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〇二章 南美尋親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〇二章 南美尋親

大概比北美的船隊晚了10天,派往秘魯的船隊經過長途跋涉,終於到達了秘魯首都利馬。

“傑弗森,快看!有一支商船隊要進港了。”港口上一名瞭望手對身邊的同事說道,“這是哪個國家的商船?上麵的旗幟,我從來沒有見到過。”

“給我看一下。”傑弗森從同事手中接過望遠鏡。

“好像是中國的商船,我以前在遠洋船上做水手的時候去過亞洲,那裡有一個很大的國家叫中國,用的就是這種龍旗。是的,那個旗幟上畫的就是東方的龍。”

“好了,快去報告稅務官。”傑弗森說道。

“哦,天呐,什麼時候中國人也能夠進行遠洋航行了?”傑弗森在嘴中喃喃自語道。要知道現在秘魯還有很多從中國被賣過來的勞工。

在傑弗森的心中,中國就跟印度一樣是一個落後的國家,隻比非洲那些土著強一點罷了。

不一會兒一艘引航艇靠近了船隊,一小隊士兵在稅務官的帶領下,爬上了輪船。

蔡啟明出示了董書恒塞給他的外交官身份證明,竟然還是中文和西班牙文雙語的版本。

稅務官一看,這事兒自己無權處理了,本來想敲詐一下的,但是看到凶神惡煞的使團護衛,他頓時蔫了。

這要是搞起衝突來,不說自己乾不過人家。要是事情鬨大了,秘魯的外交部知道了,也會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於是這個稅務官趕緊撤了回來,把這事兒報告給政府的外交部。至於中國的船隊,先進港口休整一下再說。

此時的中國,在國際上還是有點名聲的。這得益於英國人把中國的商品賣的滿世界都是。大家喝的茶葉、穿的絲綢、使用的瓷器,很多都是“madeinchina”。

秘魯的外交部一聽有使團來到,而且還是來自中國的使團,非常重視,這些外交官可不像傑弗森那樣沒見識。

南美這個地方在現在的地球上屬於比較偏僻的角落,尤其是巴拿馬運河還沒開通。南美洲的西岸離歐洲、離東方都比較遠。

南美西岸的幾個小國平時隻能自己在那裡“玩泥巴”。在國際上沒什麼存在感。而中國可是享譽中外的大國,西方國家的“淘金”之地。

外交部長馬裡奧親自帶著外交部的人到港口去迎接中國的使團。

這個時期,南美的白人其實很自卑的,歐洲人覺得他們血統不純,瞧不起他們,這些南美國家又都不大,沒有一個世界性的強國。

因此他們反而更加注重禮節,可能想以此證明自己。

馬裡奧現在的陣仗,跟歐洲王室的外交禮節很像,連紅地毯都用上了,還有儀仗隊。

就連蔡啟明都被這陣仗給驚呆了。還好他在出發之前有專人給他培訓過西方的外交禮儀。

馬春雖然是整支船隊負責人,但是他沒有官方的身份,因為他的主要任務是尋找董書同。

蔡啟明以後要留在南美作為公使,因此他是明麵上的領隊。

在馬裡奧迎接他們的時候,船隊上的眾人是以蔡啟明為首排成一列經過馬裡奧的隊伍,並且一一跟他們握手。

蔡啟明還陪著馬裡奧部長一起檢閱了秘魯的儀仗隊。

站在隨從隊伍中的田方關注的是秘魯軍隊的裝備。

這些秘魯的軍隊使用的還使前裝的滑膛燧發槍。也許是這裡軍事壓力不大,大家沒有那麼強的裝備需求吧。

當然,田方也隻是出於習慣地觀察對比一下,他並不知道自己以後是否要跟秘魯的白人戰鬥。

晚上的時候,秘魯的總統何塞在利馬城總統府設宴款待了中國來的使節。

宴後何塞總統親切地與蔡啟明公使進行了會談。

對於與中國直接建立外交關係,秘魯是持歡迎態度的。以前秘魯要購買茶葉、絲綢等中國貨物都是通過英國的商人,價格非常的高。

要是能夠直接與中國交易,那麼無疑會節省大量的進口資金。

而且據說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擁有幾個億的人口,那麼他們對鳥糞肥還有礦石的需求肯定非常大,這又能夠增加秘魯的收入。

另外,中國人使用的是白銀作為貨幣,秘魯的銀礦非常的豐富,銀幣可以直接在中國使用。這大大地節約了支付的成本。

同時,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還可以提升秘魯的國際地位,因為中國畢竟是現在世界上數得上的大國。

所以,不管怎麼想秘魯都有理由跟中國交好。

“總統閣下,此次我奉命到秘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這裡建立我們大清帝國駐南美洲的公使館。我們皇帝陛下非常重視秘魯,所以準備把公使館建在利馬,還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允許。”蔡啟明說道。

“哦,真是榮幸之至,我會讓人給你們挑選一塊最好的地方。使館建設的過程中有什麼問題,儘管跟我們的馬裡奧部長說。”

何塞總統聽了蔡啟明的話,不知怎麼的生出了一種自豪感,把南美公使館放在秘魯,豈不是證明在南美洲這些國家裡,中國覺得我們秘魯是最強大的?

