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四十三章 遠洋船隊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四十三章 遠洋船隊

早上醒來,董書恒隻覺得腰酸背疼。昨晚的瘋狂確實是自己穿越以來從未有過的。

床上的佳人已經不在,床單上被剪掉了一大塊,留下一個大洞。

董書恒起床扭了扭腰,想去喝水,手碰到茶壺又縮了回來。這婆娘不光給他下藥,竟然還給自己下藥。兩個磕了春藥的男女在一起,那還不是乾柴烈火,大火燎原。

打開門,蘇霆趕忙跑了過來,臉上還帶著饒有意味的壞笑。董叔恒氣不打一處來,一腳將他踹倒在地。

“你這個警衛連長怎麼當的,竟然放了個大活人在我房間。要是刺客怎麼辦?”

這時,蘇霆才發現自己原來犯了一個大錯誤。

“對不起,總統,卑職工作失職,請您責罰。”蘇霆低著頭說道。

“你還有所有當值的警衛,全部給我脫光了上衣,繞著徐州城跑一圈!”董書恒大聲地吼道。

蘇霆知道今天自己捅了馬蜂窩,根本不敢辯解。

於是,今早的徐州城出現了一條靚麗的風景線,早起的行人們有了飯後的談資……

徐州城的一個不起眼的院子裡。

呂飛燕坐在浴桶之中,白嫩的肩膀在水霧中若隱若現。

“舵主,你就那麼相信那個董書恒。我看他就是個登徒子,以後他要是敢對你不好,我一定不會饒了他。”浴桶邊上正在加水的鵑兒憤憤不平地說到。

“好了,鵑兒,他以後就是我們的舵主了,我們要履行自己的誓言,我相信他會帶著我們推翻清廷,驅除韃虜,複興中華。”

“你以後也要尊重舵主,不能再這樣任性。我準備把你送到舵主身邊,照顧舵主的起居,保護舵主的安全。”

“不,飛燕姐,我要跟著你,我走了,誰來照顧你啊?”

“鵑兒,聽話,不然我去保護他,你來處理會內事務。”

“算了,還是我去吧,會內的事情我也處理不來。”鵑兒委屈地說道。

“鵑兒,你派人去召集各堂堂主,得讓大家跟我們的新舵主見個麵了。隱匿了這麼多年,我江蘇分舵終於要入世了。”

“是,飛燕姐姐。”

上海,英租界,英國領事文翰親自接見了一個年輕中國人。這個人一身西裝打扮,帶著一副圓框眼鏡,舉止文明有理,他的英文非常流利。此人便是近半年來在上海租界聲名鵲起的淮海集團駐租界談判代表劉青北。

這個突然出現的公司半年來在上海租界砸下了近千萬兩白銀的訂單。這一次更是拿出200萬兩,準備一次性購買一隻船隊。

“親愛的劉,你好,你說的這筆訂單,我們大英帝國完全能夠自己完成,要知道我們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造船業。”文翰說道。

“尊敬的領事先生,我們這次準備購買二手現船,因為我的老板是個急性子。而且我們隻要飛剪船和輪船,我的老板希望自己的船隊能夠擁有最快的速度。”劉青北說道。

“劉先生,我們大英帝國在遠東的商船有幾百艘,你要多少我都會為你聯係的,需要什麼樣的船型,你可以隨便挑選。”

“領事閣下,美國人與法國人對這筆訂單也很感興趣,你知道我們都有生意望來,因此我不能得罪我們的朋友。不過領事大人,作為補償,我會給您牽線聯係一個有關軍艦的訂單。”

“哦,那真是太感謝你了,劉,你放心,商船會給你最優惠的價格,畢竟我在遠東還是有幾分薄麵的。你能跟我說說軍艦的事情嗎?據我所知清朝政府並沒有意願購買軍艦。”文翰問道。

“是的,這次是兩江總督府江北提督衙門想訂購一批軍艦。但是不是老式的木質戰列艦。他們想要訂購一種全鋼甲的鐵甲艦。采用全蒸汽動力推動。”劉青北說道。

“哦,劉,不得不說我被你震驚到了。這種軍艦我們大英帝國也隻在實驗階段。你們如果想買的話需要同船廠去談,而且價錢不會便宜的。我想問一下,你們為什麼不直接購買現成的戰艦呢?隻要你們願意出錢,幾千噸級的戰列艦,我們都願意出售。”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水手沒辦法操縱戰列艦上那複雜的風帆係統吧!”劉青北尷尬地說道。

“哈哈哈……劉先生真是幽默,不過海軍確實是一個技術活。”文翰驕傲地笑道。現在列強在武器上並不封鎖中國。他們認為以中國人的落後狀態,有先進的武器也不一定用得起來。

“公使先生,我們對貴國的船廠不熟,能否幫我介紹幾家?”

