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力降十会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五十五章 一力降十会

周炳林也不客气,楚天南话音刚落下,他就脚下一点,身形骤然暴起,宛如一只极速奔跑的猎豹般扑向了楚天南。

紧接着他一拳递出,宛如炮弹发射,震得四周的空气都泛起了波纹。

与此同时,在楚天南的感应之中,对方这刚猛无俦的一击,竟然隐隐从七个方位封住了他的闪避路线。

这一拳既凶猛又暗含变化,在化劲层次中也可算是登峰造极的一拳了。

孙氏太极,七星炮拳!

周炳林一出手就用上了这种杀招,不可谓不老辣。

一般而言,高手比武过招如果能在第一记对拼中占得上风,在气势压过对手,自然就能乘胜追击,打出一连串的连招。

气势此消彼长之下,要是对方没有什么绝地反击的底牌,很容易就会被一套连到死。

旁观的左颖看得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想到这个老人家竟然猛地一塌糊涂,难不成真是越老越妖?

随即她又看向了楚天南,想看看他会如何应对。

然而在她的视野之中,在那种强烈的生死威胁之下,楚天南竟然丝毫未动。

不但如此,他的嘴角竟然还噙着一抹微笑,仿佛是在欣赏周炳林的招式一般。

周炳林不是瞎子,楚天南的表情他看得很清楚,虽然是欣赏的表情,但在这种比武的千钧一发之际,对方竟然还敢分神,这明显是对他的莫大轻视。

想到这里,周炳林眼中怒火中烧,手上的力道更加了几分。

本来他还打算看在那小子一开始的好心劝告的份上,对对方手下留情几分,但现在他彻底怒了,准备彻底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一个让他终身难忘的教训。

就在周炳林的拳头离楚天南只有一米左右时,他看到对方终于动了,楚天南抬起了右手,伸出手掌朝他的拳头包了过来。

然而在周炳林的眼中,这一掌并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莫大的威势,仿佛就像是马路上交警的停车手势,要让手掌前方的人止步于此。

这一刹那,周炳林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他很想对楚天南说一句:“你Tm以为这是在玩剪刀石头布呢,我出拳头你出掌就能赢我?神经病吧!!!”

周炳林只恨时间过得太慢,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小子吊起来打了。

然而在下一个刹那,当周炳林那威势非凡的拳头碰撞上楚天南普普通通的手掌之时,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周炳林本身莫大的力量结合冲击所带来的巨大动能,仿佛泥牛入海一般,连一滴水花都没有溅起,他的身体静止在了楚天南的手掌之前。

在那一刹那,周炳林的感觉是最清楚的,恍惚之间他以为自己是捶到了一面城墙,他的力量很轻易就被化解了。

周炳林瞬间石化在了原地,在他纵横一生的武学生涯里,还从没遇到过这种诡异至极的情况。

硬要解释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力量跟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上,但是这可能吗?真有人能力大如此?

其实这个结果早就在楚天南的预料之内。

无他,一力降十会罢了。

想当初他还只有暗劲的时候,就能跟大圈帮的丹劲高手柳猿飞硬拼一记不落下风。

而如今他早已劲力入化,掌握的拳术也越来越多,龙象般若功也臻至圆满。

刚刚的那一掌楚天南也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力量,造成这骇人听闻的结果倒也不足为奇。

此时的周炳林已经陷入极度的震惊之中,完全丧失了战斗的意识,楚天南随意一击就能够取了他的性命。

但楚天南没有这样做,只是用力轻轻地推了周炳林一把,将对方推地踉跄后退。

他的目的自始自终都是从挑战者身上学习他们的武功,而且双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要下死手。

然后,楚天南朝着周炳林招了招手道,“再来。”

直到此时,周炳林才慢慢回过神来,但整个人却仿佛刚刚做了一场噩梦一般,嘴里喃喃自语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良久,他才真正恢复了正常,重新看向楚天南,他的眼里燃烧起了不甘心的火焰。

他周炳林纵横一生,就算输也不愿意输地这么窝囊,至少要让对手动弹一步他才甘心。

见楚天南明显是要给他时间恢复,周炳林调整了一番呼吸,状态很快恢复到巅峰。

将刚才失败的阴影暂时压下,他深吸一口气,双脚狠狠跺地,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前冲的同时周炳林两手一扬,手臂上根根大筋突起,脊椎身体随着手势前弓,两拳分打向楚天南的两边太阳穴。

虽然声势不及之前的七星炮拳,但那是因为所有的力量都已内敛,只在碰撞的那一刻爆发出来,实际的杀伤力却是比七星炮拳要高上不止一分。

这一式有个名堂叫做“弯弓射虎双风炮”,是孙氏太极中“弯弓射虎“和”连环炮“的结合。

力量爆发,一击而出,集弹,甩,轰,崩。炸五力于一体,是拳术中最为勇猛无敌的狠招。

这一拳极为考验脊椎大龙的承受能力,不是将整条脊椎练到刚柔并济的顶尖境界,根本使不出来。

强行使用,也只会拉伤脊椎,落得残废瘫痪的下场。

周炳林已经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只希望能够撼动楚天南一分。

然而就在他的攻击到达之时,只见楚天南双臂推出,分别迎向了他的双拳。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周炳林的双拳再次被楚天南的双掌挡住,不得存进。

这一次,因为早有心里准备,他没有再陷入震惊之中,而是呆呆地看了楚天南的手掌好几秒,仿佛是想从中看出花儿来。

但周炳林最终还是无奈地收回了双拳,眸光彻底暗淡下来。再次体验到这种无力感,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挑战的勇气。

周炳林转过身去,身体似乎也佝偻了几分,缓慢地朝着武馆门口走去,边走边念叨着: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他的语气颇为萧索。

这时左颖走到楚天南旁边说道:“看得出来他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欺负老人家的嫌疑?”

望着周炳林似乎瞬间苍老下来的背影,楚天南感叹了一句:

“虽然心气劲被打没了,但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安享晚年了。”

紧接着,楚天南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刚刚的战斗是不是结束地太快了,要是我隐藏一下实力,是不是能从周炳林那里学到更多?

“毕竟他刚才那两招都有点名堂在里面。”

想到这里,他莫名地觉得有些可惜。

关闭