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九章 團丁出世驚天地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九章 團丁出世驚天地

四月十五日,天晴得像一張藍紙,幾片薄薄的白雲,像被陽光曬化了似的,隨風緩緩浮遊著。路邊雜田中的油菜花,爭相開放,仿佛一片金色的海洋。

上午時分,縣衙差役上報,北門外來了一隻大軍,孫知縣趕緊坐著轎子來到北城門上。這時董府的管事來報,說是自家團丁路過準備西去協繳發匪。這才讓孫知縣放下心來。這時許多百姓也聚到北門外看熱鬨。

隨著隊伍越來越近,整齊的跑步聲傳來。人群不自覺地往後退了退,這種整齊的步伐聲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路人甲:“看,他們穿的是啥衣服,還有那帽子,從來沒見過。”

路人乙:“那花花綠綠的,像個叫花子一樣,好好的衣服為啥染成那個樣子?”

路人丙:“可是看起來好精神啊,大丈夫當如是!”

路人丁:“他們肩上背的是火銃吧!這火銃好長,跟鳥銃不像啊?”

路人戊:“看他們身後的被子疊得好整齊啊,像塊磚頭一樣。”

路人己:“快聽,他們唱歌了,一群大老爺們兒唱歌。快聽聽唱的什麼?”

隻聽見行進的隊伍跑步改齊步,踩著步伐唱起了鏗鏘有力的歌聲:

“這是王者之師啊!”一位老學究躲在人群中小心地說道。

“嗬嗬,這個董二倒是有幾分見識,配得上做我鮑有誌的朋友。”一位錦袍青年站在人群中說道。此人身高一米八幾,站在那裡如鶴立雞群,看起來就像富家子弟,卻又給人幾分落寞的感覺。

“啪”的一聲,一隻景德鎮的青花瓷花瓶摔的粉碎,這花瓶賣給洋人至少能值十量銀子。黃家彆院之中,黃浩正在對著一幫子家丁大發雷霆。

“劉斌,我給了你那麼多銀子,讓你去買火槍,你說你買的槍呢!這麼多錢,就買了一堆破鳥銃,你是來糊弄本少爺的嗎?”

原來黃家這次也要組織團練,黃老爺就把這件大事交給了自己最疼愛的三兒子,希望讓他曆練一下。結果黃浩拿出兩萬兩銀子讓手下劉斌去買火槍。這家夥去了蘇州城,花天酒地一翻,又去了賭場碰碰運氣。結果……當然是輸了。還好這家夥及時收手,剩了五千多兩銀子,隻能在蘇州城買了五百多把二手的鳥銃(估計是清軍士兵偷賣的)。然後,黃家的團丁在訓練第一天就炸膛了十幾把槍,當場炸傷多人。

這下新招募的團丁不乾了,要鬨著離開。黃浩好一翻安撫許諾,才將事情壓了下去。團丁不敢用鳥銃,隻能換上長矛大刀,總不能讓團丁空手戰發匪。黃家雇傭的團丁頭目以前在鏢局乾,人稱大刀王五,使著一手好刀法,本就對火銃不屑於顧。拍著胸脯保證會將團丁訓練好。

本來也就這樣了,可是,看到了董書恒的團丁隊伍,黃浩莫名地妒火中燒。他董家要家世沒家世,要背景沒背景,那董書恒憑什麼那麼囂張。等著,看爺我不整死你,你那雙胞胎妹妹是我的,你的丫鬟也是我的。對著手下一通火氣,黃浩心中好受多了。又吩咐人備車,他要趕往鹽道張巡檢府上。

興化縣城,鹽道張巡檢府上。黃浩見到了張夢龍。

“張兄,你不知道那董書恒有多囂張,公然把團丁拉到東台縣城之外耀武揚威,我看他的團丁數量絕對不止500,這是公要造反啊。”黃浩咬牙切齒地挑撥道。他現在對董書恒是置之死地而後快。

“放心黃老弟,這個董書恒蹦躂不了幾天了,讓他那麼積極,到時候發匪會幫我們將他滅掉。就連江寧城的八旗軍都被發匪旦夕滅掉,滅他幾百小小的團練還不是輕而易舉。”

張夢龍陰竊竊地說道:“巡撫兵槽的李公與我家有些交情,到時候我們打點一下,讓巡撫衙門把那董書恒派到最危險的地方,這就叫借刀殺人,豈不快哉!”