“哦,當然可以,我可以為你引薦阿姆斯特朗造船廠的遠東商業代表和技術代表,你跟他們談就好了。”

劉青北通過與美英法等國的談判,最終這筆巨大的訂單被英法美三國瓜分,通過這筆訂單各家對與淮海集團的貿易也更加重視。

飛剪船,是起源於美國的一種高速帆船。理想航速12-14節最快可以達到17、18節。1845年1月22日,由美國船舶設計師約翰·格裡菲思(Johngriffiths)設計,在紐約的司密斯-迪門(smithandDi摸n)船廠建造的“虹“號(Rainbow)下水,該船具有飛剪船的標誌空心船首,公認為是世界上第一艘真正的飛剪式帆船。

當前的大型飛剪船的噸位普遍在1500-2000噸之間,價格在八萬兩白銀左右。

輪船現在還都是混合動力,即在帆船上麵加裝蒸汽機動力係統。海麵上輪船的噸位一般在3000噸左右,造價在20萬兩白銀左右。由於是二手船,加上三家競價的原因,劉青北以相當合理的價格買下了12艘飛剪船以及6艘輪船。這些船在一個月左右就可以陸續交付使用。

船長和輪機手大部分會在上海聘用洋人,國內有遠洋經驗的船長實在太少。水手按照董書恒的指示將在浙江、福建沿海一帶招募。要知道近代中國海軍將領大部分都是出自福建,這裡山多地少,大部分人要靠海吃飯,盛產出色的水手。

董書恒這次急著斥巨資購買船隊,經濟上是為了遠洋貿易需要,他擁有官麵上的身份,在對朝鮮、琉球、日本還有東南亞的貿易有著先天優勢。還有利用海外輸入來解決困擾自己的糧食問題。

政治上為了方便布局,朝鮮要加強控製;日本當然要扶持幕府,維持日本地方大名割據的狀態;琉球這個地方可以直接控製在自己手中。東南亞則是要整合東南亞華人的力量,滲透列強在東南亞的殖民地。

軍事上則是要為未來的海軍儲備人才。現在的內河水師還是格局太小了,太有局限性。都說百年的海軍,海軍建設不是一朝一夕,他隻能利用一切時間,先從水手的儲備開始做起。而組建遠洋商船隊是鍛煉水手的最快方式。

福建、廣東、南洋那邊跑海的人很多,但大都是駕駛老式海帆船在近海航行。所以董書恒手上缺的是遠洋水手。

新加坡城,這座城因華人而興起,但是華人在這裡卻一點話語權都沒有。

王韜在這裡呆著的這些天,深入華人社區,他看到這裡的華人辛勤勞作、安分守己,可是不時還會受到英國軍警的欺辱。但就這樣這裡都算是海外華人的天堂,因為在這裡至少不會有土著隨意的打劫殺害華人。

英國人要保持新加坡的繁華,就不得不吸引華人前來。但是他們又在心裡防著華人,因此不給予他們一點政治權力。

王韜博學多才,溫文儒雅,臨行前董書恒又幫他搞了一個南洋訪察使的差事,算是有了官身,真的假的,王韜都不知道,反正這些華人認就好了。因此他在南洋華人中備受歡迎,幾天的時間迅速與當地林家、李家、吳家等大家族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這些家族當年都是從南洋各個地方彙聚到這裡的。此時,南洋的華人都有很深的故土情節,現在能正式接觸到官方之人,都是非常的興奮。

當初,華人在南洋成立了許多小國,多次上表想要歸附祖國,但是清政府卻置之不理,清政府視這些海外華人為棄民。即使現在清廷被打開了國門,也是被動的接觸外麵,根本上還是處於一種封閉的狀態。

當然,這次到新加坡,王韜主要任務是幫助董書恒尋找洋務人才。南洋的華人比國內要開放的多,要知道思想不開放的也不會遠離故土出來闖南洋呀!

這裡有很多的大族子弟受過中、西方雙重教育,但是在南洋這個地方,你有才華也沒有用,洋人是不會重用華人的,他們大多也隻能繼承家族生意。

這次聽說兩江總督府要遴選人才,一個個家族都把自己家族最右才華的子弟送來。

林家新是加坡各大家族之首。今天林家的院子裡擺滿了酒席,王韜坐在主桌上座,一旁坐著各大家族的家主。

“各位,安靜一下,大家一起舉杯,今天我們新加坡的華人歡迎王大人到我們新加坡慰問。”林家家主舉杯對著王韜說道。

“感謝各位家主地盛情款待,今天我代表我們董大人,敬各位一杯。”說著也是一飲而儘。

場麵話說完,就要開始商討具體的事情了。

“各位,由於路途遙遠,各位可能還不知道,我家董大人因為平亂有功,新近被朝廷提為江北提督,一品武官,也是兩江總督府的頭號戰將。大人深通洋務,在江北推行改革,興商辦工廠,修建海港,發展海貿。手下缺乏通曉洋務的人才。”

“大人知道南洋有大量海外華人,心向華夏,卻無報國之門,因此讓在下出訪西歐之時,務必要在新加坡多作停留,招募人才。同時大人也想要以此加強與海外華人的聯係。”

“大人說了,隻要你是華人,無論你在何方,祖國都是你的後盾。”

“隻是我們的祖國現在還太弱小,太落後,沒有能力去保護海外華人。但是,大人相信,在我們這一代人的團結努力之下,我們的祖國一定會變得更加強大,讓每一名華人在海外都能挺起腰板做人。”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