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十七張 長江水師

4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六十七張 長江水師

彭玉麟實際上也是一個比較激進的讀書人。從他的一些過往就能夠看得出端倪。

曆史上他雖然一直做清朝的臣子,但是他先後七八次辭官。而且他處處以國家民族利益為先,隻是迫於洋務運動時的大環境,改良派占據了絕對的主導。

他沒有能力去反清,因為他清楚,一旦如此,隻會跟太平軍一樣,讓這個國家民族向深淵墜落得更深。

現在他碰到了董書恒這個造反派,而且是一個有實力的造反派,自然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總統,雪琴還是先跟著您身邊,了解一下咱們淮海軍。至於您說的統領艦隊的事情可以容後再議,現在水師劉大人可能比在下更加適合統領艦隊。”

“也可以,我們淮海軍的建製指揮都跟清軍截然不同,最近你可以多了解一些。”

“總統,我們剛才說到太平軍的事兒。您現在不欲剿之,但是太平軍一直堵在江寧卻也擋住了淮海軍拓展的空間。”

董書恒非常欣慰,彭玉麟能夠這麼快進入角色,開始為淮海軍考慮。

“雪琴,你覺得呢?”

“我以為總統是想先鞏固江北吧,畢竟總統崛起也就幾個月時間,不可能把江北經營的鐵板一塊。”

“是呀,地盤可以靠軍隊去占領,但是要想用起來還得有人才去治理。”

“如果雪琴沒猜錯,魏大人的書院就是為了解決人才這塊短板。”

“我觀總統手下的兵全部使用洋槍,雖然操練速度更快,但是士兵花費必然很大。總統是怎麼解決經費問題的呢?”

“抄家、經商、貿易。”董書恒從嘴裡冒出六個字。

彭玉麟眼睛一亮,這位總統還真是直接,不過確實都是來錢快的行當。這會練兵的人,必須得先會賺錢啊!

“雪琴,回頭我會讓存訓給你一份資料,讓你深入地了解一下我們所掌握的力量。”

“是,總統。”

“雪琴,第一步我們穩固好江北,後,那你覺得第二步該如何走呢?”

彭玉麟思考了一下回道:“呃……這第二部,我想總統是想驅逐太平軍了,兩個方向一個往西、一個往北。”

“嗯,驅逐說得好,這仗其實很難拿捏分寸,打得讓他跑,又不能把他打弱了、打沒了。不過為什麼不能往南呢?”

“總統的心意,在下能猜出一二,這發匪往南跑了,清廷的壓力就小了,到時候咱們江北就沒有這麼大的發展自由了,滅了長毛清廷下一步必然是要‘消藩’。”

“嗯,雪琴還真是一語中的。”

“大人,其實在下研究過這個洪秀全的性格,此人有大誌而無恒心,眼光高而過於短淺,隻要給他足夠的壓力,他必然會跑的。現在大人控扼東、北二麵,南麵有和春的江南大營,現在太平軍又占據了安徽南部安慶等重鎮,那麼這個方向就是太平軍的最佳選擇了。”

“後麵呢?”

“後麵咱們當然是追著太平軍一路進安徽,安徽可也是兩江總督府的轄地。總統,自古淮西出勁卒,這裡可是上佳的兵源地,控製在我們手中,那麼依托江蘇的豐厚財力以及總統您搞的工業化,可立於不敗之地。江南各省無兵可用,有一隻勁旅,足以平定。到時候精兵北上迅速拿下北京,大軍從安徽進中原,則大事可成矣。”

“嗬嗬,雪琴,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戰略家。看樣子真不能把你放入艦隊。”

本來董書恒先入為主,曆史上彭玉麟是中國近代海軍的奠基人,那也是他後來入湘軍、辦湘軍水師不斷積累了經驗。現在的他對於水師、艦隊還是一個小白呢。但是其人先天的戰略天賦已經展露。董書恒不清楚的是彭玉麟在曆史上還是一個出色的戰略家,不然他怎麼會有一個晚清完美男人的稱號呢

“呃……那個總統您過譽了。相比總統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作為,雪琴不值一提。”彭玉麟被誇的一陣尷尬。

……

兩人就今後的戰略問題聊到了很晚,大有那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董書恒在船上的休息室裡湊活著睡了一夜,船隻從海門逆江而上,不到三百公裡的水路,正好一個晚上就到了靖江。即將到達靖江的時候,李存訓叫醒了董書恒。董書恒簡單地洗漱了一下,來到船頭,涼爽的江風吹來,讓人一陣舒爽。

彭玉麟早已經到了船頭。

“總統早!”

“雪琴可曾睡好,乘船還適應嗎?”

