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章 陰謀得逞建民團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六章 陰謀得逞建民團

另外一邊,張巡檢寫了一份《請募丁勇協繳發匪折》遞到了巡撫楊文定手中,這個逃跑巡撫楊文定二話沒說就批準了這個折子,同意由鹽商自行募集丁勇,前往高郵,協防揚州。因為楊文定手中已經無兵可用,而且他急於戴罪立功,反正不要他出錢,丁勇損傷不關他的事,最後萬一有了功勞也是他的。何樂而不為呢?

得到批複的張巡檢,立即召集揚州東部各縣鹽商。宣布由各家在揚州農戶鹽丁中招募丁勇,每家招募500員額。董書恒代表董家赫然在列。

陳夫人知道後,不免一陣擔憂。“書恒,你從小不通武事,如何乾的了那帶兵打仗的事兒啊?你的舅舅在槽台上做事兒,要不找他讓槽台大人出麵說向一下?”

“母親,還請您放心,孩兒是不會去衝鋒陷陣的,況且朝廷募集丁勇也僅僅是去做些苦力活罷了,攻城拔寨那種事情還輪不到我們。”董書恒安慰道。

董氏在台北地區的一處偏僻鹽場,現在正熱火朝天地施工。董書恒開啟撒錢模式,招募的1000名淮西流民正在抓緊施工。眼看著一個初具規模的小軍營拔地而起,軍火庫、圍牆、碉堡一應俱全,此處通過川洋河與東台相連,水路交通方便,董書恒還在河邊的位置修建了一個小型碼頭。

訓練場上,隻見劉青南帶領一支500人的隊伍,正在有條不紊地操練,這些人都是以公司保安部的名義招募的,大部分都是鹽丁出身還有部分山中流民。隻見他們皮膚黝黑枯瘦,但是極為堅毅。這五百人是通過激烈角逐才選上的,董書恒給了這麼好的待遇,許多人打破腦袋想擠進來,這可以說是他們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

要說董書恒為啥敢私募鹽丁,嗬嗬,就清廷現在的管控力,你隻要不公然造反就沒事。再說現在外麵鬨發匪,哪個有錢人家不養個百八十護院家丁。而且在東台鹽區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沒人會來管這種事情。話說後世新四軍新軍部放在這裡,就是看中這裡地廣人稀。隻要卡主了幾個重要的水道,一般外人是進不來的。

董書恒把這隻隊伍按照營連排的模式編成教導營。由五個普魯士人負責這個營的日常操典訓練,這幾個人是由人力部通過德孚洋行在上海聘用的,都是久經戰陣的退伍老兵,為首的一人名叫卡爾。

看到董叔衡到來,劉青南命令隊伍停了下來。經過幾這些天訓教,五百人排成五個方陣,至少已經看起來是整整齊齊。

“全體稍息”

“pia……”一陣落腳的聲音。

“講評”又是一陣靠腳的聲音,這讓董書恒很滿意。這幾個德國大胡子完美地執行了他修改過的步兵操典。

“從今天起,我希望你們把自己當做軍人,我花大價錢幫你們買了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火槍,請了普魯士的教官,他們是歐洲最強的陸軍。你們今後所要麵對的不僅僅是保家護院,而是真正的戰場。跟著我董書恒乾下去的人,我保證你們也能獲得建功立業,封妻蔭子,改變命運的機會,大家就說乾不乾吧?”

“乾……乾……乾!!!”五百人喊出排山倒海的氣勢。話說每月二兩的餉銀,死了還有五十兩的撫恤金,受傷了公司還幫自己安排工作養著自己。這麼好的待遇就是八旗兵都沒有。這時代的人命本就不值錢。東家給了自己這些,為了家人把命賣了都值。

中國人的家族意識都很強,為了家族,他們真的連死都不怕。清兵之所以不行,歸根結底還是待遇保障不了,自己死了家人得不到撫恤保護,誰還願意賣命呢?不逃跑才怪呢!

