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三十九章 強龍搜刮地頭蛇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三十九章 強龍搜刮地頭蛇

俘虜營中。

“我們淮海軍是奉總督大人之命來協防徐州,你們跟淮海軍對抗就是反抗朝廷,那是謀反大罪。我們總統看你們大多是被脅迫的,決定饒你們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將會被放在礦上勞動改造5年,表現好的可以減免刑期。現在就有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立功了就不用服刑,或者減免刑期。我們現在需要有人指證六大家族的罪證,以及他們的臟款還有他們欺壓侵占百姓的產業。有誰清楚的可以過來報名。”一個軍官拿著鐵皮喇叭喊到。

人群之中立即想起了嗡嗡的議論聲。大部分人膽子還是小的,他們被地方大族壓迫了一代又一代,早已經形成了骨子裡的恐懼。

“長官,我要戴罪立功!”最先說話的竟然是民團的指揮張猛。

“軍爺,小的隻是張家推出來的傀儡,那張玉林不安好心,故意派小的送死。小的願意指認張玉林,小的也知道張家的產業。”

“咦?你也是張家的子弟?”那軍官問道。

“我隻是一個旁係子弟,這張家是張玉林的,跟我沒關係,長官。”張猛解釋道。

“好,就由你帶路去張家。”說著示意旁邊的兩名。士兵把他們帶了出去。

俘虜們看到連張猛都站出來了,也都踴躍報名。

“我是閆家的莊戶,我知道閆家的所有事情。閆老爺去年看上了村裡楊老實家的大閨女桂芬,桂芬不從,他就派狗腿子把人綁了,當著楊老實的麵糟蹋了人家,最後楊老實全家都被害死了。讓我去,我要給桂芬報仇。”胡三說的涕淚橫流,仿佛跟閆老爺有著血海深仇。

“我是徐家家丁,我知道他家銀庫在哪?”

“我是鄭家的八姨太的大舅子,那鄭老頭壞的很,六十多歲霸占了我十四歲的妹妹呀!我可憐的妹妹呀!一顆小白菜讓豬給拱了呀!”

……

那軍官聽了一臉尷尬,這成了訴苦大會了。好吧,這些人都收了。抄家的隊伍這就準備好了。

船上,董書恒在在會議桌前,聽著蔡樹森的彙報。

“沒想到幾大家族在地方上造了那麼多的孽。”董書恒說道,“這樣,我們抄好家之後乾脆組織一個公審大會,就在他們各自的家族地盤上舉行。”

“所有當地百姓都可以過來控訴他們,存在霸占他人財產情況的,如果可以證實,我們可以組織返還一部分。”董書恒語重心長地說道。

“總統的意思是,拉攏當地百姓?”蔡樹森問道。

“不不不,這是為我們今後在徐州站住腳,打好群眾基礎。樹森,你要記住無論什麼時候,百姓才是根本。我們淮海軍就像大樹,百姓就像土壤,土壤為大樹提供養分,讓大樹茁壯生長,大樹為土壤遮風擋雨,防止土壤流失。”

聽了董書恒的話,蔡樹森在心底湧起了一股澎湃的敬仰之情。他愈加堅定了追隨董書恒的決心。

“這次查抄六大家族,由長江銀行的賬房跟隨,所有的金銀直接存入銀行。我已經讓曹經理派人把徐州分行開了起來。另外各家的產業也會有淮海公司的人過來接收。你們隻要做好接管工作。樹森,要記住我們的軍隊以後要做純粹的軍隊。這件事我就交給你去負責。”

“是,總統,樹森一定完成任務。”

徐州府衙,一個差役火急火燎地,跑進衙門大堂。

“大人,不好了,大人,淮海軍大勝民團,現在正向徐州而來。”

桂中行聽了一個巴掌扇在那衙役的臉上,“嚎什麼嚎,這是總督大人派來保護我們徐州的大軍,那些民團是亂匪,朝廷大軍剿滅亂匪,那是大喜事,快去通知府城所有官員士紳,隨本府出城十裡迎接!”