“還好,在下經常乘坐江船,還算適應,這輪船還要更穩一些。”

靠近靖江,長江在這裡拐了一個彎。南麵是江陰,北麵就是靖江。在靖江靠近碼頭的位置,一座要塞正在拔地而起。

此時,晨霧散去,案上的情況儘收眼底。

“總統,如果沒看錯那應該是一座新建的炮台吧!放在這裡真是妙。”

“更確切的說,那是一座要塞,上麵的炮塔全部使用鋼筋水泥澆築,中間還加了鋼板。可以防得住重炮的攻擊。”

“總統,有此要塞,可保長江無憂矣。”

“是啊,可是中國還有漫長的海岸線,不能每一處都建造炮台。真正的要塞是海上的艦隊,他們才是海上的移動要塞,是維護海疆的真正力量。在此處建要塞,也是沒辦法而為之,真到了那一步,至少我們還能保住長江沿岸,抵擋住列強深入內陸,組織起有效地抵抗。隻是東南沿海那些發達的地區可能要糜爛,多少百姓可能要流離失所。”

“總統真是憂國憂民,我相信在那一天之前,我們的艦隊一定能夠建好。”

……

上海英租界,今天英國公使文翰收到了商船的一份報告,清廷疑似在長江沿岸同時修建幾個要塞。

“這些清國人,有錢不去打叛亂分子,為什麼在長江下遊修要塞,他們這是為了防誰?”

“湯姆,你去擬一份照會給兩江總督,就說這嚴重影響了英國商船的通行安全。另外通知美法公使一同對清廷施壓。”

……

北京紫荊城養心殿,今天值守的軍機大臣是邵燦。

“邵愛卿,江蘇、安徽、山東幾個新任巡撫都上任了嗎?”

“啟稟陛下,都已經上任,江蘇巡撫楊文定已經捉拿回京,大理寺正在審理。”

“留他一命吧,恩旨發配新疆。”

“是,陛下!”

“新上任的巡撫有什麼折子上來嗎?”

“呃……新任山東巡撫桂大人上書,言曰,山東綠營荒廢已久,各處匪亂、響馬猖獗,奏請籌建新軍,平定匪亂,安靖地方。”

“嗯,桂中行是個肯做事的,告訴他準他從山東厘稅中自行籌資組建新軍,但是明年年中之前要徹底平定山東匪亂。”

“安徽巡撫江忠源坐鎮廬州抵禦發匪,上書隻言軍中軍費日緊,所募楚勇思鄉日切,急需薪餉安撫。”

“安徽稅賦多出自南邊,現在那邊被發匪占據,北邊被撚匪打亂。”鹹豐歎息道,“先從內庫播五萬兩給江忠源。另外命令魏源派江北團練前去支援。”

“皇上,江北還要籌備收複江寧,這個時候怕是派不出人。”

“讓琦善自己去想辦法,這次他舉薦的官員朕都準了,他理應為朝廷分憂。”

“對了,陛下,魏巡府也上書說準備派兵鞏固江南防禦,在常州重建大營,伺機收複鎮江。”

“嗯,這個計劃穩妥,欲收複江寧,先剪除其羽翼,準其自行募兵籌餉。”

……

靖江的碼頭上經過了簡單的布置,錦旗招展,彩旗飄飄。

董書恒攜著一眾淮海軍水師高層站立在碼頭上,八艘新型炮艇一字排開。

這次董書恒做了個懶人,他給八艘新艇起的名字分彆是“長江一號”到“長江八號”。

在音樂聲中,每一名艇長輪流上前,從董書恒手中接過任命狀還有艇旗。

“老馬,你怎麼還要去搶長江七號的艇長?不是讓你做太湖水師的司令嗎?”

“哈哈,總統軍中可沒有規定司令不能兼任艇長的,反正長江七號是俺的旗艦,以後俺老馬就住在上麵了。”此人正是馬胡子,現在董書恒任江蘇提督,馬胡子名正言順地劃到了他的麾下。

新艇入列以後,董書恒將淮海水師一分為三,三艘炮艇劃給了運河水師,負責運河沿線的水上安全,主要是起到護航的作用。五艘炮艇劃給長江水師,在長江流域活動,目前主要是長江下遊。還有兩艘炮艇劃到了馬胡子的麾下,成立太湖水師,剿滅太湖水匪,維護太湖沿岸的安全。

其實,主要是看住蘇州、湖州,李存訓的哥哥李存文以前是湖州通判,現在已經升為湖州知府。之前在李存文的支持下長江集團在湖州開辦了大量的繅絲廠,太湖沿岸是當前最重要的產絲地,這裡有淮海軍重要的經濟利益。

所以董書恒決定在這裡投放一隻武裝力量。

今天還有一項總要的事情就是宣布成立水師陸戰隊。水師陸戰隊是跟隨水師進行登錄作戰的地麵部隊。

董書恒決定先成立三個團,分彆是

401團,團長丁力。

402團,團長鐘金鋼。

403團,團長林彬。

這三人都是新晉的團級軍官,其中以丁力的提拔最快,揚州之戰前他還是一名排長,但是在軍校的考核中他得了第一名。要知道參軍前他還是一名文盲,董書恒最看中的就是他的學習能力。

這三個團將配屬於海軍司令部統一指揮。以後海軍司令將由董書恒親自兼任,彭玉麟將擔任海軍參謀長,劉大海擔任海軍副司令兼長江水師司令。張強擔任運河水師司令。馬連奎擔任太湖水師司令。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