隊伍繼續訓練。劉青南被叫了過來。

“南哥,朝廷剛剛下令讓我們組織五百人的團練幫助奪回揚州。我會派人去重新招募,現在這批人都是精挑細選的,我準備當成軍官培養。當然,你這裡還要繼續抓緊訓練,利用晚上的時間,讓這些兵學學讀書寫字,,我們的隊伍以後會越來越大,需要大量的基層軍官。”

“是,保證完成任務,就是學寫字這點有些困難,我這些手下都是粗人,讀過書的真的沒有幾個。”

“那就當做任務,每天學十個字,過不了關的就罰。”

劉青南一臉無奈,為自己手下的兵叫屈不已。

於是奇葩的一幕出現可,初見雛形的軍營中,白天是喊殺聲震天響,晚上的油燈下,幾個老夫子帶著一幫大頭兵在讀三字經,背孫子兵法。一幫大頭兵有苦說不出口。死都不怕,還怕認幾個字嗎?

董書恒也沒讓他們學什麼高深的東西,隻不過請了幾個老秀才教他們識字,另外就是要把操典背下來。不認字沒關係,跟著先生後麵一句一句讀,讀多了自然就會背了。現代戰爭謀略越來越不重要了,新式武器把戰爭簡化成火力、後勤、意誌力的對比,普通算式一般,可以提前計算出來。

此後,每隔一天董書恒都會到軍營陪團丁們吃飯。就是這一群人吃飯的場麵著實不雅觀。用團丁們的話說,這白米飯、饅頭他們過去想都不敢想,東家竟然管夠,就像做夢一樣,一定要吃個飽。經過這麼多天的調養,這些團丁的身體也是越來越結實。

有時董書恒還會給他們講一些海外見聞,增長他們的見識。不過,士兵們最愛聽的是中國古代名將的故事。估計是當成評書來聽了。有時他也會講一些中國的現狀,這讓團丁燃起了濃濃的愛國之心。大家知道了自己受苦的原因,讓團丁對清廷更加厭惡。董書恒也沒想到自己天馬行空的亂講一通,就將一堆沒文化的團丁給洗腦了。

話說這步兵操典也是不倫不類,為此董書恒跟卡爾差點要吵起來。普魯士人不是一般的固執死板。此時的普魯士也剛剛部分裝備了德萊塞,卡爾一幫老兵都是玩前膛槍長大的,信奉的還是排隊槍斃那一套。

話說要玩排隊槍斃,爺我花大價錢買你個德萊塞乾啥啊?美國人的倉庫裡便宜前膛槍多的是。

於是雙方各拉一個連,來了個模擬演習,董書恒這邊扮演進攻方的時候是三三製的散兵線,防守的時候躲在步兵戰壕裡。頓時把卡爾打蒙了,這也太沒騎士精神了吧。不過1比10的戰損比,讓這個固執的普魯士老兵佩服不已。最後,扭扭捏捏地過來問董書恒能否把這個操典送給普魯士。

董書恒自然是答應了,人家既然已經知道了瞞也瞞不住啊。

“卡爾,希望你能把話帶給普魯士的公使,我希望能夠得到普魯士的友誼。”董書恒知道卡爾他們有和普魯士公使溝通的渠道。

招募新團丁的工作,董書恒交給了人力部,董書恒乾脆在人力部下成立了一個武裝司,專管征兵,又從護衛裡調了兩名老兵來幫忙,因為他們知道什麼樣的兵最好使。五兩的安家銀子拿出來,再加上每月二兩薪酬,鹽丁們是爭相來頭投。

一天時間五百人全部招齊,可是應募的人還是不肯離去。於是董書恒一咬牙又招了五百人,估計財務部的孫先生要跟自己跳腳了。這位少爺賺錢的能力還沒看出來,但是這花錢的能力卻是一流的,原來賬上餘下的三十幾萬兩都要給他用完了。對此董書恒隻能故作神秘地說道:“錢很快就會有的。”

