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十年

1个月前 作者: 武辰佑
番外(七) 十年

帝丹高中。

“小哀,你还真受欢迎啊!”

一个长相不错的女高中生对站在她身旁已经成为高中生的小哀说:

“这个星期又收到好几封。”

“受欢迎有时候不一定是好事。”

说着,小哀把在鞋柜里找到的信拿出来。

信是用粉色信封装着的,封口处还有一个大大的爱心。

不用打开信封,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封情书。

她都没打开看的心思,直接将其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旁边的女高中生见此便摇摇头,叹了口气,说:

“又有一个男生要心碎咯~”

在小哀身旁的步美回想了下这周的情况,说道:

“这周应该是第六个了吧?”

“我早就说过我有男朋友了。”小哀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并没有隐瞒她有男朋友这件事。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给情书,那就应该做好心里准备。

而且,这又不是第一次。

前面那么多拒绝的例子呢,送之前就应该预料到这一结果。

“小哀,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你到底喜欢光佑那家伙什么啊?”女高中生问道。

提到光佑,小哀的唇角便是有一道浅浅的笑意浮现,她回答道:

“他的全部。”

“尤其是喜欢他喜欢我这一点。”

岁月不居,时间如流。

十年已过,当初还是小学生的光佑和小哀,如今已踏入高中的校门。

与十年前相比,小哀外貌方面的发展轨迹和没服下aPTx469之前一样。

毕竟是同一个人。

她变化最大的是生活方面。

在还是“宫野志保”时,她小时候就到国外留学,在没有朋友的情况下学习各种知识。

之后回到日本,负责研发aPTx469.

而在这可以说是重启的十年里,她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童年。

有亲人,有朋友。

学习方面就更不用多说,她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

再加上她精致的容颜,这十年的生活中,即便她对外的态度比较冷漠,也不影响她的高人气。

相比之下,光佑就显得普通很多:

成绩在班级中算中等偏上一点。

没人看到他表演过什么才艺。

穿着方面差些意思。

存在感稍弱。

在女高中生的眼里,光佑唯一能拿出来说的,大概只有他的高颜值,以及对小哀的那份情意。

不止是她,许多人印象中的光佑就是这样。

“那些男生得羡慕死光佑了。”

女高中生瞄了眼某个在角落观察情况的男生,感叹道:

“明明看上去没什么竞争力,却怎么也竞争不过。”

送情书的男生里,长得帅还有才艺的不是没有,但他们的情书也一样没有逃过进垃圾桶的命运。

对此,小哀没有解释,只是说:

“因为他是他,独一无二的。”

在外人眼中,光佑除了外貌之外很普通。

实际上,只有她和一部分人知道,光佑是不想高调。

他当时的原话是:

“高调?高调起来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我一不缺钱,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三不要名气,没必要高调。”

“不过有人要是因为我的‘普通’过来找麻烦,那我也不介意上演一场扮猪吃虎的戏码。”

“小哀,城之内,我们快点走吧。”步美催促着名叫城之内的女高中生,“光佑他还在等我们呢。”

“等她呢。”小哀下巴微扬,示意了下城之内。

“走吧走吧。”城之内关上鞋柜门,和小哀一起往校门口走去。

...

此时光佑正靠在校门口的墙上。

他表情淡然,可手却握紧了口袋里的东西。

显然,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走吧。”

听见小哀的声音,光佑这才回过神,抬头对她说:

“行,那我们走吧。”

今天他约小哀到多罗碧加乐园那边玩。

正巧今天乐园那边有活动,步美还有他和小哀的同班同学,也就是叫城之内的女高中生也要一起去。

他是没什么意见,人多热闹些。

在前往乐园的路上,小哀有些不解的问光佑:

“怎么突然想去乐园玩了?”

乐园很早就宣传过今天有活动,但两人刚开始没打算去,可后来光佑突然喊她去,所以才问的。

“因为,今天在乐园有个特殊的活动。”光佑卖了个关子,回答的跟没回答一样。

“又搞神秘。”小哀撇撇嘴,“都十年了,还是这样。”

别说这十年里,就光说十年前两人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里,光佑就搞过好几次神秘。

现在又来。

不过她也就吐吐槽,倒是没什么意见,说:

“行,那我就看看今天那边有什么特殊的活动。”

...

玩了将近两小时,有些累的众人坐在乐园内的甜品店前边吃甜点边休息。

“我记得十年前这个位置是个电玩厅。”光佑扫视周围,把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的进行对比。

“不过现在好像搬出去了。”

“可惜,要不然还能再拍张大头贴。”

不只是他们,乐园在十年里也发生过许多变化。

要不是这十年里,他和小哀基本每年都会来几趟,估计他也认不出电玩厅原本的位置。

“在那边还有个卖帽子的店铺呢。”小哀凭着记忆,指了下一个方向,对光佑说道。

“你们竟然还记得这种事。”城之内有些惊讶,“而且都十年了,还记得那么清楚。”

“不是记得这种事。”光佑笑着摇摇头。

“只是忘不了那天而已。”小哀接着解释了句,不过她之后并没把那天发生过什么说出来。

那天发生了许多事。

但凡经历过那天晚上的意外,就绝对忘不了。

突然,仿佛想起什么,光佑三两口把蛋糕吃完,对小哀说:

“小哀,去坐旋转木马么?”

