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一六章 太平軍的使者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一六章 太平軍的使者

珠穆含情脈脈第看著董書同,心中既有對丈夫的謝意又有著濃濃的歉意。

她覺得丈夫是為了自己才放棄了回國的機會。

要知道小叔子現在在清國也是大官,那麼丈夫回國之後肯定會比現在過得更好。

但是丈夫現在卻拒絕了那個來接他的人。

雖然丈夫說了以後有機會會帶她一起回去看看,但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而且回去看看的意思就是回去做客,顯然丈夫已經把這裡當做了自己的家了。

珠穆很想跟董書同說一聲謝謝。但是不知為何開不了口。

“大少爺,您既然決定不回去的話,我們都會留下來幫你。這也是總統當初的吩咐。”馬春站起來,目光堅決地對董書同說道。

“馬春,不必如此,你們都不回去,船隊怎麼辦?”董書同以為馬春是舍不得自己一個人在南美吃苦,才留下幫他的。

“大少爺,這不是我個人的臨時決定,在我們出發之前,總統就已經考慮到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所以提前製定了幾套方案。”馬春解釋道。

然後他繼續說道:“既然大少爺您決定了留下來發展,那麼按照總統事先的命令,我們淮海軍投入到南美的所有力量都將接受您的領導。”

“我這兩天回一趟利馬,把我們這次帶來的貨物處理一下,接下來我們要用貨款幫助那些契約勞工還清欠款,讓他們重獲自由。”

“然後我們會跟秘魯政府申請到胡寧地區進行投資開發。”

“大少爺,我們這次帶了兩千多人到秘魯,我想知道這裡能否安置得下。”馬春問道。

“地方有的是,但是這些人在這裡暫時沒辦法展開生產,部落這邊拿不出這麼多的糧食出來。”董書同說道。

安第斯山上適合耕種的土地不多,大部分印第安人還是以放牧羊駝為主。

一下子湧入這麼多人,部落的糧食肯定供應不上。

“如果是因為糧食的話,那麼就沒問題,我們可以在利馬購買好帶過來。我相信秘魯的糧商會很高興的。”馬春笑著說道。

“是的,就整個秘魯來說,肯定是不缺糧食的,秘魯西部的平原有很多大農場,那裡每年都會出產大量的糧食。”董書同點頭說道。

“大少爺,其實我們這兩千多人都是農場的民兵出身,他們都經受過軍事訓練,但是他們的武器都在船上,我們得想辦法偷運出來。所以您這邊能不能派些熟悉道路的人接應。”

“嘶……”馬春說出的情況,讓董書同嚇了一跳,如果僅僅是眼前這個衛隊的話,秘魯政府肯定不會說什麼的,但是兩千人的武裝進來,那些秘魯的官員知道後估計要睡不著覺了。

但是有了這些人,自己跟珠穆原來想做的事情就可以做了。

“珠穆,看樣子我們可以把周圍的印第安人都收服了,然後我們向西發展,一直到西邊的埃內河畔,那裡適合建立大型農場。”董書同轉頭看向珠穆說道。

“真的嗎?書同,太好了,可是你之前還說先等等的。”珠穆非常開心,她終於可以做自己一直想的事情了。

“那時候我們的力量不足,如果與其他的印第安人開戰隻會陷入消耗。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不能辜負弟弟給我們送來的力量。有了這些民兵,再加上在坐的這些護衛,我們就能快速地整和胡寧的印第安部落。到時候哪怕是利馬的白人政府知道了,我們也不用懼怕。”董書同解釋道。

“大少爺,老田是我們這次出來的軍隊指揮官,我想那些民兵上岸之後,最好讓老田來指揮,他熟悉軍隊的情況。”

馬春說道,同時向董書同介紹了一下身邊的田方。他擔心董書同把軍隊交給印第安人指揮。

田方起身向董書同見了個禮。董書同也跟田方打了個招呼。

“放心好了,指揮軍隊的事情我不插手,我隻給你們提供目標,印第安人大多是輕騎兵,他們隻能夠幫你們偵查帶路和追擊堵截逃跑的士兵。”董書同說道。

馬春這才放下心來,如果僅僅是收服其他印第安人,那麼馬春還是有自信的。而且這是印第安部落之間的衝突,在初期也能夠避開秘魯政府的關注。

有了淮海軍輸送的力量,珠穆和董書同終於可以開始他們整合印第安人的計劃。

用不了多久這支由華人和印第安人組成的力量就將登上秘魯的政治舞台,甚至逐漸滲透到整個南美洲,開啟南美洲曆史的新篇章!

