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这,这也太快了吧……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十四章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这,这也太快了吧……

楚天南晃悠着经过学校门口,他没有再进去。

就在他准备径直离开时,一道细嫩的女声传来:“楚天南,是你吗?”听声音很是期待的样子。

楚天南回头看去,原来是曹晶晶,她正一脸惊喜地站在校门口。

他微微笑道:“曹晶晶,好久不见哈。”

“是啊,好久不见。”曹晶晶也笑了起来,然后略显埋怨道:“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这段时间很少看到你来上学了?”

其实她最想说的是,为什么这么久没来看她,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我辍学了,要离开这里了,为了一些重要的事。”楚天南说的是事实。

“啊!那以后岂不是……太可惜了,你成绩那么好的。”曹晶晶惊呼一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刚刚本来想说的是,“那以后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但女孩子终究面皮薄,选择深埋心底。

楚天南本来准备回去,就给曹毅打电话约见面时间的,但现在见到曹晶晶了,便准备让她给曹毅带个消息:

“曹晶晶,你能不能帮我给你爸爸带句话,就说明天下午两点钟,楚天南约他在凤凰大酒店见面。”

曹晶晶抬起头来,微微惊讶,楚天南约爸爸见面干什么?他们又不认识。

随即她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他想在走之前跟我表白,让我等他回来?他约爸爸见面是为了把两人的关系说清楚?这进展速度……”

曹晶晶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脖颈处,她低下了螓首,用细弱蚊呐的声音道:

“这么快就要见家长吗?这,这也太快了吧……”

楚天南微微一愣,旋即明白曹晶晶误会了,可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他只能忍着笑意,免得曹晶晶面上挂不住:“我跟你父亲认识,你跟他说我的名字,他就知道了。”

曹晶晶啊了一声,然后以手捂面,飞快转身跑掉了,声音远远传来:“我会帮你转告的。”

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羞死人了。

楚天南看着她婀娜的背影,感叹了一句: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只可惜我志在武道超脱之路,这辈子矢志不悔,只好辜负她的美意了。”

……

第二天,凤凰大酒店。

包厢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个眼光十分锐利的男子,楚天南招呼道:

“曹老哥,你终于来了,快坐吧。”

“楚老弟,你是我女儿的同班同学?”曹毅坐了下来,他看向楚天南的目光十分奇怪,像是在防备什么一样。

昨天晚上,晶晶回家之后突然跟他说,楚天南要见他,这可把曹毅给吓了一大跳。

楚天南什么时候认识自己女儿了,难不成他是个双面派,表面装地像是个诚心国术的武痴,一回过头去就调查自己,拿女儿威胁自己帮他做事?

由不得曹毅不多想,他身为警察,招惹的仇家太多了。

曹毅急了,连忙追问女儿是怎么认识楚天南的,谁知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女儿直接红着个脸跑回房间了,还把门反锁了,这可把曹毅给整懵了。

他一个大老粗哪里懂得女儿的心思,直接打电话给分居多年的老婆,让她做晶晶的工作,问出女儿和楚天南的关系。

只能说一物降一物,很快他就从老婆嘴里知道了,原来曹晶晶跟楚天南是同学,而且看女儿那样子,怕是有点暗恋对方的意思。

曹毅松了一口气,可立马又有点急了,女儿这才多大,怎么能早恋呢,而且对方还是个练拳的。

正因为曹毅也是个练拳的,他才深知其中的危险,与人比斗之间,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当场的下场。

别看曹毅曾经亲口说过佩服楚天南的话,但要让他把女儿托付给楚天南的话,他又是一万个不愿意了。

曹毅想要掐断女儿的念想,但又不敢直接去跟她说,决定今天从楚天南这里探探口风。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楚天南微微笑道,“之前并非我刻意隐瞒,而是怕你误会我不怀好意。”

曹毅暗喜道:“为什么现在不是了?”

如果真的如楚天南所说,那时间一长,女儿自然就会忘记他了,不需要曹毅操心了。

“曹老哥,今天我约你见面正是为了此事。”楚天南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我准备专注武学之路,不再分心上学了,目前已经辍学了。

“我知道曹老哥路子广,消息灵通,能不能帮我参谋一下,去什么地方能更好地磨练拳法。”

曹毅算是听明白了,楚天南是想问他哪里武者最多,监管最为宽松。

“gD沿海一带完全符合你的要求。”曹毅说出了自己的答案,然后又微微皱眉道:

“但是,你可知道,在那个地方很多时候,就算你能打赢对手,也不一定能逃的过对方身后势力的报复?当今时代毕竟是热武器为王。”

楚天南淡然一笑:“当然,所以,我更想让曹老哥帮我参谋一下,哪方势力既能保我不被人报复,又能让我的自由不受到太多限制。”

既想托庇于对方,又想得到完全的自由,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相对不那么受到约束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楚天南目前的实力还不够,要是他能有唐紫尘的境界,那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更不用考虑寄人篱下了,这只是一时之计。

曹毅想了想道:“新加坡的陈氏集团,太极大师陈艾阳,他不但武功非凡,在武学界威望甚高,为人更是有君子之风,你可以考虑一下。”

楚天南眼睛一亮,有曹毅的提醒,他也想起来了,原著中的陈艾阳的确是谦谦君子,行事坦荡,足以让人放心。

“好,多谢曹老哥排忧解难,我敬你一杯。”

楚天南端起装着水的酒杯,一饮而尽。

曹毅也很痛快地一口闷了,他之所以如此配合,就是想让楚天南离他女儿远一点,如今目的达到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

傍晚时分,s省亚洲跆拳道协会。

“李会长,实在是不好意思,上次刚答应你做顶级教练,这才没当了几天,我就要毁约了。我会赔给你违约金的。”

楚天南是来给李万姬道歉的,做人要有始有终,这事儿的确是他的不对,但当时他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楚小弟不必自责,我知道你的为人,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李万姬并没有追究楚天南违约的意思,反而颇为不舍道:

“若是你以后回来了,记得一定要来我这里,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好,我会的。”楚天南满脸笑意地答应了。不管对方是真情还是假意,但这话说得让人觉得舒服。

第三天,楚天南买了一张火车票,踏上了去gD的旅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