張家今天還跟平時一樣,各房姨太太在一起聊天曬太陽,二少爺在沛縣大街上物色著哪家的大閨女漂亮。

突然間,一隊身著迷彩軍服的是士兵接管了縣城。包圍了張家的主宅。縣城立刻一陣雞飛狗跳,縣令已經接到了特戰隊傳遞過來的董書恒的手令。派出了衙役到街上通報是朝廷緝拿亂匪,各回各家,勿要慌亂。

張家的二少爺當街就被張猛指認了出來,馬上就被抓住了。然後士兵們用木樁撞開了張家的大門,張猛一馬當先,領著人衝了進去,首先是封張家的各個庫房,然後把張家的人全部集中到一起,張猛幫著清點人數,逼問秘庫的下落,這些事情特戰隊員們輕車熟路,自然由他們去完成,銀行的賬房和淮海公司工作人員也進駐進來,清點各種財物。

“張猛,你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竟然帶人來抄家。”張家的二姨太指著張猛罵到。說著還衝過來要抓張猛,結果被張猛一腳踹飛出去。“你這個臭婆娘,每次都在張玉林麵前嚼我的舌根子,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張家完了,全是亂匪,俺們總統大人準備公審他,就他的罪孽死個十回八回都不夠。哈哈哈!”張猛心中爽翻了,看著這群平時高高在上的張家正房倒黴,讓他特彆興奮。

“長官,這些姨太太的房中藏著很多嫁妝錢,我帶人去搜!”張猛故意大聲地說道。

“張猛……你這個王八蛋……”場中又傳來了一群女人的叫罵聲。

徐州城外,董書恒帶著警衛連,騎著高頭大馬,走在隊伍的最前麵,他的後邊整齊地跟著202團的1000多士兵。

士兵們排成4列縱隊,踏著整齊的步伐,雄赳赳氣昂昂地跟在董書恒的後方。

城東十裡亭,知府帶著一眾官員早早地就等在這裡。

“真是威武之師啊,有此雄兵守衛徐州,吾等無憂矣!”一群人中桂中行說道。

“是啊,真是王師啊!”一眾人附和道。

這些官員之所以這麼配合董書恒,一方麵是因為現在地方無兵可用,各處匪亂四起,就像徐州北邊多是山東響馬,西邊的撚匪也是實力龐大。在這種地方做官是高危行業。另一方麵,董書恒早就跟他們說好,交出權利會每年給予他們俸祿幾倍的補貼。最後,董書恒現在手中有總督府的背書,以後出了什麼事也找不到他們頭上。

大清這個王朝已經失去了曾經的向心力,地方官員一切以自身利益為先,能夠把自己手中的權力拿出來交易也就不足為怪。

董書恒在十裡亭見到了桂中行一行人,心中對於這個徐州知府好感又增加了幾分。自己手中現在正缺少在官場上的代言人。

如果他不是準備要馬上造反的話,就必須有一些官麵上的人,在前麵幫自己頂著,讓自己能夠安心地埋頭發展。他當初給魏源請功也是出於這個目的,但是魏源畢竟隻是一個人,等以後地盤擴大了,就必須要有更多的官場代言人。

這次在整個江北地區的“鳩占鵲巢”行動,讓董書恒又發現了一批願意配合自己的官員。這些官員可能怕死、貪財,缺乏能力。但是他們容易控製,是清朝官麵上的士大夫,容易被士大夫這個集團接受。自己隻是一個鹽商出身,如果以後立功太多的話,要麼被清廷架空,要麼造反,甚至有可能被暗殺,彆無他路。

自己甚至不如曾國藩,曾國藩無論如何還是士大夫出身。屬於那個階層的自己人。

現在自己還能蹦躂,隻是因為有用,相對於自己潛在的做大危險,太平軍這些起義軍才是清廷那個集團最大的敵人。

董書恒時常會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迷信自己手中的力量。相對於龐大的清廷集團,自己還十分弱小。所以他要有代理人幫他吸引上層的視線。等到自己有力量同他們叫板的時候,才能夠攤牌。

徐州府衙,警衛連接管了府衙的防衛工作,書房之中。董書恒高坐主位,徐州知府、同知和幾個縣令位列兩邊。

“知府大人是旗人?”

