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五十八章 江河級護衛艦及魚雷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五十八章 江河級護衛艦及魚雷

華爾顯然對董書恒的發財計劃有極大的興趣。

“華爾,你知道我的身份是一個清國的將軍,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做。但是你現在還是美國國籍,你做起來就不用有那麼多顧忌了。”

“你最擅長的是什麼,華爾?”董書恒盯著華爾問道。

華爾撓了撓自己的大胡子說道:“當然是打仗,我這些年在世界各地就是靠給彆人做雇傭兵養活自己的。”

“那你覺得做雇傭兵賺錢嗎?”董書恒又問。

“當然賺錢,不過大部分錢都進了老板的口袋,這些該死的吸血鬼!”華爾咬牙切齒地說道。

“哦,華爾你先彆急著罵呀!我準備成立一個安保公司,讓你做這支安保武裝的統領。”

“什麼?總統,您不早說,您的意思是做雇傭軍的首領吧,我沒問題的,這方麵我有經驗。”

“這樣,華爾你這兩天交接一下陸軍學堂的工作,立刻動身去上海,到了上海,你去淮海公司上海辦事處找劉青北,他會在資金上支持你,你先招募一批外籍雇傭兵,隻要十幾個做做樣子就好,不要求作戰能力如何,隻要聽話的。後續的士兵我會陸續抽調給你。這支隊伍對外自稱“長江安保公司”,在淮海軍係統內部編製是野戰軍103團,當然,這一點你們要嚴格的保密。”

“你到上海後,要隱瞞自己在淮海軍的身份。先去聯係塞納先生,讓劉青北想辦法將他送到東台,我在那裡同他見麵。然後去找美國的領事,想辦法把這隻雇傭軍的手續辦下來。需要的活動資金劉青北會給你準備。如果需要打探消息的話,你可以讓劉青北聯係季明山的人配合你。但是我有一點要求,就是半個月內,你必須把安保公司的手續辦好。”

上海這個地方,現在還比較敏感,淮海軍如果駐紮過去的話,很可能會捅了馬蜂窩。而且懂書恒也不想過早地將懷海軍的實力暴露給英法美這幾個未來的敵人麵前。

天色已晚,華爾自然是要回軍營去休息的,至於他要追求自己的妹妹,懂書恒不反對也不支持,他早就說過自己妹妹的婚事要由她們自己做主,誰也不能乾涉,反正他現在是董家的家主他說的算。但是華爾想娶自己的妹妹必須放棄自己的美國國籍,加入中國國籍,並且宣誓效忠華廈民族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董書恒就被幾個女人說話的聲音吵醒。兩個妹妹要去工廠,魏玉珍要回書局忙活報紙的事情。董書恒沒辦法隻好起床陪她們一起吃早飯。

早飯過後他要去一趟湖畔的造船廠。之前接到了董書恒的通知,船廠的技術骨乾都從上海趕到了高郵這邊。

湖畔的造船廠已經完全建好了,靠近湖邊是一整排的乾船塢,大小不一,最大的可以建造三千噸左右的船隻,再大的船運河水道可能就要通過不了了。離船塢不遠的是一座座廠房,有的木料車間,有鑄造車間還有一個最大的車間是專門用來製造船用鍋爐的。

他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船廠的技術人員。劉易斯廠長留著大胡子,有些淩亂,看起來像是一個技術宅。

“你好,劉易斯先生。”董書恒伸出手親切地跟劉易斯先生握手問好。

董書恒看向劉易斯的身後,一旁淮海公司駐船廠的代表葉濤趕忙上前介紹道:“這位是是我們船廠從福建聘請的造船大師莊水清莊師傅,莊師傅擅長建造中式帆船。”他又指向旁邊一位中年人和一位青年人說道:“這兩位是我們在上海招聘的技師徐壽和華蘅芳,徐先生的學識廣博,動手能力強,每次遇到難題,他都能輕鬆解決。華先生擅長數學和製圖。我們的許多技術圖紙都要經過他的計算驗證才能夠使用。”董書恒仔細地打量著這兩位中國的科學先驅,他們現在還沒完全成長起來,但是這一世董書恒會給他們更好的條件,他們一定會走的更高。

一行人進入了會議室,董書恒今天是有備而來的。他示意蘇霆將自己畫的簡圖拿過來。

第一幅圖畫著一艘流線型的軍艦,沒有風帆,一前一後有兩個煙囪,但是比現在的淮海軍使用的蒸汽輪船要大得多,也更加細長。

底下的一眾技術宅也都瞪大眼睛看著這個簡圖,雖然一點都不專業,但是這艘軍艦的樣子非常的美觀。

“諸位,我知道現在上海的八艘內河炮艇都已經完工,首先我要感謝大家的付出。現在我給大家看的這艘船是我們接下來要建的。我稱其為’江河級‘護衛艦,排水量在1200噸左右,這是一艘真正意義上的鐵甲艦,完全去除了帆船的痕跡。”

“船舶建造我不是很懂,現在就說我的要求,你們有什麼問題或者困難可以提出來。我要求這艘船不再是以往的木質鐵殼船,這樣的船整體結構不牢固。這艘江河級要使用鋼製龍骨、旁龍骨、肋骨、龍筋、舭龍骨、船首柱和船尾柱,保證它的整體堅固性,這個長度的龍骨以我們鑄造廠的水壓機噸位現在完全可以製造出來,其他部位更沒有問題。這艘船將采用全蒸汽動力,我要他的最大航速能夠達到25節,巡航速度在20節左右,在結構上可以增大它的長寬比,采用飛剪結構,以增加航速,這個部分大家有沒有異議?”