“好。”小哀没怎么想就答应下来。

她问其余两位:

“你们去么?”

“你们两个先去吧。”城之内用勺子挖了一勺蛋糕放到嘴里,回答道,“我和步美吃完过去找你们。”

“行。”

两人的回答正中光佑的下怀,应了一声后,他就和小哀前往旋转木马。

留下来的城之内则十分好奇的问步美,光佑和小哀所说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步美也挑了些方便说的和城之内说。

...

自从园子家的铃木财团把乐园收购,乐园面积扩了不少,引进了不少游乐设施,也打造了许多特色项目。

可无论别的项目再怎么变动,旋转木马这种经典项目还是保留着的,而且人气丝毫不减。

排队时,光佑回想起那天,就面带笑容的不停碎碎念:

“人真多。”

“别的项目那么多,为啥不去玩别的呢?”

“慢慢等呗。”小哀偏过头看了眼光佑,说道。

这话才刚说出口,那天在旋转木马前排队的景象就浮现在她的脑海,

和那天一样,她也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角也有着一抹笑。

排了几分钟的队,两人终于进入了游玩的区域。

两人游玩之前虽然没有约好,但到最后,两人确实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和当年相同颜色的木马。

悦耳的音乐声响起,旋转木马缓缓启动。

机器旋转,带起一阵微风,吹起了小哀额前和两侧的头发。

此时的光佑坐在木马上,满脸笑容的对坐在旁边木马上的小哀说:

“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就在想,等十年后,我一定要和你再玩一次旋转木马。”

想起光佑路上说的,小哀就压着唇角的笑容,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特殊活动?”

“嗯...”光佑思索片刻后点点头,“算是。”

“我还以为还能再特别点呢。”小哀心里挺开心,但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摆出嫌弃的样子。

傲娇这性格,她十年都没改掉。

对此,光佑只是笑了笑。

“叮铃铃~”

伴随着清脆的提示声,旋转木马渐渐停止旋转。

“旋转木马?”小哀问道。

“嗯。”光佑点头应下,向她伸出了手。

两人牵着手,再次来到旋转木马的入口出排队。

这次等待了快十分钟才排到他们两人。

还是那两匹木马。

“请各位扶好,在游玩过程当中不要随意走动,旋转木马马上开始。”

工作人员的提示声宛如穿越时空,从十年前来到现在。

声音落下的那一刻,旋转木马的机器开始旋转起来。

当小哀转头看向她旁边那匹蓝色木马时,如她所料的,她果然没有见到光佑的人影。

下一刻,她感觉背后多了一个人,腰间多了一双手。

这次,她有准备。

在那双手抱住她时,她的唇角悄然勾起。

她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被抱住时脑海一片空白。

她就和十年前一样,问光佑:

“你干什么?”

一切都和十年前一样。

她并没有得到光佑的回应,只感觉光佑把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这让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光佑呼吸时产生的气流喷在她的脖颈上。

“真是...的...”

这句话她还没说完,意料之外,不同于十年前那一刻的事情发生了。

以至于让她无法将那句话流畅的说完整。

她冰蓝色的眸子中倒映着一抹耀眼的光泽。

那是一颗钻戒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来的光泽!

紧接着,她听见身后抱住她的那人用温柔的语气对她说:

“小哀,其实这才是我给你准备的特别活动。”

“我们两个已经相识十年,经历过许多事情,也都走过来了。”

“我相信,我和你的相遇并不是随随便便,而是命中注定。”

“注定让我来到这里,注定让我遇见你,注定由我来陪你走过这一生。”

“不瞒你说,在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我会有恋爱,会有陪伴人一生的想法。”

“而在遇见你之后,我想到恋爱,想到陪伴一个人一生这些事时,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

“借用十年前我给你写的一封情书中的一段内容。”

“我希望当我们白发苍苍时,我们两个能够坐在温暖的壁炉旁,翻着相册,看着录影带,回想年轻时的事情。”

“十年前,我在那次求婚当中和你说,我打算再求一次。”

“也就是现在。”

“小哀,嫁给我吧...”

把这句话说出口的那一刻,光佑感觉他眼角有些热,没有任何预兆的感觉喉咙有些堵。

此时的小哀脑海一片空白。

她长又翘的黑色睫毛微微颤动着,下方冰蓝色的眸子此时宛如一汪清晨时被薄雾笼罩的清泉。

原本平稳的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

她回过神,伸出左手无名指,从那枚钻戒当中穿过,将其戴在手上。

“好。”小哀轻点下巴,语气温柔。

简简单单的一声“好”,在光佑的耳中却比任何情话还要动人。

那一刻,光佑放任自己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放任那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什么表情管理都已经被他丢在一旁。

不仅是他,小哀也是如此。

那一滴晶莹从她的眼眶,顺着脸颊滑落到她向上扬起的唇角。

“叮铃铃~”

清脆的提示声响起,旋转木马慢慢停止旋转的同时,两人缓过神,稍微收拾了下内心复杂的情绪。

两人携手离开旋转木马的游玩区,走向不远处看完求婚全程,满脸“姨母笑”的步美和城之内。

十年之前的那天,他表白了。

十年之后的今天,他求婚了。

最重要的是,她答应了。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