“哈哈哈……”黃浩大笑一聲道:“張兄高明啊!痛快,真是痛快!張兄,這打點自然是我黃家來出,不能讓兄破費。”

“黃老弟,這樣,巡撫大人正在征集軍費,如果你能拿出五萬兩捐資,我相信不光此事能成,黃老弟甚至可以拿到一個千總的官身。”

“好,乾了,就依張兄所言!”黃浩咬咬牙道。如果有個官身他還是有把握說服老爺子出這筆錢,畢竟有個官身對家族生意也多有臂助。

兩個人狼狽為奸之際,董書恒正在東台城外與家人道彆。陳夫人還有慧兒眼看著要忍不住淚水。

董書恒在一旁佯裝嚴肅道:“母親,大軍出征萬萬不可哭泣,不吉利。況且孩兒就是去打醬油的,咳咳……是去給官軍打雜的,沒有危險。”

陳夫人聞言趕緊忍住眼淚,一旁的慧兒也是偷偷拭了拭眼睛。

今天的董書恒也是一身迷彩短打裝扮,器宇不凡,英氣逼人。束著的腰帶上,左右各掛著一把柯爾特手槍。他沒有給自己專門做一身將帥的服飾,沒彆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怕死。要知道現在還流行斬將奪旗那一套。他身旁站著十五名大漢,一水的德萊塞。

奇怪的是,旁邊還有一個五人小組。有兩個團丁拉著一個裝著輪子的大圓桶。朋友們,這可不是加特林,那家夥還是過於複雜,董書恒不是物理老師也不是機械博士,做警察的時候隻玩過手槍和噴子。

現在擺在這兒的這個東西是曆史上名聲不顯的蒙蒂格尼式機槍,這種槍類似於我們明朝的一窩蜂。本質上是一種排放槍,其將37根槍管置於一個圓筒中,子彈則裝在圓形槍機閉鎖塊上的37個小孔中。

槍手把裝好子彈的閉鎖塊放在槍身後端的缺口處,再推動一個杠杆,將閉鎖塊向前推,完成閉鎖,此時子彈正好跟每個槍管對正。然後槍手轉動位於後方的一個搖杆,擊發裝置就將這37顆子彈逐一擊發,一圈轉完正好所有子彈都擊發。

打完子彈後,再用另一個裝好子彈的閉鎖塊,如此循環,形成比較猛烈的火力。

五人小組,兩名拖槍的團丁,一人為射手,一人為換彈手。一名團丁負責背五個閉鎖塊,戰鬥時還負責填裝閉鎖塊。還有兩名團丁負責背負彈藥,同時還是副射手和副裝彈手。

這挺機槍是董書恒畫出圖紙,讓兵工廠製造的。其實它的技術難度並不高,基本上就是並聯的來複槍,彈藥可以用德萊塞的銅殼定裝彈。這次董書恒帶在身邊也是為了以防萬一,畢竟它一分鐘可以傾瀉出三百發子彈。

揚州城中,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端坐在大堂之上,這裡是揚州知府衙門。年初時曾立昌隨林鳳祥兵不血刃拿下揚州,林鳳祥不久之後被任命為北伐主將之一,這揚州的守備就由曾立昌出任,他也被天王認命為夏官又副丞相。

想他曾立昌一個泥腿子出身,早年在老家參加太平軍,後來成為林鳳祥麾下一員,跟隨林鳳祥占領了揚州城,林鳳祥成為揚州主將時他隻是一名檢點。現在他也是一城之主。他現在意氣風發,目空一切。清狗隻不過是一群膽小鬼,琦善的江北大營建了這麼久,也隻敢遠遠地監視揚州城。看樣子林帥北伐必然摧枯拉朽,天國滅清指日可待。

最近他又征集了一千多名美女,價值300萬兩金銀財寶。這批財貨送給天王還有東王,想來自己又可以再進一步。

話說太平軍剛剛進入揚州的時候,按照與開城投降士紳百姓的約定,確實是秋毫無犯。但是隨著江北大營的建立,以及天京城立足穩定。天平天國一幫高層逐漸轉變了自己的階級立場。他們變得跟清廷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天王府建立,一次就用掉了幾百萬兩白銀,更是從民間征集了五千侍女。東王府有樣學樣,其他諸王亦是如此。洪秀權在自己廣西老兄弟裡封了一堆的王。光王府就建了一大堆。另外丞相更是一大堆,還冠以春夏秋冬,這是生怕名稱不夠用啊!

揚州富庶,又是未經戰火就占領了。在天京一幫子大老爺的眼中就是一塊大肥肉啊。於是揚州城當初那幫子帶路黨隻能感歎:“太平軍不講武德啊!”

琦善江北大營建立以來,曾立昌先是強行把所有的男女分開管理,領所有男丁上城守城。女性則編入女營。要知道,揚州這種人文薈萃之地,民風最是保守,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跳井自殺,甚至導致揚州城中中,井水不可飲得地步。太平軍此舉無疑是引起了眾怒。

有人甚至懷念清廷,在清廷統治下,畢竟還能用錢解決問題啊。太平軍這幫廣西老根本就是一群土匪啊。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