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满地皆伤

22天前 作者: 看得两叁言
第1669章 满地皆伤

何况这时魍魉宗之外,还有几名荒月大陆的化神修士,那几人中哪怕就是有居心叵测者,这个时候也不会明目张胆出手。

而且那两名离开的神秘修士,如果都是来自仙灵界,可能任何一方胜出,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即便是那个敌人获胜,再来魍魉宗也是实力大减了,有这么多在此的情况下,倒是不用再过于担心了。

二人迅速确认了一些只有他们知晓的消息,鉴于他们二人,还要立即给受伤元婴修士疗伤。

于是,稍后古酒旗又与一众元婴修士,说了一些消息,这也让莫轻他们知晓了,今日来的敌人很是莫名其妙。

古酒旗也说他会尽快联系上界的本体,到时如果有最新的消息,他就会将结果告之众人。

这让众人也是一脸肃穆中领命而去,同时他们也从古酒旗这番话里知道,这位神秘的魑魅使,在短时间内,肯定就会以明处身份,出现在宗内了。

对方肯定是要处理好此事,才会重新隐匿下去,这也是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

随后,古酒旗和李言再次去往老君峰一间丹室,所有受伤元婴修士,都聚集在了那里。

之前,因为有各种事情要必须处理,也只能先大概给他们做了疗伤,而现在就需要仔细地去看看了。

魍魉宗这一次,总体的运气还算是有的,虽然有人陨落,但绝大多数人都是受了重伤。

王天和韦赤陀伤势基本相同,二人都是舍命与对方强攻,结果也都是元婴重伤,命悬一线,几尽陨落。

但有古酒旗和李言出手之下,施展神通重新将其元婴裂缝弥补起来,后面就需要辅助丹药慢慢疗伤了。

杜三江、离玉茵虽也是重伤,但要比王、韦二人要轻上不少,吞服丹药后,已能自行运转功法,但同样需要长时间的闭关疗伤。

百里园、褚卫力的伤势,倒是要轻上一些,但同样闭关也是免不了的。

一日之后,李言从白柔所在的房间内走了出来,目光就看到了房外的几人。

这里已是小竹峰,房外只剩下了赵敏、龚尘影,以及李照烟三人。

其余人都是各自有事去了,就连魏重然、离长亭、李无一,也分别是在相助离玉茵、韦赤陀二人疗伤,以期尽快让他们伤势恢复。

“白师妹怎么样了?”

李言刚一出来,赵敏就率先开口问道,一向淡然的她,已是一脸的急切。

李言从老君峰大殿出来后,就开始再次检查白柔的伤势,随后就将对方带回了小竹峰。

除了古酒旗之外,其余所有人甚至都没有真正的,与李言说上几句话。

而就在赵敏开口的时候,站在后方的李照烟,眼中已是有些畏惧地看着李言。

这个人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眼中,就以雷霆手段,与魑魅使将那些恶人直接斩杀。

他们虽然没有看到李言出手,但整个过程就是那么的短暂,之前魍魉宗所有强者,可就是在拼命与人浴血苦战,还是伤亡一片。

而就是这个人的加入,几乎是在转瞬间,就结束了一切。

而更让李照烟心生害怕的是,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师尊生死难料,不像二师伯他们那些人,闭关疗伤还是能慢慢恢复的。

尤其看着李言那一张,有些肃然的黑脸,李照烟更是胆颤,自己这一次可是闯了大祸了。

“情况并不好!我和魑魅使都仔细地检查过,白师妹本就是越阶与元婴后期斗法,绝大部分攻防都放在那人身上。

突然又被化神修士偷袭,千罗古猿虽然挡下了大部分的力量,但她还是因阵法受损,意识海受到了损伤。

现在她的整个意识海,都是十分的混乱,关键是我身上的能拿出的丹药,对其稳固效果并不好,有着崩溃的可能!”

李言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从赵敏和龚尘影的身上掠过,也看了李照烟一眼。

他也已经得知白柔受伤的经过,就是为了救自己的这个女儿,而遭到了两大高手的夹击。

白柔,一个性格柔柔弱弱的修士,她能如此悍勇,即便是自认为对白柔已是很了解的李言,也是大大出乎意料。

尤其是如今白柔的战力,对方竟然以元婴初期的修为,在被化神修士攻击后,依旧击杀了一名元婴后期的敌人。

李言都有些不相信,这还是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个,动不动就会出现怯懦之情的白师姐。

“怎么救治?”

