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在下输了(求投资,求推荐票)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八章 是在下输了(求投资,求推荐票)

只见此人进来之后,对着李万姬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然后他的目光扫过全场,最终停在了楚天南的身上。

李万姬适时开口道:“楚师傅,这位便是我们道馆的顶级教练,曹毅曹师傅了,接下来就由他来领教你的高招。”

楚天南心道果然,这人就是曹晶晶的父亲,曹毅了。

他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地方的警察队长,实际上却有着深厚的后台。只等他的靠山掌握大权,他再立几个功劳,便趁势而起,一路平步青云。

而且曹毅不仅仅隶属于警察系统,他还有一个神秘的身份,那是一个监视管控民间武者的组织,防止侠以武乱禁事件的发生。

有时这个组织也会吸纳民间武者进入其中,原著中,王超便是被曹毅拉入这个组织的。

心底流淌过曹毅的资料,转过许多心思,楚天南脸表面上不动声色道:

“原来是曹师傅当面,在下今日此来,只是想以武会友,切磋一番。

“之前的李教练,是因为他太过目中无人,所以我才下手重了点。在下的初衷只是为了在实战中磨练武功,还请曹师傅多多指教。”

楚天南摆出了一副好说话的面孔,是因为他已经准备输掉这一场。

首先,曹毅是官方人物,打伤他麻烦有点大,而且大家无冤无仇的,没必要。

其次,若是楚天南赢了曹毅,以他的年龄来看,那就是武学上不世出的天才,八成要被曹毅密切关注,被那个组织密切关注。

无论是被严密监视,还是被招揽,都不是楚天南想要的结果,所以,他只能选择输掉。

这样一来,楚天南在曹毅的眼中,大概率就只是个有点天分的年轻人,不会太过关注他。

曹毅将楚天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再结合李万姬刚才在手机里所说的,他越发确定楚天南练的是内家拳了。

正所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意思就是,外家拳主要锻炼人身的筋骨肌肉和皮膜,就比如曹毅他自己;而内家拳在筋骨肌肉之外,主要锻炼的是对毛孔的控制力,对一口气劲的壮大。

眼前年轻人的手骨依旧凸起,也没有厚茧,但他却能够一拳重伤李风,明显就是内家好手。

曹毅有些许诧异,内家拳比之外家拳要更难出成果,基本不可能速成,而这年轻人看起来不超过十八岁,就有这份功力,难不成真是传说中的天才?

曹毅心绪电转之间,对楚天南的根脚猜了七七八八,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道:

“楚师傅英雄出少年,能与你交手,也是我的荣幸。”

对手先释放了善意,他自然也不好板着个脸,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至于是不是真的善意,要等动手的时候才知道。

随着一声开始落下,楚天南一个弓步前冲,就到了曹毅身前。他迅猛出拳,两臂开弓,宛如炮弹一般打出,正是形意五行拳中的炮拳。

这是楚天南三场比试以来第一次抢先出手,只是出手之间的脆响很是轻微,与之前打李风的那一拳相比,简直天上地下。

在楚天南的攻势之下,曹毅只觉劲风扑面,凌厉非常。但他毫不示弱,拉开架子,摆开身形,扭动腰胯,两拳一前一后分别轰向楚天南的拳头。

他出拳之间也有脆响,比楚天南刚刚发出的声音还要大。练外家拳也能踏入明劲,而且比之内家拳还要快,只是想要入暗劲就很难了。

砰~

两人拳头碰撞之间,发出了钢铁交击一般的响声。

连续两拳碰撞,曹毅半步不退,楚天南被震退一步,看起来像是落入了下风。

“好!”一道喝彩声从一旁传来,原来是李万姬,与之前刘文军那场不同,她终于看到有人在硬碰硬上胜过楚天南一筹,获得了明显的优势,激动之下她不由得叫好出来。

曹毅一击击退楚天南,得势不饶人,合身扑上,一拳打向楚天南的胸口。

楚天南虽被击退,但丝毫不露怯意,一个跺脚,劲力传递,双臂在胸前架起,仿佛稳如泰山。

这是形意五形拳横拳劲中的二架梁,专门用于防守反击。

曹毅的拳头正好被楚天南架住,然后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楚天南的双臂顺势夹住了,一股绞劲传到了手臂上。

曹毅大惊,感觉如果被对方这一绞绞实了,自己的手腕可能要骨折。他赶忙扭动腰胯,劲力传递到手臂,猛然一拽,将手臂从楚天南双臂之中抽了出来。

但他这一拽一抽之间,身前已是露出了破绽,空门大开。

楚天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骤然间双臂高抬,拳头横空劈下,宛如大斧开山一般,威势惊人。

这一击乃是形意五行拳中的劈拳劲,乃五行拳之中,爆发最为刚猛无俦的一击。

曹毅刚刚挣脱楚天南的双臂,就看到楚天南的双拳,就像开天巨斧一样朝他劈了过来,看这威势,一个招架不慎,自己就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他吐气开声,瞬间翻转两臂,用两肘迎向了楚天南的两拳。

嘭~

拳肘相交之间,响声大作。曹毅虽然以人身当中最为坚固的肘骨,对上了楚天南的拳头,但他毕竟是仓促应对,力未尽达,被楚天南劈地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

但终究没有受伤,算是撑过了这一次危机。

这次轮到楚天南得势不饶人,他双脚跺地,宛如马蹄践踏大地一样,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冲向了曹毅,双拳如同炮弹一般打出,威势惊人。

这是马形炮拳,炮拳的快速出击在马形的配合之下,最擅长追击处于下风的敌人。

曹毅一步退,步步退,在楚天南的马形炮拳之下,被打得节节败退,好在他应对得当,才一直撑着没有落败。

楚天南的马形炮拳很是持久,一路轰炸到底,威势不减半分。曹毅苦苦支撑着,一直在寻找机会反击。

时间过了大概有两分钟,终于,曹毅感觉到楚天南的炮拳攻势开始缓缓减弱。

他心下暗喜:刚不可久,果然,在这种连续高强度的进攻之下,这小子终于体力不支了。

曹毅又咬着牙撑了一分钟,感觉楚天南的速度和力量都大幅度下降了。

他瞅准楚天南挥拳之间的一个破绽,一拳轰出,打到楚天南的肩膀之上,将他打倒在地。

此刻,胜负已分。

随着这一拳打中对手,将其打到在地,曹毅感觉自己之前无奈防御之下,受的憋屈气全都消失了。

他只觉神清气爽,全身舒畅,简直堪比做那事儿达到**了。

楚天南揉了揉肩膀,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佩服之色道:

“曹师傅实力高强,是在下输了,而且输地心服口服。”

曹毅哈哈大笑道:“楚师傅小小年纪,就能有这般身手,未来于武道上必定前途无量。”

他在心里暗道:这小子真上道啊,即使输了,说出的话也是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呵,这还用你说,我当然前途非凡了……刚才跟你打,我最多只用了五成力量和速度……楚天南无声腹诽道。

考虑到曹毅的身份,楚天南虽然不可能加入到那个组织之中,但卖他一个好,将来说不定有用。

于是楚天南选择了很有技术性的一种输法—先让对手发挥一下,然后把他的气势打压下去。

最后再故意卖个破绽,让他感觉是自己经过了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打败了对手,这种胜利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最大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