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四十一章 地主的選擇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四十一章 地主的選擇

傍晚時分,徐州城最大的酒樓,雲龍大酒樓上人生鼎沸,基本上徐州及周邊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到了。許多人為了能坐的靠裡一些,中午就趕來占位置了。

大家都是聰明人,這次六大家族覆滅,許多人都知道——這徐州的天怕是要變了。一些中小家族像嗅到肉味的獵犬一般。已經準備好加入分割六大家族的盛宴當中。

日頭已經落下,董書恒才來到酒樓,不是他要擺譜,實在是有太多事情要處理。白經理和範經理以及蔡樹森都跟在他的後麵。桂知府跟董書恒一起來的,他並排走在董書恒的身邊。

警衛早已在酒樓開門之前就布置到位,每一個進入酒樓的家族代表都經過身份審核以及抄身等安防程序。

隨著門口一聲唱和,眾人頓時安靜下來,隻見一個英俊的年輕人走在知府的身旁。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這個年輕人就是新任江北提督,淮海軍統領,江北最大的兩家商行淮海集團和長江集團的話事人董書恒了。

眾人紛紛行禮,董書恒也一一還禮,態度謙恭有禮,一點沒有上位者的傲慢。

桂知府擔任了酒席的主持角色。他舉起酒杯說道:“董大人帶兵守衛我徐州,這次更是大破匪軍,讓我徐州免遭荼毒,他是我徐州的大恩人。大家一起舉杯感謝董大人。”

眾人舉杯都是一飲而儘,董書恒喝的是花雕,自信還是能喝幾杯,也跟著一飲而儘。

“大家都知道我們董提督,不光帶兵打仗了得,更是一位財神爺。他在揚州一手創辦兩大工業園區,引進洋人的生產技術,可謂日進鬥金。現在洋貨橫行,就是因為他們掌握技術,成本更低,而董大人的工廠已經可以和洋人競爭。想我徐州四省通衢,本應商業發達,奈何匪亂不斷,商路不通,以至於我徐州近年逐漸沒落。本府愧對徐州父老啊,還好現在我們等來了董大人,我相信有董大人的幫助,我徐州複興有望。”我們的桂知府還沒有能力說出這麼一番話,這都是董書恒下麵的人給他打好的稿子。但是桂大人記憶力不錯,全都能背下來,表演天賦也極好,說的是聲情並茂。

“眾位,剛才桂大人的話,本官愧不敢當。不過大家都知道本官是鹽商出身,知道大家心中所苦。自西夷用堅船巨炮打開我大清國門,利用條約向我大清大量傾銷商品甚至鴉片,每年賺走大量白銀。白銀就那麼多,每年流出的多了,那麼咱們大清市麵上的銀子就少了,大家的生意自然會越來越難做。”

眾人都是茅塞頓開,怪不得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怪不得百姓越來越窮苦,原來是銀子都流入洋人的口袋。

“生意難做,百姓窮苦,此動亂之始也,如此循環往複,我們每個人都不能在這個漩渦中獨存,試問亂匪四起,又有幾家能夠明哲保身呢?”董書恒繼續說道。

底下的人皆是點頭。是啊,亂世人命如草芥,這幾年四處民亂,不就是亂世的征兆嗎?

“所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本官僥幸學了幾年洋學,粗通洋務,自掏腰包,組建團練,一麵平定判亂,以求自保,一麵興辦企業,振興國貨,驅逐洋貨。”

“咱們徐州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所以我跟桂知府商量了一下:第一,清除徐州一切關卡厘稅,以後徐州以及整個江北都將合為一體,各位行商隻要交一次稅,這個稅率不會超過3個點。也就是說大家出貨以後隻要向官府一次繳總價的3%作為利稅,就可以在江北通行無阻。”

“第二,淮海集團投資兩百萬兩在海州建了一座海港,以後我們徐州的商貨可以就近從海州出海。最遲在明年年中,淮海航運就會開通上海、琉球、朝鮮、日本、南洋的航線,為大家開展海貿創造條件。”

“第三,凡是投資實業需要購買機器設備,徐州府會給予設備購買款項10%的補貼,台北的機械廠也會給予九折的優惠。另外可以在長江銀行享受年利率5個點的低息貸款。徐州地理位置非常好,這裡生產的東西,可以就近銷售到安徽、河南,甚至可以賣到山西、蒙古。”

“第四,未來一年,江北將會投資300萬銀元疏通運河,整修官道,這些工程將會通過招投標的方式,承包給各家去做,我們在坐的都有機會,如果在坐有條件的,可以自行組織工程隊過來承包。”

“第五,淮海軍的江北行政總署會出資100萬兩銀元,在徐州地區每個鄉鎮成立一所小學堂,每個縣城立一所中學堂。在徐州成立一家大型綜合性書院。”