當晚何塞總統將蔡啟明他們安排到了利馬城郊的一座歐式莊園居住。當然僅限於使團的人和衛隊。隨船而來的職工隻能繼續在船上湊活著住。

第二天,何塞總統才帶著一眾秘魯的高層官員正式地與蔡啟明使團會談。

會談很簡單,跟之前打的腹稿基本一致。最後雙方簽訂了一份詳細的通商協議。

這份協議主要內容就是:

一、中國從秘魯進口鳥糞肥、各種礦石。秘魯可以直接從中國進口絲綢、茶葉、瓷器等貨物。以前這些貨物都是英國轉銷,美洲的國家不能自己自己到中國進貨。

二、雙方可以直接派船隻到對方開展貿易,雙方都給予對方最惠國待遇。

三、中國可以在秘魯投資興建農場、開發礦山,但是不得雇傭當地工人。

這一條是因為秘魯的人力資源非常短缺,國家現在甚至要出錢鼓勵移民。因此秘魯要規定你在我這裡種地開礦都可以,但是你得自己帶人過來。這一點正好符合中國的要求。

最後一條是蔡啟明專門加上去的。既然我們之間已經是友好關係了,你再這樣不公正地對待中國勞工就不好了。

四、秘魯政府答應給予之前被販賣的中國勞工以公民待遇,不得強迫中國勞工勞動。如果確有債務的,必須允許該勞工自己擇業,分期還款。

這件事情上秘魯的政府也就隻能做到這種程度了。因為那些工礦企業確實是花錢買下的那些勞工。

這樣的話蔡啟明倒是也能接受,到時候他們以國家名義跟那些廠礦主打官司,又有秘魯政府的幫助,那麼每名勞工該欠多少錢就多少錢,不可能讓這些人漫天要價了。

確定好欠款之後,淮海公司可以先幫勞工墊付,讓這些中國勞工重獲自由。

相信這些人自由之後,應該會心向淮海公司。即使不能成為淮海公司的員工,他們也會成為淮海公司在秘魯的支持者。

蔡啟明沒有將尋找董書同的事情拿到外交場合來講。而是在結束的時候私下找了馬裡奧部長,請他幫一個忙。

馬裡奧的家族,近水樓台先得月。得知了中國使團的事情,已經準備了一支小型船隊,載上了大量的鳥糞肥、銅錠準備跟隨中國的船隊一起回中國。

馬裡奧相信自己的家族搭上了這條線,就相當於坐擁一顆搖錢樹,必將更加興旺。

“蔡公使,我找人查過了。為了履行我們的約定,在利馬附近的中國勞工這幾天都接受了登記,並沒有您要找的那個人。”

蔡啟明聽了之後頓時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過,我聽說去年有一群華工跑到了西邊的胡寧省。如果你們要找的人確實在秘魯的話,那麼這裡將是最後的希望了。不過那裡大部分都是印第安人,他們大部分都野蠻未開化,並不是很好說話。”馬裡奧話鋒一轉又讓蔡啟明重新拾起了希望。

“非常感謝您的幫助,馬裡奧部長。可能還要麻煩您幫我們派遣一個向導。我們會自己派遣一支隊伍去尋找這個人。”蔡啟明感激地說道。

馬裡奧心中頗為不解,隻是一個勞工,為什麼要動用這麼大的力量區尋找呢?如果是個大人物,又怎麼會被賣為勞工呢?

第二天,以馬春為首的一支尋親隊伍就準備好。這支隊伍由幾百人組成,有田方帶領的部分特戰隊的護衛還有農場的民兵,他們都帶著武器,當然隊伍還帶著很多貨物,馬春想著先用貨物與印第安人交好,不行再動武。

馬裡奧對這麼多人都帶著武器,頗有微詞,但是他已經說了印第安人很危險,總不能不讓人家帶上自衛武器。

馬裡奧派遣的向導名字叫庫馬爾,是一名混血的印第安人。此人對西邊的印第安人非常熟悉。而且據說上次那些逃跑的華工就是他帶人去追的,因此讓他帶隊去尋找,再合適不過了。

馬裡奧不知道庫馬爾與印第安人之間的衝突。庫馬爾一直忘記不了珠穆對他的羞辱。而且聽過有一個勞工還跟珠穆結婚了。

印第安人最美的鮮花竟然嫁給了一個卑賤的華工,這讓庫馬爾將仇恨都轉嫁到了華工身上。

當得知馬裡奧要幫這些華人外交使團尋找一個華工時,他就毛遂自薦,而他也確實符合條件。

就這樣,這支尋親的隊伍在庫馬爾的引導下,向西邊的安第斯山脈而去。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