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十章 教育大整頓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六十章 教育大整頓

搞定了華工的事情,董書恒終於可以繼續東進了。

離開高郵向東漸漸進入了以前的鹽區,到了興化地界,淮海公司的農場漸漸多了起來。

董書恒帶著艾能奇喬裝成客商向附近的南官河農場走去。農場以前大多是荒地,一般是沒有路的,農場建好後會修一條路連接管道。

因此進入淮海公司的農場基本上隻有一條道路。為了農場的安全,平時農場會派遣民兵輪流在這個唯一的路口設卡。但是這個哨卡平時隻會負責檢查有沒有可疑人員,並不會收費。

但是,當董書恒來到這個哨卡的時候,卻被守卡的民兵攔住了去路。

“這位兄弟,我們是外地來的客商,到貴處買些種子回去。”董書恒解釋道。

“哼,想到農場買東西也不是不可以,每個人一個銀元的入場費。”那個民兵趾高氣揚地說道。

“小哥,這入場費是誰規定的,為什麼彆的農場都沒有啊?”

“哎,你這人不進去就走開,你去其他地方進城門難道不要交費?”

“可是整個江北不是都取消了城門費嗎?難道你們這兒不歸淮海軍管?”

“弟兄們把這個幾個商人轟走,我看他們就是過來挑事的。”說著這名民兵端起槍就要砸過來。

董書恒趕忙假裝告饒道:“哎呦,小兄弟彆動手,我們交錢。”說著抓起一疊銀元就遞了過去。

那民兵一把扯過銀元,才氣哼哼地放他們過去。

進入農場,道路兩旁都是綠油油的水稻田,由於灌溉方便,水稻的長勢良好。田埂上還種滿了黃豆,水渠中長著荸薺,興化本地人有種植荸薺的習慣,可以當作水果吃,也可以煮熟了吃。遠處的河灘邊上不適合種植水稻,種著高大的芋頭,巨大葉片撐向天空,像是一把倒立的雨傘。

農場場部位於農場的中心位置,中間是一個廣場,廣場邊有一個大院子,院子裡有三排瓦房,這是場部的辦公用房。這時在會議室中一個農民打扮的老人正在麵紅耳赤地和一個穿著軍裝的年輕人理論。

“陳家豪,你不能再這麼為所欲為,要是讓少爺知道了,就麻煩了,到時候你大伯也救不了你。”

這個老人以前是董家田莊裡的老把式,名叫楊守根。老楊種田是一把好手。後來淮海公司建立了大量的農場,老楊就被公司派出來做一個場長。老楊在任上,確實把農場管理得很好,場裡的職工也都很佩服他。

可是老楊為人太老實,麵對莊戶還好,遇到刺頭他就壓製不住了。後來農場組建民兵,武裝部派了一個團長下來。這個團長他竟然還認識,就是以前董家田莊管事,現在的農業部部長陳冬生的侄子,此人名叫陳家豪。

陳家豪剛開始到農場還算規矩,畢竟在軍校培訓過,每天按照要求組織訓練。可是沒過多久,他的身邊就聚集了一幫刺頭、懶漢,這些人整天攛掇著他做一些壞事。雖說算不上傷天害理,但是卻把農場的風氣越搞越差。

“楊老頭,你管好種地的事情就好了,可彆到我的頭上來。咱倆可不是隸屬關係。”那個年輕的團長陳家豪囂張地說道。

“好,彆的事情與不管,但是農場種子公司失竊的事情,怎麼說?你敢說跟你沒關係。你負責農場的治安,為什麼不查這件事?”老楊今天也是真的火了,要是以往那種調戲一下食品廠的女職工的事情,他就當看不見了。可是種子失竊,他以後就有可能過不了審計這一關。他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陳家豪或者他的幾個親信做的。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還覺得是你們種子公司的人監守自盜呢,隻是還沒找到證據而已。”陳家豪上來就反咬一口。

“好好好,你等著,我去陳部長那裡告你。”

“你去告呀,我看看我大伯信誰的話。”

“姓楊的,你晚上走路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可不要摔斷了腿。”陳家豪厲聲說道。

“哦,你是想打斷他的腿嗎?”這時門口響起了一個青年的聲音。

“你是哪根……”陳家豪的話剛說了一半就卡住了。董書恒不認得他,可是他跟老楊都是認得董書恒的。

“總……總統,您怎麼來了?”兩人結結巴巴地問道。

“我來看看我們淮海公司好端端的農場怎麼被你們搞得烏煙瘴氣的。”

“總統,都是我的錯,我沒管好農場,讓您失望了。”老楊低著頭說道。

“老楊啊,在什麼崗位上做什麼事兒。你現在是個場長,就不能隻做一個老農的事情了。種田的工人的工資可沒有你高。”

“是,總統!我賠不起我現在的崗位。我請求處分。”

“咦,陳團長,你怎麼不說話了,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回頭我將陳部長叫來,看看他是信你還是信我,好嗎?”