……

到了年底,淮海軍全部都在準備年終總結和考核工作。

董書恒每天都有數不清的文件要簽署。哪怕不要簽字,隻是蓋章也把他累的不輕,關鍵是他還得去審閱。

為此他專們選調了幾個年輕的軍政府官員,劃歸李存訓的總統府侍從室管理。

侍從室主要負責安排總統的日常事務,協助總統開展工作。

年終了,淮海書院放假了,魏玉珍也來到了揚州。董書恒索性把她也拉過來幫忙。

有紅袖添香,這工作效率一下子就上來了。

再過些天董書恒的母親還有慧兒也會來揚州過年,到時候董書恒會帶魏玉珍去給老夫人看看,爭取把親事先定下來。

不然,老魏估計又要找他談話了。

當然,董書恒也很頭疼,他不知道魏玉珍會不會接受慧兒,還有慧兒能不能接受多了一個少奶奶。

不過董書恒最近一直呆在揚州,倒是沒有怎麼亂跑。

正與魏玉珍探討建在上海的商務印書館如何開展業務。

李存訓過來報告天京城來了幾個人。

“哦,是什麼人?有沒有說什麼事情?”董書恒問道。

“大人,是個老熟人——楊兮妹,還有一個太平軍的女狀元傅善祥,另外還有幾個人,全部都是東王府的屬官。他們說是要來談停戰的事情。”李存訓報告道。

“停戰?”太平軍什麼時候開始學會妥協了。

傍晚,董書恒帶著魏玉珍在總統府單獨接見了楊兮妹還有傅善祥。

至於其他的人,都交給了曾憲風去接待。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董書恒知道這裡麵楊兮妹是話事人,她來之前,東王楊秀清肯定對她有所交代。

所以他找楊兮妹先把大框架談好,接下來的細節就交給曾憲風還有那幾個東王府的屬官去談好了。

談判在總統府的小圓桌會議室舉行。介於這女人有前科,艾能奇堅持要貼身保護董書恒的安全。

所以會議室一角多出來一個冷著臉站在那裡的武癡。

“好久不見了,楊姑娘!”董書恒率先打招呼道。

楊兮妹這次倒沒有冷眼去瞪董書恒,很禮貌地跟董書恒打了個招呼。

“太平天國東王府長史傅善祥參見淮海軍總統董大人。”這時楊兮妹旁邊的傅善祥拱手拜到,董書恒本來想去扶人家的,可是看到傅善祥那清麗的麵容,伸出去的手又改為虛扶了。

美女可不能隨便招惹。

楊兮妹對魏玉珍倒極為熱絡,就跟兩個好久未見的好朋友一般。

“咳咳……”董書恒乾咳了兩聲,打斷了兩女的寒暄。

一旁的傅善祥也是一臉的尷尬,這個傅善祥倒是看起來比楊兮妹成熟穩重得多。

“楊小姐,讓我們來談談正事吧。我知道你們在揚州不能久留,所以咱們必須長話短說。”

“董總統,請。”傅善祥打了個手勢。

四人落座。楊兮妹看了一眼傅善祥,然後說道:“董大人,我想你應該感謝我們幫你滅了江南大營吧,沒了江南大營,你淮海軍就在江蘇一家獨大了。”

“這個女人會不會談判?哪有一上來就揭人家老底的。”董書恒在心中氣呼呼地想道。

“楊姑娘,你這樣可不像是來談判的。既然要談判,自然要先給出你的條件。你剛才說的那些都是無關的事情。”董書恒嘴角微翹,冷笑著說道。

“你……”楊兮妹被堵的一時無語,:“好吧,我們這次來是想約定雙方罷兵。太平軍保證不向天京南北東三個方向出兵。”

“這才像談判的樣子,我想你們是準備全力西進吧?我停戰了,讓你們放開手往西打,可是我又能得到什麼呢?”

“我們天國聖兵不來打你就已經是很好的條件了,你還想要什麼?”楊兮妹皺著眉頭說道,仿佛董書恒欠她錢似的。

“那還談什麼,你們儘管進攻就是了,我們淮海軍全部接著。”董書恒生氣地說道,這個女人這是被慣壞了。

一旁的傅善祥一看要談崩了,趕緊站出來圓場道:“董大人息怒,我們楊大人不是那個意思。董大人有什麼條件可以提出來。”

“我的條件很簡單,我隻可以保證不進攻天京城。但是皖北和皖南等地我不會作出保證。而且我隻保證半年之內不動天京。”

“哼,你這算是什麼條件?”楊兮妹哼道。

“這樣不好嗎?我又沒讓你們付出什麼。”董書恒攤開手說道。

傅善祥對楊兮妹遞了個眼色,董書恒的條件基本上達到了東王的要求,現在東王的部隊基本上守護著天京的外圍安全,西進的軍隊大都是其他諸王的。

東王的底線是淮海軍不進攻天京外圍的東王府屬下就好了。

“董大人,您這個條件,我們基本上同意。另外我們還有一件事情想求大人幫忙。”

“大人知道我們的北伐軍打到了天津,但是孤軍深入,後勤補給跟不上。所以我們想找淮海公司幫我們輸送一批物資,這件事情我們可以付現錢。”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