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三一章 聲東擊西

3個月前 作者: 獨孤賞月
第一三一章 聲東擊西

鹹豐帝在等待江蘇消息的時候。又有壞消息傳到了宮中。

第一個是保定府組織團練去圍剿淶源的賊匪。之所以先圍剿這裡,是因為這裡是連接山西的交通要道。

早日打通,山西的物資就能夠運到京城來。

現任直隸總督瓜爾佳·桂良是恭親王的嶽丈,去年剛剛接任直隸總督。

桂良組織了保定附近所有的兵馬以及地主團練武裝想要畢其功於一役,一舉拿下淶源,打通進入飛狐陘的道路。

呂飛燕則采用避實就虛的打法,把淶源的守軍從淶源退到後方的山中要隘。

桂良手下的人很容易就占領了淶源,並把這裡作為進攻的後勤基地,然後進入山中追擊逃跑的賊軍,可是一進入山中就遭到了山中淮海軍小股部隊的不斷騷擾。

他們的槍打得又遠有準。往往都看不到他們的人在哪裡,隻聽到槍響。然後順著硝煙追過去,結果人家早就跑的無影無蹤了。

這些人非常狡猾,人都撤退了,還會在之前他們呆著的地方布置一個手榴彈詭雷。

等追擊的清兵跑過去,絆到拴在手榴彈拉環上的用頭發絲編成的細繩上,“嘭”的一聲,又是炸倒一大片清軍。

所以桂良組織的兵丁對前方的山路充滿了恐懼。每時每刻都有清軍送命,誰都不知道下一個送命的會不會是自己。

就這樣,原本準備速戰速決的清軍被拖在了山中。

這個時候,太行縱隊的主力卻在一個夜晚秘密從阜平縣殺出,當天淩晨就攻破了保定府城的順平縣。留下一部分兵力搜刮了整個順平縣的縣庫以及縣中大戶。主力在短暫的休息之後,在次日早上殺到了保定府城。

幾名特戰隊員裝扮成了趕早市的農戶,將一頭背著火藥的毛驢趕到了城門口。

在守門的清軍發現了情況不對的時候。毛驢身上的引線已經被點燃。

那頭眼睛被蒙住的毛驢受到驚嚇,但是隻會在原地打轉。一生巨響,城門被炸壞掉。

這時太行縱隊的騎兵從遠處殺了過來,留守的清軍想要堵上城門已經來不及了。

城牆上的火炮還沒來得及打響,太行縱隊已經衝進了城門,一部分人下馬,順著城牆內的台階殺上城牆。

太行縱隊的士兵,往往是先躲在拐角處,扔出一串手榴彈,等敵人被炸的暈頭轉向的時候,再由手持散彈槍的突擊隊在前麵開路。

手拿步槍的士兵則負責清理受傷或者逃跑的清軍,以及那些在遠處準備打冷槍的清軍火槍手。

在這樣的配合下,城門很快就被拿了下來。進城的士兵沿著街道一路推進的到了直隸總督衙門。在總督衙門,太行縱隊受到了零星的抵抗。

這是總督桂良派過來殿後的清軍。桂良自己已經在督標營親衛的保護下從後門溜了出去。

總督大人都跑路了,城內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組織像樣的抵抗。

太行縱隊竟然以微乎其微的代價拿下了直隸總督府所在的保定府城。

這下子讓整個直隸、整個京城都震動了。

沒有辦法的鹹豐隻能讓勝保和僧格林沁抽調兵馬收複保定。

保定對於北京來說太過重要了,越過保定賊軍就能夠直插京城,中間再無障礙。

勝保和僧格林沁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趕緊抽掉了15000兵馬殺向西去收複保定。

就在僧格林沁率領這15000大軍快要殺到保定府城的時候,攻占了保定府城的2000名太行縱隊的士兵已經打包好物資向西撤去。

他們每人都有馬匹代步,物資也全部放在大車上馱運。這次到保定太行縱隊把直隸總督衙門給洗劫一空,同時對城中的富戶進行了徹底的搜刮,他們的財物留著也是資助清廷,索性全部拿出來資助抗清大業。

