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挑二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二十六章 一挑二

收拳,抬手过顶,按腹,吐气,这套气归丹田的动作在如今的楚天南手中,自有一股别样韵味,最后那一口气吐出,甚至形成了利剑的形状,刺出两米的距离才行将消散。

“好一个吐气成剑!”一道浑厚的声音从楚天南身后传来。

他转过身去,看到两个男子并肩而来。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肌肉虬结,一头黑发根根竖立,给人一种山林猛兽般的既视感。之前的赞叹声应该就是从他口出发出。

另一个男子大概二十来岁,长相文质彬彬,但浑身自有一股贵气散发,这种人要么是久居人上之辈,要么就是出身不凡。

“在下楚天南,不知二位如何称呼?”楚天南淡淡问道。

在看到他这般神奇的功夫之后,普通人应当会直呼神明降世,而这二人却很镇定,显然也是练过的,就不知道是出自哪一门哪一派了。

听到楚天南的自我介绍,此二人的眉头同时挑了挑,显然是听过他的名号。

楚天南有点纳闷,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最大的战绩就是几天前击毙了徐震,才这会儿功夫名头就传出去了?这二人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吧……

二人中的那位壮汉拱了手道:“原来是几天前战败徐震的楚师傅,失敬失敬。我姓戴,看到你的功夫见猎心喜,不知楚师傅有没有兴趣切磋切磋。”

他只报姓不通名,楚天南立刻明白了这位怕是个有名的人物,不愿被人认出。

而年轻一些的那位就随意多了,嘴角扯出一抹温和的微笑:

“我叫廖俊华。”

可能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名气,坦然告知了姓名。然后就站那儿不说话了,仿佛是不想引起注意。

听壮汉自我介绍时楚天南没什么反应,但听到另一位自称“廖俊华”时,楚天南的瞳孔骤然缩小了几分,眼睛微眯了起来。

熟读原著的楚天南哪里还能不清楚,这位就是后来与王超纠葛颇深的廖太子廖俊华了。

同为衙内,廖俊华比之赵均之流要优秀太多了,虽然出身更好,但他从来不以此自傲,从小就被送到美国就学。

并且在美国得到了洪门大佬朱洪智的赏识,收为亲传弟子,后来学成回国之后,依然保持着低调的作风,外界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成为暗劲高手。

在势力发展方面,他也没有像赵均等人那样明目张胆地直接插手地下势力。而是选择控制了sD的能源,医学等关键行业,但黑白两道同样得看他的脸色吃饭。

在这种低调的战略之下,廖俊华钱没少赚,也没有引起曹毅所在组织的注意与针对。

在楚天南看来,赵均之流比之廖俊华,就好比三国时期的董卓比之曹操,一个重名,一个务实,二者差别有若云泥。

既然眼前之人是廖俊华,那个自称姓戴的自然就是他的师兄戴军了,和徐震,张威并称“广东三虎”的那个戴军。而在“广东三虎”之中,他也是公认实力最强的。

难怪他刚才说要挑战楚天南,除了见猎心喜之外,怕是想要为自己正名吧。

同为“广东三虎”的徐震输了没关系,只要他戴军能赢回来,“广东三虎”的名头就不会堕下。

楚天南也学戴军拱了拱手:“原来是戴师傅和廖师傅,久仰久仰。能与戴师傅一较高下,是在下的荣幸。”

他当然很高兴了,刚刚突破,就有人送上们来给他练手,打赢了还能顺便做成就,何乐而不为呢?

廖俊华有点惊讶,从刚才这位楚师傅的表情变化当中看来,他似乎认识自己?

