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六章 於無聲處起驚雷!

3個月前 作者: 屠雞劍神
第六章 於無聲處起驚雷!

三個月後,s省亞洲跆拳道協會。

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楚天南仿佛回到了前世。隨後,他大踏步邁入,眼神中流淌的是戰意。

這三個月來,楚天南一直借著感悟勤練形意拳,已經達到身形俱備的境界,更是隨手一擊便能打出明勁脆響。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自己進步的速度放緩了,而且越來越慢。

不用說也知道原因,這是缺少實戰的緣故。

國術打法,不打不得法,一打便得法!

於是,楚天南想起了這個跆拳道協會,原著中王超擔任過頂級教練的地方,他要上門踢館!尋求真正的實戰!

倒不是楚天南囂張跋扈,即使他以切磋的名義上門,也會被看成是踢館,因為隻要這裡的教練輸了,場館的名聲就會一落千丈,學員自然流失,跟挑戰者以什麼名義挑戰沒有關係。

所以,還不如借由踢館的名義,徹底激發那些場館教練的鬥誌,讓他們儘力一搏。

楚天南進入一樓,入眼處滿是金碧輝煌,他走到前台那裡,對著穿旗袍的小妹問道:

“你好,請問跆拳道協會場館在幾樓?”

那小妹正在電腦上打字,聞言抬起頭來,然後她便怔住了眼神。

李雅秋在這裡上班很久了,接待過的客人不計其數,見過的帥哥也是不計其數。

中國帥哥的含蓄,法國帥哥的爛漫,英倫帥哥的紳士,美國帥哥的奔放……她統統見識過。

李雅秋原以為,自己已經對所有類型的帥哥都能夠免疫了,但是今天,現在,她的臉頰又一次發燒了。

眼前的男子,看起來年齡並不是很大,但那深沉的眸子讓人忘記了他的年齡,那斧削刀刻般的輪廓讓人迷醉,那寬闊的胸膛讓人忍不住想要倚靠其中……

好羞澀~

李雅秋眼神迷離,仿佛已經魂飛天外,直到一聲咳嗽傳來,她才清醒了過來。

那是楚天南的提醒聲,這樣的眼神他見過太多,早已經習慣了。

這時李雅秋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她連忙站了起來,對著楚天南鞠了一躬道: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失禮了。場館在二樓,您可以坐那邊的電梯上去。”她邊說邊抬手指了一個方向。

楚天南看了那邊一眼,轉過頭來微微笑道:“好的,謝謝你了。”說完便朝著電梯走過去了。

李雅秋呆呆地看著他的身影,喃喃自語道:“這位先生,好有禮貌呢!”

……

乘坐電梯來到二樓,楚天南發現這裡很是開闊,一個個跆拳道擂台上都站滿了學員和教練,打沙袋的聲音也是充斥著耳朵。

他現在那裡看了一會兒,一個穿著白色道服,係著黑帶的教練就走了過來,開口問道:

“你是誰,需要指導嗎?”他長了一雙三角眼,嘴唇很薄,給人一種刻薄凶狠的感覺。

楚天南心想這樣的人怎麼能夠當教練,不怕把學員嚇跑嗎?當個打手還差不多。

他沒有拐彎抹角,開門見山道:“我叫楚天南,練拳的,聽說你們這裡的教練都很厲害,今天特意來討教一番。”

那人的三角眼頓時就立了起來,散發出一種危險的味道,他豈能聽不明白,眼前這個叫楚天南的,分明是來踢館的。

“哼,看來以前是我們下手太輕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撒野。你在這裡等著,我去通知會長。”李風扯了扯嘴角,輕蔑地說道。

他看出了楚天南的年紀不大,頓時生出了輕視之意,要知道練武一途,不管是什麼拳種,什麼流派,都是要靠時間來積累突破的。

“這人的年紀這麼小,怎麼可能是高手?我都能輕鬆解決他!”李風在心裡默默想到。

但是被踢館畢竟是大事,他不敢擅做主張,必須先通知會長,再由會長決定怎麼應對。

說完那句話李風便轉身,朝著走廊的深處走去,看來他口中的會長便是在那裡了。

楚天南站在原地,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他沒有感覺被冒犯,他知道自己年紀小,今年才十七歲,很容易被人輕視,但那家夥的口氣還是很讓人不爽啊,楚天南決定待會兒好好教訓他,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會那樣紅!

李風走到走廊最深處的一間辦公室門前,他伸手敲了敲門道:

“會長,我有事要稟告。”

“李風啊,進來吧。”一道略顯慵懶的聲音傳來,嬌媚非常,像是在撓著人的心窩子一樣。

李風的的呼吸略顯粗重了一點,他按動門把手,推門進入。

一道身著合身旗袍的身影,坐在大辦公桌後麵,她微微斜靠著椅子,修長的大腿從桌子下麵露了出來,白皙而迷人。

她那合身的旗袍雖然遮住了一些風景,但那凸起的弧度是那般的驚心動魄。

李風走到桌前,開口說道:“會長,一個名叫楚天南的十幾歲小子在外麵,聽他口氣是來踢館的。”

說要他便低下了頭顱,目光滑過那雙長腿,微微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女會長聞言,驚訝地問道:“十幾歲的小子?你看他身手怎麼樣?”