劉易斯率先說道:“總統先生,如果按照您所說的去做,船隻的重量勢必會增加,我擔心的是蒸汽機的動力不足,達不到您說的航速,還有你說的長寬比放大的話,側舷就擺放不了多少火炮了。”

“先來說說動力問題,在坐的多少對蒸汽機都有一些了解,還有些人是製造蒸汽機的專家。我們都知道蒸汽機的原理是將水蒸汽中的熱能轉化成機械的動能。我們現在使用的蒸汽機是一個氣缸,蒸汽進入氣缸然後再衝出去,可是每次衝出來的蒸汽依然帶著大量的熱量,這些熱量我們還得想辦法排掉,那麼這些熱量不就是浪費掉了嗎?那麼為什麼蒸汽機隻能有一個汽缸呢?”

徐壽坐在下麵聽的入神,他沒想到自己的這個大老板竟然還懂科技。他在船廠這段時間一直在研究蒸汽機,甚至直接參與製造了一台,所以他對蒸汽機的原理十分了解,對西方人能夠發明這樣的利器十分歎服。

但是剛才董書恒的話仿佛一下子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戶,解鎖了蒸汽機的一條新的進化之路。他情不自禁地插話道:“對不起,總統,請容我說幾句話,您的意思是在汽缸的出氣口繼續串聯一個氣缸,讓沒有釋放完能量的蒸汽繼續推動下一個汽缸運轉?”

“徐先生,你隻說對了一半,不是一個汽缸,具體幾個氣缸要通過實驗來驗證,這個不是我的工作,需要在做的各位去驗證。”

“還有,蒸汽不一定隻能推動活塞做功,大家來看這幅圖。”說著,董書恒又拿出了另外一幅圖來。

“大家知道風能夠推動風車運轉,蒸汽從鍋爐出來之後直到排到空氣中一直都像是一股風一樣往前衝,那麼最後一個汽缸裡出來的蒸汽,我們再讓它通過這樣一個包裹著多層風扇結構的管道。通過多層的風扇結構能夠把剩下的力集中到一點,這一部分力,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用起來呢?”

在做的諸人包括劉易斯在內,震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尊敬的總統,你這個想法真是太偉大了,你知道嗎?如果我們成功了,那麼這項對蒸汽機的改良,將比當初瓦特先生作出的貢獻還要偉大。我現在想我們以前製造的蒸汽機簡直就是在浪費煤炭。我建議我們要立即開始新式蒸汽機的研製。這個想法是您出的,您可以給它起個名字。”劉易斯激動地說道。

“就叫他多脹式蒸汽機吧,最後的那個結構可以稱為蒸汽輪機。”

“總統,請您允許我參加新式蒸汽機的研製。”徐壽站起來請求到,他的心中已經對董書恒佩服得無與倫比。

“沒問題,徐先生。另外,劉易斯,我希望在新艦造好之前配套的蒸汽機也能夠造好上船,兩邊同時進行,爭取在明年年底前完成新艦的建造。我們現在再來說一下火炮的問題,這款護衛艦,我準備安裝後膛炮,采用旋轉炮塔結構。前甲板安裝一門雙聯裝120毫米火炮,後甲板安裝兩門雙聯裝120火炮,兩個煙囪中間安裝兩門雙聯裝70毫米速射炮。另外兩側的側舷還要安裝兩套新式武器。但是,在我講述這件武器之前請大家簽署這份十年期保密協議。”董書恒看向在做的諸位船廠技術人員,目光銳利。

還好大家都是毫不猶豫的簽了下來。這個時代的人職業素養還是沒得說,即使是想劉易斯這樣的洋人。

董書恒再次掛上了一幅圖,這幅圖上畫著一個梭魚的形狀東西,看起來應該是一件武器。

“大家都知道撐杆水雷吧,這這種水雷需要由小艇載著靠近敵艦,但是小艇在沒靠近敵艦之前很容易被擊沉。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把這個小艇無限放小,直接給水雷裝上一個動力裝置呢?”

“總統,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您真的不該做一些將軍,您應該做一個發明家。不過總統,現在可沒有這麼小的動力裝置。”劉易斯說道。

“不不不,這個可以有。”董書恒說著在紙上畫了一個簡單的裝置。

“還記得我剛才說的蒸汽輪機嗎?我們隻要把酒精煤油放在一個液壓罐子中,再在另外一個液壓罐子中放入壓縮空氣,啟動這個液壓罐子,讓煤油和酒精在燃燒室內燃燒同時噴入冷卻水,產生大量蒸汽,這些燃燒產生的氣體混合著水蒸汽,就能推動蒸汽輪機運轉,帶動尾部的螺旋槳。目前來說,魚雷隻要能跑兩千米就足夠了,所以用不了多少燃料,不需要多大的體積,但是它的速度一定要快,按照我的估計,這種發動機帶動魚雷可以達到50節的速度。按照現在木質戰列艦的水線下薄弱的防護性,一顆魚雷就可以帶走一艘戰艦。”

眾人再次被驚到了。“哦,總統先生,不得不說您的這一發明即將開啟海戰的新時代。聽了您剛才的講述我想我們是能夠把它造出來的。”劉易斯激動地說道。今天董書恒帶來的每一項發明都具有時代性。作為一個技術宅,這幾樣發明的每一樣都讓他沉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