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十五章 南洋攻略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六十五章 南洋攻略

兩人都說的冠冕堂皇,毫不功利,但是對話之中卻都是滿滿的利益交換。

這虛偽的對話,連慧兒這個丫頭都能聽得出來,不過自己今天是出來幫助少爺撐門麵的,可不能表現出無禮。

李存訓這裡確是聽出了兩人交換的條件。

董書恒這裡:一、幫助約翰·塞納搭上魏源的線,打開傳教的大門。

二、與南方衛理公會合作建立一所綜合性的教會大學,名字叫聖約翰大學,地點選在上海租界外麵,董書恒負責大學的招生、土地、手續以及基礎建設。美國南方衛理公會負責學校的建設資金以及學校的師資力量。

三、董書恒允許南方衛理公會在中國赴美勞工中公開傳教。

四、淮海公司在對外貿易方麵向美國傾斜,優先考慮美國的貿易利益,淮海公司在這半年時間裡,摔出了近千萬的訂單,約翰這裡幫馬沙利爭取一點,自己以後再在公使麵前也好說話。

……

約翰·塞納這邊:一、通過南方衛理公會幫助淮海書院介紹一批教授自然科學的教師。

二、引薦董書恒跟美國公使馬沙利見麵。並且要幫助董書恒爭取到馬沙利的支持。

三、支持並且保障淮海公司直接在美開展商業活動,實際上就是保障淮海公司在美國西部南部,地多人少的地方圈地。董書恒顯然是不滿足於一個代理人公司的規模。

四、南方衛理公會的牧師要保障赴美勞工的合法權益,並通過南方衛理公會的力量,推動美國出台《保護華工權益法案》。

這一點,作為一個南方人,約翰舉雙手支持,用他的話說,那些北方佬一個個說的冠冕堂皇要廢除奴隸製,自己卻在販賣華工到工廠免費勞動,豈有此理!

當然了,這件事董書恒也就是持試試看的態度。

……

這次和約翰·塞納的會麵,雙方都非常滿意,可謂是賓主儘歡。

兩人從中飯談到了晚飯。慧兒坐在那兒聽得都不耐煩了。這洋鬼子除了長相有些不同以外,真的沒啥稀罕可看的了,而且還講的中文。

兩人終於談好了。約翰要在東台住一晚,第二天就要回上海,他得趕緊和總部聯係,船隻橫穿太平洋還得一個月時間呢!

……

董書恒也回到了家中,對慧兒一翻表揚,讓慧兒丫頭心中樂開了花。

“少爺帶著自己出席正式場合就是對自己的認可啊!”丫頭在心中想到。

董書恒剛坐到書房中,李存訓就過來了。

“本來不想打擾您的,可是剛剛海門那邊傳來消息,說是來了一支南洋的華人船隊,這隻船隊是王代表路過南洋的時候聯絡的新加坡華人家族派過來的,王代表好像和他們簽訂了協議。,另外還有南洋蘭芳國的代表也跟著一起過來了。對方派來的船隊規模很大,人也很多。”

“第二件事,之前安排的水師新炮艇入列儀式已經快要在靖江準備好了,你需要出席一下。”

“第三件事,西園先生已經趕到東台了,同行的劉總經理以及西園先生的一些學生。”

“哎……”董書恒揉了揉太陽穴,事情還真多。

“等西園先生他們吃好晚餐,我去見他們,就在接待他們的客棧好了。”

“明天先去海門見一下新加坡華人,畢竟人家遠道而來。後天我直接從海門去靖江。”董書恒吩咐道。

“是,我這就去安排。”李存訓接令出去安排出行事宜。

董書恒則做下來,規劃起下一步的動作。

南洋在他的計劃中是很重要的一環,當然他不會僅僅依靠當前的南洋華人,事實上他們世代居住南洋,已經形成了一批既得利益群體,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利益需求。在他的計劃中移民墾殖才是核心。

他現在的優勢就在於擁有龐大的人口基數,能夠不斷地移民對當地進行滲透。

而列強殖民南洋,基本上依靠當地的土著以及華人,存在很大的漏洞,這是自己的機會,但是必須想辦法拉攏當地的華人,取得他們的支持。

淮海軍的水師現在即將擁有十艘內河炮艇,可以說在長江沿線,淮軍的水師基本上堪稱無敵。可以吊打太平軍,但是董書恒現在還不能那麼做。他封鎖了長江,那麼太平軍就真的被困死了,失去了騰挪的空間,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淮海軍的水師以後將以在長江沿線護航為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炸沉你。

正想著,忽然一雙小手按到了自己的頭上,一根青蔥玉指輕輕地按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讓他似乎進入了空冥狀態。

說實話,自己接觸的女孩,他還是最喜歡跟慧兒在一起,可能是因為慧兒最了解自己。

他輕輕地抓起慧兒的手……

這時敲門聲響起,李存訓的聲音在外麵響起。

那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可以過去了!”

慧兒趕緊去幫董書恒取來外套穿上,幫他整理了一下著裝。

到了客棧,董書恒終於又看到了許久未見的西園先生。

東台也是西園先生的故鄉,可是先生連老宅都沒回,就直奔自己這裡,可見西園先生對此事的重視程度!

