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四十五 江蘇天地會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四十五 江蘇天地會

徐州城一處大院,此時已經被警衛連全麵接管。董書恒身後跟著蘇霆還有幾名警衛,小丫頭鵑兒穿著一身軍裝也跟在董書恒的身後,這幾天她一直悶悶不樂,因為她被小姐拋棄了,還要天天侍候這個令自己討厭的董書恒。

今天還有一個人也跟著董書恒,這個人就是艾能奇。出了之前那一檔子事兒,讓董書恒認識到,不能把自己安全全部交給警衛連,他們畢竟是士兵,對江湖上的道道知之甚少。

董書恒發現隨著權位的升高,自己愈加的惜命,也許是因為牽掛變多了吧!因此,他讓艾能奇從特戰隊調了一批江湖高手。編了一隊內衛隊,內衛隊平時著便裝跟著自己,為暗處的保衛力量。

院內正房有一個大堂,大堂的上首擺著兩把太師椅,兩邊依次排開,各有兩列座椅。太師椅的後麵有一個牌位,牌位前麵擺著香燭貢品,這是天地會的創始人祖師爺的牌位。

院內站著三四十個人,男女都有。大家簇擁著呂飛燕,以前沒有董書恒,江蘇的天地會基本上是呂飛燕主持。飛燕為人灑脫直率,武藝高強,處事謹慎,雖然年輕,但是頗受會內弟兄擁戴。

董書恒進來後,眾人都是一臉好奇地打量著他。幾個女性堂主看他的眼神還有些玩味的意思。

“嗬嗬,我們的飛燕眼光還是不錯嘛,瞧這細皮嫩肉的!”一個花枝招展的中年女性嬉笑道。

呂飛燕小臉頓時一片俏紅。這時呂飛燕旁邊一個留著胡須身材魁梧的中年男性板著臉道:“四娘,不得對舵主無禮,你這是視我刑堂於無物嗎?”

“哼”那被喚作四娘的女子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也不跟那中年男子理論。

“算了,虎叔,四娘隻是散漫慣了而已,畢竟她管著女堂。”

說著呂飛燕帶著一行人向董書恒行了禮。她也不急著給董書恒介紹諸人。而是先說道:“書恒,按照規矩,要先給祖師爺上了香,你才能正式接任舵主之位。所以我們要先去大堂舉行一個儀式。”她畢竟已經是董書恒的女人,跟董書恒說話也相對隨意一些。

說著,呂飛燕帶領一眾人簇擁著董書恒進了大堂,董書恒本來還以為要去拜關二爺,沒想到拜的是天地會的祖師爺。老英雄嘛,拜一拜也是應該的。

“您老人家多多保佑,咱這就要扛起你的反清大旗了,到時候隨便抓幾個罪大惡極的滿清王爺,斬了他們的狗頭來祭奠您。”董書恒邊拜邊想道。

當然這個儀式很繁雜,後世的洪門脫胎於青幫,而青幫現在還是自己的小弟,洪門的規矩都那麼多,這天地會拜祖師爺自然不會簡簡單單。

還好,董書恒是誠心誠意地拜,給英雄前輩磕頭不丟人。

儀式好了,董書恒正式成為了江蘇天地會的舵主,接下來還有各位堂主的效忠儀式,砍了雞頭,喝了血酒,董書恒與各位之間的關係就算確立下來了。

在天地會作為下屬,效忠舵主是第一位的,而且是有嚴格的組織規範加以約束的。剛才的刑堂堂主李虎,就是負責這個事情。李虎在堂內的人員關係不是很好,就是因為他執行會內規矩嚴苛,不通人情。當然,他這樣的人也最適合在這個位置。

後麵就是呂飛燕一個一個地為董書恒引薦各堂堂主。

刑堂負責會內規矩監督執行,堂主李虎。為人鐵麵無私。

暗堂負責探查消息,堂主鄭劍。此人擅長潛行追蹤,輕功了得。

武堂負責收攏江湖高手,為各堂儲備人才,堂主申毅。這個申毅自身就是一個宗師級的高手。

謀堂負責製定計劃,出謀劃策。堂主嚴仕坤,人稱嚴算子,此人精通鬼穀推演之術。

“這不就是個算命瞎子嘛!”董書恒心中吐槽。

女堂負責管理會中所有青樓楚館,堂主周紅英,人稱周四娘。此人……呃,她的特彆之處就是認識很多達官顯貴。

……

……

(後麵先省略,不然就有點水了!)

董書恒忽然感覺自己仿佛穿越到了水滸梁山。這都是一群能人異士啊!

“諸位,我雖然是舵主,但是在天地會我是一個新人,我也不知道你們以前是怎麼做的。但是按照之前和飛燕說的,隻要最終滅掉滿清即可。那麼,我不管你們以前怎麼做,現在都要按照我計劃去走。”

“舵主,其實,沒認舵主之前,我們江蘇天地會一直是半潛伏狀態,按照規矩我們要認主了之後才會出世。上次刺殺琦善是我擅自行動,為報私仇。”呂飛燕出聲解釋道。

“好吧,為避免大家疑惑,我把我的計劃對大家簡單闡述一下。”

“按照我的計劃,短期內,我們不能直接推翻滿清,因為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是西方列強,也就是那些洋人。一旦我們逼急了滿清,滿清皇室很可能會狗急跳牆,把我漢家土地江山拱手送給洋人,換取洋人出兵相助。”

