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二三章 孤軍不孤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二三章 孤軍不孤

董書恒這幾天一直在考慮支援太平天國北伐軍的事情。

那天晚上送走了楊兮妹他們後,他就找來了季明山了解北方的情況。

北伐軍現在的情況真不好,被圍在天津周圍進退維穀,苦等的援軍遲遲未到。清軍的數量卻越來越多。

可以說滅亡是遲早的事情。要不是林鳳祥、李開芳二人都是難得的將才,估計這支隊伍早就散了。

天京城為了援軍的事情還在扯皮。最後決定由之前被發配到江西效力的曾立昌帶領兩萬新兵前去支援。援軍將走安徽河南北上。

但是援軍的速度畢竟太慢,過冬的物資必須得先送上去,不然太平軍的士兵,沒有戰死,反倒先凍死了。

最後令董書恒下定決心的一件事情是,北京站緊急傳來的一條消息——清廷準備派鑲黃旗吉爾杭阿接替魏源擔任江蘇巡撫,魏源則調到京中擔任禮部侍郎。

顯然,鹹豐帝終究還是忍不住了。董書恒的步子誇得有些太快了,他不可能像曾國藩那樣聽話,放慢腳步,讓湘軍慢慢發展。

淮海軍自從建立以來就作風犀利,董書恒更是心裡低調,行為高調。他的那些想法本就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隻要付諸行動就必然會引起他人的注意。

還好自己的幾步暗棋還沒暴露。現在清廷把火力對準自己未必不是一件壞事。

既然清廷想辦自己,那麼咱也得給清廷添些堵。

於是,董書恒再次約見了楊兮妹和傅善祥,表示經過自己的再三考慮,為了雙方的友誼,為了民族大義,這次自己決定幫助一次太平軍。

但是董書恒也是有條件的:首先,所有物資都要從淮海軍采購。談判不耽誤董書恒為麾下企業帶個貨。

其次,這次淮海軍要收取200萬兩運費。淮海軍隻會把貨物運到運河直隸境內指定河段,到時候太平軍要派人把這些貨物“搶走”,所以載貨船隻的錢太平軍也要付。

最後,這次運送的貨物僅限於武器以外的物資。

本來楊兮妹和傅善祥已經不抱太大希望了。現在董書恒突然答應,讓她們喜出望外,二女還以為是魏玉珍幫忙的結果,心中對魏玉珍充滿了感激。

當然董書恒提出的條件其實並不算太過苛刻,隻不過是一些錢財而已。這些交給東王和天王去處理就好了。

二人帶著董書恒的條件返回天京,隻要東王和天王一同意就會由留在揚州的東王府屬官開始運作此事。

……

天津西南麵,太平軍占領靜海和獨流鎮後,便在這裡駐紮下來,築木城,挖塹壕,建望台,埋地雷,等待援兵的到來。

勝保糾集所部,加緊對太平軍的圍攻。僧格林沁則移營王慶坨,防太平軍進逼京師,一邊練兵一邊防守,最近陸續有兵丁被從西邊和北邊調到他的麾下,讓僧格林沁的實力大增。

太平軍對前來圍攻的清軍進行了頑強的抗擊,曾擊斃清軍副都統佟鑒。但是現在援軍音信全無,又值隆冬,無防寒準備,糧食也日益困難。

靜海縣衙現在破敗不堪,清軍的火炮偶爾會打到這裡,一些房子被砸得殘垣斷壁。

“二位丞相,天王的使者到了。”吉文元一身灰塵地從外麵跑了進來,用力地將身上撣了撣。

“這幫子清妖沒膽量進攻,整天儘在那裡放炮。這靜海的土城牆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吉文元繼續抱怨道。

“哎,不知道這次天使有沒有帶來援軍的消息!”

“天使駕到!”一聲唱和響起。

三人趕緊跪下接旨。

“……封天官副丞相林鳳祥為靖胡侯,封地官副丞相李開芳為定胡侯……”

天使離開後,三人麵麵相覷,沒有一點被封侯後的喜悅。耿直的李開芳抱怨道:“現在封侯有個鳥用,還不如派點援軍送點物資過來。這幾日多少兄弟被凍得生病了,再這樣下去,不用清妖進攻了,就是這鬼天氣都能把我們打敗。”

“哎……天王也有他的苦衷啊,現在出來了一個強勢的淮海軍,堵住了天京的北、東、西三麵。天國聖兵正在全力西征。我想天王是在找退路了,天京的位置太敏感了,處在中心,四戰之地,不可久留。”林鳳祥歎了一口氣,開解道。

“是的,我當初就反對去江寧建都,都是那楊秀清一意孤行。要是留下湖南,我們早就占領西南之地,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腹背受敵。”李開芳說道。

