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二一章 幕府的選擇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二一章 幕府的選擇

德川家定文政四年(1824)4月8日出生於江戶城,是十二代將軍德川家慶的四子。幼名政之助。家慶的前幾個兒子都是早夭,隻有家定存活下來。

家定幼年時身體病弱,而且生性懦弱,極端討厭在彆人麵前說話,隻有乳母歌橋能與他進行溝通。現代研究認為,家定患有腦損傷性麻痹。

此人在後世日本的電視劇中出現的頻率很高,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

鹹豐三年,剛剛繼位的家定就遇到了難題。

因黑船來航事件而導致幕府內部慌作一團,穩健派與強硬派就是否接受美國國書和是否開國的問題進行爭論,等到佩裡率領艦隊侵入江戶灣的時候,爭論平息了,決定先接受國書。但是借口要稟報天皇讓美國人第二年再來商議。

7月9日,柏利率領高舉星條旗的軍官、陸戰隊、軍樂隊等300餘人登陸,將美國總統的親筆信交給了浦賀奉行,約定明春再來。

這個事情,剛剛接位的德川家定一點決斷沒有。正當幕府為明春的事情煩惱的時候。清國的官方船隊來了。

這是兩江總督府的官貿船隊。

以前從未有清國的官方船隊到日本貿易,能夠過來的基本都是江浙一帶的小型走私船,而且他們隻會到長崎交易。

幕府上下對此非常重視,當前時期,清國還是東亞無可置疑的大國。如果能夠得到清國的幫助,日本說不定可以度過此難關。

清國的船隊上帶著使節,隨後德川幕府的老中首座阿部正弘代表幕府與使節進行了談判。

相比西洋諸國,阿部正弘更喜歡和清國人交往,因為日本的鎖國政策不排斥清國人。隻是針對西洋諸國。

這是有曆史原因的,幾百年前荷蘭人就踏足日本,外國傳教士在日本發展信徒,一度達到幾十萬人,這些人學會了反抗幕府的階層劃分,後來還爆發了一次重大的起義。

因此幕府對這些西方外國人極為反感,覺得他們進入日本,會影響幕府的統治基礎。

但是清國人不同,他們不會乾涉幕府的內政。

阿部正弘與清國的使者商定了通商事宜,能夠與清國通商,可以使逐漸式微的武家實力得到恢複。

這些年薩摩、長洲諸藩崛起,正是借著偷偷與外界交易。所以正弘覺得,與其把交易的利益讓給彆人,不去抓在幕府的手中。

由於這次危機中暴露出的軍備鬆弛現象。阿布正弘專門與清國使者商定了武器貿易的細則。

清國使者答應賣給幕府兵器,甚至連鐵炮這樣的利器都願意賣給日本。

這讓阿布正弘看到了解決黑船事件的希望。那就是借助清國的力量。

後來清國商船又先後來了幾次,輸送了大量的商品到江戶,這些商品通過江戶的幾大家族賣往日本的各個地方。讓幕府的幾大家族賺得盆滿缽滿。

隨著這些商品一起到的還有大量的兵器盔甲。甚至還有500把鐵炮(淮海軍退換下來的前裝滑膛槍)。這終於讓幕府組織起了一支八千人的軍隊。

當然,這隻軍隊中的大多數都是使用冷兵器。

但是有了這些軍隊在手,幕府總算是心中有底氣了。到時候米國人再來的話,不至於這麼被動。

……

一向貪玩,不愛與外界交流的德川家定,這次不知為何,今天不在大奧中騎自行車了,竟然主動要來迎接清國的艦隊。

自從與淮海軍貿易以來,江戶出現了很多新奇的東西。人力車與自行車是最早流行起來的。就連大名們現在都不願意坐那種悶熱矮小的轎子。

家定更是玩出了花樣,他在江戶建了一個自行車賽場,讓幕府的武士在賽場上騎著自行車比賽。

還有一次,他玩打火機,燒毀了一棟房子。

……

雖然如此,家定還是樂此不疲,每次清國的商人到了,都要派人去詢問有沒有新奇的物事。

看到艦隊桅杆上高高掛起的金龍旗,江戶沿岸的日本守軍一路綠燈。

突然間,坐在椅子上拿著望遠鏡正在朝著海上張望的家定,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伸手指向海麵,他仰著頭,嘴巴張的大大的,“啊……船,船!”

家定努力了半天,終於把“船”字吐了出來。

眾人循聲看去,在遠處的海麵上真的出現了如林般的船帆。跟米國人的船不同,清國的船都是白帆,灰色的船體。

艦隊的中間是兩列縱隊並排的八艘巡洋艦。縱隊的兩側各有三艘小些的巡洋艦護衛在側。

後麵跟著兩艘輪船,跟上次米國艦隊中的輪船差不多大小。煙囪上還在往外冒著黑煙。

日本人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大規模的艦隊。幕府的大佬們無不震驚地長大了嘴巴。

來自薩摩家的女孩篤姬,此時住在靠海的芝上屋敷,她正在等待成為家定的第三個禦台所(幕府將軍的正妻)。

篤姬是聰明伶俐的女孩,從小就被德川齊彬看中收為養女。齊彬一直想將她培養成為一名禦台所。時間長了,坐上禦台所的位置也成為了篤姬的追求。

此時篤姬站在芝上屋敷的平台上,正好也看到了南洋水師的艦隊。與碼頭上的人不同,篤姬隻是跪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並沒有表現出一點的驚訝神情。