“第六,淮海集團將組建淮海安保公司,為各家商隊的貿易提供安保服務。這些商隊護衛的戰力不會低於淮海軍的士兵。另外,淮海集團還會成立一家保險公司,各家可以為自己的貨物投保,如果貨物在運輸中出現意外,我們的保險公司將會全額賠償。當然,前提是你雇傭了安保人員的情況下。”

“第七,淮海集團將整和整個徐州地區的礦山,鐵廠,成立一家徐州煤炭鋼鐵集團股份公司。長江實業以及淮海集團會投資500萬銀元,另外會向社會募集500萬銀元資金。在坐的,如果不願意自己做生意的可以考慮一下。現在中國正麵臨3000年未有之大變局,抱著那點土地的話隻會讓家族逐漸沒落。當然,我也不會強迫大家,這點錢我自己都出得起,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大家一同致富。在這裡我可以透露一下,我們已經從美國購買了一整套的煉鋼設備,今後徐州鋼鐵的年產量有望達到5萬噸每年,這樣我們生產的鋼鐵幾乎可以占據整個大清的市場。”

在坐的,哪怕是那些最保守的地主也都心動了,把銀子埋在地下也不會變多,還不如用來投資,這樣後代即使沒能力也能捧個金飯碗,直接留銀子給後人,要是碰到一個敗家的子弟,又能揮霍多久呢?

大家都是明白人,不是說保守的就一定笨。相反,中國最會變通的一群人也是出自地主士紳。曆史上的洋務運動,確實為中國的近代工業化打下了一定基礎,而這場運動的發起者也是地主士紳。縱觀洋務運動所引進的各種技術設備,無一不是當時最先進的,很多在國外都沒有普及,這些洋務運動的開拓者就能敏銳地嗅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至於洋務運動最後沒有改變中國衰敗的命運。董書恒覺得這主要是內部環境製約,清政府的腐朽體製不能給予洋務運動良好的發展環境。如果不受清廷節製,完全由民間商辦,這些新興企業會發展的更好。另一方麵外部環境,列強蓄意阻止破壞洋務運動,那時“黃禍論”橫行,無疑是一些西方列強害怕中國強大,從輿論上,技術上對中國的洋務運動加以破壞。就比如日本對漢冶萍公司做的那些齷齪事。

董書恒現在在江北做的事,不僅僅是引進技術,同時,他還在努力營造一種良好的營商環境。取消關卡,修路、疏通運河,建設港口,是為了方便商品流通。組建銀行,私鑄銀元,是為了給市場提供充足流通貨幣。組建安保公司,保險是為了給商品流通提供安全保障。

龐大的人口基數,廣闊的國土縱深,使得現在的中國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市場。可笑的是這麼大的市場一直是列強在瓜分。中國的商人仿佛集體沉寂了一般。現在董書恒就是要喚醒這支力量,在經濟上與列強對抗。利用自身優勢提前控製內陸市場。

等到江北大量物優價廉的商品充斥內陸市場時,列強即使要求清廷全麵開放,董書恒也不會再怕他們。

董書恒的一係列惠商政策讓底下的一些商人還有一些轉行行商的地主,聽得直喘粗氣。董大人相當於直接把蛋糕拿出來給大家一起分,還幫你準備好了刀叉。

宴席一直持續到很晚,每個家族都想跟董書恒混個臉熟。紛紛過來敬酒,哪怕他喝的是黃酒,此時也是頭暈漲腦。

宴席結束後,蔡樹森同一班警衛把董書恒送回了知府衙門的後院。我們桂知府非常識趣,專門騰了一個院子給董書恒。

舒舒服服地泡了一個熱水澡,董書恒披著單衣就回了房間。臥室沒有點燈。董書恒摸出打火機,打了一下。借著打火機的火光。他看到床頭正坐著一個紅衣女子。

“哎呀媽呀,鬼啊!”董書恒剛想大喊。

那女子趕緊起身一禮,道:“大人勿驚,小女子是桂知府請來侍候您的。”

“不用了,你可以出去了。”董書恒板著臉道。就這樣一身紅衣打扮的跟鬼一樣,留在房間,董書恒也不敢睡覺啊!

“大人……請稍等”說著她起身關上了門窗。

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董書恒突然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子。這個女子的身形氣質好熟悉。

“虞姬?”董書恒突然問道。

這檔口,董書恒已經磨出了他的左輪。自從經曆過第一次刺殺之後,董書恒一直都是槍不離身,哪怕睡覺也把槍放在床邊。

“大人,真是火眼金睛。放心,小女子沒有惡意的。”那女子說道。

“沒有惡意就不要那麼神神秘秘,你應該坦誠相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