边还不错,蛮适合做根据地的。”

“所以呢?半个月后我就可以退队了吗?”

“不,恰恰相反,我和波多斯想问的是,你们三个要不要正式加入我们?”

“正式加入浴火?”

“对。”

“你说的算吗?”

“咳,其实在这个游戏之前,我一直都在用‘打字战士’这个ID,没错,我就是浴火公会的会……”

“还给我。”

“啊?”

“把凶棘鲨还给我。”

“啊?!”

“还我。”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