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实至名归的云中郡侯

1个月前 作者: 我欲乘风归
第五百三十三章实至名归的云中郡侯

大同府的城墙在河西火炮的轰击下不断颤抖,城墙之上的辽朝军卒更是颤颤巍巍,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领教河西火炮的威力,可怕的是双方还未交战,穿空而过的炮石就已经到了面前,触则即伤,碰则即死,威力骇人。

就算有棚橹在城墙上做遮挡,可这些木质的结实棚顶在河西火炮面前却如纸糊一般,轻而易举的就被撕碎。

西烈军的士兵已在火炮的掩护下向大同城挺进,速度并不快,但却异常稳健,三三制的步兵方阵有着极好的防护力,并且让城墙上的耶律龚对人数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在他看来城外漫山遍野皆是河西兵卒,而偌大一个大同城守军不过数千人,如何能是其敌手?

何况河西士兵所用皆为火器,又有火炮掩护,进攻起来凶猛异常,更让耶律龚不相信的是,大同城那结实厚重的城门居然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就被攻破。

无论大辽的士兵反抗的多么激烈,在西烈军的火器面前总是不够看的,人命变得廉价,随时随地都能消失在战场上。

大辽的盔甲在河西的火枪面前变得不值一提,就像棚橹在火炮面前一样脆弱。

双方已经短兵相接,可惜这样的战事并不能持续多久,枪刺非常好用,无论长度还是锋利度都远胜辽人的长刀,就算面对长兵器也往往不落下风。

何况西烈军的步兵大多配备胸甲,做到了轻便灵活的同时,最大程度上的起到防护作用。

拼杀起来的西烈军非常勇武,多年训练,戍边,与西夏残部作战,使得西烈军的战力与大同城守军根本就不在一个位面上。

他们不光用火枪,还有锋利且尖锐的横刀,甚至还有匕首!

城门争夺战一般都是攻城作战的最后一步,可在当下却变成双方胶着和角力的所在,西京留守司衙的所有士兵已经被调遣而来,就连耶律龚自己也亲自下场。

因为他知道如果受不住大同城,就算自己跑回析津府的南京也是死路一条,好在他以派出快骑去往其他州府示警,河西的军队悄无声息的抵达大同城,也说明大辽其他的州府并没有陷落,只要围困得当,终究是能瓮中捉鳖的……

可惜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西烈军虽然只有三万五千人,但还有大量草原诸部的骑兵辅助,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拖住一路上各州府的援军!

而河西不止一个西烈军,还有关万山的怀远军存在,人数以达五万,虽说算上了辎重后勤单位,但战力同样远胜一般的辽朝军队。

叶安率领西烈军突袭大同城,关万山丁小乙二人则是率领怀远军在后打通运输通道,攻城拔寨!

一旦大同城被拿下,整个大同府便会落入河西手中,届时通过怀远军的补充,挺进析津道算不得难事,燕云之地便近在眼前。

耶律龚率领的西京留守司兵卒也算是颇有胆气,就算被西烈军一边倒的压着打,仍旧奋战最大同城的最前面。

可惜,局势已经无法逆转,城门已被突破,大军涌入之下再想稳住阵线已经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溃兵已大量出现,有些甚至藏入民居、店铺之中。

耶律龚的嫡系部队已被包围,城墙上的士兵已经西烈军所歼灭,城防一旦被接管,大同城便从实际意义上陷落。

此时从感性的角度来说耶律龚以及他的部下却是算是忠勇之士,这一点同样也不可否认,就算面对西烈军的凶悍战力,依旧死战不退。

但最后他们还是被包围了起来,无数黑洞洞的火枪指着他们的时候,耶律龚绝望的发出怒吼,如同受伤的猛兽。

西烈军如潮水般分开,叶安骑在马背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久久未语,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也算是个英雄人物,我不杀你,回去告诉耶律洪基,我来了!河西势必夺回燕云十六州!”

噗……

一口浓痰飞出却因距离坠落在战马之前,耶律龚仰天长笑,笑声中充满鄙夷:“就你河西弹丸之地,也敢有吞象之心?燕云之地乃我大辽南京所在,自石敬瑭献土之后,你的主子大宋北伐多少次?可曾夺回燕云之地?”

叶安微微摇头:“这不一样,大宋是大宋,河西是河西,不可同日而语,今天我来了,就没打算离开,若不能夺回燕云十六州,我河西终究不会甘心,河西百姓也不会甘心,看到这些河西儿郎了吗?他们有的是汉人,有的是回鹘人,有的是鞑靼人,有的是党项人,甚至还有你们契丹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耶律龚紧紧抿住嘴唇,他当然知道,只是不愿承认,河西已得民心,众望所归,他叶安完全可以建元称帝!

“建元称帝?那太肤浅了,若是我想,在拿下西夏的兴庆府后便可以,但我并不愿这么做,我要的是恢复汉家故土,我要的是乾坤一舆,我更要消灭封建帝制!”

耶律龚茫然的看向马背上的叶安,他不明白以叶安现在的地位居然不愿称帝,反而要消灭皇帝,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呆滞的他就算被西烈军的将士绑起来也没有想明白叶安要干啥,沽名钓誉有这样把自己未来称帝之路都堵死的?

残存的留守司辽军都被缴了械,这场战争已经结束,本来西烈军就占据优势兵力,若还是不能夺下兵力稀少大同府,那真是没天理了。

一波拿下大同府完全是因为打的辽朝措手不及,这段时间辽人内部动荡,太后萧挞里为防兵变调遣了大量皮室军前往上京维系稳定,这才给了叶安可乘之机。

事实上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辽兴宗驾崩,新皇登基之时,河西居然会突然北伐东进。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乃用兵之道,叶安同样也知道哀兵必胜的道理,所以他没想着挥兵北上,直取大辽上京城,而是拿回属于汉家的燕云之地。

毕竟河西的首要目标不是辽朝,而是那个更为腐朽的帝国,虽然这个帝国看起来依旧繁荣强大。

他相信,大宋的陨落是最好的土壤,能够培育起河西这个茁壮成长的花朵,也能终结封建帝制的不断循环,从而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

这个世界上除了秦慕慕之外没有人能了解他的想法,也没人知道他的图谋,他不是向着大宋举起屠刀,而是冲着整个封建帝制举起了屠刀。

叶安相信一个更好的未来在等待着汉家王朝,在等待着华夏大地和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