这次廖俊华和师兄戴军一同来到gD,就是因为徐震的去世之后,他的生意还没有被人接盘,二人准备借此机会把手伸到gD一带,当然了,他不会自己下场,扶植一个代理人就行了。

谈完生意之后,廖俊华和戴军来到罗浮山放松放松,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那位打死徐震的武者。

此人的底细廖俊华早已派人查过,在比武打死徐震之前一直都寂寂无名,就好像突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石破而天惊。

但是廖俊华想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号,准备回去之后再深挖一下这个楚天南,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那好,得罪了。”戴军话音刚落便发起了攻击,只见他身形如电,直进中宫,气势刚猛无俦,深得形意拳猛打猛进之要意。

看起来戴军走的是堂皇大气的路子,但他的双拳却是如同剪刀一般,在快临身时绞向楚天南的双腰,这一下很是出奇不意,阴毒狠辣无比。

这正是正宗的心意**拳,乃是形意拳的前身,但风格有很大区别,心意**拳注重以猛打猛进之势,行阴狠伤人之能。

正所谓:太极奸,八卦滑,最毒不过心意把,说得就是心意**拳了。

既然知道了二人的来历?楚天南又怎会不防。

心念一动,早有准备的双拳从腰后迅猛出击,如同蛇从洞中钻出一般,准确无比地分别命中了戴军两手的手腕。这正是知己知彼的好处。

蛇手洞中藏,神仙也难防!

这一招乃是楚天南对蛇形拳的变化使用,端得是无迹可寻,羚羊挂角。随着拳法境界突破到出神入化,他出拳不再遵循拳法的原始路数,只讲求在最合适的时机用最合适的招式。

双手手腕这种脆弱部位被命中,戴军的手臂如遭蛇吻,失去了所有力量。

他的心下不禁骇然,距离徐震身亡才这么几天,此人就精进到如此地步?自己在他手下一招也走不过?

但是戴军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在楚天南的拳头挥向他的胸口之前,他脚下一震,力量传递往上,脑袋狠狠往前撞向楚天南的面部,仿佛小鸡啄米一般。

头打,金鸡啄米!

这是心意**拳中最凶险的招式,只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用出,求的就是一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在他的设想之中,如果楚天南继续攻向他的胸口,诚然他会受到重伤,但楚天南也必然会被他以头撞到面部,以人体面部的脆弱程度,楚天南也无法全身而退。

“师兄!”看到戴军使出如此凶险的招式,廖俊华终于沉不住气了。再也顾不得什么比武规矩,朝二人的战圈冲去。

只见他冲到半途之时,忽然以一个奇怪的角度踢向楚天南的左边小腿,整个人的姿势很是奇特,如同一只撒尿的狗一样。

心意**拳杀招,黄狗撒尿!

看似姿势难看,其实威力无双,在美国时不知道多少好手败在廖俊华这一招之下,他也因此赢得了洪门的“双花红棍”称号。

此时楚天南的形势已然危险,面对当面一撞以及即将到来的偷袭一腿,他如果执意要继续攻击戴军,自己很可能也会受到重伤,怎么看他都应该先退一步,再做图谋。

但楚天南的行动完全出乎了戴军和廖俊华的预料,他不但没有后退,反而一步前踏,以头前撞,竟然是以头撞头的拼命打法。

戴军心下震惊的同时,也有一股惊喜涌现,铁头不敢当,但是自从出道以来,还真没有人能在头打的功夫上胜过他,这下子就算不能赢,也能伤到楚天南,让他无力再做出攻击。

廖俊华见到这一幕,下意识地减弱了腿上的力道,在他看来这一次对撞师兄赢定了,自己的本意只是逼退楚天南,故而也不必再出全力了。

砰~

楚天南和戴军两人头颅相撞,发出了堪比铁锤打铁的声音,但楚天南却并没有如戴军预料的那般被撞退,反而是他自己被撞地七荤八素,倒飞出去。

在那一瞬间,戴军感觉自己就像是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一般,那简直不是人类的骨头!

那当然不是人类的骨头,那是经过龙元强化的骨头。在人类的印象中虎骨已经是最坚硬的骨头了,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识过龙骨的强横,虽然只是经龙元强化,但楚天南浑身骨骼也已非同凡骨。

一头撞退戴军,楚天南气势不减反增,一个弹腿踢向廖俊华,如同巨龙摆动尾巴一般,威势惊人。

龙形变招,神龙摆尾!

嘭~

两人腿脚相碰,廖俊华感觉自己的腿像是断了一般,惨叫一声倒地,失去了战力。

楚天南因为恼怒两人不讲武德围攻他,这一脚带上了暗劲功击,而廖俊华又临时收了一部分力道,他的失败是可以预见的。

至此,楚天南以一人之力应对戴廖二人围攻,完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