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3章 虚空流河的源头(六续)

22天前 作者: 睡秋
第2113章 虚空流河的源头(六续)

岌岌可危的元木界已经容不得梅静雅再作迟疑,只听她大声道:“是星辰之核和星辰之幕。”

商夏闻言心中一动,问道:“何为星辰之核?何为星辰之幕?”

梅静雅摇头道:“当日虚空流河泛滥,星主骤然降临,又与聚星海高手勾结,东辰星区诸位七重天上尊事先毫无准备,元贞天域被混沌浊流瓦解,期间山牢上人曾隔空质问星主为何与聚星海之人勾结,又询问他如何才肯放过元贞界,而星主当时的回应则是要山牢上人交还星辰之幕。”

梅静雅上人说着看了商夏一眼,见他不置可否,于是只得继续说道:“山牢上人则回应道此乃星主与他师长一辈的恩怨,他并不知晓星辰之幕的存在。”

商夏听到这里看了对方一眼,道:“双方之间的对话并未提及星辰之核?”

梅静雅接着道:“提及星辰之核的乃是聚星海之人!当时聚星海一方一位修为境界当不差于山牢上人的高手突然插话说道,星辰之幕没了重新以星光编织便是,倒是星辰之核得自于星河之中的大日星辰,乃绝无仅有之物,不如星主拿出来与同道分享,诸位同道也必将协助星主重新织就星辰之幕。”

商夏听得梅静雅之言不由陷入沉思,片刻之后他忽然醒悟过来,看向梅静雅道:“没有了?”

梅静雅上人道:“没有了,我只听得这几句。”

商夏又疑惑道:“这些话是只

有你听到,还是东辰星区的其他人也听到了?”

梅静雅不假思索道:“除去山牢上人、星主和聚星海的那位疑似七阶大圆满高手之外,可能只有我听到。”

商夏道:“为什么是你?”

梅静雅上人论修为不过是一位刚刚进阶第四品的七阶上人罢了,在东辰星区数十位七阶高手当中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然则几位七阶大圆满高手之间的交流,凭什么她能够听到,而其他人却听不到?

梅静雅上人在商夏的询问下面露迟疑之色,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是因为元木界的特殊性!元木界最初乃是基于一株虚空异植而诞生的苍界,之后经由位面世界自身成长,以及一代代先辈武者开拓进取而最终成就元级上界。”

“当初的那棵虚空异植虽然不显于世,可实际上却已经与元木界完全融为一体,它的根系融入虚空,成为整座元木界在虚空之中的支点,但也因此而拥有了部分灵异特性。也正因如此,当我作为本界七阶上尊能够支配一部分天地本源意志的时候,便能够借助这些融入虚空的位面世界根系聆听到一些高阶武者间的隐秘交流。”

“当日虚空流河泛滥,混沌浊流连元贞天域都已经冲垮,而元木界本身便是距离元贞天域最近的元级上界,为了牢牢稳固元木界在虚空中的位置,免遭元贞天域之厄,我只能最大程度支配位面世

界天地意志,借助那些融入虚空的无形根系来对位面世界进行稳固,因此也在无意当中听到了星主等人简短的几句交流。”

当听得梅静雅这番话之后,商夏也不由惊叹道:“竟有如此奇事?难怪......不对,元木界的底细除你之外,尚有多少人知晓?”

梅静雅闻言神色一黯,道:“看来商上尊已经猜到了,除去距离近,成为元贞天域的替代品之外,元木界本身拥有的异植特性也是它被东辰星区作为牺牲品而填入虚空流河源头的原因。”

商夏微微点了点头,对于梅静雅所提供的消息,他大致上是相信的。

除去有着星辰之核的佐证之外,梅静雅所提到的星河、星光等,显然不可能是她随口编造的谎言,更何况还有元木界自身的灵异特性。

随着一阵阵轰隆隆的闷响声传来,元木界在虚空流河的源头处下陷地越来越深,混沌浊流对于位面世界的侵蚀也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商夏甚至已经能够以肉眼观摩到从位面世界内部蒸腾而起的天地本源正在剧烈的消耗着。

照这般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怕是整座位面世界都要陷入两大星海世界之间,到时候便是再想其他办法也已经晚了。

见得梅静雅上人用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商夏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准备裂界吧!”

粗暴而简单的裂界,便如寇冲雪一剑将部分州域从位面世界

当中强行切割剥离。

而蓄谋良久的裂界,则如现在的元木界一般,事先早已经将整座位面世界大部分的精华都集中在了部分地域之上,甚至在地脉、空间秘境、世界壁障、天幕屏障之上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等最后时刻的到来,便能够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将这部分精华地域从原本的位面世界当中剥离出去。

而梅静雅和元木界所选择的自然便是后者,而且在裂界开始的情况下,原本甚至都不需要商夏出手,整座位面世界便快速完成了部分精华州域的剥离,并在事先与元木界天地意志沟通和支配的情况下,将剥离出来的精华州域快速浮空而起。

所有的这一切看似都异常顺利,可实际上真正的考验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甚至就连元木界内部妄图通过裂界的方式来保留元木界精华,保留传承,可能事先东辰星区不少势力都已经有所察觉。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东辰星区一方,还是聚星海一方,又怎么可能会让元木界轻易得逞?

当裂界刚刚发生,剥离出来的部分州域浮空而起的一刹那,一只巨掌便已经突破混沌浊流的封锁隔空按压了下来。

能够无视混沌浊流的侵蚀而肆意出手的,也只有修为达到了七阶后期的存在。

然而不等那巨掌拍落,在商夏的感知当中,一道道无形的根须从元木界周边的虚空当中延伸出来,在浮空州

域的上空结成一重重无形的屏障。

伴随着一根根虚空根须的断裂,一阵阵的虚空震荡搅动着空间,将浮空州域震得一点点跌落,但最终到底还是没有令那巨掌落在浮空州域之上。

这一次,梅静雅上人没有用商夏出手,而是调动了元木界最后残存的天地之力,挡下了这相当于七阶后期高手的一击。

然而他们的危险远未结束,因为部分州域剥离,元木界主体位面破损,大量的混沌浊流涌入,而后突然间涌动的浊流掀起了巨大的龙卷,并快速朝着浮空而起的州域袭来。

是聚星海的高手!

他们隔着虚空流河的源头,透过元木界残破的世界屏障出手,同样想要将浮空的元木界世界碎片拉回。

这种情况下,梅静雅等人显然已经力有不逮,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商夏身上。

“驾驭混沌浊流?”

商夏笑了笑道:“恰巧商某也是刚刚学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