“下官是正白旗的,隻是家中已經沒落,家族咬緊牙關打通了關係才讓在下捐了個進士,這麼些年也就做到了知府。沒想到還被分到了這四亂之地。下官這一把年紀早已想辭官歸家了。”

“桂大人,這麼想就不對了,我看您還年輕的很呢!怎麼說也能做到一方總督。現在外麵兵荒馬亂,雖然危險但也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

聽了董書恒這麼一說,桂中行也是眼前一亮。沒做官的人不知道當官的癮。聽說那魏源做了多年的州縣官,因為與董書恒搭上關係,一下子就成了知府兼團練使還有鹽運使。

“提督大人說笑了,下官在朝中並無後援,如何沒夠再有寸進。”

“知府大人,如果有軍功呢?現在朝中缺少能打的地方大員,如果您手中有軍功,那麼朝中還有誰會壓著您呢?”

“提督大人,高看老朽了,老朽有幾斤幾兩,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桂中行說道,他沒啥野心,就想撈足了錢後能夠回四九城去,喝喝茶,逛逛古玩店。

“來來來,樹森過來。”

蔡樹森走了進來,向眾人行了禮。

“這位是我手下大將蔡樹森,昨天在河灘用一千人打敗六千匪軍的戰鬥就是他指揮的。”董書恒介紹道。

“蔡將軍威武!”眾人恭維道。

“感謝大人運籌帷幄,感謝諸位大人的支持。”蔡樹森拱手謙虛道。

他人長得溫文爾雅,頗有書生氣,不像一般武將五大三粗。一進來就獲得了在做諸位的文官的好感。

“我們有證據證明這是淮北的撚匪與徐州當地的地主武裝勾結發動的判亂。蔡將軍現在算是徐州的守城兵馬。知府大人指揮守城兵馬大破撚匪,再把那兩千多首級送上去,那麼大人您的功勞是跑不掉的。京中還有什麼關係嗎?儘管去打點,錢可以先從長江銀行在京城的分行支借。以大人旗人的身份還有我等的支持,大人何愁不能更上一層樓。況且總督大人那邊也會上折子幫您請功。”看著董書恒在那裡自顧自地胡扯,眾人一臉呆滯。

桂中行也聽傻了,就你這一說,我就立了大功?

“所以,老桂,你看山東巡撫那個位子如何,之前山東巡撫因為攔截太平軍北伐軍失職被撤,這個位子還空著呢?”董書恒突然問道。

“什……什麼?大人您的意思,下官還沒聽懂。”桂中行,顯然還沒跟上董書恒的節奏。

董書恒又把意思說了一遍。桂中行這次立了功,大敗六千撚匪,然後就是花錢請京城的朝官幫著拿下下山東巡撫這個位子。

山東是不設總督管轄的,所以這個巡撫還是很有含金量的。當然山東巡撫可不是這麼好做的。現在太平軍北伐軍剛從山東西北過了一遍,山東也是亂的很,所以才需要一個能打的巡撫鎮守啊。

“董大人,下官以後唯您馬首是瞻。”桂中行起身拜到,這文官給武官下拜是聞所未聞。其他在場的官員都是一陣鄙視。不過心裡想的是為啥不捧我。“董大人,下官的能力自己是知道的。如何做得好這個巡撫呀!”

“這個不用擔心,我會給你配個顧問團,你隻要按計劃施政就好,軍隊方麵,你到時候可以上書調樹森過去,有他幫你,你大可高枕無憂!”董書恒繼續說道。

“多謝董大人提攜!”桂中行再次拜道。

“行了,給朝廷的折子,你自己去寫。另外最近有些事情要先做好。首先就是同協響辦做好徐州戶籍民冊的移交工作,其次是幫我召集徐州的士紳商人,我要與他們一同商量徐州建設大計。”

“其他人,也不用灰心,張同知,如果桂知府升遷,會保舉你升任徐州知府,其他人以後隻要跟著我淮海軍,升官發財都會指日可待。”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