太行縱隊手中一下在多出了幾百萬兩的黃金白銀,更是有大量的糧食物資。

在地主士紳那裡搜刮的糧食有些多,沒辦法全部帶走,太行縱隊就把糧食分給那些貧苦百姓,雖然每家分到手的糧食不多,但是這足以讓百姓們感激不已。

要知道現在北京周邊都嚴重的缺糧,北京城外已經聚集了近十萬流民。可是鹹豐皇帝卻拿不出一點糧食來賑濟。

就這樣太行縱隊一路向西撤回了阜平,出去的時候2000人,回來的時候變成了兩萬人。

沒辦法,一些貧民非要跟著太行縱隊一起撤回來,他們在外麵已經沒了活路。不過太行縱隊沒有時間等候他們,隻是給他們指了方向,就加緊撤退了。

對現在的太行縱隊來說,速度就是勝利的決定性要素。

回到阜平縣的主力部隊卸下包袱,又閃電般的輕裝趕到淶源縣。再次突襲占領了淶源縣,徹底地將保定的剿匪清軍圍在了飛狐陘之中。

剿匪大軍的物資給養全部都存在淶源縣,現在全部落入了太行縱隊的手中。

這下這些人慌了。這些天被山中太行縱隊吊著打,這些人早已經成了驚弓之鳥。

為了避免僧格林沁趕過來搗亂,呂飛燕決定先吃掉飛狐陘的這支五千人的清軍。

於是山中的太行縱隊與淶源縣的主力,在一個夜晚發動了總功。

這些躲在營中的清軍還有團練,自己倒先在營寨中亂了起來。聽到兩邊的衝殺聲,他們爆發了“營嘯”。

這支清軍的將領也是憋屈,剛開始順利地占據了淶源縣,讓這支由保定地方綠營和團練拚湊出來的隊伍士氣大振。

於是他們趁勝追擊,可是進到山裡才發現,這些賊匪的打法有多麼的無賴。他們根本不與你正麵碰撞。

你進他們就退,你退他們就擾,就像蒼蠅一樣煩人。

當保定失手的消息傳過來後,這名將軍就開始撤退,他一開始想不管這些賊匪的騷擾,全力撤退,可是這樣差點讓隊伍潰散,因此他不得不把速度慢下來,就這樣兩天了竟然都還沒撤到淶源縣。

紮營之後一清點人數,這位將軍的心都涼了半截。

進山的時候,隊伍還有五千多人,現在連四千都不到了,足足減員了四分之一。隊伍的士氣也是低落到了極點。

再加上淶源縣被占領的消息傳了過來,大家就隻剩下逃跑的心了。

因此才會在太行縱隊一個衝鋒之下就發生了“營嘯”。

這一戰,太行縱隊做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抓俘虜。

封閉的山道,為抓捕俘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事實上好多俘虜也不想跑了,他們丟下兵器,蹲坐在原地,就等著太行縱隊來俘虜自己。

通過此戰,太行縱隊,獲得了大量的物資、資金,還從山外帶回了幾萬的青壯勞力,手裡麵還多了三四千的俘虜。

董書恒已經給他們派來了一批技術人員,他們會幫助太行縱隊探礦,建造煉焦廠、水泥廠、煉鋼廠。太行山中的礦產資源非常的豐富。

像太行縱隊占領的這些區域,後世基本上都是重要的礦區,煤鐵資源非常的豐富。

有了這些人力,太行縱隊就可以把山道重新修繕一下,將煤礦和水泥廠先建設起來,有了水泥,他們整修道路,建設防禦堡壘的速度就可以大大地提升。

東邊,僧格林沁很順利地就占領了保定府城。但是他在保定卻一點好處都沒占到,可以搶的,基本上都是被搶的差不多了。

於是喪心病狂的清軍把手伸向了保定的一般百姓,把他們手中從太行縱隊分到的一點點糧食也全部搶走。

這下整個保定就一點糧食都沒有了,百姓們被迫背井離鄉,大戶們都往北京跑,普通的百姓都往西邊的太行山跑。

他們算是看出來,太行的賊匪都要比朝廷要好。這就是為什麼亂世的時候百姓都喜歡往山林中跑,就像孔子說的“苛政猛於虎!”

這些流民的到來,再次提升了太行縱隊的實力,太行縱隊現在不缺糧食,就缺人。

現在太行縱隊所占領的縣都是靠近山區的窮縣,人口稀少。山裡麵土地少,養不活著麼多的人口。

不過,太行縱隊現在不擔心糧食問題,他們有總部給他們源源不斷地輸送糧食。等到他們將山中的廠礦建設起來之後,就可以拿煤炭、鋼鐵跟淮海公司交換,這樣他們不僅不會吃白食,還能夠創造效益。

隨著流民進入太行山區生活了下來,又形成了一種吸引效應,誰家在外麵沒個親戚呢?

通過口口相傳,太行山區能夠活命的消息傳了開來,那些在山外的活不下去人,都開始向山內遷徙。

為此太行縱隊不得不在幾個進山的通道處,設置流民安置點,來統一安排這些流民。

鹹豐皇帝知道保定丟失之後,大發雷霆,當即要將桂良撤職,查辦問罪。

桂良怎麼說也是旗人出身的老臣,最後撤職是撤了,但是卻沒有追究責任。

鹹豐帝在處理桂良的時候一直在觀察著奕的一舉一動,奇怪的是奕並沒有幫自己的嶽丈求情。

不過這讓鹹豐對這個六弟更加的不放心。之前鹹豐將奕安排在軍機大臣的位子上,就存了放在身邊看著的想法。

……

僧格林沁並沒有繼續向西進攻阜平縣和淶源縣,而是留下了一部分兵丁守衛保定,自己則帶著大軍回返。

因為又一個壞消息傳了過來——天津的發匪突圍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