蓝衣箭袖的龚尘影,单刀直入,她们伤势也不轻。

但在吞服李言拿出的丹药后,强悍的肉已在逐步恢复,如今宗门这种状况下,包括魏重然几人,也都没有选择立即闭关疗伤。

“我需要再考虑一下,我身上的丹药,也只能是暂时维持住她的意识海不崩溃,但是时间并不会很长,最多不会超过一年。

所以之前有了初步打算,我们要尽快飞升仙灵界,那里应该有办法救治,此事宜早不宜迟!”

李言看着一直守在外面的赵敏和龚尘影,他立即说道,二女身的气息也并不稳定,却都不愿意闭关全身心疗伤。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回到魍魉宗后,迎来他的不是心目中的喜悦,而是如今的这种纷乱状况。

现在情况很是糟糕,他必须要尽快离开凡人界了,去寻找郝长老他们,看看两位合体境强者,能有什么办法。

如此一来,他可能都来不及去遗落大陆了,看来只能就近找到归去来兮,传递消息给穆孤月了。

自己待得救治好白柔,至少等对方伤势平稳后,再下来接穆孤月母子了。

赵敏和龚尘影一听,就是心中一紧,她们也没想到白柔伤势如此之重,她们最初也是亲自探查过。

当时探查出来白柔伤势不轻,不过李言从仙灵界带来的丹药,给他们这些人使用之后,效果还真的是很强。

故而他们也觉得白柔的伤势,就是更加重一些,但人既然没有陨落,多费一些时间就会恢复了。

可是李言现在说,他竟然也没有办法,还要尽快回到仙灵界方可。

对此,二女可没有任何的意见,她们本就是要飞升上界的,现在就是要尽快动身了。

“小师弟,既然白师妹伤势暂时稳定,你得先看一下紫昆,他很不对劲!”

就在龚尘影和赵敏点头的时候,龚尘影也立即对着李言说道。

“噢?和千机的事情有关?”

李言立即看向了龚尘影。

龚尘影再次点头,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对于千机和紫昆的存在,她们早已将妖当成了小竹峰的一份子。

千机陨落后,小竹峰一众人心中都是有着不舍,但修仙本就如此,谁能料定生死。

而就在龚尘影刚才说话的时候,赵敏美眸微微一闪,她也正打算传音给到李言。

因为,在她的手中有一枚真元丹,此丹的各种效用,当年那个黄袍道士可是与自己说过的。

赵敏知道龚尘影的那一枚真元丹,早已给到族人便用了,她当时得知后,也是感到一些可惜。

因为种种原因,自己可并未向影师姐,完全说清那枚丹药有多珍贵。

但后来想想龚尘影也正是因为族中稳定,这才能与自己一同飞升仙灵界,觉得倒也是值了。

现在听到李言说起白柔的伤势后,赵敏觉得自己手中的这一枚真元丹,也许可以救治白柔。

但是那个黄袍道士曾经可是说过的,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此事,包括他的存在。

所以,赵敏并不能直接说出,而是想着私下与李言,再说明此丹的来历,以及当初黄袍道士过来找他的事情。

而李言刚才说完白柔的事情后,其实也是想先传送到秘境里去的,目的就是想去找到平土,问问是否还有真元丹了。

现在听到龚尘影的话语后,他立即点了点头,叮嘱了二女一句后,迅速向着小竹峰一处位置飞去。

赵敏望着再次匆匆而去的李言,心念就是微微一动。

“处理好紫昆的事情后,我有事情需要单独和你说!”

飞行中的李言,身体就是微微一滞,但旋即也没有回头,更没有追问,身形刹那消失不见。

紫昆和千机早就在小竹峰,有了自己的竹院,魍魉宗承认了二妖门中正式弟子的身份。

李言匆匆而去,赵敏和龚尘影也是一转身,连忙向屋内走去,她们也想再次确认一下白柔的状况。

而李照烟直到李言离去,这才在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这位爹爹,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李言一直都没有与李照烟说话,一是回来后,就出现了这么多的意外,他根本没有功夫与家人相叙;

其二他本就少言寡语,在心中有事的情况下,更是想着快些解决眼前的事情,他也就是在最开始时,对着李照烟含笑点了点头。

一间竹院内,紫昆正坐在庭院之中,他身上的血迹依旧,那些伤势他都没有去处理,他就是呆呆看着面前的石桌。

千机的陨落,给他的打击很大,让他一直处在阵阵的恍惚之中,整个脑子里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不真实。

前天时分,他还与对方一起饮酒说笑,如今却已是天隔一方。

“这一点……都挡不住,还要蚊爷来救你!”