“舵主,老朽有一點疑惑,那洋人離我相距甚遠,縱是要乾涉,也遠水不解近渴吧。”謀堂堂主嚴仕坤問道。

董書恒看向蘇霆,後者馬上會意,讓兩名士兵展開了一幅世界地圖。

“諸位請看,這是一幅世界地圖,如果洋人乾預,其停在上海的軍艦可以立即封鎖長江,英法美在租界的總兵力大概五千人,他們的軍艦可以把這些人投送到沿海沿江各個地方。而我們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滿清滅亡,要知道滿清現在在全國的總兵力也接近百萬。”

“而且就算我們攻下北京,滿清皇室還可以往蒙古或者東北逃,甚至他們還可以逃到洋人的船上。那時我們怎麼辦?按照洋人的國際法,滿清畢竟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他們到時候就有借口進軍中國,而國內的一些忠於清廷的人甚至會跟他們一起合作絞殺我們。”

接著,董書恒指向東南亞:“這裡大部分是洋人的殖民地,從這裡他們能迅速組織一支萬人軍隊還有幾萬仆從軍。在一個星期內到達中國沿海。”

他又指向南亞地區:“這裡是英屬印度殖民地,有大量的英國駐軍,而且印度有上億人口,隨時可以拉出幾十萬的仆從軍。他們隻要不到一個月時間,乘船就能到達中國。”

“而且這些國家擁有強大的工業基礎,能源源不斷地製造武器裝備。在中國本土打仗,反而會刺激他們國內工業的發展。而我們一點工業基礎都沒有,難道要全部拿著大刀跟他們乾嗎?”

董書恒看向艾能奇說道:“小艾打個活動把!”

說著拿起桌上一個茶杯,往門外扔了出去。就見艾能奇閃電般拔出了手槍,也不見他瞄準,就聽到“嘭”的一聲。茶杯在空中應聲而碎。

“申堂主,您覺得如何?”

“如果是一般人持槍的話,老夫有把握閃躲近身攻擊到對方,但是這位小兄弟的話,老夫沒把握,這位小兄弟練過吧?”

“小子練過幾年北腿還有少林擒拿手。”艾能奇拱手說道。

“哦,改天我來領教一下!”

看著兩人技癢要拉開把式,董書恒趕緊出聲打斷:“時代已經變了,在火槍大炮麵前,個人的武勇會越來越失去作用。”

“也許大家會說我們可以鑽進山林跟他們打遊擊,但是百姓呢?他們將會處於洋鬼子的蹂躪之下,朝不保夕,過得還不如現在。如此,我們推翻滿清的意義何在呢?

眾人今天聽了董書恒的一席話,都感到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呂飛燕的眼神更加明亮,這才是自己選定的男人。她之前從未聽董書恒說過這些,現在突然感覺正在侃侃而談的董書恒就像是一位智者。

“所以,我們必須要低調積蓄力量。現在太平軍和撚軍作亂,削弱了清廷對地方的控製。我們正好可以鑽空子把控地方,埋頭發展。”

“舵主說的可是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走明太祖之路。”嚴仕坤問道。

“也可以這麼理解。”

他又看向呂飛燕說道:“我之前阻止你殺了琦善,就是因為此人貪財、膽小怕事,而且他現在身體不便,便於我們掌控。現在由他掌握北大營和兩江軍務,才有我發揮的空間,要是換一個管事的過來,那我們還怎麼做事呢?”

“飛燕,正如你調查的,現在我已經基本掌控了整個江北。各州縣的稅賦開支已經被我派出協響辦接管。防衛工作也被守備團和民兵接管。下一步我會成立法院接收地方上的裁判權,成立檢察院負責地方上的監察權,成立警察局接收地方上的治安權。”

“這樣我們就能夠把整個蘇北打造成我們的根據地,隨著平叛工作的進行,我們會占有更多的地盤。但是我們不能急,我們要占有一塊地盤建設一塊地盤,儘快建立自己的工業基礎。到時候憑借我中華豐富的資源以及龐大的人口基數,就再也不用擔心洋人的乾涉。”

“各位,這是一個大時代,很高興能與諸位攜手,驅除韃虜,重鑄中華。”

“驅除韃虜,重鑄中華!”

……

眾人也都跟著董書恒一起說出這句話。

大家這才從董書恒身上感受到那種領袖的氣質。雖然他看起來那麼年輕,但是好像長著一顆成熟的心。

“諸位,既然大家認了我這個舵主,我自然也會給大家一個安排。”

從今天起我要逐步對本會進行一些列的改組。

刑堂將並入即將成立的法院,李虎擔任高級法院的大法官,各府設立中級法院,各州縣設立法院,派遣法官負責審理案件。所有的案件采用兩審終審,雙方當中的任何一方對案件不服的都可以上訴到上一級法院。

暗堂並入情報司,組建情報司行動局,鄭劍任情報司副司長,協助司長季明山的工作,同時兼任行動局局長。行動局負責情報司具體行動的執行,比如刺殺、破壞、策反、抓捕、審訊等等。董書恒這是要賦予情報司采取行動的權力,但是又單獨成立行動局,跟情報局既有統屬,又相對獨立。

武堂改組為中華精武會,在各地組建武館,吸納武術大家坐館。主要目的是弘揚中華武術,同時也選拔人才,送入軍隊發展。申堂主人任精武會的會長。

女堂並入淮海集團娛樂部,其中一部分人要兼職情報司的密探。周紅英擔任娛樂部經理兼情報司副司長。

青幫各堂將抽調人手組建運河航運公司,還要抽調一部分人到淮海集團新成立的遠洋船隊。另外一部分人要進入其他各省發展會員,尤其是福建、廣東等地。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