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五十六章 複活的揚州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五十六章 複活的揚州

董書恒很想給自己放個假,就像前世一樣交個假條給領導批一下,回家休息,把工作手機關閉,打開電腦,徹底放飛自我。

但是他悲催地發現,自己現在就是大老板,就是領導,其他人好像都在幫自己打工。

他在揚州忙碌了好多天,把手頭上積壓的事情都處理了。突然感到一陣的空虛,大家都運轉起來了,仿佛又沒有自己什麼事了。

有了現成的地方,學校、孤兒院的建設速度很快。警察總署的架構也很快架了起來,董書恒從軍隊中抽調了一些軍官支援到警察總署。等警察學院建好之後,就會源源不斷地向警署輸送警力。接下來就是在各個地方建立分局,接管地方治安,名頭很好找,就說繳匪需要就好了。

軍隊方麵,兩個方向都達到了預期目標。西邊的教導團和101團在儀征縣城受到了守軍的阻擊。但是儀征隻是小城,守軍不多,在一通炮轟之後,城牆被炸出了缺口,淮海軍衝了進去,消滅了這股頑抗的太平軍。

現在大軍已經到達浦口,與太平軍隔江對質,接下來董書恒在在此處建立一個新的北大營。堵住太平軍從江寧直接北上的道路。

他的目標是將原來北大營的軍隊徹底變為一個商業組織。這個北大營確實給董書恒商業上帶來了很大的便利。裡麵彙集了山西、陝西的綠營,蒙古的八旗、關外的都統,清廷能從各地把這些人集結起來還真不容易,現在這些人無形中幫助董書恒打通了整個北方的商路。

瓜洲的炮台,董書恒是當做一個要塞來建,未來他還會在江陰再建一座要塞,從克虜伯工廠進口的岸防炮會安裝到這些要塞上。以後要是再和西方列強開戰的話,即使海上打不過也能夠守住長江水道,憑著中國的巨大縱深,雖不能勝,也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大亂之後必有大治,揚州城內現在就是一個大工地,一些靠近路邊的棚戶被拆除,街道被拓寬,路邊正在開挖下水道。

主乾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根木頭柱子,柱子上是一個玻璃做的煤氣燈,下方是一個安裝煤氣罐的木箱,煉焦產生的煤氣被用鐵罐子收集起來,通過管道輸送到上方的煤氣燈上,到時候揚州將是中國第一個擁有路燈的城市。

這些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為工坊還有各種商業活動還沒完全恢複的揚州提供了大量的臨時工作崗位。

隨著大量行政人員的入駐,以及當初逃離揚州的富戶的回歸。街麵上一些商鋪開始慢慢恢複營業。首先開張的是一些酒樓茶館小食店,還有一些以前在路邊擺攤的小商販、手藝人也重新出來了。

街麵上漸漸又有了生氣。看到這個漸漸活過來的揚州,董書恒心中倍感自豪。

何園,因為原來的主人已經沒了,董書恒把這裡的房舍改成了少年軍校,前麵的園林則變成了揚州市民公園,免費對外開放。

少年軍校現在有1000多名學生,男女都有,這些孩子都是孤兒,沒有那麼多忌諱,董書恒索性不分男女校。

董書恒來到學校也沒提前通知。所以,當他到達學校的時候,學校裡還在上課。這些孩子都沒有什麼文化基礎,他們要從識字開始學習。董書恒在各地建立學校之前就編了一套小學教材。

小學的基礎學科一共就兩門,《語文》和《數學》,語文教材被董書恒加入了後世的拚音,這樣能夠提升孩子們學習漢字的速度,讓孩子們快速地完成識字階段,提高學習的效率。

當然語文課文還是會選取很多古詩詞,《三字經》、《千字文》《韻律啟蒙》中的片段。為了增加趣味性,董書恒還令人將一些古代民族英雄的故事寫成白話故事放在教材裡麵,潛移默化地塑造孩子們的民族意識。

另外董書恒還編了一本數學教材,引入阿拉伯數字,教孩子們一些加減乘除、度量單位、圖形認識、以及一些簡單的解決問題方法。雖然董書恒不是教師穿越過來的,但是這些小學教材他編一編還不是很難。

學校裡的老師大多是一些生活困難的讀書人,學校給他們開的工資足夠他們讀書養家。而且,淮海書院還對這些老師有優先錄取的政策,所以許多年輕學子選擇去新式學校做老師。

這些學校的老師都要參加專門的培訓,通過考試獲得教師資格證才能夠上崗。他們必須得學會怎麼使用這些新教材,而且學校會安排他們集中備課,避免了有些老師還使用老套路教學。

