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暗劲通达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三十一章 暗劲通达

与此同时,陈氏集团大厦。

“你说什么,‘野火’失联了?楚天南安然回来了?”

陈立波拍着椅背,瞪大眼睛质问着眼前低眉顺眼的林年。

面对老爷子的怒火,林年说不上惶恐,依旧毕恭毕敬道:

“是的。我怀疑‘野火’已经死在了楚天南手上,连同那些日本人一起。

但是我相信他的忠诚,他是不会出卖老爷您的。”

之所以这么说,既是信任,也是想要为‘野火’的家人争取多一点的抚恤金。

陈立波几乎目眦尽裂,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有“怒发冲冠”的气势,

“我知道‘野火’不会出卖我,但是那些日本人不是号称有两名暗劲高手吗?

不是说还有一个什么日本百年一遇的武道天才吗?怎么这么多人去杀一个小小的明劲武者还会失手?都是饭桶……饭桶……”

他该不知道楚天南已然突然暗劲。

说着说着,陈立波突然抬手捂住胸口,表情痛苦万分道:

“药……药……”他痛得直弯下了腰,连自己拿药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年终于抬起头来,一看就知道陈立波是气急攻心之下心脏病犯了。

做为老爷子最亲近的属下,他当然知道老爷子的药在哪里,但是林年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犹豫,也闪过了一丝凶光,一瞬间天人交战。

但是最终,他还是快步走上前去,从陈立波身旁的抽屉里,掏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两粒药片喂给他服下。

纵然老爷子如今变地喜怒无常,嫉贤妒能,暴虐无道,但是身为下属,要是眼睁睁看着主子死而不援手的话,那老爷子死后,谁还敢用他?

药物见效很快,陈立波慢慢恢复了过来,他没有发觉林年刚才的迟疑,挥了挥手道:

“你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是。”林年领命,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关上老爷子办公室的大门,在门外保镖的注视下,他面无表情地迈步离去,和往常没什么两样,但林年心里已经开始有些小心思了:

“老爷子昏庸无能,而且看样子命不久矣,我是不是时候该在他的继承人中找一个人来效忠了?

该选谁呢?这种事只能选一次,必须谨慎再谨慎……”

办公室之内,陈立波踱步到落地窗前,往下俯视着自己打下的大好江山,他紧紧握住了拳头,自言自语道:

“凡忤逆我的都该死,既然暗劲杀不了你,那我就找化劲,看你这次怎么死……”

……

陈艾阳的别墅内。

楚天南正在自己专属的练功室内习练拳法,他打的还是那套形意。

陈艾阳曾说愿意传他太极,被楚天南拒绝了。贪多嚼不烂,而且以他如今的力量和速度,随便一击已经少有人能够抵挡了。

他现在想要提升战力,最快的方法就是通过从唐紫尘那里得来的“虎豹雷音”进行淬髓。

楚天南如今正是在熟练这套淬髓法门,但不知为何他的动作很是缓慢,感觉没有任何威力,而且很是怪异,像是在抓什么东西一般。

如果有形意高手在旁,肯定能看出这是形意拳的高深境界。

正所谓:太极如摸鱼,八卦像推磨,形意似捉虾!

说得正是楚天南如今的状态了。

在完全掌握淬髓法之前,他完全不敢随便乱试,因为人体的骨髓何等脆弱,一个小失误就有可能伤到根本。

习练了几遍“虎豹雷音”,他收回拳头,静静体悟了一会儿,然后复又出拳,真正地打起了形意打法。

如今他的形意拳已经不在拘泥于一招一式,最注重的是其中的神意,往往一式打来分外怪异,但若是仔细琢磨却会发现韵味无穷。

打着打着,楚天南突然以背撞向身后的一块钢板,就像黑熊蹭树一般。

待到他的后背离开钢板,却发现钢板上多了一个大凹坑,里面都是水渍。

楚天南竟然在几天之内已经将暗劲练到背部,实在是不可思议。

其实这要归功于那份“滕青山的形意拳感悟”,当初他看其中没有暗劲之后的内容就以为它已经没有用了。

但是没有想到突破暗劲之后再去看,竟然发现其中对劲力的掌控经验和龙蛇世界的体系是相通的。

借助于它,楚天南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暗劲练到全身各处,包括裆部和面部这种脆弱部位。

要知道想要从暗劲突破化劲,最重要的就是把暗劲通达全身各处,裆部和面部这两个脆弱部位是最难的,也是最需要小心翼翼的。

陈艾阳暗劲巅峰已经有几年了,但还是受困于无法将暗劲通达裆部,只能靠水磨功夫来练。

由此可见这份感悟的珍贵,不愧是第一次虐王超这个主角所得到的奖励。

至于《龙象般若功》,楚天南如今也只能靠水磨功夫消化龙元来练,进度感人。

在这样安稳的日子里,他的实力虽然没有巨大的提升,但是他暗劲所通达的部位越来越多,“虎豹雷音”炼髓法已经接近完全掌握,只待开始淬髓。

这一天,楚天南练功结束,洗完澡之后来到大厅,发现陈彬正黑着脸,陈艾阳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你们兄妹两吵架了?”楚天南问了一句。

陈彬气呼呼道:“不是啦,是叔公又针对哥哥了。不久之前他命令集团所属势力在马六甲海峡,向北美大圈帮的船只发起了进攻,说是要在马六甲海峡的生意上分一杯羹。

“但大圈帮又岂是好惹的,他们帮内领导人都是一拳一脚打上位的,个个凶悍非常,再加上立帮之时禁止内斗,谁内斗暗杀自己人,必被群起而攻之,所以大圈帮内凝聚力非常强。

“在北美,大圈帮立帮较晚,却凭借自身勇武和凝聚力一步步超过了当地黑手党,超过当地唐门,超过当地洪门,成为北美第一大势力。

“这次他们的船只被叔公下令攻击,反击凶悍,集团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如今人家找上门来算账,经过磋商之后要以比武的形式来化解这场纷争,叔公就把这个难题抛给了哥哥,让他要么找人上,要么自己顶上去,跟大圈帮派来的高手比武。

“若是比武输了,我们集团就要赔给大圈帮十个亿。

“但是谁不知道大圈帮高手众多,甚至听说连抱丹境界的高人都有,这让哥哥怎么赢嘛!”

听完陈彬娓娓道来,楚天南顿时了然,就算大圈帮不愿以大欺小,只派一个化劲来,也不是如今的陈艾阳可以应对的,难怪他脸色那么难看。

“陈彬你先别急,到时候我可以代陈兄出战,不过我觉得陈老爷子这次是醉翁之意不在艾阳兄,而在我楚天南。”

“楚兄此言何意?”陈艾阳连忙问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之前我去大陆的时候,曾经受到来自日本人的刺杀,其中有两名暗劲武者。”楚天南缓缓道来,

“这不是重点,最令我好奇的是这些日本人是如何确定我行踪的?当时跟着这些日本人的还有一个华人死士,在我问话的时候自尽了。”

陈彬哑然道:“此时提起此事,你是怀疑那个死士是叔公派去的?”

“对,因为除了陈氏集团内部人士之外,谁又能确定我的行踪呢?”楚天南直言不讳道,

“上次暗劲高手的刺杀失败了,所以陈老爷子这次又生一计,引来大圈帮的化劲乃至抱丹高手来对付我。

“而他最终的目的就是除掉我以削弱陈兄的势力。但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没有切实证据,所以之前我没跟你们说。”

听完楚天南所说,陈艾阳已然脸色铁青,显然他也觉得楚天南的猜测很有道理,不由得颤声道:

“何至如此,何至如此啊叔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