“西園先生,好久不見了。”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董書恒極為尊重,見到老先生後,董書恒趕緊上前行禮。

“劉叔,讓您辛苦跑一趟了。”劉明遠聽了連連擺手。自己現在雖然比以前累了些,但是心情舒暢了許多,兩個兒子跟著董書恒也都出息了,自己隻能在這個位子上再多乾幾年,發揮一下餘熱,報答少爺。

“恩,書恒賢侄,不用客套,我們趕緊說說正事吧。老朽一把老骨頭要不是為了能夠完成這件大事,早就駕鶴西去了。”馮老先生笑著說道,“我身後這幾個是這次進入水利學院的學生,他們幾個基礎都已經很好,所以我這次帶著出來曆練一下。

“在下杜輝,蘇州人士。”為首的一個大齡青年首先站出來自我介紹道。

後麵的幾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紹……

董書恒一一和各位握手問好。這些學子能夠被西園先生帶出來,顯然是作為接班人培養的。

“西園先生,幾天前傳來消息,黃河河南段又決堤了,加上現在兵荒馬亂,這次水災必然造成大量流民。我準備儘收河南百萬流民,來完成我們這次“一縱三橫”水利工程。一縱就是海堤工程,重新修繕範公堤,尤其是在各條河流的入海口修建水閘,避免海水倒灌的事情再發生。三橫是治理淮河、黃河(現在的黃河還沒有改道,還是從江蘇入海),新建一條蘇北灌溉總渠,聯通洪澤湖與大海,解決洪澤湖水患,增加一塊新的灌溉區。”

聽了董書恒的簡單介紹,馮道利的眼中滿是憧憬,這幾條方案他已經在腦中過了無數遍,甚至多此實地進行了測量。

“西園先生,人和錢您都不用擔心。劉叔,公司那邊要成立一個蘇北水利工程總項目組,後麵半年公司的資金要先緊著水利工程,各處農場倉庫的儲備糧要陸續調運道工地。這次工程要實行分段施工,分段管理,個彆的工程可以分包給當地的一些大族來做,但是一定要做好工程質量的驗收工作。存訓,等會兒傳令徐州的協響辦還有駐軍做好流民的接收中轉工作,所有進入蘇北的流民都要經過集中檢疫隔離消毒,傳令各地要做好防疫工作……”董書恒嘟嘟嘟說了一大堆。

西園先生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他是這次工程的總負責人,晚上還要加班帶著學生們做分段規劃。淮海公司隻是幫助他們打下手,做好後勤工作。董書恒安排好之後就回去休息了,明天早上,他還要早起去海門。

第二天一早,董書恒收拾好行裝向海門方向打馬而去。

海門港與上海隔江相望,往來方便。在董書恒的規劃中,這裡是江北地區對接東南,琉球、南洋的海上門戶。

北麵的海州港主要是作為軍港以及與朝鮮日本的交易港口。當然以後在山東站穩之後,董書恒會把軍港移到膠州灣。

海門港與海州港一南一北,構成江北地區的對外商貿窗口。

海門港在原有的漁港基礎上擴建而成。原來靠近漁港隻有一個圍繞魚市聚集而成的小集鎮。而現在圍繞著港口一座新的港城正在形成,各色各樣商行、客棧、酒樓拔地而起。

碼頭上全是忙碌的碼頭工人,新城有一個警察局負責港口新城的治安。穿著藏青色製服的警察,背著老式的來複槍在港口巡邏,看著他們整齊的隊列就知道不好惹。

現在警察總署在各地設立的警察局已經陸續運轉了起來。這些警察都是異地任職,縱向管理,隻向上級警察局負責,以前差役欺壓百姓的現象基本上沒有了。

董書恒一行人徑直來到了淮海公司設立在此處的港務局辦公樓。在一個大的接待室內,這次過來的各家南洋家族代表已經在此等候。

“四叔,你說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猜一定是一位睿智的老者,不然怎麼有那麼高的地位。你看福建廣東沿海的那些縣令都是老頭子呢!”

一眾新加坡華人代表中,一個二十不到的小夥子向一個中年人問道。這個年輕人名叫吳鑫,是新家坡吳家的子弟。曾經去英國遊學過幾年,頗有才華,是這批年輕人中的佼佼者。

這時一個年輕人在幾名護衛的簇擁下走了進來。大家看到港口接待他們的淮海公司的員工起身鼓掌,也都跟著鼓掌。

各位家族代表都感到非常震驚,從來沒有在清廷見到過這麼年輕的大官。

“大家好,我就是董書恒,歡迎諸位海外遊子回家!”董書恒說道,“諸位這次來蘇北是對我董書恒的信任,而我也絕對不會辜負大家的信任……”

底下再次傳來了掌聲。致完了歡迎辭,董書恒在小會議室與各大家族派來的話事人以及西婆羅洲蘭芳國的代表召開了一次小規模的閉門會議。

會議內容外麵的人都不知道,隻知道幾位話事、代表人從小會議室出來的時候臉色興奮得通紅。

協議的主要內容是:

淮海軍支持南洋華人爭取政治權利,幫助南洋華人秘密訓練軍隊。

淮海軍向南洋蘭芳國派遣軍事教導團,幫助蘭芳國建設常備軍,以抵禦荷蘭人的入侵。

南洋個各大家族幫助淮海軍在南洋秘密武裝墾殖。蘭芳國同意淮海軍在蘭芳國勢力範圍內建設農場,開發礦山。

經濟上,淮海軍管轄範圍內,南洋華人可自由入境經商,歡迎南洋華人在淮海軍勢力範圍內投資辦廠。

通過這次會議,董書恒終於開啟了自己在南洋的布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