李風這才抬起頭來,沉聲說道:

“他的手骨並沒有磨平,也沒有老繭,再加上他年齡那麼小,能有什麼身手?我自信能夠輕鬆解決他!”

邊說他還邊挺了挺胸膛,像是在主動請纓。

女會長點了點頭道:“嗯,你分析地有道理,但為了以防萬一,你去叫上劉文軍幾位教練一起,我給你們壓陣,去吧。”

李風眼中閃過了一絲陰鷙,但還是低下頭來道:“是,會長。”

與此同時,他在心裡暗暗道:“楚天南,為了在會長麵前露臉,我會好好指教指教你的……”他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楚天南現在那裡等了一會兒,就看見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帶著幾個黑帶教練走了過來。

女人看到楚天南的身影後,先是雙眼一亮,暗道:

“好一個俊俏的少年郎!”

但隨即想到他是來踢館的,女人的目光便冷了下來,待到走到楚天南麵前,嘴角才勾勒出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我叫李萬姬,是這裡的會長。

“小弟弟,你才多大,就學人家來踢館,不怕被人打花你那張臉嗎?”

她這是要在比鬥之前,用語言壓製住楚天南的氣勢,一旦氣勢被壓,他就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了。

聽到李萬姬對他的稱呼,楚天南心道:

“小弟弟?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大姐姐。竟然還暗諷我是小白臉,這場子必須找回來。”

他微微笑道:“到這裡來踢館還需要看年齡嗎?我感覺是個人就行啊。”

李萬姬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這是在明目張膽地嘲諷他們道館的水平低啊。

但她畢竟是個縱橫商場多年的女強人,深吸一口氣,壓住了自己的怒氣,然後才冷冷道:

“真是英雄出少年,希望楚師傅的身手,也能像這張嘴一樣厲害!”

她身後的黑帶教練也都紅了眼睛,道館被人看不起,他們臉上也不光彩,個個憋足了勁要給楚天南一個教訓,尤其是那個李風。

隻見他上前一步,狠狠道:“楚天南,逞口舌之快算什麼本事,可敢跟我一戰?”

李萬姬順勢看向了楚天南,挑了挑眉毛:“楚師傅意下如何?”

楚天南哈哈大笑道:“我求之不得。”

早就想揍這孫子了,沒想到他自己送上來。

李萬姬道了一聲好,便讓眾人散開來,給楚天南和李風的比鬥騰出場地。

那些跆拳道擂台上的學員都停下了身形,圍在一旁,看熱鬨是人類的天性。

也有幾個穿西裝,帶小秘的從包廂裡走了出來,這裡的會員有很多有錢人。

隨著一聲“開始”落下,李風迫不及待朝楚天南衝了過來,地麵被踩地踏踏做響。

等到快到楚天南麵前時,他李風借著衝擊的慣性,一腳跺地,淩空飛了起來,另一隻腳斜斜踢向楚天南的麵門,氣勢非凡。

看到這個飛踢,李萬姬以及其餘教練都是微微點頭,李風教練這一腳非常標準,且攻勢淩厲,簡直可以作為教學模板了。

李風也覺得自己是超常發揮了,發現楚天南還是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心裡很是得意:

“嚇傻了吧小毛孩,叫你學人家踢館,等我把你那張臉給踢花了,看你還囂張不囂張。”

就在李風的飛踢隻有半米就要踢到的時候,楚天南終於動了,隻見他右腿後跨一步,腿部發力,一路傳至肩膀,一拳轟了出去,朝著李風的腳底板。

轟隆~

楚天南毫無疑問打出了明勁脆響,但這響聲有點超乎尋常地大,宛如平地起驚雷!

炸地眾人耳朵一嗡!

在這震耳欲聾的聲音之中,李風慘叫一聲飛了出去,有好幾米遠。

他躺在地上,雙手抱著右腿,整個人直抽搐,然後暈了過去。

李萬姬,其餘教練以及看熱鬨的學員,全都張大了嘴巴,能塞下一隻鴨蛋。

他們看向楚天南的目光,仿佛在看一隻怪物,正常人哪有那般大的力氣!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一個教練跑到李風身邊,檢查了一下,回來向李萬姬彙報道:

“右腿腿骨整個粉碎性骨折,生命無憂,隻是昏了過去。”

“給他叫個救護車,分出一個人陪著去醫院,醫療費我來出,畢竟李風是為了道館受的傷。”李萬姬終於回過神來,有條不紊地安排道。

楚天南在一旁看著,暗自感歎這個女人不愧是一會之長,收買人心的手段很是到位。

剛才那一拳,正是楚天南這三個月來的成果,他已經達到了明勁的上乘境界,配合自己超凡的力量,打出了這一拳。

於無聲處起驚雷!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