千机最后的声音,还兀自回荡在耳边,紫昆只觉得自己眼睛很刺痛,那是一团白光爆开后,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那团白光是那么的刺目,仿若夏日烈阳般的晃眼,让他想挥去散开,但却始终出现在他的眼前。

“千……机……”

紫昆眼中没有流泪,但脑海出现了这些年中,他们一起在极北之地的一次次联手杀人,一次次的相互鄙夷,一次次饮酒后的海天胡吹……

“说好一起进入乱流空间,我们会一起找到主人的,一定会的……”

紫昆脑袋里昏昏沉沉,他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回到这里,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他甚至不知道,他身的气息越发的不稳起来,体表一直有着紫光闪烁不定,而且出现了紫光摇曳的情况。

“紫昆!”

突然,一道平静的声音,从竹院外传了过来。

“主……主人”

紫昆对这道声音并不陌生,他抬起头来,眼中却充满了迷茫。

主人何时回来了?他似记得好像之前见过了主人,但后来自己又不记得了,好像那就是一种幻觉。

“紫昆!”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一次这道声音直入他的意识海,声音中有着震人心神的隆隆之音。

紫昆这一下,一双泛着赤红的双目,在一瞬间就有了一些清明,出于对李言的敬畏,于是下意识茫然的打开了院门。

竹院外,李言皱起了眉头,他当然能感应到紫昆就在院中,只是呼喊之后,对方竟然没有反应。

李言已经想到昨天的情景,当看到现出本体的紫昆后,当时对方身上的气息就并不稳定,像是刚刚有所突破似的。

只是他得知了千机已然陨落后,而且他心神中与千机的联系,也最后的确完全消失了。

这让李言当时心痛之下,还是只能先救活着的人了,让其他人将紫昆就送了回来。

竹院内没有反应,李言不由第二声呼喝中,就动用了血祭术,这是他与紫昆最为紧密的联系,能彻底控制住紫昆。

这一下,竹院大门果然打了开来,李言一眼就看到了,脸上神情有些呆滞,却又似清醒的紫昆。

李言一见之下,顿时吓了一跳,紫昆身上的气息竟然紊乱到了这种地步。

体表的紫芒带着一种妖异的红色,其身上散发出的威压,不断在元婴后期和中期之间波动,而且已然开始变得狂暴起来。

“嗯?走火入魔!”

李言心中一惊之下,他立即大袖一挥,就罩向了紫昆的头顶。

紫昆本来还有些清明的神色,在突然感受到被一股气息笼罩时,刹那间,赤红双目中的那一丝清明,立即消失不见。

一道似龙似象的长啸声,也瞬间从他的口中发出,额头之上眨眼间,就有着一道道紫色符文浮现。

抬头盯向李言的眼神,立即变得凶厉起来,双瞳上竟然有着紫焰涌动,而且脸上神情刹那更是狰狞无比。

他的双手也是在此刻忽地抬起,体侧隐约就有似有四条小龙出现,身上气机锁定之下,就要立即攻向李言。

而李言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他在大手罩住紫昆的同时,同时心念就是一动。

随着李言的一念生起,气息爆发的紫昆,突然身体一歪,就倒了下去。

体侧内刚刚隐现的四条小龙,也同时发出一道呜咽声后,又刹那缩回了他的体内。

李言可是还没有与其解除契约呢,紫昆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制服对方,他都不需要用强制手段。

只是念头一动,紫昆顷刻间就被完全压制,立即昏迷了过去。

看着倒下的紫昆,李言面色如旧,掌中吸力一起,就将紫昆身形吸得站立了起来。

随即李言一道法力,就直接透入了紫昆的体内,不久之后,李言脸上神情这才猛地一松。

“他这是因刚刚突破,境界十分的不稳固,按照其他人所说当时情况,紫昆生生的打死了一名元婴后期修士。

而他就是在与人斗法中突破的,这样的突破,本就事后需要立即闭关稳固才行,但是他却因千机的陨落,已然失了神志。

这让他体内法力没有了约束之下,随着心境起伏,而不再按周天的路线运转,肆意乱窜,已然是走火入魔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