當時占領武漢後,太平軍分成兩派,一派主張西進占領四川鞏固西南,一派主張東進占領清廷的稅賦重地。最後還是楊秀清借天父下凡,力排眾異,確定了東進的策略。

“二位丞相,剛才聽天使說,天京正在想辦法給咱們運送一批物資。”這時吉文元安置好使者,回到了大堂。

“哦,這可是個好消息。”林鳳祥說道。

“哼……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送到。”李開芳對天京的怨氣很重,從揚州出發到現在,天京像把他們遺忘了一般。

很多當初跟他一起參加太平軍的人都升官賜爵,在天京城安享富貴,倒是自己在外麵為天國打生打死,卻又得到什麼呢?

以他和林鳳祥還有吉文元的功勞,在天京早就該封王了。

“是啊,不能高興太早了,這一路上都是清軍的地盤,這東西可不好運送。多了會被發現,送的少了對我們幾萬大軍也沒什麼作用。”吉文元悲觀地說道。

“不管如何,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底下的兄弟們,就說天國的物資已經在路上,援軍也很快就出發。”林鳳祥說道。

“嗯,是得激勵一下士氣,咱們的老兄弟倒是沒啥。這幾天那些新編的將士出現了軍心不穩的現象,再這樣下去那些人可能會有人反複。”吉文元擔憂地說道。

……

天京城,一幫大佬就淮海軍提出的條件,扯了半天的皮。

“這個董書恒完全是在獅子大開口嘛,咱們自己運送還不行嗎?”韋昌輝憤怒地說道,從來沒見過這種天價的運費。

“要不就把運送物資的事情交給北王你去做吧!”楊秀清冷冷地說道。

韋昌輝立馬把頭縮了回去,不敢再說話。

現在韋昌輝見了楊秀清之後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唯唯諾諾。

對此洪秀全在自己的心腹麵前給出了評價:一個人在另外一個人麵前低三下四的時候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他真的怕了,另一種就是他在隱忍準備反擊。

“東王,我看這事兒咱麼隻能答應下來,聖庫這邊出一半,東王府也出一半怎麼樣?無非是一些錢財,等打敗了清妖咱們還能夠拿回來。”

洪秀全的話算是把這件事情給定了下來,楊秀清本來是想再跟洪秀全討價還價一番的。

但是昨天晚上楊兮妹以及傅善祥都勸諫過他,這件事情上東王府要做得積極一些,不然底下將士的人心就都向著天王了。

楊秀清也覺得這是一個收買人心的好機會,本來北伐這件事情就是自己推動的。如果此時他再阻撓支援的話,全軍的將士會怎麼看自己?

他楊秀清還沒有糊塗到這種程度。

“就按照天王陛下的意思去做,我東王府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湊出這筆錢。事不宜遲,我想還是儘快讓那邊跟淮海軍接洽吧。”楊秀清拱手說道。

太平軍手中並不缺銀錢,他們缺的是物資。剛開始的時候,太平軍的“分館”政策,讓他們積累了大量的現銀。

很快這筆錢就被人轉到了長江銀行的賬戶上,為了與淮海軍交易,楊秀清批準長江銀行在天京建了一個分行,所以太平軍在天京就能移交銀錢。

董書恒那邊也開始調運物資和船隊,當然這些小事都不需要董書恒去負責。

董書恒正帶著魏玉珍在總統府外迎接母親和慧兒的到來。

馬上就要春節了,揚州城的街道兩旁張燈結彩。節日的氛圍一下子就濃鬱了起來。

周邊的人都進城采購年貨,路上的行人絡繹不絕。

道路上運客的四輪馬車來回穿梭於城市與鄉間,運送著一批批進出城的居民。

運河大市場那裡已經有部分區域完成了移交,開始試營業,一些散客喜歡過去湊熱鬨。

那裡的商品又多又全。來自全國各地的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讓人們眼花繚亂。

最吸引人的是大市場邊上的一條風情街,裡麵有全國各地的各種小吃。不僅僅滿足了來往大市場的各地客商的需求,也成了揚州市民的遊玩場所。

“娘親,孩兒不孝,沒能夠親自去東台接您。”總統府內,董書恒向陳氏行了一個大禮。

“好了,都說了,你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我又不老,哪裡需要你來照應。”

“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跟慧兒把這老宅子逛逛,被你這麼一改造,倒是有些生疏了。”

“你父親不在了,魏先生那邊你先去上門見個禮,回頭我找個媒人,咱們把這個禮數走齊了。雖說你跟玉珍都是學習洋學問的,但是咱中國的禮數不能丟。”陳氏交代道。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