董書恒路過一間由祠堂改成的大教室,裡麵塞滿了將近一百個學生,雖然有些擁擠,但是裡麵倒是很亮堂,這是一個大班級,學生們正在上數學課,學的是教材上第二單元的十以內的加減法,他們第一單元的課程是學習了阿拉伯數字的書寫。

董書恒的計劃是讓他們用兩年的時間認識3000以上的漢字,能夠熟練書寫,完成算術加減乘除的學習以及基礎幾何應用。然後他們會進入專業學習階段。當然這隻是針對少年軍校,江北的其他學校還是會給孩子們五年時間完成小學學習。所以這些少年軍校的孩子注定要比普通的孩子辛苦一些。

董書恒一眼就在教師的最前麵看到了小郭岩,他的身材瘦小,因此坐在教室的最前麵。董書恒示意校長去把郭岩喊出來,但是不要打擾到老師上課。

校長會意,進入教室跟老師嘀咕了兩聲就把郭岩喊了出來。

郭岩看到董書恒眼前一亮,敬了一個學生禮道:“總統好!”

“小郭岩,你還記得我啊,你怎麼知道喊我總統啊?”

“總統,我們每天上課都要先向您敬禮啊!你看教室前麵就掛著您的畫像呢!”

董書恒一看,還真是的,教室的黑板上方真的有一張自己的畫像,畫像中自己騎在馬上身著常服。

董書恒不知道,畫師也是揚州的特產,那天入城式有人偷偷將自己的畫像畫了下來。後來那名畫師見到很多人向自己索購,於是就聚集一幫子朋友,大批量地繪製,後來還刻了印版大批量地印刷,有錢人就買手工繪製的,沒錢的百姓也會買一張印刷的貼在家裡。大家都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表達對董書恒的感謝。

董書恒一陣狂汗,但也不好說什麼。

“郭岩,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總統,我過得很好,現在每天隻要學習就好,也不用再乾活了,還能夠吃飽飯。就是不能天天看到妹妹了。明兒在孤兒院那邊,不過那邊有婆婆照顧她,我一點也不擔心。”

“你們的課業緊嗎?能不能跟得上?”

“可以的,我們每天早上六點起來出早操,然後吃早飯七點半開始上課。到了太陽下山教室裡看不到就會下課了,我覺得上學比挖煤輕鬆多了,也不會有危險。”

“每天傍晚我們還有半個小時的玩耍時間呢,老師會帶我們去園子裡轉轉,那裡真漂亮。”

“郭岩,你以後長大了想乾什麼?”董書恒問道。

“總統,我長大了想當軍人,像那些穿著軍裝的叔叔一樣威武。”小郭岩睜著清澈的大眼睛,一臉向往地說道。

“好,等你考上了陸軍學堂,我送你一把手槍。”

……

離開了少年軍校,董書恒帶著護衛來到了城東,這裡的一大片開闊地將會建造全國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場。

淮海集團建設部的一名項目經理看到董書恒來了,趕緊跑了過來。

“總統好,您怎麼來啦?”

“我過來隨便看看,你們的進度怎麼樣。”

“我們這幾天已經完成了基礎的測量工作,馬上就要開始土方作業了。”

這個經理名叫陳金成,是淮海公司自己培養的管理人才,讓他來做這個項目經理,主要是因為此人有祖傳的建築營造知識。

董書恒跟著陳經理來到了一個臨時的項目辦公室。在辦公室的正中放著一個巨大的模型,跟淮海軍使用的沙盤差不多。

“總統,您請看,這就是我們找人臨時趕製的模型。按照您的設計意見。整個市場分為倉儲區以及交易區。倉儲區主要是磚混結構的連體倉庫。倉庫分為大中小三個等級,大型倉庫是的100米長,20米寬,中間由一排鋼筋混凝土柱子支撐,整個倉庫都是聯通的。這邊是交易區,由兩層樓房圍城的一個個四合院組成,每個四合院都是一個大類商品的交易區,每個四合院可以分成了家商鋪,商鋪的樓下是商品展區,樓上是商戶的生活區區以及貴賓接待區。這些樓房同意采用白牆黑瓦的蘇式建築樣式。整個交易中心將建設統一供水官道以及排水排汙係統。由四座水塔負責供水。”

“為了避免汙染,牲畜的倉儲區將放在運河東麵,那裡也將建立一個碼頭,並且有渡船和西岸相聯係。”

“您再看這裡是碼頭區,我們將把現有的碼頭擴大十倍。以滿足將來船舶停靠的需要,而且還會建造十個兩千噸以上的輪船泊位。”

“嗯,彆的我不多說了,工程質量一定要把關好,這裡以後可能就是我們的聚寶盆了。”董書恒叮囑道。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