這一千人配的是前裝線膛槍,畢竟德萊塞是他的殺手鐧。還不是時候拉出去溜。

話說炮兵實在太顯眼了,暫時不是他一個團丁隊伍可配備的。於是董書恒想到擲彈兵這個古老的兵種。

之前他交代人力部在上海招了一批工匠。董書恒在台北軍營邊上建了一個軍工作坊,抽空去看了一下,感覺太亂了,就把他們分成台北槍彈廠還有台北火藥廠。火藥現在還是用顆粒黑火藥,在中國沒有技術障礙,無煙火藥還要等些年才能出現呢!當然董書恒現在已經命人去尋找相關的化學人才。

槍彈廠裡有個法國工匠叫羅伯特,說自己擅長製造手榴彈。董書恒讓他畫了一下圖紙,一看原來還是那種大鐵球。董書恒覺得中國的手榴彈一定要帶木柄,這樣子裝在身上才帥氣嘛!

於是他拿起筆,給這個圓球加了空心的木柄。木柄很簡單,工廠的蒸汽車床就能做。然後他又在鐵球上畫上花紋,一個鐵球就被分成了若乾瓣。

“哦,老板,你真是一個武器天才,你的想法真是太好了,木柄能增加投擲距離,還能保護引線,花紋能增加彈片數量,這樣我就可以把手榴彈做的更小了。”羅伯特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老板,一臉的崇拜。

“羅伯特,好好乾,如果你每天能做出一百枚以上手榴彈,我就單獨成立一個手榴彈廠給你,你來做廠長。”

“哦,老板,您真是太慷慨了,我一定會好好乾的,不過老板,我需要更多的人手。”

“這沒問題。”

戰爭產生了大量的流民,董書恒命令人力部大批量招人。年輕一些的送到工廠,大一些的送到農場。工資無所謂,現在隻要給口飯,有的是人來乾活。他把家中的田地分成了兩個農場,又花了一萬兩從東台縣令手中買下了台北荒地的開發權。這個縣令本來就是花錢捐的,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做縣令著實沒有啥油水。董書恒的一萬兩一出,縣令直接讓他自己去劃地,反正你彆侵占彆人的地就好。於是他在後世的川東、新曹、大中、海豐、方強地區一口氣建了五個農場。每個農場可以安排兩千戶流民。當然現在還是架子。等後麵有了條件,修整海堤,挖渠治堿之後,這裡才會變成良田。

兵營之中,一千新兵已經開始基礎訓練。這批新兵,董書恒編成兩個個營,通過單兵比武,選拔一百多人充當新兵連排班長。這後世編製,用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反正團丁不是正規軍隊,沒有限製,他想怎麼編都沒人管。500人編了一個營,三人普通連,一個營屬警衛班,通訊班,工兵班。

另外他還選拔人員組建了一個特效小隊,小婁和小艾也給他編進了特戰隊,現在這哥倆每人腰間都插著兩把柯爾特,活脫脫一西部牛仔。誰說中國武人不用搶,武癡小艾拔槍比拔飛刀還快,據說這兄弟以前還真學過飛刀。在喂進去100發子彈後,槍法比董書恒還六。要去決鬥的話,憑著他的速度和準度,肯定沒有敵手。

慧兒看到了也跟董書恒鬨著要了一把,這丫頭現在一有空就跟著董書恒到軍營練槍。還彆說,這丫頭紮著武裝帶後,凹凸有致,看得軍中一幫大頭兵直流口水。

團丁的服裝是董書恒自己設計的,現在外麵的團丁穿的很隨意,基本沒有製式的服裝。清軍的號服他是看不上的。他自己仿照後世的迷彩服,讓人把布染成黃綠相間,做了長袖上衣、長褲,沒有拉鏈,衣襟隻能還是用短繩係上。周圍的百姓看到了戲稱其為“叫花軍”。每人還有一頂帽子,用硬木片做的帽簷。這幫鹽丁對這套衣服甚為愛惜,要知道他們以前可能都沒有像樣的衣服。東家說了,每人每年發兩身新的。有的盤算著,等新的發下來,把舊的送回家裡給弟妹們穿?

團丁的訓練漸漸走上了正規。董書恒一邊跑軍營,一邊有空還要給公司的管家層做輪訓,忙的腳不沾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