“總統,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看在咱倆一起玩過的份上,饒過我這一次吧。事情都是王麻子他們幾個人做的,是他們慫恿我的。”陳家豪狡辯道。

“我怎麼不記得跟你一起玩過,還有這是你認錯的態度嗎?回頭你把自己的事情都寫清楚了,少寫一條我加你一年的刑期。我看你要換個農場工作了。鹽城的勞改農場就不錯。”

“老楊,你到農場的農業科做個科長吧,把田種好。”

“是,謝總統成全。”老楊的背上已經汗濕了,董書恒剛才那種上位者的威嚴,著實讓他嚇得不輕。

董書恒離開了會議室,讓人把把陳家豪關押了起來。

“老楊,這裡的情況你最熟,有哪些人跟著陳家豪一起做壞事,全部抓起來。”

“是,總統,我這就去找副團長曾欣華,這個人從教導團下來的,作風優良,人品端正,平時也是看不慣陳家豪的所作所為。我去讓他召集民兵把那些人抓起來。”

不一會兒一個年輕軍官跑了過來。立正敬了一個軍禮:“總統,原教導團1營3連2排排長曾欣華向您報到。”

“曾欣華,現任命你為南官河農場民兵團代理團長,現在緊急召集民兵,去把這些不法分子抓捕歸案。”

“是,總統!”

曾欣華領命離開,不一會兒就把十幾個經常跟著陳家豪作惡的民兵給抓了起來,包括那幾個在路口設卡收費的。

“老楊,你派人去高郵通知公司總部的中層以上人員,明天上午十點到這裡來開會。”

董書恒本來滿心歡喜地來看自己的農場建設成果。萬萬沒想到,自己的隊伍才成立這麼短時間就出現了腐化墮落的現象。看樣子要搞一次大整頓活動。他現在才明白後世在機關上班,單位為什麼隔三差五地搞整頓活動了。人都是有惰性的,如果耳邊不是警鐘長鳴,那麼遲早會墮落腐化。

區彆隻在於那些有背景,有條件,本質壞的人,腐化墮落的速度更快而已。

現在還是下午時分,反正沒啥事情,董書恒索性在場部這兒轉轉。場部這裡集中了農場職工的住宅區以及場辦的一些企業。董書恒看到了一個種子公司,這個公司主要是選育良種,供應農場自己使用,也會對外出售。

在種子公司邊上還有一個粉絲廠,用農場自己生產還有跟周圍村民收購的紅薯、芋頭加工粉絲。原本這些作物不方便保存,加工成粉絲曬乾之後,大大地提高了保存時間。同時,也更加方便烹飪,口感也更好。

食品廠過去了,是一個小型的服裝廠,這個服裝廠主要幫本場該還有周圍的農場製作工裝,當然也會對外出售,農場的工裝結實耐用,普通的百姓也很喜歡。

“叮鈴鈴……”這時下班的鈴聲響起,許多大姑娘、小媳婦兒結伴而行,從服裝廠走了出來。她們看到門口站著幾個陌生男子,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然後低頭在一起不知道交流了什麼,隨即響起了銀鈴般的笑聲……

隨著工人都下班回家,農場的住宅區飄起了嫋嫋炊煙,為整個農場增添了生機活力。農場的房子都是統一建設的,每家三間瓦房,在房子前麵有一個小廚房,用來煮飯燒菜。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口水井,方便居民取水用水。居民區周邊是職工家裡的自留菜園,種著各種蔬菜,滿足家庭平時的需要。

七月的天氣非常熱,很多男人都是直接從井裡提水上來,然後跑到旁邊衝涼。女性大都去公共澡堂洗澡,那裡麵有自動出水的水龍頭,非常的方便。

董書恒在農場湊合著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被工廠上班的鈴聲吵醒。索性起床,看一下民兵的訓練。民兵一般在早上會安排早操,然後就要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工作去了。

曾欣華組織得很好,訓練也很有條理。他之前估計是被陳家豪架空了。看樣子以後得儘量啟用這些忠實的農家漢子,有裙帶關係的人要多觀察才能使用。他可不想把淮海軍搞成家族式的軍隊。

上午時間還沒到,淮海公司、行政總署、警察總署以及法院的中層以上領導就都趕了過來。董書恒索性提前開會,把情況跟大家講了一下。

在坐的淮海係統中層以上領導都顯得很驚訝,這個時代的人大多數還是很單純的,大家把禮義廉恥看得很重。結果卻出了這樣的事兒,這些淮海公司總部的人也都感到自責。

“總統,是我的錯,是我沒有管好家豪,請您治罪。”農業部長陳冬生首先站出來說道。

“陳部長,在工作言工作,工作上就沒有叔侄關係。我們淮海軍從來都是唯才是舉,我希望我們淮海公司淮海軍的每一個人在工作上首先想到的是製度,而不是人情關係,這樣子我們的事業才會越做越好。”

“之前我們在製度安排上還有疏漏,所以才會出現今天的事情。曾署長,回頭發一個文,在軍隊、行政以及公司係統開展一次‘教育大整頓’活動,整一整現在出現的歪風邪氣,讓大家想一想自己的初心在哪裡?每個人都要對照檢查自身的問題以及所在組織,身邊同事的問題……”

“另外新設監察部,李虎調任監察部部長,伍挺擔任高級法院院長。監察部直接隸屬於我,負責軍、政、公司係統的內部人員監督。要在各個公司部門農場設立舉報點以及舉報信箱。監察部領導此次整頓活動,要利用此次機會宣傳好自己的職能,肅清我們的隊伍。”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