從小在薩摩藩長大的篤姬,知道很多蘭學(日本人對西學的稱呼)的知識。對中國的儒家學說也有涉獵。不過她最擅長的還是日本的《史記》,她知道日本同中國一直以來都有著緊密的聯係。

而且日本現在的文化就是在學習吸收中國唐宋文化的基礎上形成的。

這已經有幾百年,中國的朝廷沒有這麼正式地涉足日本了。對此,篤姬感到了深深的擔憂,她無法揣度其中的禍福。

篤姬已經18歲,恰好和董書恒同年,但是現在的她再也不是那個率真灑脫的女子,她再也無法穿著男裝去到下層武士的家中,和他們一起席地而坐,喝酒吃菜而其樂融融。

原本的她生氣勃勃,說到就會立刻做到,跑起來比男子都要快,笑起來會露出可愛的虎牙,即使心情低落也會立刻恢複元氣。

現在她的身上肩負著島津家的使命,肩負著即將成為的禦台所的使命。這些重擔讓18歲的篤姬變得更加的成熟穩重。

回到碼頭上,南洋水師的船隊沒有全部停靠上岸,因為此時江戶的碼頭太小,停靠不了這麼多船隻。劉大海他們換乘了一艘輕巡艦才得以靠上江戶的碼頭。

直接負責接待他們的是奏者番,外交部也有專門負責禮儀的官員與他們接洽,雙方交換了禮物。

淮海軍這邊準備的淮海軍生產的精鹽、海苔、罐頭等特產,日本人則讓力夫搬上來一堆大米。

家定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怪異,說話的時候要把頭仰起來。如果現代人看到了,一定會驚呼這不就是一個腦癱患者嗎?

雖然驚訝,但是出於禮儀大家都沒有表現出來,還好負責談話的都是阿部老中。不然淮海軍的通譯估計要頭大了。

中方的代表被安排在番所休息,可是這第一個晚上就出事了,

一群浪人突然衝出來,殺死了守護番所的幕府士兵,衝進了番所內部到處放火。

還好淮海軍自己的衛兵在內層護衛,守住了使團住所的入口處,並開槍打死了衝過來的浪人。

槍聲驚醒了正在家中睡覺的阿部,他趕忙起床調取最精銳的新番前去查看。

等到阿部率兵趕到番所,衝擊番所的浪人已經被消滅。

可惜的是一個活口都沒有,那些被打傷的浪人也用肋差結束了自己。

這下子事情搞大了,阿部躬身向劉青北等人告罪。這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阿部沒有想到有人竟然敢在江戶對清國的使團動手。

同時間江戶城島津齊彬的府邸,一個身穿夜行衣的武士跪坐在齊彬的麵前。任由齊彬的鞭子抽在自己的身上。

“八嘎……是誰讓你去刺殺清國使團的?你還是忠於島津家的武士嗎?”島津齊彬對著眼前的武士咆哮道。

有村次左衛門隻是埋頭認錯,不提一句辯解的話。他是“精忠組”的核心成員,正是他和有村俊齋以及有村雄助策劃了對清國使團的這次刺殺。

目的就是破壞清國與幕府的合作。為什麼這麼做?還要從薩摩的崛起模式說起。

齊彬是一個開明的藩主,他在正式成為藩主之時,正是作為鄰國的清廷經曆鴉片戰爭之後這段時間。英、法等國對中國的殖民地化進程大大震撼了不遠的日本,特彆是齊彬本人。

他在就任之初便立刻著手按照此前蘭學的思想富國強兵。

在藩內,以“殖產興業”為主導政策下,齊彬以鹿兒島地區為中心開始了日本第一個近代西式工廠群的建設,其中涉及包括西式造船業、製鐵業(反射爐、熔礦爐的建造)、紡織業、軍事工業(大炮、地雷、水雷)、製造業(玻璃製品)等多種行業,這被統稱為“集稱館事業”。

特彆是針對鴉片戰爭中體現出的軍艦的重要性,相繼製造了多種西式帆船、軍艦,這些又帶動連帶的冶煉、紡織、軍事等工業的興盛。

除了硬件的發展,藩內的軟件——人才也得到了新的鍛煉機會,本來出身下級藩士(鄉士)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人都是從這時候逐漸嶄露頭角的。

但是這個大好形式,被淮海軍的崛起打破。淮海軍直接跟幕府交易,斷了薩摩最大的財源。

薩摩藩畢竟地小民貧,缺乏原始積累的條件,之前薩摩靠著琉球國進行轉口貿易,從中獲取了大量的利益,現在淮海軍的商品一下子通過幕府湧入了日本,對薩摩的打擊非常大,薩摩藩一下子沒了市場。

一些薩摩的武士蠢蠢欲動,他們利用這次清軍訪問日本,籌劃可一係列的報複行動,這次刺殺隻是一個開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